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之演员

第15章 好友的办法

中午玩玩闹闹太开心,喝了点酒,三个人有些微醺,唐艺昕在二楼客房休息,张若云在一楼沙发上睡觉。洛满则坐在自己房间阳台的藤椅上,欣赏天边渐渐下沉的落日。

“你好像很久没这么开心了?”第二人格的声音响起,“生日快乐,没有礼物,只有祝福,是诚心诚意的。”

“谢谢。”洛满微微笑了笑,“匆匆忙忙半个月,但还没有戏拍。”

“不急,总会有机会的。”第二人格宽慰着说,“曾经我有个朋友,十五岁拿到一部剧本,观看后深深迷恋其中一个角色,用十五年零三个月的时间改变自己,学那个角色的神态语气,学角色的做事风格,到开机那天,他的表演一气呵成,惊艳了所有人。”

“十五年时间打磨一个角色,人生有多少个十五年?他会不会后悔?”洛满轻叹一口气,“他之后还接过其它剧本吗?”

“没有,在杀青那天,他选择了和角色相同的结局,跳海自尽。”第二人语气清淡,好像在讲述一个陌生人的故事,“我劝过他,也试图阻拦过,但他说,让我尊重他的选择。”

洛满调整坐姿,让残破的夕阳映照在身上,“值吗?”

“他就是那个角色,那个角色就是他,”第二人格轻声说道,“不管在哪个维度空间,每个生命都有属于自己的思想。也许在旁人看来,他是个疯子,是个傻子,但我知道他死的时候,内心是充实的,满足的。”

洛满微微点头,“我恐怕达不到这种程度了。”

“我也不会同意你成为第二个他,”第二人格情绪转换,传来一声轻笑,“加油!先成为一名合格的演员吧!”

洛满站起来伸了伸懒腰,左右晃了晃身子,“拿到满意的剧本再说吧!按照你的说法,我们这个世界的文化发展参差不齐,我想成为一个演员是比较容易的。”

“不急,一步步走,踏踏实实走,慢慢来。”

···

···

离开二楼,来到一楼收拾饭桌厨房。

听到声音,沙发上趴着的张若云悠悠转醒,透过落地窗看到外面金色的阳光,身子先是一软,又强打精神支撑双臂坐了起来。

“什么酒啊!三个人没喝多少,就倒了,”依靠在厨房门口,张若云轻轻揉了揉脑袋,“头倒是不疼。”

洛满头也不转回答说,“我也不清楚,是昨天我大伯的儿子找人送来的生日礼物,一共两瓶,你知道我不喜欢喝酒,不如你把剩下的那瓶带走?”

张若云微微摇头,“还是算了,你自己留着吧!以后家里来朋友做客,也有酒水招待。”

“也对,”洛满停手甩了甩水,玩笑着说,“一直看着好吗?不动手帮帮忙?”

哼笑一声,张若云挽起袖子走到水池前,忙活起来。

洛满身子后倾,靠在一边休息,“你们今天要回去吗?在这儿留宿也行,房间都是干净的,正巧明天下午我有行程要飞帝都,三个人可以一起走。”

“还是算了,留下来还要帮你打扫房子,”张若云故意回怼道,又顿了顿说,“晚上我和唐艺昕想去逛街,买些她要用的东西,你要不要一起?”

“我可不想做电灯泡,可惜跑了两个劳动力。”洛满玩笑着说,“这房子每个细节我都很满意,就是每次工作回来,要收拾屋子是个问题,太大了,很麻烦。”

“这就是幸福的烦恼吧!”张若云把洗干净的盘子放在沥水架上,擦了擦手转身问,“对了,年前你去你爸那儿,怎么样?有没有上演电视剧里的狗血情节,他的老婆或者他女儿趾高气昂,甩一笔钱羞辱你。”

洛满不禁笑了起来,“哪儿有那么夸张,万家又不是暴发户。”

“也对,”张若云煞有其事地点点头,“狗血电视剧确实不能多看,人会变傻。”

沉吟考虑后,洛满重新看向好友,“我爸出国前,说我遇事可以找蒋定,我也想趁这个机会缓和关系,但又不知道用什么借口登门,你有没有好主意?”

“毕竟是一家人,关系太僵,大家都不舒服,你是晚辈,理应给别人一个台阶。”张若云附和着说,又仔细想了想,“你有什么事情能找她帮忙?不如···,对了,你现在就有个棘手的问题需要处理呀!”

“额?”洛满想了想,“什么问题?”

“你刚刚说的,房子的卫生清洁,”张若云笑了笑,“你把家里的钥匙给她一份,让她抽时间找人帮你打扫打扫房子,这样不是拉近你们关系的一个办法吗?”

“找她帮我打扫房子?”洛满面露难色,“太奇怪了吧?”

