谦庐随笔

第45章 日本侵华的三系

还记得一天我的朋友丁春膏设宴招待,正好我在发烧,一直冒汗,本来不想去了。而丁春膏说赴宴的有一位日本外交官,急需要一名态度中立的翻译,所以再三请求我赴宴。这名外交官原来担任天津总领事,与丁春膏关系很...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