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仙,时代变了

第175章 被ban了

冰冷孤寂的太空中,君川身着道袍,静静漂流在外层空间。

和他一起的,是已经转为阴身的第二元神。

君川找了一片比较空旷的地方,开始一次新的实验。

这里距离地球很远,君川终于不用担心波及到时农,触发时间回溯——现在顶多就是担心这个星系的十几亿人会不会因为自己的一次失误全灭。

为了防止那样的情况出现,君川跑得很远。

外太空是个好地方,没有了空气阻力的影响,他的神行术可以肆意加速。

随着境界的提升,他现在控制阴阳转生决已经得心应手。

君川先是测试一番,用比上次小得多的出力,运转了一下阴阳转生决。

力量澎湃,却可以控制了。

有个这个功法,他现在就有了充足的能量。

可以供他进行下一步的实验了。

君川现在想尝试的,是时空秘法。

这神通他见师父做了,见时农演示过,还经过了里诺人的星门。

加上之前瓦洛斯帕提供的各种高等数学和物理知识。

君川想试试,能不能自己摸索出这个神通来。

如果成功,他就可以自己回到过去了。

甚至可以亲自找到师父,询问师父的意见。

不过无论是在过去,还是现在,时空相关的技术依然是高端的秘法。

君川也没信心能成功。

他小心翼翼地调整着神识,在四下划出一个又一个符文咒法。

并且用这个世界的知识验证筛查。

原身和第二元神分立两旁,输出仙力。

君川在一小片空间中划出几千份小区域,分别测试。

就这么测试了半个小时,终于有一块区域,发生了异动。

真空中出现一丝涟漪,尽管微弱,却还是被君川的神识捕捉到了。

他立刻开始把握住那个感觉,增加仙力的输出。

空无一物,只有零点能的空间中,一个小洞开始在扭曲中变大。

那样子形似星门中的异相,却又有所不同。

不过君川把神识探进去,却没发现有什么不同。仿佛这空洞并没有连接另一片空间,只是一个幻影而已。

尽管他想进一步探索,却没有余力了。

他太累了。

实际操作才发现,这个在时农和师父手中轻描淡写就能开启的通道,消耗的能量极度夸张。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君川罕见的感觉体内充沛的力量,见底了。