“哎呦!你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张若云耐心解释道,“帮你打扫屋子只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你把家里钥匙给她一份,借这件事表明你的态度,她感受到善意,你们关系自然就破冰了。”

仔细想了想,洛满不禁点点头,“确实是个好办法,但我怎么开口呢?”

“你鼻子下面的洞,除了吃东西不能说话?”张若云用出了激将法,“平时欺负我们倒是厉害!”

洛满明白好友的意图,顺着话反问道,“反正我爸出国前也和她打招呼了,我登门拜访也不算唐突,对吧?”

“不要想了,不要瞻前顾后,这种性格不像你,”张若云笑了笑。

洛满犹犹豫豫,吞吞吐吐地下了决心,“好,那我明天上午有时间,我···,我去看看吧!”

遇到迷茫困惑的事情,脑子考虑不清,有位好友帮忙出谋划策,让问题迎刃而解,这也是友情的珍贵之处吧!

一辈子有个值得推心置腹的好友,很好!

···

···

第二天上午八点半,按照张若云的办法,洛满斥巨资购买一捧鲜花,还带了一个果篮。

“进去呀!”第二人格调侃着说,“站在门口鬼鬼祟祟,晃来晃去的,不知道的以为你是坏人呢!当心别人报警。”

洛满呼出一口气,“我在想等会儿怎么开口,见面第一句话要说什么?我怎么称呼她?”

“都是拖延的借口,”第二人格反问道,“来都来了,难道你想临阵退缩?”

“我知道,但我想平复情绪,让我好好想想嘛!”洛满感觉自己紧张,不安,局促,好像呼吸都不顺了。

第二人格不再说话,默默安静下来。

十分钟后,客厅里。

第二次来到父亲家中,与上次不同的是,这次父亲万仲和姐姐万真都不在家,只剩下了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蒋定阿姨,名义上的洛满继母。

从佣人手里接过温水,蒋定放到洛满身前,“昨晚你爸爸给我打电话,说你今天会来探望我。”

“是我没考虑好,”洛满低下头,有几分羞愧,“我不清楚他去了哪个国家,没有考虑到时差的问题,就打电话给他。”

“不,你给他打电话,说要来探望我,他肯定非常开心。”蒋定温柔的微笑着,“只是,你在外面赚钱也不容易,回家来,还带鲜花和水果,太客气了吧?”

看了一眼茶几上的鲜花,洛满解释道,“不知道你喜欢什么种类的花,随便买的。”

“谢谢,我很喜欢,”蒋定微微笑着,极富涵养,“怎么样?这段时间辛苦吗?做演员累不累?”

“还好,我也没接戏,”洛满如实回答道,“半个月了,就在全国各地跑通告,主要是剧本没有满意的。”

“不要急,总会有合适的剧本。”蒋定顺着话安抚道。

“嗯,”洛满胡乱应了一声,想到正事儿,按照进门之前预想的,从随身口袋里拿出一串钥匙,“这是我那里的钥匙,给您配了一份,我经常出门拍戏跑通告,如果您有时间就帮我照看照看。”

蒋定愣了一下,随即露出温和的笑容,“这是你今天来找我的原因吧?”

“昨天过生日,我问我朋友,如何改善和你的关系,他帮我想的办法,”洛满直接交代道,“一方面我每次回家都要自己打扫那么大的房子,确实麻烦;另一方面,他说这样会拉近你和我的距离。”

“很聪明的办法,”蒋定觉得有趣,因为洛满的坦率与诚实。

洛满重新抬起头,直视对方,“如果您不方便,我也可以找经纪人帮忙联系家政公司。”

“不用,你毕竟是公众人物,家里情况还是隐秘一点儿比较好,我很愿意收下钥匙。”蒋定伸手把钥匙拿了过来,“放心,保洁阿姨都是家里带出来的,很有经验,不会乱碰你的私人物品。”

“谢谢。”洛满拿起桌子上的清水抿了一口,记挂了一晚上的事情总算告一段落,很顺利。

蒋定收起钥匙,忽然开口问,“你和李福真很熟吗?”

“李福真?”听到这个名字,洛满想了想,“汗国新罗酒店的常务?”

“现在是社长了,她是我好朋友,”蒋定简单解释道,“年前我去汗国旅游,顺便去看望她,聊天的时候说起你,她才知道你和我还有这样一层特殊的关系。”

“如果您不提,我都要忘了,”洛满讲述道,“几年前,我随团出国访问,帮过她一个小忙,没想到她居然一直记得我。”

“她是这样的人,一点点小事能记挂很久。”蒋定微微笑着说。

打开了话匣子,洛满和蒋定在一字一句里相互了解,互相信任,洛满又留下吃了饭,两人都能感觉到彼此的关系有所缓和,至少不像以前,见了面都不知道如何称呼对方。

来世做稻草人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