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异界神探

都市之异界神探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3章 C位之争

吴峰脑海里行程了一段画面。

前天晚上,薇拉和四名嫌疑人冒着暴风雪从KTV来到伊万之家。

薇拉入睡之后被害,期间有过挣扎,在床单上留下了挣扎的痕迹。

凶手藏尸,薇拉的被单,衣物,手机和其他个人物品被一同处理。

一切处理完毕之后,凶手从空置的客房内拿了一个床单,铺在了薇拉的床上。

至于薇拉被害的方式,吴峰倾向于薇拉窒息而死,而不是被过量安眠药或者其他药物毒死。

因为被药物毒死的话,床单上不会留下薇拉反抗的痕迹,凶手自然也不用去更换床单。

如果是窒息而死的话,不管是捂住口鼻,还是用东西勒住脖颈,薇拉死前会有反抗,床单上自然会留下抓痕。

暂时可排除薇拉被利器刺死的可能性,吴峰仔细检查过薇拉的床,床垫的布料上没有血迹残留。

吴峰将自己的猜测说了出来,王雪倩和娜塔莎听后,也觉得吴峰分析的合情合理,没有什么破绽。

“那我们下一步怎么做?”王雪倩问道。

“目前薇拉的死亡过程推测出来了,接下来需要查清凶手是谁,作案工具是什么,凶手的作案动机是什么,尸体藏在何处,这几个环节全部弄清楚之后,形成一个完成的证据链,各环节之间没有疑点和互相矛盾之处,基本上就可以结案了。”吴峰说道。

“你说了这么多,下一步我们到底做什么?”王雪倩听吴峰说了一大堆,听起来头头是道,但下来该做什么,她还是不知道。

“我们目前线索严重不足,先提审嫌疑人,根据口供寻找更多的线索。”吴峰说道。

“可是真正的凶手是不会说真话的,口供真的有用吗?”娜塔莎说道,昨天她已经提审过一次嫌疑人,没有从口供中得到任何有用的线索,心里没底。

“只要六个嫌疑人没有串供,他们的口供之中,一定有互相矛盾的地方,想要把谎言说的天衣无缝,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接下来我们分分工吧,你们谁做主审?谁做副审?我来做笔录。”吴峰说道。

“王警官做主审吧,我来协助你。”娜塔莎赶在王雪倩说话之前就开口说道,之前她已经审过一遍了,她对能不能问出有用的线索,心里没底。

“还是娜塔莎来做主审吧,我是客人,不可以喧宾夺主。”王雪倩又把皮球踢了回去,她也不会提审嫌疑犯,目前她连该问什么问题都不知道。

二人互相推辞,谁也不想做主审的C位,最后王雪倩和娜塔莎同时看向吴峰。

“别看我,我不是警察,不能做主审,我问出来的口供没有法律效力,是无效的口供,到了法庭上,法官也不会采纳。”吴峰摇了摇头,接着说道,“我会把问题列出来,你们照着稿子提问就行。”

“那我没问题了,我做主审。”王雪倩抢先说道。

“不行,我也要做主审。”娜塔莎这次毫不相让。

她们就像两个孩子,同时看上了一个玩具。

她们想积累审问嫌疑犯的经验,这是个不错的历练机会。

眼见二人互不相让,吴峰只好提示道:“嫌疑犯有六个人,你们可以每人主审三个。”

这叫和谐共享,吴峰觉得有必要给王雪倩和娜塔莎安利一下这种观念。

二女没有反对,很快,这间缺少了一件床单的客房被整理成一个简单的审讯室。

可惜没有单面镜,不然吴峰可以在镜子后面更好的观察嫌疑犯的反应。

西雅是被提审的第一个,她是薇拉的闺蜜,是与薇拉最亲近的人。

王雪倩担任主审,娜塔莎将西雅提过来后,在王雪倩右边坐下,吴峰坐在王雪倩左边,按下了手机的录音键。

西雅坐在了三人的对面,她低着头,有些紧张,这是她这个年龄的正常表现。

“姓名,年龄,性别。”王雪倩以传统的方式开场。

“西雅,16岁,女。”西雅低着头,小声的说道。

吴峰抬了抬手,王雪倩会意,她接着说道:“抬起头来。”

