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灰雾开始无限进化

从灰雾开始无限进化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8章 叶问?(本书已改名)

封小岳心中有数了,但还不能完全信任眼前这个所谓的老乡,决定继续套话。

“我不相信你。”他板着脸说道,手中握着的枪抬高一分,“拿出证据。”

郝建抿着嘴没有说话。

正当封小岳准备继续威胁的时候,忽然察觉桌子底下伸过来个硬邦邦的东西,顶住自己的腿。

他低头一看,是根黑色的金属管,碰了自己一下后便缩回去,那造型他认识——毛瑟C96。

“这就是我的证明。”

郝建说完,隔着小桌子跟封小岳大眼瞪小眼地干耗起来。

片刻之后,两人同时“呵呵”干笑两声,默契地收回各自的武器。

“哎呀,没想到郝兄弟年纪轻轻就是合众国的精英。”封小岳露出特有的憨厚的笑容。

“哪里哪里,我只是组织的外围成员。”郝建同样赔着笑说道,“比不上封大哥,一看就是老前辈。”

“过奖过奖,我也就是多吃了几年干饭。”

“以后请大哥多多指教。”

呸,虚伪!

两人在心里同时骂对方。

接下来的十分钟内,两个心怀鬼胎的人耐心听完了对方的解释,并同时表达友好合作的愿景。

郝建了解到封小岳的身份是大陆当局的高级特派员,赴香岛目的是开拓新的走私路线,以便突破扶桑国封锁,为大陆运送紧缺的战争物资。

而郝建告诉封小岳自己在搜集扶桑人最新的情报,以便分析扶桑海军在中平洋地区的布署,是否有针对合众国的可能性。

说实话,郝建觉得自己这个理由都不靠谱,但神奇的是对方表示相信……

封小岳居然信了你敢信?

这态度坦诚得让郝建怀疑对方是否别有用心。

事实上他怀疑的没有错,封小岳对他告诉自己的话,只保持百分之一的相信度。

从双方收枪那一刻开始,封小岳就打定主意,接下来利用郝建把局势搅乱,顺便当一波出头鸟吸引各方势力,从而掩盖自己的真实目的。

至于原因嘛,完全是郝建今晚表现的太业余,在封小岳眼里根本不够看,不利用起来简直对不起他精英特工的身份。

基于这种心态,封小岳甚至花时间多冲洗了一份照片,大大方方地送给郝建,并承诺以后有新的情报还会继续分享。

回到自己住处后,郝建的脑子还是懵的:线索1这就算搞定了?

没错,他拿到照片的时候,就听到了脑海中的提示。

这结果自然是好的,但回想整个过程,怎么就那么的让人感觉索然无味呢,没有预想中的惊心动魄,反而还有点尴尬。

一念及此,郝建瞬间就没了研究照片的兴致,反正东西已经到手,明天再看也不迟。

他把装着照片的文件袋仔细收好,借着涌上的困意,很快便进入梦乡。

…………

第二天清晨,郝建很早去外面吃过饭,回来就把自己关在屋子里,计划好好研究昨晚拿到的照片。

可当他浏览过全部照片后,整个人都陷入呆滞状态。

封小岳的水平很专业很流弊,不管是文件还是图片,都拍摄的很清晰,辨认起来花费不了多大力气。

但问题是:所有的文字和标注,都特娘的是扶桑文!

