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平侯

北平侯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4章 院试风波1

儿子考试的两天时间,余深感觉度日如年。妻子每天都在余深耳边念叨儿子科考的事。余深躲到书房都被妻子逮着责备,就连女儿都不管。无奈之下,余深便抱着女儿到外面玩耍。

女儿一直叫着:“要这要那。”

余深高兴地都给女儿买下了。等回到家时,余深大包小包的拿了一堆东西。到了后院,余深把女儿放下,让她自己走走。晚饭时,李彤见女儿不吃饭,便责怪余深白天给女儿买那么多东西,也不怕思彤吃坏了肚子。

余深还没回话,思彤便结巴道:“父亲对...对思彤好!肚子不疼!”

余深听到后很是欣慰,比儿子好多了。李彤则一脸责怪地看着余深。

第二天中午,余深便和妻子带着思彤到了考场门口。因为再过一会儿考试就要结束了了。余深见妻子有些焦急,便对妻子道:“这么大的太阳,不若我们到马车中歇息歇息!”

思彤奶声奶气道:“好!”

李彤冷着眼看着余深道:“你看别的父母都不嫌热,就你怕热。”

余深对着女儿撅了撅嘴,笑着看了看女儿。暗叹自己好心怕妻子热到,没想到妻子竟不领情。余深也只好不再说些什么。

这时县丞杨坤走了来。向余深拱手道:“大人!余夫人!这是在等余小公子下考场吧!”

余深道:“杨县丞也来接杨小公子啊?”

“犬子顽劣,下官有些担忧!”

突然,考场的门缓缓地打开了。杨坤识趣道:“考试结束了!那下官就不打扰大人了!下官告辞!”

“杨县丞也去接杨小公子吧!”

考生陆陆续续地出来,李彤一直向余深念叨安儿怎么还没出来啊!该不会.....不可能。我们家安儿那么聪明。

余深安慰道:“别胡思乱想了,应是在后面,别急吗!”

果然没过一会儿,余安便蓬头垢面地来了。高兴地向李彤道:“母亲,所有题孩儿都做出来了。”

李彤高兴道:“好!我就知道安儿是最棒的!”接着李彤见儿子才两天就变得这么瘦了。心疼道:“安儿瘦了!吃了很多苦吧!怎么弄得这么脏啊!是不是里面不好啊!早就教你父亲把考场修好一点了,你父亲不听,还说修那花冤枉钱,一年才用一次。看把我儿弄得。”

余深也不理会,假装没听见。

余安笑着道:“母亲做的饭菜孩儿都吃光了,怎么会瘦呢!只不过是在里面呆得太久了,不能洗漱,才弄成这样的。再说那考场修得已经很好了!也确实不用投入太多的银子。”

思彤见到哥哥,则立即迈着小短腿,飞快地跑向余安道:“哥哥抱!”

余安张开双臂道:“哥哥身上脏。回到家,哥哥洗完澡再抱。”

李彤道:“我们快回去吧!也赶快让儿子洗洗澡。”

于是,余深一家人便坐上马车回去了。

批卷的官员,正在紧锁的房间中飞快地批改这试卷。终于在两天后批改完毕并张榜出来。榜单处被围得水泄不通。余深一家也早早地起来看榜,却还是晚了。李彤正责怪着余深。这时,王泉带着女儿王娇向余深走来。

余深见到,向王泉道:“先生来了!”

王泉笑着道:“恭喜啊!安儿位列榜首。”

余深惊讶地看着儿子,转而笑道:“都是先生的功劳啊!”

王泉谦虚道:“岂敢!还是安儿天资聪颖!”

余安则神器地笑着看着王娇。

余深道:“为了答谢先生!先生不若到寒舍吃顿饭?算是给安儿庆功了!”

“不敢推却!”

晚上余深家灯火通明,余深与王泉一直喝到很晚。

第二天,余深一家正在吃早饭。大壮焦急地跑来到道:“老爷出事了!有考生在衙门前闹事呢!”

余深听到后,连忙放下碗筷。叫妻子给自己换上官服便急忙出去了。

余深还没到衙门口就听见聚众考生大喊着:“县令徇私舞弊,让考官把自己儿子排到第一。应罢官问罪!”

余深来到衙门门口,那些考生顿时安静了下来。一些看热闹的百姓,对着余深指指点点,小声议论着。

“听说这刚来的县令是个武官啊!”

“可不是吗!他就是大名鼎鼎的北平侯啊!”

“什么?他就是北平侯,不可能!堂堂北平侯怎么会来我们小小的潢川县当芝麻官的县令呢?”

“嘿嘿!老兄这你就不知道了吧?”

“怎么?老哥你知道原因。快说说,也好叫我们长长见识。”

那人见大家都看向自己,高傲道:“原本北平侯被皇上关进了监牢,后来皇帝念北平侯劳苦功高便把北平侯放了出来,还让北平侯担任了我们潢川县的县令。”

“原来如此!”

“好了!大家接着看戏吧!”

余深冷冷地盯着下面的考生,考生原本还高傲地头颅渐渐地低了下去。余深见此满意道:“余安确实是我的儿子,而且还在院试中取得了第一名,作为父亲我很开心。而他作为你们的对手,我也理解你们的猜疑。但余安绝对是凭自己的本事取得的第一名,本官绝对没有让考官把我的儿子排在第一,而且考官都不知道我儿子参加了本次的院试,甚至都不知道我有儿子,这点在场的士子可以去问那些考官。”

为首的考生道:“官官相护!县令叫我们去问那些考官有能问出什么?他们会说他们的上司吗?”

余深只好道:“本官会命人把院试第一名的考卷张贴出来,到时候是否是本官徇私舞弊便一目了然。”

那个考生又道:“请县令立即张贴出你儿子的考卷吧!”

“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命令本官!再敢多嘴将取消你的院试资格。”

余深见考生还想闹事,严厉道:“再敢闹事,本官将把闹事者关入大牢,还不散去!”

考生被余深吓住了,再说得罪县令也没好处,只得乖乖散去。

余深见众人都散去了,也回到府衙并命人把余安的考卷调出来。

去考卷的人着急忙慌地跑来道:“大人不好了!公子的考卷不见了。”

“什么?怎么会不见呢?快带本官去看看!”

余深来到存放考卷的房间,翻遍了房间的角角落落都没找到儿子的考卷。余深便猜想到刚才那个聚众闹事的考生叫自己现在就张贴出儿子的考卷肯定不是巧合。他肯定知道些什么。

余深立即命人去捉拿那个考生。

西门三狼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