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执行

第25章 战!

亮银枪的破军之势将流云刀的变化之道克制得死死的。

“破军”渗透进刀身,蕴藏在这把刀中的云气停止了流动,变得死气沉沉。

整把刀像是生了锈,无论如何也不听谢紫阳的使唤。

始终维持着原本的样子。

流云刀失陷,等于断了谢紫阳一臂。

他被迫之下只得持刀后退,与徐宋拉开距离再做打算。

可如今徐宋占得先机,是万万不会给他这个机会的。

谢紫阳一退,正中徐宋下怀。

“无退战法!”

徐宋对战局的把握恰到好处,无论谢紫阳如何闪避,都逃不过亮银枪。

亮银枪在“无退战法”的加持下威力远超以往。

谢紫阳这一退,整整退了七步。

徐宋借由“无退战法”前进了七步,每进一步,气势就更盛一分。

手中的亮银枪同样也出手七次,每一出手的轨迹都妙到巅峰,每一击都命中流云刀的要害。

谢紫阳现在是有苦说不出,流云刀法难以施展,只能被动挨打。

“喝!”

他厉喝一声,知道如此下去自己必败无疑。

他果断舍弃手中之刀,决定以身为刀来施展流云刀法二式——云清流。

忽有一片云雾自林中而来,弥漫在幽径之上,很快将徐宋包裹。

谢紫阳则借机遁入云雾,环伺在徐宋身侧,以图再次出手的机会。

而置身云雾的徐宋并不慌张,因为他的一双眼睛就能将迷雾看破。

他可以轻易找出谢紫阳的位置,但他并没有那么做。

而是选择了一种简单粗暴的方式。

徐宋手持亮银枪舞得是虎虎生风,周围的云雾随风而动以徐宋为中心形成一道云气龙卷的模样。

徐宋就处于龙卷的风眼之中,缓缓升入半空中。

他猛地将亮银枪朝地面一掷。

“轰!”

亮银枪的破军之势无差别覆盖了整个树林。

一时间云雾消散,谢紫阳狼狈的匍匐在地上。

而徐宋只身站在倒立于地面的亮银枪上,他负手而立,宗师风范尽显。

这边的打斗吸引了附近的师生赶来。

徐宋对此早有察觉,如此而为只是单纯的想要装个比。

不久之后徐宋居高临下战败谢紫阳的事情就会在一众师生中广为流传。

但事情还远没有结束。

徐宋没有立即收回破军之势,他看似装比,实则是在暗中防范。

他不是这么肤浅的人。

就在周围的师生对此间战局议论纷纷之时,徐宋至少感受到三道欲对他出手的气息隐藏在其中。

那三人像是商量好一般,齐齐从人群中跃出,同时对徐宋出手。

“一掌!”

“一剑!”

“一宝镜!”

这三人一入破军之势的范围,便宛入泥潭,行动迟缓。

但瞬息之后,三人行动又恢复如常。

三人身上都冒出一道古怪的红光,竟将破军短暂的抵消。

“老不要脸!”

徐宋见此鄙夷道。

他有意无意的将目光看向不远处的一栋大楼。

他知道是楼里有一位“高人”出手了。

眼看三人的夹击之势已至身前,但徐宋并没有慌张,一副智珠在握的模样。

他指尖轻弹,三枚海棠花瓣飞出,同一时间周围的破军之势就此消失。

徐宋这一手可谓是“神来之笔”。

他将分散的破军之势聚拢在三枚花瓣之中,以娇艳之花承载无畏之势。

这是徐宋对每一分破军之势都操控的得心应手,在力量的细微之处做文章。

花瓣甫一接近那三人就破灭开来。

破军之势再次将三人笼罩,红光渐渐被消磨殆尽。

三人在破军之势的消失与出现中反复横跳,饱受折磨。

“砰!砰!砰!”

跌落在地的声音不绝于耳。

那三人一如之前的谢紫阳,颇为狼狈。

须臾之间,败尽敌手。

徐宋依旧还是云淡风轻的模样,站立在亮银枪上未动一步。

“宗师风范!”

他告诉自己人设要立住。

……

方如令站在教学楼中,面色阴沉。

他身后的几位教师有些惧意,只是远远的跟着。

他没想到徐宋能力被废除之后,还有如此手段。

更没想到徐宋隔着老远就能察觉他的存在。

即便双方不是同一立场,他也不得不赞叹一声徐宋。

“梅庄那个老家伙看好他不是没有原因的。”

以他的水平自然能看出徐宋最厉害的不是那莫测的能力,而是对于战斗的智慧。

就那一杆亮银枪,在他手里都被玩出花儿来了。

“关无咎回来了没?”

“董事会那边怎么说?”

方如令心中再起谋划,徐宋是厉害,但他也不是没有办法。

“关无咎毕竟不是关家嫡系,即便付出了些代价,董事会那边也是模棱两可。”

身后一位教师回答道。

“我们的情况其实并不乐观。”这人似乎是方如令的智囊。

“校长是学院的老人,又有徐宋这张王牌。”

“特别是当年的‘山海噩梦’一代,徐宋跟他们可是并肩战斗过的袍泽。”

“可以说徐宋回来之后,我们就处于劣势了。”

这人说到这里也是心有不甘。

就一个徐宋,就让他们诸多谋划落空,显得他的“运营”一文不值。

“到底是徐家人。”

方如令感慨了一句。

徐家出了个徐羡还不够,如今又来个徐宋。

他敢肯定十三区想要徐宋死的人绝对不少,但只要徐羡在,就没人敢对徐宋下死手。

除非那人是个不要命的疯子。

“你不必在意徐宋。”

方如令对那人吩咐道。

“你的任务是在下次会议之前争取更多的校董过来。”

“那些校董不会在乎是谁当校长,他们只在意南岭能不能再次崛起。”

……

察觉到方如令离开那栋楼后,徐宋这才收起了亮银枪。

后出手的三人慌不择路的离开。

谢紫阳则是站在原地盯着手中的流云刀无动于衷。

徐宋径直从他身边走过,身后跟着海棠和梅映雪。

三人的动作出奇的一致,全都没有去看谢紫阳一眼。

但徐宋此时的心情却如这片被肆掠过的树林一样,难以平复。

方如令就差明目张胆的对他出手了,看来情况比他想象的更恶劣。

程玉凤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