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志向的我被迫去屠龙

第6章 龙,真的是龙

苏夜墨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躺在一张牛皮沙发上,身上盖着一张毛毯,四周都是橡木书柜,摆满了书籍,不远处的办公桌,古德里安教授在一旁的椅子上打着盹,身上盖的毛毯和苏夜墨是同一款。

“你醒了。”古德里安教授抬起乱蓬蓬的头,睁开布满血丝的双眼,显然他昨晚也睡的不安稳。

“我怎么在这儿?”苏夜墨起身,他清楚的记得他脑海的嘶吼声,石床,金色的锁链以及女孩和钢琴。

“你看到那幅画时,直接睡了过去,我怎么叫你都无济于事,最后达到卡塞尔学院还是工作人员抬你下的列车。”古德里安教授向苏夜墨解释,苏夜墨的黄金瞳让他还是心有余悸。

苏夜墨皱眉,梦?不可能,他挣扎时,金色锁链造成的疼痛他可清晰的记得。

“哪幅画?龙?”昨夜留给苏夜墨印象最深的就是那头黑色的巨龙。

“准确来说是龙皇——尼德霍格。”古德里安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身上衣服的褶皱。“而我们,是混血种,一种介于龙类和人类的‘生物’,我们的使命,就是向龙类举起屠刀,让它们永眠,说的通俗一点,就是‘屠龙’。”

“屠龙?”苏夜墨感觉自己的三观被颠覆。“可我并不是你口中的‘混血种’。”

“不不不,你是。”古德里安摇头,然后双眼紧闭,再次睁开,黄金瞳点亮。

苏夜墨看到古德里安教授黄金瞳的第一时间,感觉自己的眼睛干涩,闭上眼睛,再次睁开,让古德里安教授心颤的黄金瞳再次点亮。

“见鬼。”古德里安教授尽力抵抗着苏夜墨黄金瞳散发出的威压,一边摸了个镜子刷给苏夜墨。“你自己照照看。”

苏夜墨接过镜子,“照镜子?我脸上有脏东西?”苏夜墨一看见镜子里的自己。“见鬼。”苏夜墨没想到自己也有黄金瞳,自己也是混血种,难道自己是小龙人?

齿轮开始运转,黄金瞳点亮,血液开始沸腾,权柄开始苏醒。

苏夜墨捧着一杯冰水,一口又一口,冰冷的冰水似乎能让他冷静下来。终于,在喝了5杯之后,苏夜墨渐渐接受时候。

“准备好了,接下来的东西会让你更加震惊。”古德里安教授问。

苏夜墨点点头,但握着水杯的指关节开始泛白。

古德里安拍了拍手,书房的门打开了,一个中年人左右手各提着一个银色的手提箱,手提箱上印着世界树,这是卡塞尔学院的校徽,苏夜墨在卡塞尔学院的宣传则上看到过。

中年人把两个手提箱放在办公桌上,对苏夜墨伸手,“富山雅史,霓虹人,学院的心理辅导员。你好,‘S’级。”

“苏夜墨,你好,富山老师。”苏夜墨握住富山雅史的手,虽然苏夜墨并不知道富山雅史的职称,但用“老师”总没错。

“‘S’级不用这么客气,叫我教员就好,这次我带了两个证物来证明龙的存在,你想先看哪个?小的还是大的?”富山雅史把选择权交给了苏夜墨。

“小的吧。”虽然已经初步接受了自己是混血种的事实,但苏夜墨决定还得慢慢来。

富山雅史输入指纹和密码,打开了较小的手提箱。里面是一枚黑色鳞片,大概只有半个成年人手掌大小,呈现完美的盾型。苏夜墨很好奇,想上手感触。

得到富山雅史的示意,苏夜墨的手伸向了黑色鳞片。

凉,这是鳞片给苏夜墨的第一感受,有点软,重量很轻,但是鳞片边缘很锋利,上面的纹理苏夜墨通过手指能感受出来。

“来,试试。”富山雅史把一个银色的东西塞到苏夜墨手中。

见鬼,是一把沙漠之鹰。沙漠之鹰是1980年由MRI发布的一支狩猎手枪。原型枪则在1981年完成,而最终定型则是在以色列军事工业公司完成。第一支具有0.357口径,为了追求比0.357马格南更大的威力,后续还相继推出了0.41 0.44 0.50口径。沙漠之鹰最恐怖的还是它的后坐力,曾有试枪员戏称,只有体重80kg的人才能正常使用它,可想而知后坐力有多大。

“你想让我用这玩意射击它???”苏夜墨看着手里的沙漠之鹰人都有点蒙,虽然之前和自家老爸去私人的枪支俱乐部体验过,但娱乐性的东西能和真家伙比?