郝建可算是明白为啥封小岳交照片时那么爽快了。

他的意思很明显,你不是自称合众国专门针对扶桑人的行动人员吗,那肯定懂得扶桑文。

如果身份是真,他就落个友邦人士的人情;如果身份是假的,那他也没损失。

毕竟敢去角川荣治那里偷情报的人,不会傻到随随便便找人翻译,那纯粹是主动暴露自己。

再者说,这里是香岛,属于英伦国人管辖的殖民地,懂扶桑语的人没多少,估计一般人也接触不到。

真是好算计啊。

郝建嘬着牙花子,倍感头疼,无奈之下只好收起照片,反正离剧本任务的完成期限还早,他打算慢慢想办法解决语言的问题。

接下来的两天,他又去了半岛酒店几次,经过观察,确认了角川荣治对于情报泄露的事情毫无察觉,这才放心地跟飞鬼仔汇报,暂时解除了监视的任务。

至于刘叔和花脸程的合作,进展到了什么阶段,他还接触不到,飞鬼仔的口风很紧。

所以郝建一连好几天都处于无事可做的状态,加上飞鬼仔不让他去看场,只能躲在家里,边不死心地研究照片边做宅男。

在他来到香岛第十天的下午,窝在屋子里的郝建,听到了敲门的声音。

咣咣咣,房门被人急促地敲打,声音传遍了面积狭小的房间。

正坐在床上的郝建,迅速把平铺的照片拢成一叠,塞到被褥里面。

谁来了?封小岳,不太可能,这货巴不得离自己越远越好……飞鬼仔,按照他的性格,有事大概率不会亲自来……至于其他认识自己的人嘛……

郝建边想边走到门口,脑海内很自然的浮现出了外面敲门的人的形象:

八成是我那个便宜老大。

果不其然,房门打开后,露出了史东那张满是汗水,焦急的脸。

“东哥啊,好几天不见了,你那鱼档的生意咋样?”

是的,这位便宜老大已经不再做搬运工了,而是跟人合伙在青龙码头附近做起了鱼档生意,这也是他跟郝建商量后的决定。

至于本钱,自然是飞鬼仔“挖角”后给他的补偿,以及郝建的一点私人赞助。

而史东对于自己的生意很上心,几乎从早到晚都泡在摊位,一改以前慵懒的作风,大有重新做人的模样。

“建仔,你枪呢?”

面对史东急吼吼的询问,郝建证了一下后才回答道:

“身上带着呢,怎么了?”

史东闻言一把扯住郝建:

“走,跟我去救人!”

…………

在前往青龙码头的路上,郝建总算从史东夹七夹八的描述中了解到事情的缘由。

史东的合伙人有个朋友在香岛开武馆,徒弟跟人打架后被掳到码头囚禁,做师父的自然要上门救人,结果两个人中了埋伏,都被围住了。

他的合伙人听说这个消息后,赶紧召集人手准备解救。

这年头能在码头讨生活的都不是什么善茬子,听说掳人的主谋也是个学武的,所以史东第一时间就想到了郝建,确切说,是郝建的枪。

很快,两人来到官涌鱼市场,位于中间偏右一点的“李洪记鱼档”。

鱼档外的空地上,两拨人正在对峙,各自都带着颇具特色的武器,譬如杀鱼刀、秤砣、铁钩、渔网。

被他们围在中间的是两个男人,其中一个年纪大的,身穿黑色长衫,手握明晃晃的砍刀,剩下那个年轻点的则满脸伤痕,浑身湿漉漉。

史东带着郝建穿过其中一拨人,来到站在领头位置的壮汉旁边。

“老金,我把人带来了。”史东跟壮汉打招呼道,“这是我兄弟。”

壮汉左眼眉毛上方,有一道翻口的伤疤,他打量着郝建,忽然一抱拳:

“谢谢兄弟了。”

壮汉跨着大步子到了对面,猛地大吼一声“不许乱动”,然后在所有人诧异的目光下,呼呼喝喝地耍了一套拳脚。

此时史东还在给郝建介绍:

“这是我合伙人,叫金山找,以前是个拳师。”

“你干什么?脱线啊?”另一拨人带头的年轻人满头黑线地叫道。

“哼。”金山找嘴角一扯露出个轻蔑的笑容,扭头走向严阵以待的长衫男人,态度立刻变得不一样。

“叶师傅,场子我镇住了,你们走吧。”金山找顺手接过长衫男人的刀,为他指出道路。

“麻烦你了,金兄。”长衫男人抱拳道谢,招呼身后的年轻人,“阿梁,我们走。”

这一下对面的人全都绷不住了,合着你是来装比的撒,群情激奋地要往上冲,怒骂声此起彼伏:

“找死啊你!”

“一个都别想跑!”

金山找摆摆头示意自己的人拦住对方,他却护着长衫男人往外走。

眼瞅着两拨人就要大战个三百回合,史东赶紧催促郝建拿枪出来镇场子。

“发什么呆啊,建仔?”

郝建在此紧要关头愣神的原因不为别的,而是眼前这一幕似曾相识,总觉得在哪儿看到过。

就在混战即将开始,千钧一发的时刻,一声中气十足的暴喝传来:

“干什么你们?”

