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书太宗皇帝本纪

第9章 奇货可居

“小弟不请自来,叨扰林兄,还望林兄海涵。”

“哈哈,罗兄哪里话,时逢年关,某本想先往罗兄处拜会,没想到罗兄倒是先来了,快请快请。”

福州城林府外,骆成文拎着一些拜礼敲开了福州团练使林远军的家门,见到了林远军的儿子林锦鸿。

后者热络的招呼着骆成文入府。

按说林远军的身份是不够格称林府的,最多最多叫林邸,可这礼节上的规矩,显然林家人不放在眼里。

朝廷都不放在眼里,还在乎一个虚礼?

逾矩和违制的事,谁来找林家的麻烦。

“来就来,还带什么东西嘛。”

看着骆成文手里拎着的拜礼,林锦鸿责怪了一句,不过还是喝了家丁一句。

“眼瞎不成,还不上来接过,难不成让罗兄亲自拿着。”

家中下人慌忙迎上,从骆成文手里接过拜礼,告着罪的退下。

骆成文陪着寒暄入府,沿途左右张望两眼,见林府内处处有兵丁把守,甲胄森严,心里还是难免紧张起来。

今日若是搞不好,这林府怕是就成自己的葬身之地了。

“罗兄怎么了?”

一旁的林锦鸿当然注意到了此刻骆成文的面色变化,便赶忙解释道:“罗兄切莫多想,这些都是福州府外的兵丁,此番入城修整,我爹怕扰了民,这才索性安顿在府内。”

编,接着编。

拿谁当三岁小孩呢。

骆成文笑笑,拱手道:“令尊心系百姓,实为我辈楷模,钦佩钦佩。”

扯上几句瞎话后,骆成文这才试探了一句正题。

“林兄,不知令尊可在府内,若在,子侄当亲往拜见。”

“额。”林锦鸿语顿,而后又胡诌了一句:“让罗兄失望了,我爹、我爹奉旨入京,有军务之事。”

这就纯是睁眼说瞎话了。

林远军八个胆子也不敢入京,不用说,此刻必然是在城外军营中住下。

这一下,骆成文心里反而踏实了许多。

人不在家在军营,为什么。

说明正忙着在军中统一思想,清排异己啊。

林远军若真有不臣之心,那他首先要做的第一件事,必然是先将自家的私军牢牢的控制住。

那他就得时刻在军中看着。

林锦鸿撒了句谎,却也足够给骆成文带来很多有用且重要的信息了。

两人入了厅堂,林锦鸿招呼下人去安排酒菜,自己则亲力亲为替骆成文斟了杯茶水,倒是让后者有些受宠若惊,连忙欠身致谢。

“罗兄就不要与某多礼了。”

林锦鸿满面春风带笑,和煦道:“某虽与罗兄迄今不过几面之缘,但却为罗兄之才华而折服,罗兄不仅文采出众,似乎对治国理政也深有心得,是不世出的大才啊。”

这话说的骆成文心中窃笑。

那是,来福州之前,骆成文可是南昌骆楚政权政务阁的阁臣之一,往大了说,算宰臣了。

别管骆楚这个政权多小,他到底是一国。

要说懂点治国理政,那还真不为过。

窃笑之余,骆成文便随着林锦鸿的话头往下谦虚两句,便突听得林锦鸿说了这么一句话。

“不知罗兄对如今天下之势,如何看待。”

这一下,就让骆成文怔住。

天下之势?

如今是景德四年,当今天子乃是赵恒。

不过景德二年初,南昌出了一个反贼,叫做骆永胜,搅得天下大乱。

时至今日,中原神州已是处处狼烟烽火,赵宋江山已是进入风雨飘摇时期。

广州的坐地虎,陈氏宗族前些日子刚刚宣布两广独立,扯旗造反,建立了陈粤政权。

巴蜀的刘世通接了早前王钧的底子同样宣布起义,割据蜀中而反。

荆湖南路的永顺土司起义、西北的定难军节度使李继迁小动作频频,也是极其不安分。

而北方的辽国则因为在瀛洲一战中被寇凖战败,元气大伤,暂时没有太多的小动作,改而命大将军萧国玉会同女真、室韦两族征讨高丽。

这就是如今的天下。

林锦鸿问天下,存了什么心?

不吃饭的人谁会关心厨子做的什么菜。

“当今天下纷乱,局势错综复杂,在下不敢妄断。”

骆成文还不清楚林锦鸿的态度,所以也不敢贸然开口,假意应付,留了话头等着林锦鸿去接。

“林兄如何看。”

“天下大乱之势已成,罗兄可知,广州的陈家早些日子宣布起义了。”

林锦鸿果然把话题接了过去,说道:“广州市舶司可是朝廷重中之重,广州起义,朝廷在南方失去了一个极重要的税赋来源,银、铁、盐及南海海外互贸都将失去。

朝廷已显倾颓之势了。”

骆成文眯起了眼睛。

这话听起来,怎么怪怪的呢。

林锦鸿想表达什么意思。

“大丈夫生于天地间,岂能郁郁久居人下,罗兄是有才华的人,时逢此世,何不寻方谋主一展抱负,也不枉满腹经纶毕生所学。”

得!

闹了半天这林锦鸿是想招揽骆成文。

后者笑了。

自己还想着如何撺掇林家造反,感情林家人自己已经下定了造反的决心,现在林锦鸿都开始为他爹或者说为他自己招揽幕僚班底了。

“罗兄何故发笑?”

下人上了美酒佳肴,林锦鸿斟满两杯,面无表情的看向骆成文。

杀机氤氲。

他将自己的野心暴露出来,这罗文要是不知好歹,那可就别想活着离开林家了。

这杀机骆成文当然感受得到,却反而不再紧张,坦然的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冲林锦鸿拱手一礼。

“感谢林兄坦诚相对,既如此,小弟反而不好再继续隐瞒下去了,小弟并不叫罗文,而是叫骆成文。”

林锦鸿面色一变。

骆这个姓,在现如今来言,可是很容易刺激到某些人的。

“我的义父,正是当今楚王,骆永胜!”

厅堂中一片寂静,落针可闻。

许久之后,林锦鸿才抽动面皮,干笑起来。

“罗、骆兄,瞒得我好苦啊。”

“为安全记,不可不为,林兄海涵。”

既然双方都挑明了这事,骆成文也不再耽搁,话明此番来的正事。

“我这次来拜访林兄,就是想说服林兄举兵起义。”

“无需你说服,我父亲也已经下了决定。”

林锦鸿苦涩一笑。

闹了半天,大家都是反贼啊。

自己竟然还想着招这骆成文做幕僚,简直是痴心妄想。

这酒喝进嘴里,好生苦涩。

酒席散去,林锦鸿送骆成文离开,随即唤来一名家将。

“你带上些人手跟过去,摸清他的底细,看一下情况。”

如果真的是骆永胜的义子,来此隐姓埋名,那就绝不会只是骆成文一人。

说不准,早前跟着骆成文身边那个小不点,就是骆永胜的家眷!

若真如此,那可是捡到宝了。

控制在手将来就能从骆楚手里要点好处。

奇货可居啊。

煌煌华夏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