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糟糕小姐

你好,糟糕小姐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6章 他的旅程有我相随

回眸处皆是她或他

我并不知,袁沐宸是怎么说服妈妈,接受我们一起离开的决定。曾经,那个人是孟星然,如今,变成袁沐宸。

知晓我要离开些时日,姥姥和姥爷不舍了。原本,打着学习的由头,让我走出失恋的伤痛,他们被迫接受我暂时的离开。可真的离他们而去,反而心间众多不舍,生怕我不能照顾好自己。

若不是袁沐宸在他们面前,表现出他很会照顾人,把我交给他,归来之日一定交还他们一个又白又胖的希希,他们才不会轻易答应,缓缓放心呢。

或许,我们该好好感谢小姨,若不是她从旁协助,做通了二老的思想工作,我们不可能那么轻易的‘私奔’。

离开那日,家人全员出动,妈妈抱了一下我,寻了一个还有工作要忙,匆忙离开。我只顾和姥姥、姥爷道别,并未瞧见袁沐宸和妈妈心照不宣的对视。

这一眼,包含太多的情感,让袁沐宸想起他们二人的谈话。

“希希,还是个没长大的孩子,未来,她不可以受一点伤害。”妈妈的担忧,源自对我深深的爱和关心。

“阿姨,我和沐希是要共度一生的伴侣,我一定会向您一样,爱她多过爱自己。”袁沐宸满眼的真诚,打消妈妈心底的忧虑。

“还有一点……”袁沐宸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妈妈表情微顿,直言道,“不管你们未来会怎样,和希希保持该有的礼貌距离,不算过分吧。”护崽心切,妈妈不希望我们还没确定彼此就是余生伴侣,就有超越某种范畴的举动,婚前的不得体举动就不必了。

袁沐宸微尴尬的表情,别提有多搞笑,好像他不答应,妈妈就不许我们继续交往。他颇为诚实的点头,生怕晚了妈妈会反悔。妈妈丝毫没觉得自己这个要求,有些让人难为情,君子之约达成,才不舍的放我深造。

关心我们动向的人,还有他,袁沐宸的经纪人。我没想到他会在离别之际,再次出现在我眼前,诉说着一些我不知道的事迹。

袁沐宸手有冻疾,每到天冷时节,便会发作,奇痒难耐不说,影响日常生活,还有那么一点丑。拍戏间隙,他也曾受过伤,袁沐宸虽未在我面前表露分毫,每到雨季交替,他的身体总要忍受酸痛的纷扰。

我们未曾谋面的这些时日,我不知晓的事情,还不止这一两件。让我方寸大乱的,悔恨不已的,我在袁沐宸最需要的时刻,没能陪在他身旁。

泪破眶而出,在布料上晕染成一朵朵小花。心被揪住,牵扯的那丝痛意,片刻袭遍全身。紧握的掌中,指甲嵌入肉里,都无法将我拉出那个悲伤的氛围里。泪珠滚动如决堤河水,衣衫被浸湿,丝毫没觉得糗态百出。

“出门在外,定要照顾好自己。”经纪人不只是让我照顾好自己,肯定还有照顾好袁沐宸。见我点头,他颇不放心的追道,“沐宸不让说,就当……赔礼。”这份赔礼,我收下了。我好像,就这么轻易原谅了他,之前对我们所做的种种。

蔚蓝色为底,片片薄云,犹如被孩童打翻的调色盘,哪怕是单色调,可渲染的景色格外耀眼夺目。

论耀眼夺目,哪里比及我身旁这位。虽然,我们带着口罩帽子,行为比较低调。舟车劳顿,难免比较困顿,加之,分离之际,心情格外不舍。此刻,我依靠在袁沐宸肩头,小憩片刻,缓解困意。

我一定做了什么美梦,让身旁的袁沐宸忍不住捏了捏我的鼻尖。微微转醒,瞧见身旁熟悉的脸庞,当真是百看不厌,当红偶像果然不是白给的称呼。这家伙,连梦里都不肯轻易放过我,当真是扰人清梦。