“没错。”富山雅史把鳞片放在窗台上,捂着耳朵向后撤去。

苏夜墨只好苦笑着举起枪,用高中军训时所学的据枪姿势,瞄准鳞片。

“嘿,你看他的据枪姿势,真标准。”捂着耳朵的古德里安教授对撤过来的富山雅史说。

“没错,如果不是诺玛给的资料上写着,我都怀疑你从中东带回来一个少年军。”如此标准的据枪姿势,富山雅史在入学辅导上很少见,可以说第一次见。当然,富家公子和中东的少年军除外。

苏夜墨扣动扳机,手臂轻微上抬,子弹正中靶心。

“见鬼,他的手臂只是轻微上抬,你确定这家伙没去叙利亚打过暑假工什么的吗?”富山雅史惊叹的对古德里安教授说,第一次射击沙漠之鹰大口径手枪,手臂只是轻微上抬。见鬼,古德里安这是从哪里找来的怪物?校长找来的,那没事儿了。

“我肯定以及确定他没有,这是校长亲自去学校拐的人。”古德里安教授也被苏夜墨吓到了,不过既然是校长看中的,那就一定有过人之处。

苏夜墨走到窗台,捡起了那枚黑色鳞片,没有弹孔,甚至于连弹痕都没有留下,苏夜墨可以肯定他击中了。

“怎么样,你相信了吧?”富山雅史接过鳞片放回手提箱一边和苏夜墨解释,“这是一枚龙鳞,真正的龙鳞,无论是怎么捶打抑或是敲击,高温灼烧,都不能破坏它。”

“另一个箱子呢?”苏夜墨没有回答富山雅史的问题,只是询问另一个箱子里面有什么。

“好,那么第二件证物。”富山雅史把鳞片放好,同样的步骤,验指纹输密码,打开了第二个手提箱,从里面拿出来一个圆柱形的玻璃瓶,就如同生物课上装标本的瓶子,递到了苏夜墨的面前。

苏夜墨瞳孔微缩,里面的东西有点像蜥蜴,红白色的,全身被淡红色的盾型鳞片覆盖着,蜷缩着身体,修长的尾巴也卷成几圈,如果不是后面的膜翼,苏夜墨真的会以为这是一个奇特品种的蜥蜴。

“这玩意是龙?”苏夜墨凑近玻璃瓶看着里面的“蜥蜴”。

“是的,一头活的红龙幼崽。”富山雅史站在苏夜墨的身后为他解答问题。

“活的?那为什么它不动?”苏夜墨觉得这玩意儿应该是死的,不然为嘛做成标本。

“不不不,它现在只是处在沉睡状态,在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不会醒来。”富山雅史说,“龙类很难死去,血统越高,越难死去。”

苏夜墨没有接话,只是盯着这头红龙幼崽。

陡然间,红龙的双眼睁开了眼睛,金黄色的眼睛,它看见苏夜墨,没有反抗,只是把头往前靠去,低头。

后面的富山雅史和古德里安教授慌了神,一把把玻璃瓶拿过来,红龙幼崽的眼睛闭上了。

“它刚刚睁开了眼睛,对吗?”古德里安声音有点低沉。

“档案馆的标签不是说苏醒日在2077年吗?”富山雅史嘶生说,“档案馆的疯子乱贴标签是会死人的。”

“入学辅导结束了吗?”苏夜墨但是表示见怪不怪了,毕竟从一开始接受这所学校的邀请开始,各种奇怪的事层出不穷,对此苏夜墨表示洒洒水啦。

“当然结束了,你还有什么问题吗?”富山雅史一边把玻璃瓶放回手提箱,一边回答苏夜墨的问题。

“苏夜墨同学,这里有份文件需要你签一下。”古德里安教授拍了拍脑袋,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能忘呢。

苏夜墨看着古德里安教授拿出来的文件,上面全是他看不懂的拉丁文,这让他怀疑这是一份黑工协议。

“如果我不签这份文件怎么办?”苏夜墨摊了摊手。

“你会被消除记忆然后以精神病的名义送回去。”古德里安教授说。

合着自己没有退路了呗,苏夜墨在文件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古德里安教授拿起文件,满意的点了点头。

“S”级新生苏夜墨正式入学。

一片漆黑的空间,女孩坐在钢琴上,抱着自己的膝盖,哼唱着一首不知名的拉丁文曲子。

一个男人从远处走来,他每走一步,黑暗就会褪去一些。他走到了钢琴旁,黑暗彻底褪去。

“我回来了。”男人像是对女孩开口,又不像,但更像自言自语。

“命运的齿轮终将再次转动,这次是最后一次机会了。”女孩停下哼唱。

“嗯。我知道。”男人的声音有些许悲伤,“我能成功的。”

“去吧,夺回属于你的一切。”

男人的身影消失了,女孩再次哼唱起了那首拉丁文曲子,这片空间再度回归黑暗。

画上仙衣白墨落

作家的话
推荐票呀,求求了,观众老爷们(????)??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