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捡漏狂婿

第25章 HUN省宪纪念币

低买高出的确是古玩圈的规矩,只不过这个规矩形同虚设,甚至可以说是一个笑话。

卖家出来摆摊,肯定是为了赚钱而不是做慈善的。

如果他手上的东西是真货,那么卖到五万一枚硬币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

谁出来混不是为了多赚点钱啊,所以周围的人明知道张效诚手上这枚硬币是赝品的可能性很大,但偏偏谁也不舍得离开。

就和此时的金洋州一样,他的心里总有一个声音在作祟。

万一这玩意儿是真的呢?

想到这里金洋州对站在一旁的苏广白说道,“苏大师,要不您给这硬币掌掌眼?”

苏广白看了金洋州一眼,提醒道,“你只有三次机会。”

金洋州一咬牙,“行,就当是我用掉第一次机会了。”

听金洋州这么说,苏广白弯下腰直接将摊位上的这枚硬币拿在了手中。

将苏广白直接上手了,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苏广白的身上。

这家伙既然敢直接上手,那肯定是肚子里有点墨水,有几分说道的。

“怎么样苏大师,这玩意儿是真的吗?”

“假的。”苏广白淡淡地说道,“高仿品,手艺倒是不错。”

一听苏广白说是假的,周围的人全都哗然了。

张效诚更是眯着眼睛看着苏广白说道,“这位兄弟,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啊。你说我这硬币是假的,是会影响到我声誉的。如果你今天不能说出个子丑寅卯来,我是不会让你离开的。”

“既然我有底气说它是假的,自然会让你心服口服。只不过如果这东西真是假货,你准备怎么办?”

“笑话,你也不打听打听,我张效诚在这儿摆了五年多的摊了,我会卖假货?”

见张效诚顾左右而言其他,金洋州眉头一挑说道,“你少在这儿和我东拉西扯,你就和我说如果你卖假货应该怎么办吧。”

见金洋州非得让他把话说死,张效诚想了一下说道,“这样吧,如果我卖的是假货,那我就赔你们五万块。但如果你们说的不能让我心服口服,那你们就得给我五万块,如何?”

“行。”

能够用钱解决的事情,在金洋州这儿都不是事儿。

尤其是金洋州相信苏广白的水平,所以他觉得这五万块妥妥到手了。

“苏大师,麻烦您给他点颜色看看。”

金洋州往后退了一步,表示接下来的表演时间就交给苏广白了。

苏广白将自己手里的硬币拿高了些,根据物件开始介绍起来。

“1920年湘军驱逐了湖南督军张敬尧后,谭延闿违背了将军权交给赵恒锡,并且诺言,自己可以同时身兼督军、高官、湘军总司令三大要职。”

“他这种类似独裁的行为,让湘军内部矛盾加剧,谭延闿感觉到自己很难做到真正的大权独揽。”

“所以在这样的背景下,他提出了‘湘人治湘’、‘湘省自知’的办法。准备在各省自治的基础上,在全国推行联邦制,从而打到他虚置政府、实施军阀割据的目的。”

“想要达到真正的湘人治湘,那么首先需要统一的就是货币。所以在民国十一年一月一日,HUN省宪发行筑造了纪念银币两种,其中一种就是这一枚。”

都说行家一伸手,就知有没有。

旁人看这硬币,仅仅知道这是一个老物件。

但是苏广白一看这硬币,立马就能说出这硬币的历史背景。

金洋州在一旁有些着急,“苏大师,你直接说这玩意儿到底为什么是假的,其他的都不用说。”

金雅拍了金洋州的手一下埋怨道,“舅舅你着什么急啊,苏大师自有分寸。”

苏广白瞥了金雅一眼后,继续说道,“我们鉴赏古董,一定要知道它的来历。只有知道了它的来历,才不会犯一些低级错误。诸位请看这硬币的正反两面。”

苏广白将手中的硬币翻了一面,展示给周围其他人看。

“HUN省宪成立纪念银币,也叫作三横银币。”

“银币正面中央镌嘉禾图及三横,珠圈外上镌“HUN省宪成立纪念币”,下镌“中华民国十一年一月一日”字样,左右两侧分别镌币值“壹圆”字样。”

“银币背面圈内镌双旗和葵花,外圈环镌“中华民国”和“壹圆”的英文字样。”

听苏广白这么一介绍,周围的人就更茫然了。

“你说的这些,和手上这硬币不是一模一样的吗?”

“是啊,我看这上面的图案和你说的也没什么区别啊。”

苏广白之前说得头头是道的时候,张效诚心里还真有点紧张。

结果等他把苏广白这一番话听完后,张效诚反而哈哈大笑起来。

“看得出来这兄弟是读过几本书的,只不过你说了这大半天,只能证明我这是真东西啊。”

张效诚笑着冲金洋州摊了摊手说道,“你这什么苏大师说的话,确实让我心服口服了。只不过他说的这些,让我更相信自己这币是真东西了。来吧,愿赌服输,给钱吧。”

“给钱?着什么急?”

苏广白冷笑一声接着说道,“你这硬币其他地方的确都仿得挺不错的,但假就假在这正面珠圈中嘉禾捧出的三横。”

张效诚愣了一下,“这三横能有什么问题?”

“你没发现,这最上面的一横,要比下面两横短上一截吗?”

周围的人仔细看了一下,发现还真是。

晃眼一看这三横好像是一样长短,但当苏广白在旁边放了一个参照物后,最上面那一横缺了一截就显得十分明显了。

张效诚面红耳赤地说道,“这……这短了一截能说明什么?就算短了一截那也是三横啊。”

苏广白像看白痴一样看着张效诚说道,“就你这样的,还学别人出来卖货?”

张效诚被苏广白戳中了痛点,他瞪着苏广白说道,“小子,你别仗着读过两天书就这么嚣张。你和我斗嘴没用,要是你说不出个门道来,这五万块你该给还是得给。”

水鬼荒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