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你马甲捂不住了

第283章 没救了,等死吧

沈文盛终于把他内心的算盘说出来了。

沈四时一点也不觉得意外。

她轻轻掀起眼皮,神色清冷的凝视着他,看了片刻。

然后笑道:

“可以啊,爸爸。”

“真的?”

沈文盛一阵激动!

要是真能接管这么大一座商场的话。

那……

这商场,得值多少钱啊!

不得最少有几个亿?

这可是他这辈子都没见过的钱。

沈文盛。

你要发达了!

看看江城市,还有谁敢瞧不起你。

沈文盛心脏狂跳。

恨不得立刻大笑出声!

在女儿清澈眼神的注视下,沈文盛艰难的控制着自己的面部表情。

尤其是有一边的嘴巴歪歪斜斜的,还在发抖。

看上去不像是在强行憋笑。

倒像是快要中风了。

沈四时微微挑了挑眉,手指飞快的掠过他手臂脉搏的方向。

停顿片刻,又轻轻挪开。

她偏过头去,淡淡地说:

“父亲,情绪太激动的话……可能会对身体不好哦。”

“你这孩子!”

沈文盛立刻清醒过来。

他心里还是十分激动,但脸上的表情却是勉强控制住了。

责备的瞪了一眼沈四时,然后说:

“看看你说的什么话?”

“好像爸爸要贪图你的商场似的。”

“还不是看你年纪小,又还要学习,压力也大,顾不过来?”

“再说了,商场你以为拿到手就行了吗?那都是要经营的!”

“经营好了才会赚钱,你一个小女孩子,知道什么?”

“一天到晚,净想着怀疑自己的身边人,我可是你爸爸,是你最亲近的人!”

沈文盛似乎是有些恼羞成怒。

声嘶力竭的强调着这一点。

是吗?

沈四时神色不变,转头沉静的看着车窗外。

只是唇角多了一分嘲讽的笑意。

最亲近的人,会把她丢在怪人村,这么多年都不闻不问吗。

沈四时懒得去说这些陈年旧事。

在沈文盛越来越愤怒的质问声音中。

她微微叹了口气,声音柔软地说:

“我没有那个意思,父亲。”

“我只是担心您的身体呀。”

“对了,商场的责任人过几天可能会联系我,签署一份转让合同。”

“我想……到时候直接让他联系父亲,你们过去签,可以吗?”

沈四时这番话可以说是柔和到了极致。

完全说到沈文盛心里去了!

沈文盛一边的嘴角歪歪斜斜。

像是又要笑起来了。

但是他在沈四时眼神的注视下,只好把剧烈的情绪强行忍住。

点了点头,赞许地说:

“这才是我的好女儿!”

沈四时不言不语。

只是微笑着看着窗外。

到家之后,她就下车。

沈文盛先是回屋,和陈美美私底下说了一番今天的事情。

沈四时在屋子里看文献,她只是听到陈美美惊喜地尖叫了一声,问:

“真的?那太好了!”

紧接着就是沈文盛爽朗的声音。

然后门开了。

两人似乎是一道出门去了。

高兴得甚至忘记了她。

也忘记了还在家里躲着哭的沈滕飞。

沈四时看了一会儿文献。

就把手机拿出来。

然后跟司瑾霖发微信,说了一下沈文盛想接管商场的意思。

对此。

司瑾霖似乎也不觉得惊讶。

他秒回了一个“知道了”。

沈四时抿唇想了想。

她又特意提醒司瑾霖,说:

“他……不是做生意那块料。”

“放心,交给我。”

司瑾霖发过来一条语音,声音低沉,又好听:

“你交给我的每一件事,都可以放心。”

包括……

你自己。

当然,后半句司瑾霖念着她年纪小。

并没有说出来,就是了。

这语音听的她一阵脸红心跳。

但,既然他会事情安排妥当。

沈四时也就放下心来,继续学习。

她沉浸在手中的文献当中,不知不觉,时间过得特别快。

转眼,居然已经是半夜12点多了。

“砰砰砰。”

有人轻轻敲了下她的门。

沈四时恍若未闻,奋笔疾书。

“砰砰砰。”

对方又敲了几下。

沈四时合上书本,转头朝着门上猫眼看去。

……门外空荡荡的。

一个人都没有。

再加上这时候是半夜,屋里也静悄悄的。

但沈四时从小就是在乡下长大的,胆子自然更大。

她从来不信什么神鬼之类的传说,直接把门开了。

“啪叽”一声。

贴在门上的沈滕飞直接摔了进来。

脸朝下,看起来摔的挺惨的。

见状,沈四时只是淡淡看着他。

“有事情?”

“……姐。”

沈滕飞抬起脸,沈四时这才发现他脸色苍白,额头还挂着冷汗。

他唇色也是白的,好像用了浑身力气,才很小声地说:

“我肚子疼!”

肚子疼?

沈四时愣了下。

然后皱着眉说:“找你奶奶去。”

这件事儿,不归她管。

再说了,她对沈滕飞这个被惯坏了的孩子。

虽然不说很讨厌,但也绝对谈不上有任何的喜欢。

“奶奶她……她拜佛。”

沈滕飞轻轻眨了眨眼睛,一行眼泪就流了出来,他说:

“爸爸不接……不接电话。”

是啊。

沈四时嘲讽的笑了笑,你爸爸今天可是得了好大一座,超级豪华的商场呢。

想着去哪里嗨还来不及。

又如何会想到,他还有个孩子在家里?

至于沈滕飞奶奶嘛,迷信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而且“破产”后,沈文盛就不再给她钱了。

估计也没钱带沈滕飞去看病。

那就这么拖着?

沈四时看着在地上挣扎,十分痛苦的沈滕飞。

心里犹豫了两秒。

最终还是呼出一口气来。

她蹲了下来,冷冷地说:

“不想死的话,就别动。”

然后手指搭在沈滕飞的脉搏上,感受了片刻。

神色有些复杂。

她是回沈家报仇的没错。

但她报仇的对象,一开始就只有沈文盛和丁怀云。

沈滕飞虽然坏,但说不上十恶不赦。

再者,她医者本性。

也不可能眼睁睁看着沈滕飞就这么死了。

她闭眼感受了下沈滕飞的病情,随即有些无语。

这几天,陈美美做饭,沈滕飞都不愿意出来吃。

躲在屋子里吃零食,吃冷饮。

他奶奶纵容他,他爸爸满心思都是还没出生的小儿子,也不管他。

体内寒气累积太多,自然会腹痛。

“姐……我是不是要死了。”

看沈四时不说话,沈滕飞眼泪都流出来了。

他悲伤地说:

“我要是死了,你能不能给我妈打个电话?”

“我的零花钱还有一些,都在床底下藏着,到时候你都可以拿走,应该够你交大学入学的学费了。”

“我以前欺负过你……对不起。”

沈四时“嗯”了一声。

她说:

“你没救了,等死吧。”

酷儿橙汁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