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做古籍修复得天道

第118章 一步成圣,圣妃邀约

青云大道通天连地,但岳寒山的圣人虚影却停在了离地十多丈的高度,上不去了。

吴黄粱、司马望岳等人心急如焚。

李相白也想帮忙,但没法子,总不能再来一遍。

神识中突然响起一个声音,“相白诗词论境是不是有遗忘的什么内容。”

“咦!是师长的声音。”李相白左顾右盼。

弦歌台下的岳寒山老僧入定般纹丝不动,悬在空中的虚影看着自己。

“是神识交流?”

意念产生,神识中的岳寒山的声音说道:“正是!”

“师长出岔子了!”

“境有残缺!”

李相白迷惑的问:“师长头戴法帽,上身穿法袍,下身是官袍,这样不行?”

神识中安静了一会,岳寒山声音略微苦涩无奈的说道:“下身也重要呀!”

“唉吆喂,我去!”李相白顿悟。

“师长等等,我想想哈!”李相白神识回复。

快速过滤一遍自己诗词论境的所有言语,李相白拍脑门子。

知道问题出在哪儿了。

自己玩脱了。

加了个小彩蛋。

阐述的是宋代禅宗三境,最后一句应该是‘待到山花烂漫时,万古长空,一朝日月。”

自己太嗨了呀。

说到‘待到山花烂漫时”的时候顺口就接上了诗词的下一句“她在丛中笑。”误导自家师长了。

一脸的歉意,李相白神识回复:“对不起哈,师长,忘词了,我现在就告诉您!”

神识内岳寒山的声音幽幽一叹,说道:“相白要自己说出来,人间词话的是你。”

“行,那就再来一遍。”

弦歌台上的李相白文辞两气双龙抱柱般扶摇直上,人朗朗开口:“人生有三,立志、坚守、所得。正可谓落叶满空山,何处寻芳迹,空山无人,水流花自开。待到山花烂漫时,万古长空,一朝日月。”

诗词之境顿然变得大气磅礴了起来。

原本岳寒山顿悟时内心一片烂漫山花,如今心中驻了振国安邦的日月。

成了!

眉目存山河,心中有日月。

大周都城上空青云成祥云,岳寒山下身官袍退却,一身法袍长衫,虚影身披五彩祥云沿着通天大道之入苍穹。

再出盛景。

周园天陵碑紫色厚重,文渊阁内的“思贤钟”发出悠扬的自鸣,一声接连一声,连响十声。

整个西京城上空祥云弥漫。

岳寒山成为大周自元景年以来第一位成圣的法家先贤。

凌烟楼上顾道子一脸的笑意,拎着酒壶进入凌烟楼十一层,人没入壁画当中。

皇城内的女帝姬西楼喜悦。

大周出圣人了。

京城酒楼雅间内的金花婆婆和常侍范丹臣面寒如水。

范丹臣一字一句开口:“千里之堤毁于蚁穴,李相白坏大事了呀。法家出圣人,修罗城怕是都要被惊动了。”

修罗界的常侍忧心忡忡,西京书院弦歌台下气氛炙热。

都沉浸在大周出圣人的喜悦当中。没多少人在乎晕厥过去的赫连城,修道者谁没有点坎坎坷坷。

“我顿悟了,修行之道就要有衣带渐宽终不悔,铁棒磨成针的毅力,守的云开见月明。”有学生欣喜若狂,破境进入法家明心境,辞气冲天。

“我也顿我了。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李相白三境说“立”、“守”、‘得’,其实就是战事布局中防守、相持、攻击。”有太岳书院的兵家学生喜极而泣,一道正气破体而出直入苍穹。

来西京书院观摩的四大书院学生可都是精挑细选的天赋禀异之才。许多学生都是卡顿在大境突破的毫厘之间。

诗词论人生三境,岳寒山突破成圣,满天祥云,文渊阁的‘思贤钟’一声一声回响,岳寒山圣人气息反哺,这些都利于学生突破。

接二连三,不断有各家学生或者迈入大境,气息冲天。或者小有所得,一脸兴奋。

李相白有点被感染,感觉体内气息沸腾。

但补书匠想着另外一件事。

岳寒山半步成圣,对自己说了一句“下身也很重要。”

自己当然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可岳寒山为什要说这句话?

没突破时自家师长也是亚圣呀,怎能说出这样暗戳戳的话。

思前想后,李相白有点明白了:“当时自己说的是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

自家师长歪了一会。

人这样一琢磨,李相白身上沸腾的文辞两气平息了下去。

李相白呲牙。

得,自己也想油腻了。助力岳寒山成圣,立功立德的事情,可能再一次突破,结果自己砸蛋了。

补书匠内心却是欣喜,真替岳寒山成圣开心。

苍穹中的虚影消失,弦歌台下老僧入定般的岳寒山缓缓睁开了眼睛。

四周都是权高位重的人,苏南客、魏渐离、陈夜泊、杨白鹭等。

祝贺声不绝!

气质大变,亚圣的时候给人渊渟岳峙感觉,此时看着却平淡无奇,就像李相白在凌烟楼中看到顾道子,总觉得邋里邋遢一样。

这就叫做天人合一,返璞归真!

补书匠拍手,事了拂衣去,人从弦歌台而下,说不尽的潇洒。

“他怎么不多在台上站一会。”江白衣幽幽的想着。

人群的外围。

宁王姬怀北视线从成圣了的岳寒山和被书院学生围住的李相白身上收回来,一字一句对庞妃说到:“娘,我要拜李相白为师。”

“噗!”

幽幽醒来的文渊阁法家四品赫连城一口鲜血喷出,又昏厥了过去。

太乐丞秦朝夕内心发酸,自己非但没有达到目的,反而被李相白摧枯拉朽的以诗词击败,关键是李相白还用了婉约词。

砸了!

戳心的事情还在继续。宁王说要拜李相白为师。

庞妃一脸欣慰。

“这就对了。”

“娘,我也想学写诗。”声音悦耳,说话的不正是公主姬雪宜,大周女帝同父异母的妹妹。

庞妃笑的多开心。

眼见为实看到岳寒山成圣,自己不成器的儿子女儿开窍了。

好在为时不晚!

“来人,召唤李相白到百草园见本宫。”圣妃开口。

弦歌台下各大书院学生各个兴高采烈,剑宗的弟子们也是情绪高涨,直言不虚此行。

所以下了弦歌台的李相白就被围了个水泄不通。

一身剽悍气息的皇城内卫就在李相白忙于应对学生热情招呼的时候分人群而入。

“圣妃有请!”

“呃,要来事了!”李相白嘀咕。

眼睛瞄了一眼不远处的岳寒山和吴黄粱。

岳寒山成圣,返璞归真,脸上丁点儿的暗示都没有。

吴黄粱面黄肌瘦,有暗示也看不出来。

“这是去还是不去!”李相白猜测。

“圣妃有请,相白还不速去速回!”岳寒山开口。

得,有答案了,师长给了暗示。

李相白走到江白衣身侧,低声说道:“江子爵可随我一道。”

江振眉扬眉,心道:“圣妃召唤的是你又不是我。”

“圣妃气场强大,有子爵在身后照应着我,我踏实。”

江振眉笑了笑,“行!”

两人分人群而出,唐六如和大黑跟了上去。

内卫看了看江子爵、木头人和黑狗,没说话。

三人一狗,跟着内卫进了百草园。

落灯沙

作家的话
拜谢“地狱猫”大大的打赏,感谢“小豹子她爸”大大的月票支持,感激不尽。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