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白鹿原开始的诸天

从白鹿原开始的诸天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72章 府试案首

周三姑娘长得小家碧玉,嫩白的鹅蛋脸,扎着两个螺髻,额前垂下一绺黑色油亮的发丝,瘦瘦弱弱的。穿着蓝缎镶着阔边的绸缎裤,衣襟结着桔黄色丝带,挂在削肩上,裙边和裤腿都是一色的黑色刺绣花,在小舟上,拢着袖子,露出半个皓腕来。

作为乡下富户家的闺女,虽然养尊处优,但也不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

操着舟船,比几个男子也是不逊色。

他们租借这条舟船,约能站上七八个人,坐在船上,也是极为宽敞。

在舟船上,周三姑娘也明里暗里对白贵透露出了一些心意,只不过见白贵没有回复,也就不再纠缠了,落落大方。

“长安千万人,出门各有营。唯我与夫子,信马悠悠行。行到曲江头,反照草树明。南山好颜色……”

游览曲江池,又怎么可能不吟曲江诗。

这首诗是白居易的诗。

“荷叶生时春恨生,荷叶枯时秋恨成……”

又有人吟了一首杜牧的词,念诗的时候嘴里泛着苦意。

这是科举不得意的人。

曲江池有曲江宴,正是唐时进士放榜后大宴在曲江池的宴会。所以往往考完科举的士子,不管心情好的,还是心情差的,都会到曲江池走一遭,一是求个好运道,二也能游景排忧。

唐代新科进士放榜的时候是在上巳节之前,上巳节是三月三,在先秦至唐时十分兴盛,这天也是法定的休沐之日。所以皇帝经常会赐宴,一般就设在曲江池这皇家园林,久而久之,就和曲江宴联系到了一起,后来宋朝又有了琼林宴,也是和曲江宴的道理差不多,只不过琼林宴的名字沿袭了下去。

游玩曲江宴,是讨个好兆头。

不过这次的曲江之行,也彻底让周三姑娘死了心,在随后的同窗聚会中,她也到的少了些,不再是每次必到了。

次日,府试发案。

这天一大早,三名同窗寻他一同去看放榜。

和县试一样,都是人挤人,摩肩擦踵,人声鼎沸,谁也不能免俗,这成绩可是事关自己今后的前程,可不单单只是一场考试。

等白贵和三名同窗到的时候,此时榜单已经高高悬挂,上面仍然和县试一样,写的是座号,而不是姓名,亦是分为正榜和副榜,正榜为团案,副榜为有资格进行下一次考试的儒生。

团案只取五十人!

也就是说,这些从每个县里选拔的五十名儒生,经过竞争,几乎是二十比一的筛选,才能有人晋级下一场考试。

白贵也望见了滋水县那几个嘲笑他祥瑞案首的儒生,此刻正在垂头丧气的呆呆站立,显然是落榜了,不仅正榜没有录取,副榜也没有登上。

“案首……,我是案首……”

他挤了进去,望见他的座位号就在第一名,整个人一下子就感觉脑子放空了,激动的无以复加,难以保持镇定的心态,案首啊,这可是案首,必定能被取中为秀才功名。

只不过他还强咬着嘴唇,没有说出话。

不然这些嫉恨的考生还不知道怎么对他呢,谁要是在这拥挤的时候,下个暗手可就不妙了。

“完了,没有录取……”

周元三人几乎全盘覆没,只有周元一人还在副榜上,不过也是副榜上的吊车尾。

其他人心情沮丧,不过也是早有预料,也是很快收拾好心情。

只不过他们在看到白贵激动的样子,心中也是有些猜测,但不敢确定,如果只是录取,应该不会这么激动,因为县首是必中的,那么只有一种可能……

周元三人使了一个眼色,连忙把激动的白贵从人群中拖了出来。

走到一处人少的地方。

白贵也慢慢缓过神,神色兴奋的对着一处巷道的院墙狠狠拍了一下,手掌有些微疼,他看着三人说道:“我是案首,中了案首……”

从白鹿村入学到现在,他无时无刻不绷紧着神经,努力学习,如履薄冰,一刻也没有放松下来。这一次府试案首,秀才功名唾手可得,可以说他的第一个目标基本完成了……

如何能不兴奋!

如何能不高兴!

“白兄,想不到你隐瞒我们好苦啊!”周元也笑了笑,虽然心中隐隐有一些失落之情,但现在正是好友高兴的日子,他可不能扫兴。

他和白贵同过灶,可是最清楚白贵的刻苦程度。有什么可嫉妒的。白贵也是极为仗义,讲仁义,他要是发达了,也不会忘记他们这些同窗的。

“恭喜白兄得中案首!”

几人拱手祝贺。

“同喜!同喜!”

白贵也是连忙回礼,收敛了一些心情。

将第一次正试的结果放榜会后,紧接着的就是第二天的招覆试,这一次的考题就是原先科举考试的四书题和五经题,也是比较重要的一场考试。

只不过这场考试,能录入团案的考生基本也是做八股通会的,即使做的不如意,也不至于太差,更不会被罢卷。

第三次考试就有意思了,是判。

在唐时,科举考试的选试是身、言、书、判,身就是指的是身体相貌端正,言指的是语言清楚,字指的是字迹工整隽美,判,就是指的是断事能力。

古代法律是人治,即使有成文法,但也要依照世俗的道德断案定刑罚。

问的是:“耄邻盗牛,耕地复还,如何判之?”

耄,指的是已经七老八十的男子了。

一个七老八十的邻居盗走了牛,然后耕地,后来又归还了牛,这个案例怎么处罚?

律令是盗私物鞭笞五十下,可是这七老八十的人,肯定受不了。

而且又用于耕地劳作。

这道题只能回答罚耄邻粮食财物多少,是丝毫不能问罪的。问罪,就违背了世俗道德。

这道题只需要回答合理就行,并不需要你判案有多么公正、最优解就是各打五十大板。责问邻居为什么不借给耄邻牛,以至于他不得不偷盗,这是没有公德心,而对于耄邻也只能处罚一些财物了事……

三场府试就这么结束了。

出了龙门的白贵听到有人在谈论这耄邻盗牛的事情,让他诧异的是,竟然有一些人觉得这道题有些难解,是在难为他们。

他摇了摇头,也没理睬,径直走开了。

黑心师尊

作家的话
多谢书虫浩克的1500起点币打赏。对周三姑娘本来写了一千字,然后又删删写写,最后觉得写的太多有些不美,这样简单化处理最好。迟了更新,抱歉,另外求票票。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