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仙,时代变了

大仙,时代变了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8章 咕叽

困在牢房里的鸡窝头女人,目光凶狠,在牢房里咆哮。

君川说:“死者?怎么死?”

苏倚在指尖缠绕着自己的发绕,眼神发冷。

“方法很多。最简单的方法,把我的秘密告诉阿斯迦德,”苏倚说,“那样阿瓦隆那帮混蛋就不会得逞了。”

“当然阿斯迦德也不是好东西,我还可以联系洛基,帮他一把。”

“又或者……”苏倚拍拍那台连上网的计算机,“我可以直接给阿斯迦德投毒,让他们的反应炉爆炸。”

君川说:“不好吧,人家给你连上网,你就给人投毒?再说你跟阿斯迦德也没那么大仇啊。”

君川表示不同意。

无论是洛基,还是苏倚,如果为了复仇,伤及太多无辜的人,君川都不太能接受。

当然这个说服的过程有区别。

劝苏倚,他就得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劝洛基,用巴掌就可以了。

“那你说怎么办嘛。”苏倚说。

“我帮你?”君川说。

君川有信心单独截杀一两个人,对于杀阿瓦隆这些人,他也没心理压力。

“会不会太为难你?”苏倚看君川。

君川说:“报恩嘛,帮完你,了却因缘。”

苏倚瞪大眼睛:“你什么意思?帮完我,你要离开?”

君川点头:“我还要去找师父呢。”

苏倚震惊:“你这个男人怎么这么绝情?我跟你朝夕相处,居然这么想走吗?”

「博士,你和君川先生只认识了一个星期……」BT说。

“那就不是朝夕相处了?”苏倚眼睛恶狠狠剜着BT和君川。

「不是。」BT老实回答。

看BT还敢顶嘴,苏倚怒:“你词典是不是坏了,这怎么不算了!”

BT说:「博士您在初识君川先生之后二十四小时之内抵达了阿斯迦德。」

“那怎么了?”苏倚说,“我跟他可是一起被关在这里好几天了。”

BT说:「气象网站显示,这几天阿斯迦德刚好都是白天。」

君川搭茬:“哦,这叫极昼。”

苏倚气疯了:“扣字眼是吧,冰岛也没完全在北极圈内啊!”

「但朝夕的夕,确实一直没来。」BT说。

“我不管!”苏倚说,“我不要你帮忙了,我自己来。”

君川说:“会不会太为难你?”

苏倚朝君川做鬼脸吐舌头,然后坐回自己的位置。

“BT,联系洛基。”

君川说:“你还有洛基的联系方式?”

苏倚不屑:“还用联系方式?”

苏倚摆弄捣鼓一会儿,洛基那张鬼面还真出现在计算机屏幕上。

苏倚开口:“我想通了,我们合作吧。”

洛基笑了:“怎么,现在不要阿斯迦德的庇护了?”

苏倚说:“我发现投靠你比较好。”

“不错,识时务者为俊杰,你能弃暗投明,我很欣慰。”洛基的声音懒洋洋的,“但是我拒绝。”

“你不是要我们帮忙吗?”苏倚瞪眼。

“我是要你旁边那位帮忙,而且现在也不需要了。”洛基说,“我说过了,不要后悔。”

通讯被切断了,漆黑的屏幕倒映苏倚呆滞的脸。

BT说:「这个是不是叫,自作孽,不可活?」

苏倚冷冷看了一眼BT:

“还有句话叫,祸从口出。”

苏倚又打给布伦希尔德。

但这次布伦希尔德没有再接通她的通讯。

“你倒是接啊,又不是没有办法了……”苏倚咬着下唇。

终究是没有接通,苏倚给布伦希尔德留了言,便闷声缩在角落。

「博士,还有其他办法吗?」BT问。

苏倚咬咬牙:“先等等,布伦希尔德可能还没看到消息。

“等到明天,如果还没联系我,我就投放‘莱茵黄金’。”

君川问:“那是什么?病毒吗?”

苏倚点头:“不知道面对有诺恩的阿斯迦德,会不会奏效。”

君川说:“如果奏效了,是什么效果?”

“机械城会瘫痪。”苏倚说,“那样我就可以趁机出逃了。不会造成多大伤亡的,应该。”

君川点点头,不再理会苏倚。

让机械城瘫痪,总比毁灭阿斯迦德好些。君川也不能真的坐视苏倚被移交给阿瓦隆。

借助接通的网络,君川以洛基所教为基础,继续深入学习。

而另一边的第二元神,则回去取东西。

他知道实验有危险,所以身上贵重物品都留在了街上的储物柜里。

这种储物柜很方便,设置下密码就能用,也不要什么身份认证。

对君川来说,贵重物品也只有一个,就是那副眼镜。

然而等第二元神来到储物柜前,却发现,自己储存眼镜的那个柜子被打开了。

打开柜子的人没有远离,就站在不远处,手里捏着眼镜,来回看。

君川下意识心想,阿斯迦德这保险柜不靠谱,随便就能让人打开。

但他很快发现这不能怨阿斯迦德,那个柜子是被硬生生切开的,此时切面还散发着灼热的红。

君川走到那个男人身前,伸出手:“请还给我。”

男人打量一番君川,将眼镜递过去:“不好意思,我就是确认一下。”

“确认?”君川不解。

他还以为男人是偷盗或者抢劫,被自己碰个正着。

但男人淡定地不像一个盗贼。

男人对君川笑着伸出手:“认识一下,我叫咕叽。幸会幸会,久仰久仰。”

奇特的名字,君川心想。

他和男人握下手:“我叫君川。我们认识吗?”

君川不认为男人知道他。

因为他现在还保持着阴身的状态,也就是说君川这个第二元神,是一个全新的人。

自称咕叽的男人说:“我很想说久仰是一种谦辞,但不是,我确实认识你。”

男人指着眼镜:“那是你的眼镜吗?”

“是。”君川回答。

君川刚一回答,眼镜突然弹出一道激光,在两人旁边显现出一个女人。

正是卡珊德拉。

卡珊德拉呐喊着,虽然声音听不到,但她还举了个牌子,上面写着:

他不是,骗子!

咕叽说:“那是你眼镜上的ai,我之前跟她聊了几句。你到底是不是这个眼镜的主人?冒领犯法的哦。”

君川无语:“这话抡不到你来说吧。”

保险柜的柜门还没完全冷却呢。

里神经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