这一声训斥似乎有特殊的威慑力,镇住了所有动手的人。

十几个人在为首的两个胖子的带领下走近,与在场的两拨人形成三角之势。

“师父!”

对面的年轻人首领激动起来,快步向前,对着黑衣的胖子行礼。

“我去,洪震南来了。”史东的脸色变得不好看,低声自语道,“跟着他的那个人叫肥波,是华人警探,这次麻烦了。”

“阿基,你又在这儿闹事?”被称作洪震南的胖子瞪着年轻人,“你就这样管鱼档?”

“没有啊师父。”阿基慌忙辩解,指着被金山找护着的两人说道,“我跟那小子切磋,他打不过就带他师父来闹事。”

洪震南目光扫过长衫男人和金山找,停留在后者手中的砍刀上:

“干什么,学人做老大?”

“没有没有,洪大哥。”金山找被胖子冷冽的目光看的浑身发毛,赶紧换上谄媚的笑脸,“有事慢慢商量嘛,我们……”

“你带着刀来跟我商量什么?”

“不是不是。”金山找慌忙把刀横着递过去,“你的徒弟在我的地盘上伤人,我一激动所以才……”

他话没说完就再一次被洪震南打断,后者指着他的鼻子骂道:

“你再说一次,这里是谁的地盘?”

“咕嘟。”金山找咽了口吐沫后回应道:“整个官涌鱼市场,都是洪大哥的地盘。”

“走开,没你的事。”

洪震南喝退金山找,又打量起长衫男人:

“练家子?你是哪门哪派?”

长衫男人抱拳说道:

“洪师傅你好,小弟叶问,佛山咏春派,三个月前来到香岛开武馆。”

“这件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我徒弟跟你徒弟切磋……”

洪震南和叶问都是练武之人,讲起话来中气十足,躲在后面的郝建都能听的一清二楚。

叶问!

这个名字在郝建心中掀起惊涛骇浪,他终于意识到这莫名的熟悉感从哪里来了。

这不就是电影《叶问2》的剧情再现嘛。

说起这部电影,郝建当年还去电影院贡献过票房,虽然已经过去十年,但此情此景硬是勾起他曾经的回忆。

虽然细节还是记不太清楚,但大概的故事情节还是没问题的。

“我记得王大雷说过,【进化游戏】的剧本事件,会融合人类创作过的影视游戏等文艺作品,没想到第一个剧本我就遇上了。”

郝建还来不及多想这种情况能给自己带来什么便利,那边洪震南与叶问的谈话就出现了问题。

“谁批准你教拳的?你知不知道规矩?”

洪震南用刀指着叶问的鼻子厉声责问:

“我现在告诉你,明天上午到得男茶楼接受各门派的挑战,在一炷香之内你没倒下,才有资格教拳!”

“这些就是在香岛开武馆的规矩!”

面对洪震南的咄咄逼人,叶问沉默了片刻,正要说话的时候,穿着便服的肥波凑了上来。

“武馆有武馆的规矩,警局有警局的规矩,我身为华人警探,你们打架伤人我得管。”

“锁上带走。”肥波指着叶问和他的徒弟,接着示意手下去铐金山找,“还有这个混球,一块带走。”

金山找一脸的不可思议,却被众人无视。

目送三人被带上手铐离开,肥波小声跟洪震南说道:

“你跟个大圈仔废什么话,还真想让他教拳?港岛武馆不少了,想人抢饭吃?”

洪震南目光有些复杂:

“都是练武之人,总得给个机会。”

“那行,我通知他家人去警局保释。”肥波摇着头说道,“我上司等着你呢,咱们走吧。”

一场风波就这么结束,众人接连散去。

“这可怎么办?”史东傻眼了,“不就打个架嘛,咋还遇上差佬?”

郝建眼眸转深,思考了一阵,决定插手这件事,于是问史东:

“你不打算保释你的合伙人?”

爱喝茶的藏狐

作家的话
四千字的大章,索性一块发了。另外说一下,电影中叶问是1950年到的香港,本文将时间提前了几年,毕竟是副本中的故事,咳咳,为了剧情需要,大家就不要深究了。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