如同浑身的动脉被切断,然后暴露在真空中,君川的力量飞速蒸发。

君川在犹豫,要不要动用师父教他的本家功法。

那会消耗他的精血,而且需要用到上丹田。

上丹田在脑子里,是藏神之府。

运转那个功法的话,他可能会控制不住正在维持的阵法。

想了想,君川决定还是先放弃。

等日后精进几分,再来尝试。

君川缓缓切断仙力供给,准备让那个通道消失。

当此时,君川却发现不对劲。

那空洞非但没有变小,反而涨起几分。

像是要爆炸了一样。

君川的预感告诉他有什么不妙的事情正在发生。

他立刻切断了仙力,运转起本命功法。

上丹田,中丹田,下丹田齐齐共振,心口中丹田炸起一阵惊雷。

真空中无法传递声音,但通过共振,君川知道,自己的精血又被消耗了一点。

他脸色涨红,念起金光咒。

果不其然,空洞爆散开来。

但和一般的爆炸不同,空洞的爆散,引起一阵乱流。

君川感觉如在水中,随波逐流,难以控制身体。

真空中当然没有水,这是空间本身在发生扭曲。

君川以极高的频率施展缩地成寸,应付着混乱的空间。

身上金光涌动,抵御着那本应该撕裂他的力量。

空洞的爆炸来得快去的也快,大概几秒钟,真空再一次平静下来。

而君川也终于可以停止疲于应对,静心观察起周围。

然后,她惊愕地发现,原身没了。

————————

————————

果壳箱

私人房间中,登录区域亮起,一个光辉的人型从登录区域刷新,随后光芒黯淡,刷新出玩家在果壳箱中的真实形象。

布伦希尔德从这片区域中走出。

她走的比苏倚他们更早,在好好道别过后,她就乘坐着奥丁给他准备的星舰,开始远行。

这艘星舰的规格比苏倚的龙船还要高。用一整颗行星制成的伪曲速引擎,带给飞船亚光速的飞行速度。

不过尽管达到亚光速,也依然是大海中的一叶扁舟。面对比惊涛骇浪更可怕的孤寂,布伦希尔德选择用果壳箱打发时间。

她现在也明白为什么自己在果壳箱那么顺风顺水了。

毕竟瓦洛斯帕和游梦其实是一家,她应该是被瓦洛斯帕直接赋予了某些管理员的权限。

而这份权限,一直没有被撤销。

布伦希尔德现在在游戏中依然是天灾一般的存在,强大到让各种玩家怀疑人生。

但她对游戏中这虚假的实力不感兴趣,她更多的是找个悠闲的世界,游山玩水,做点日常任务。

布伦希尔德将树上的球打下来,递给翘首以盼的孩子。

她微笑着与那几个箱民孩子挥别,却在心中轻叹一口气。

看了看系统的通知邮箱,依然空空荡荡。

果壳箱的人工智能足以判断什么样的信息是垃圾信息,什么样的信息是可以放行的。

她想看到的消息,依然没有出现。

发消息的人,也从未上线。

布伦希尔德把自己那只宠物狗召出来,狠狠抱住。

狗子像气球一样勒的变形,提供着最舒适的手感。

布伦希尔德抱着狗子扑到地上,一动不动,像一条咸鱼。

她也确实是一条咸鱼。

阿斯迦德那一系列事情,让她信仰破灭了。而奥丁一系列操作,又让她难以认同。

无论是情感,还是责任,都已经离她远去。

远行,是要逃离,也是想找到一个新的归宿,一个新的目标。

人是需要一个目标的,不然虚无感就容易充斥在体内。

两个悦耳的系统提示响起。

“标定目标已上线。”

“您有一封邮件。”

埋在狗狗肚子里的小脑袋抬起,看向那个系统提示。

“有空吗?”

发件人:君川

布伦希尔德从地上弹起,点击那个邮件。

邮件界面爆散出四散的光芒,将布伦希尔德吸了进去。

她从君川身旁跳出来,回答:

“有空。”

君川退后一步,给布伦希尔德让出空间。

他看着布伦希尔德出来的方式,点评道:

“像请神符一样。”

布伦希尔德捋捋凌乱的头发:

“找我有事吗?”

君川点头:“我帮苏倚收集数据,还要找找我故乡的线索。想着可以找你和咕叽帮忙,毕竟你们是那个排行榜的前二。应该对这里很了解。”

布伦希尔德听明白了,说道:

“光教团那位应该对这个世界很了解,我就不行了。我是借助瓦洛斯帕的余荫才到这高度的,没被ban都是奇迹。”

“什么叫被ban?”君川问。

“大概就是被禁止的意思。比如某些对抗游戏中,会由对手选择禁止某种玩法,又比如系统检测外挂封禁。”

君川恍然,随后苦笑:

“那我懂了,我最近就被ban了。”

“啊?你游戏违规了吗?是不是被限制了某些行为,我或许可以帮忙给你申请解禁——”

君川拒绝了布伦希尔德的好意:

“是现实里的事情。”

“你又进监狱了?”

“不好说。”

君川陷入回忆。

布伦希尔德说的也没准是真的。

时空的牢房,囚禁了他的半身。

他做完实验,发现自己的原身被卷进另一个时空,无影无踪。

这都不用神识查探,凭借心中升起的明悟,君川就可以理解。

原身与第二元神的那种超越光速的联系,又断了。

君川盯着消失的位置,盯了半天,也没看出什么所以然,只能转化回阳身,扶额苦笑。

以现在的经验来看,能切断这种联系的,只有身处异空间这种可能。

而和时馆界的情况不同,那次失去联系,他至少可以判断大致的状况。

这次就是完全的意外了。

他都想像不到,自己的另一半,跑到了一个什么样的世界。

悲观地想,这算是没了半条命。

乐观地想,说不定本体正好跑到师父那个时空了呢。

无论如何,他也没法继续实验了。

没有了半身,他连阴阳转生决都维持不了。

只好打道回府。

卡珊德拉告诉了他酒店的位置,他自己也能找过去。

回去以后,行李都在,但卡珊德拉和苏倚都不在。

君川也没闲着,买个头盔,进入果壳箱找线索了。

君川的计划是,尽管那22号世界已经被删除多年。但与之临近的世界,或许可以找到遗留的线索。

游梦是按照热度来删除的,而不是时间。有些早期的世界,依然有充沛的活力,依然在维护。

那些世界里,箱民也一直生活在其间,完全可以当成一个小世界。或许其中就有些信息,被代代传下来。

在果壳箱,他不好发挥神识的威力,于是准备找几个帮手。

布伦希尔德听明白了,来了兴致:

“好呀,去冒险和探索吧!”

布伦希尔德感觉心中情绪激荡,比之前的日常任务有激情的多。

她想:果然还是有明确目标的探索玩法适合自己。

或许也和单机联机有关系。

里神经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