僵尸:在九叔世界摸宝箱

第48章 九叔的交代

天下没有不散之宴席。

他和秋生还有文才的师徒情分怕就是要尽了,以后相见虽然还会以师徒相称,但是并不会有太多的联系了。

普通人和修炼者那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低级修炼者和高级修炼者也是两个世界的人。

至于曾奎九叔不知道怎么的从心底里面就认为曾奎会在如今的这个世界占有一席之地,虽然他对于玄学秘术并不精通,也没有给曾奎算过命。

但九叔就是认为曾奎会有一番作为。

新年过去了,但年味并没有结束初一、初二、初三这些天依旧喜气洋洋。

不过秋生和文才依旧提不起情绪,那天晚上对他俩的打击实在太大了,对此秋生和文才通通发誓不会再碰“赌”一下。

对此九叔感到很是高兴,不管有多少钱财沾上了“赌”那就都等于零。

九叔从过年之后就没有教曾奎道术上的知识了,他懂的东西都差不多教完了剩下的就是一些行走江湖的经验。

这些江湖经验九叔用故事的方式说了出来,曾奎三人听得很有兴趣。

初七的晚上师徒四人坐在了一起,这是九叔召集的。

曾奎还以为九叔又准备讲故事了,早早就坐在了位置上。

九叔这些故事不仅生动有趣,同时也是非常有帮助的经验知识他可不想错过。

不过今天的气氛好像有些不对。

九叔坐在专属位置上,通常的时候在九叔旁边的桌子上都会摆着一壶茶,而今天却是摆着一大一小两个箱子。

小箱子曾奎和秋生都见过,是去裘家做事的酬金。

至于大箱子他们三人都没见过。

“都来了,今天为师有些事儿要交代,你们得听好了。”九叔对曾奎三人说道。

三人相互对视了一眼,都不知道今天师傅是什么意思。

“秋生和文才跟在我身边最久,你们俩是我看着长大的,在为师眼中你俩就跟我的孩子一模一样。”九叔对秋生和文才说道,眼神之中满是慈爱之色。

秋生和文才都有点懵了。

因为师傅从来没跟他们说过这种亲近的话,不过两人心里面都是甜滋滋的,这可是师傅的认可。

对秋生和文才说完后,九叔又看向了曾奎。

“曾奎你跟在为师身边满打满算也才半年的时间,但为师对你很满意,各方面都很满意。

而且为师常在想为什么我们之间的师徒情分不能来得早一点。”

听完九叔的话曾奎也很激动,这还是他第一次得到这么直白的夸奖。

而且还是来自于他在意的人的夸奖。

高大的曾奎低着头眼睛之中都泛出了水光。

“今天叫你们来这儿我要宣布一件事。”

九叔看着三人顿了顿然后继续说道:“为师要离开了,茅山那边召集我回宗门现在已经到了最后的时刻了。”

九叔这句话一说出。

三人的脸上都出现了愕然之色,他们从来没想过会九叔会离开,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师傅我跟你一起走。”

文才第一个站起身非常激动的说道。

文才无父无母要不是九叔收养他可能早就死了,所以在文才心里九叔就是自己的父亲。

不过秋生和曾奎没说话,他们两人的心性都比文才高一些,明白九叔刚才这样说肯定是不会带他们一起走的。

九叔摆了摆手示意文才坐下。

“为师无法带你们一起去茅山,有很多事为师也没有任何办法。

并且此番去茅山可不是过家家,修炼之道威险重重,我们以前就只是在周围的几个县活动,而在整个神州大地我们所去过的地方、见过的事只是沧海一粟而已。”

“文才、秋生你们俩其实也是有一点修炼天赋的,但是怪为师教导不严让你们荒废了,这么多年也没取得什么结果。

为师也知道你们俩的志向并不再修炼之上,不过这些年为师也算是存下了一点钱财……”

秋生和文才听到这里想要说什么,却被九叔摆手制止了。

九叔继续说道:“秋生前些日子你姑妈来找过为师,说是给你寻了一个好姑娘你也去见过了很满意,所以你姑妈问我可不可以放你出去结婚生子。

那个时候我没同意,不过在今晚过后你就跟你姑妈回去吧!

还有为师知道你想开家西洋杂货店做个富家翁,以后就好好去做吧!你脑袋瓜子挺聪明的做生意应该会有起色的。”

向秋生说完九叔又对文才说道:“你是为师最放心不下的,从小到大学什么都是个半吊子,不过好在神经比较大,在什么地方都能安心的睡一个好觉。

所以这义庄还有周围的土地就都留给你了,你以后想继续做义庄的生意也行不想做也可以,完全看你自己,为师就不多加干涉了。”

说着九叔便从大箱子里拿出了几张文书,这是义庄和周围土地的所有证明。

文书被九叔推给了文才,然后九叔再从小箱子里拿出了十二根小黄鱼推到了秋生面前,剩下的四根则是给了曾奎。

在大箱子里还有金条和一些大洋。

九叔再将大洋分了三份,曾奎三人都得了一份。

“这还剩下的钱一部分为师要带走,毕竟为师生活也是需要钱财的。还有一部分则是给你四目师叔的,你师叔现在最需要的就是钱,所以我这个做师兄的必须得帮一下。

还有我走之后你四目师叔还会留一段时间,如果有什么难处你们可以去找你四目师叔,你们师叔肯定会尽力帮你们处理的。”

还有秋生和文才你们如果还想修炼的话也可以继续下去,现在的天下时局实在太过杂乱,身上有点本事也能解决一些问题。”

话到这里九叔就算是说完了,当然他心里想说的东西还有很多,但三言两语肯定是说不清楚的,那就还不如不说,就这样便可以了。

“你们俩先出去,曾奎留下来我单独有事说。”九叔说道。

文才和秋生现在心情很复杂,九叔让他们出去也是让他们可以冷静一下、理一理思绪。

玚刀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