至尊女帝

第3章 祭神大典

夏熙萱被轿子抬到祭坛边上,夏子轩走在她的前面,皇帝带着两位皇子已经等候在那里,夏子轩曲起右手放在心口处,微微颔首,口中高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夏熙萱赶紧学着他的样子照做。

“国师免礼,吉时已到,请国师就位。”皇帝抬手示意父女两人平身,言语中满是尊敬。

夏熙萱想,原来当国师这么牛掰的,以前看电视里见了皇帝就得三拜九叩,而夏子轩见到皇帝居然可以不跪,皇帝看样子还颇为忌惮他的样子,这么有前途的职业她喜欢。

夏子轩点了点头,朝着祭坛中央的一个台子走去,夏熙萱紧随其后。

那是一个用木桌搭起来的台子,上面铺着明黄的绸步,台子上摆着一些器具,分别是一个刻着九龙戏珠的大鼎,一个青铜材质看起来极为古怪的铃铛,一柄黑金打造的长剑,几张被纸禛压住的巴掌大的黄纸。

台子正前方是一个比台子还大的巨型香炉,再往前,就是一尊神像,神像通体由黄金打造,但是却看不出是哪位剑帝先辈。夏熙萱想,或许这个世界里的神,和前世里的不一样也说不定。

“吉时到,祭神仪式现在开始~~”随着太监一声尖锐的高呼,夏子轩运气于手指之上,掌心一翻,就点燃了事先准备好的高香,稳稳地插进巨型香炉里面。

他的动作飞快,夏熙萱这才意识到自己这便宜爹爹也不是什么简单角色,脑海里胡思乱想着,只见夏子轩又有了动作。

他闭着眼睛盘着双腿立于虚空,嘴里念念有词,身上衣袍无风自鼓,双手合掌结印,原本死气沉沉的大鼎就像是突然有了生命一般,通体发出金黄色光芒,并且快速转动起来,速度越来越快。

夏熙萱看得心惊,正愣神间,突闻夏子轩一声低喝:“起!”那笨重的大鼎就被一股无形之力抬了起来,等它飞在半空中的时候,夏子轩这才睁开紧闭的眼睛,瞳孔有金光闪过。

他右手摊开,那黑金长剑立即飞到他的掌心,随即他又是一声低喝:“符纸!”

夏熙萱反应过来,忙抓起那把符纸扔到空中,夏子轩用劲气控制着符纸一张张在空中铺开,手中长剑在虚空中抖着剑花,不一会儿那几张符纸表面就神奇地闪过金光,浮现出一行金色的古文字。

夏子轩剑尖一指苍穹,符纸自动飞向空中的大鼎,贴在鼎身上,金光撵去,夏熙萱这才数过来总共是九道符纸,分别贴在九条龙的脑门上。

夏子轩继续施法,将手中长剑插在一旁,双手快速翻飞结印,嘴里念出的咒语也越来越晦涩,大鼎在空中剧烈抖动。

这便是在炼丹。唯有夏家国师一族才掌握的炼丹之术。

随着这一系列的发生,夏熙萱心跳不受控制地越来越快,好像有股力量,正在尝试着冲撞她的身体,想要破体而出!

夏熙萱极力去压制那股感觉,却发现自己根本就压制不了,身体正在变热,有细密的汗珠从她的额角浸出,说不清的感觉,让她感到十分难受。

但是她能看出来夏子轩的祭神仪式已经进行到最关键的时刻,万万打断不得,只能自己强忍着。好在她两世为人,拥有强悍的精神力和忍耐能力,硬是生生地撑到了祭神仪式完成。

夏子轩收了自己的灵力,大鼎开启,一股扑鼻的药香袭来,只见大鼎里面躺着七颗鹌鹑蛋大小的丹药。

“皇上,神丹已成。”

“国师辛苦了,来人,将神丹呈上来。”皇帝大手一挥,立即就有宫人前来将大鼎抬过去。

“国师,这神丹怎么只有七颗,比往年少了两颗。”丞相李五一突然询问道。

夏子轩表情不变:“制作神丹的材料愈发的珍惜,今年能制作出七颗已经是倾尽我大半子民的全力。”

其实夏子轩哪里不知道,往年能出九颗丹药的话,作为丞相的李五一却也能分得极为珍贵的半颗。但今天仅有七颗的话,是无论如何也落不到李五一的头上的了。

“国师说得是,这么多双眼睛看着,想必国师也没时间将神丹扣下给自己用,是本相多虑了。”李五一笑着说道,可这话里的意思,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夏熙萱只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在被什么东西撕扯着一样疼,她的思绪开始游离,也听不真切夏子轩和李五一之间的谈话,心里翻江倒海的感觉让她紧紧咬住了牙关。

不行了,撑不住了,她迷迷糊糊地想着,突然身子一软,眼前一黑,就失去了知觉。

……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外面天色已经黑了,夏熙萱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陌生的床上,明黄色的床幔悬挂着淡金色的流苏,床架上雕工精美的麒麟张牙舞爪,夏熙萱很是怀疑对着这样的场景睡觉晚上会不会做噩梦。

“你醒了?”刚打量了一下这张床的“风景”,一个宫人打扮的美女姐姐就凑过脑袋来对着她甜甜的笑。

夏熙萱也回以一个微笑,歪着脑袋问道:“姐姐,这是哪儿啊?”

宫人美女道:“这是太子殿下的寝宫,白天在祭神仪式上你晕倒了,殿下的寝宫离得比较近,就送你过来休息。”

“哦,那我的身体到底是什么毛病啊?”夏熙萱继续问。

美女宫人一边将帐子勾向两边,一边道:“奴婢也不清楚,你等着,奴婢去叫国师大人过来。”

过了一会儿,夏子轩就来了,一起过来的还有皇帝钟离瀚,太子钟离慕靳,丞相李五一,夏熙萱看这架势,瞬间就觉得自己圆满了。

“爹…”她装作娇憨的样子,喊完以后才察觉自己应该先问候皇帝,忙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臣女见过吾皇,太子殿下。”

“萱儿无需多礼,身子不难受了吧?”皇帝慈爱地扶起夏熙萱,一脸的关切模样。

夏熙萱道:“萱儿好多了,多谢陛下。”

皇帝点点头,转头对身后的太子慕靳道:“靳儿你来,这是国师的女儿,本国的下一任国师,将来会辅佐你保护青州子民,趁着今日,你俩互相认识认识。”

慕靳似乎不太喜欢说话,憋了半天才憋出几个字:“我的床再借你睡一会儿。

九天舞

作家的话
求支持啊,新书期很关键啊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