这是一张惶恐不安的脸,眼神飘忽不定,眨眼的频率远超正常的水平。

吴峰只看了一眼,心中基本上已经将西雅和凶手画上了等号,西雅的这种表情,就差在自己脸上写上“我是凶了”,他很诧异娜塔莎之前对这个案子怎么会毫无进展,还要向上面求助。

吴峰侧头,目光越过王雪倩的起伏山峦,看见了两座更高的山峰。

娜塔莎这时也看了过来,她捕捉到了吴峰脸上的疑问之色,给了吴峰一个继续听的眼神。

王雪倩看着吴峰和娜塔莎隔着自己眉来眼去,似乎是受到了冒犯,她挺了挺胸脯,将两人的眼神交流用山峰阻断。

“说一说前天晚上你们入住伊万之家后,都做了些什么。”王雪倩看了一眼吴峰递过来的纸条,原封不动的念了出来。

这种审问的感觉很奇怪,王雪倩感觉自己像个被操控的木偶,而且还是自愿的,不能反抗。

“前天晚上的雪很大,我们五个人到了伊万之家后,已经11点半了,当时旅馆已经关门了,里面的灯黑着,我们敲了一会门,伊万之家的老板才出来开门。”

“哥哥办理的入住手续。”

“洗漱完毕之后,薇拉,我和哥哥一起去外面堆雪人,后来安娜表姐叫我回去陪她,我就先回房间了,那天我和安娜表姐住一个房间。”

“第二天醒了之后,我和表姐一起去吃早饭,饭厅里哥哥亚历山大,瓦里安,旅馆老板伊万夫妇也在,但薇拉却不在。”

“我就询问其他人见没见过薇拉,大家都说没看见,我给薇拉打电话,结果电话也打不通,我就去房间找她,结果薇拉也不在房间里。”

“表姐安娜觉得薇拉可能出事了,提议打电话报警,但旅馆老板不同意,说薇拉可能有急事,已经独自回家了,表姐安娜说当时大雪封路,薇拉不可能独自离开,坚持要报警,后来这位警官就来了,警官,你们能帮我找到薇拉吗?”

西雅的目光看向娜塔莎,此时她脸上泪水涟涟,似乎伤心极了。

吴峰发现西雅在讲述这些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慢慢平静了下来,而且说话时条理分明,语速不快不慢,很是镇定,和她刚进来的时候简直判若两人。

这时候,吴峰感到一道目光看向了自己,他侧过头,发现是娜塔莎,娜塔莎用眼神向他示意,似乎在说西雅不可能是凶手。

的确,从西雅的口供来看,她全程都有不在场证明,没有杀人藏尸的时间。

但是,这个不在场证明能不能成立,她有没有说谎,还需要验证。

证据的效力从来都大于口供,口供不可轻信,之所以要获取嫌疑人的口供,是因为假的口供有时候也是有意义的。

有些嫌疑犯三缄其口,拒不合作,这种态度本身就说明了一些东西。

吴峰认为西雅说谎了,因为刚才她讲述的太流利了,中间没有任何回忆和思索的停顿,就像是在背诵预先写好的剧本。

但她不是一个合格的演员。

嫌疑犯如果在口供中说慌,那么她是凶手的可能性就超过了60%,这就像数学证明题中的反证法。

吴峰点了点头,向娜塔莎示意,明白了娜塔莎想表达的意思,但马上一座山峰向前平移,阻断了吴峰与娜塔莎继续眼神交流。

西雅出去之后,三人经过短暂的交流,王雪倩认同了吴峰的判断。

娜塔莎和他们二人的判断正好相反,吴峰很怀疑娜塔莎是胸大无脑的典范。

但刑事案件最注重证据,光根据嫌疑人的表情,状态去分析,推理,是无法给嫌疑人定罪的,因为推理也需要证据去验证推理的正确性。

推理作用在于它能够指引调查的方向,引导办案人员寻找到更多的线索和证据。

寂静王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