“待会就到了,醒醒吧。”似乎觉得捏一下鼻子不够,眼前又来嚯嚯我的脸。为了躲避袁沐宸的纷扰,我们小打小闹一番才作罢,抓住他作乱的手,我们十指相握放在膝上。

“沐希,我们再也不分开了,好不好?”袁沐宸与我头抵头,状似亲密。

“好呀。”我们不是一起来到一个陌生的环境,开始我们的新生活。也不知,是天意而为,还是家人授意,我们虽在一个新环境,可还是有段距离。

袁沐宸学习设计,我钻研经典文学,我们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原本,妈妈是送我学习管理、经商之道。后来,大概架不住姥爷的纵容,竟然同意我选择自己喜欢的,还是姥爷疼爱我。

安顿好一切,生活步入正轨。我虽远在他方,三天两头与姥姥、姥爷二人视频,他们总担心我吃不好、睡不好,哪里不好了怎么办。

临走前,我特意教会二老怎么使用视频,这样便可时常与他们寒暄、聊天。原来,牵挂这么折磨人,我们都在极力表现很好的一面,却把不堪的那一幕藏在镜头看不到的地方。哪怕时常联络,也不会消减他们的担心,这是浓浓的爱,关乎亲情。

为了爱情,暂时无法顾及家人,我心中有愧。见我躲避镜头,偷偷抹眼泪,袁沐宸总能及时出现,打消二老的担忧,讲些我日常琐事,分散他们的注意力。

镜头前,我们友爱、和睦的一幕,在二老眼中成了恩爱的小情侣,时不时不忘问及我们何时回来,何时成家,何时给他们添个小重孙。

我或许不知,姥姥偷偷做了些小衣服。她担心将来的某天,待我的孩子出生了,没有贴身的棉衣,没有太姥姥手工缝制的衣服,怎么御寒、保暖。

时间总是偷偷溜走,快的让我们来不及抓住些什么。这一年,我学着适应新环境,学习新知识,学着怎么去爱一个人,照顾一个人。我学会了,也成长了,我早该长大的,我的成长期晚来许久,总归是来了。

而他,一直在,从未走远。我们一直在彼此可见的那处,等着对方回眸,只为第一眼的相见。

寒意来袭,我早有准备,拿着有心人准备的物件,早早便让袁沐宸护好手,保暖尤为重要。他什么也没说,乖乖接受我的关照,不是该表扬我一二,怎么没点反应。

既然,他不说,我便自己讨表扬。“我是不是很贤惠,很适合娶回家当老婆。”时间久了,我也时不时拿自己穷开心,逗逗他也不忘拉上自己,果真是情谊深厚。

“你怎么知道?什么时候准备的?”看着我的举动,袁沐宸还被我感动了,他哪知我分明是蓄谋已久。

如实告知,才解了他的疑惑,我能知道他的小秘密,当然是经纪人告诉我的了。“以后你的事,不许再隐瞒我,害我担心,白瞎了我的一片深情。”我才不会告诉他,我知道的那刻,哭成泪人的举动,太糗了。

“可以呀,除非……”袁沐宸停下了,分明再吊我胃口。

“除非什么?”我追问道。

袁沐宸不答话,反而笑得神神秘秘,被我追问的没办法,才缓缓吐口。“除非……你是我老婆,我才归你管。”

这有何难,当即爽快答应了,后知后觉的才反应过来,自己干了什么蠢事。“那你存够了老婆本没?”我硬着头皮追问,不见丝毫羞怯。

“当然。”看他自豪的模样,让我十分好奇,他到底有多少身家,我这是为悦者迷,见钱眼开。

凑近袁沐宸身旁,悄悄问,“你有多少钱?”眼前人白了我一眼,甚是小气,“不告诉你,你又不是我老婆。”我这是自讨没趣,是吧。

“袁大头,你个小气鬼,现在不是,将来一定是。”我想这一刻,我忘了矜持和端庄是何意,更忘了自己还是个女生。

色令智昏。

凡不樊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