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为赋

第13章

结局正确,就是正解。——————————————————————

余日渐落,残红如血。

战前的寂静,无若于秋后的初冬,一场大雪,将天地冰封三尺。

雪色洁净,却唯独缺了殷红点染。

雪能够掩埋一切,却盖不住这罪恶与悽怆。

“杀!”

随顾欢一字落下,无数黑影闪入偏殿,

转眼,一朵朵血花炸起,凝结在寒霜上。

所谓的禁军侍卫,也不过只留下一地尸首,

不多时,便攻入偏殿。

“后悔吗?”

顾欢将灵帝踩在脚下,柔声问。

“又有何悔?”

“哦?”

顾欢满脸的惊㤉,缓缓将剑刃送入云帝胸膛,

“后悔杀我爹,后悔斩草不除根?”

“现在你看看这个纪元,这就是你想要的吗?”

顾欢移开脚,向旁走了几步,质问道。

“顾欢,你爹又是个什么东西?”

“你真的不知?”灵帝靠在墙角,喘匀了气。

“况且,顾欢,画卷方显……我已覆身画中人。”

灵帝吃力的笑,

“不好,”顾欢变了脸色,

“退,”他断声喝道。

又反手一剑,洞穿了灵帝的咽喉。

可惜,箭矢疯了般的射出,贯入室内,

十余名黑衣人来不及反应,纷纷倒下。

“啊!”

剧痛袭来,顾欢低头去看,箭尖从肩侧冒出,

“哗,”

门被打开,其外,是严装待阵的禁卫军。

顾欢一眼就看到了身处阵中的顾云,

手持强弓,弓弦仍在微微颤动。

雪色茫茫,白衣却胜雪。

顾欢突然回首,用尽全力击向那张木床,

木床炸裂,露出一个暗门。

侍卫正待去追,顾欢却抬手挡下,

“安葬我帝,”

冷静,冰冷到了极致,在此刻,他才真正有了一丝帝王之气。

他不去追,但顾欢,又能逃去哪呢?

……

“整顿将士,问心崖。”

世有灵君,问道崖顶,成道而去,空余白云矣。

顾欢靠在一根石柱上,将箭头折断,

又缓缓逼出箭杆,顿时,鲜血激射而出,

“方与正,圆与缺,公正在心。”

顾云停下脚步,平静地看着顾欢。

“公正,你可知何为公正?”

叶枫竟也在,率先抽出剑,冷冷的道。

“叶枫,你自裁,我可饶你族人,”

语气平淡,说出的话却不乏狂妄,

只是这狂妄,被冷漠掩藏的太深,以至于无人能觉查。

“若我说,萧依依就要死了呢?”

一位女子自后而来,长发垂于腰畔,脚步轻轻。

右手,毫不在意的抓着萧依依。

顾云不得不回头,

目光,瞟向女子那柄两指来宽的利刃。

“王嫣?”

四大家族——王家。

“条件,”

顾云开口,又逼近了两步,手指按上青锋。

“放了叶枫,其余人,我不在乎。”

“哈哈哈,”

女子此话一出,叶枫仿佛听到了天大笑话一般,不可遏制的狂笑起来。

“王家,什么时候这么仁慈了?”

“你当初杀我爹的时候,可没现在这般优柔啊。”

叶枫毫不客气的嘲讽。

王嫣脸色一变,却又在一瞬间释然。

她微笑道:“正是因为故人之子,所以我不让你死。”

叶枫摇头,“你却还不配!”

“等等,我答应了,”

顾欢不知在何时,已经站在了叶枫身后。

尽力一掌,将叶枫拍向王嫣。

没有人会预料到顾欢会击出这一掌,

狂风四起,

顾云却趁王嫣不注意,带走了萧依依。

顾欢笑着退后,鲜血洒了一地,却仍如往日的不羁。

纵使当年鲜衣怒马,如今血染薄衣。

血染红衣不见血,无论是自己的,还是他人的。

顾欢退后,张开双臂,仍由长风吹落深崖万丈,

命运啊,只能说命运像一个漩,将他拉入这画卷中,想回首,却已是画中人。

……

“恭迎我帝,”

臣子皆拜伏,顾云转头,看向萧依依,

四目相对,眼中唯有彼此。

“愿此后,天下归心。”

顾欢牵着萧依依,走入大殿,冷风拂面,寒冬已至。

但他们坚信,雪终会化,因为这万丈大地的坚冰,也已开始松动。

——《天下为赋》,你我皆为题赋人。

(全文完)

谢雨落肩上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全书完,更多原著好书尽在QQ阅读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