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我能收到自己未来的信

第14章 第四封信,干个架先

“抱歉啊,我们酒楼需要对每一个客人的信息进行保密。”

来到了弘阳酒楼。

傅言第一时间想要询问一下叶筱筱她们住在什么房间。

但是,酒楼的规定完全隔绝了这个信息。

也就是说,在这里找人的想法已经全部落空了。

“怎么办?”

何铭问道。

“我们先住下,然后轮流在这里看着。”

傅言也只能想到这个最笨的办法了。

现在,两个人手机都联系不上。

叶妈妈那边说的也就只有她们两个姑娘出来。

所以,他们并不知道她们的身边到底还有没有别的人。

“好,也只能这样了。”

何铭点头说道。

现在,傅言说的话,他还是会听的。

毕竟这样的情况,还是需要一个更加冷静的人来处理。

他可能不知道,傅言根本就不冷静。

他最担心的,是后天的叶筱筱。

万一真的掉下去了。

那可怎么办?

可就算是再不冷静。

他也只能是安静地等待着。

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这么多年,除了小时候之外,他第一次觉得自己有点失控。

“亲,您好,您收到了一封来自未来的信件。”

傅言听闻。

猛然抬头。

时空邮寄人?

怎么在同一时间送出了两封信?

他已经知道了这时空邮寄人的习惯了。

也不再担心他是不是会被扣钱了。

打开了信件之后。

他看到了只是几句话。

【亲爱的过去的我,你好。】

【Z市旬阳路路口,晚上十点钟,会发生一起抢劫案,抢劫案的主人,是Z市地下皇帝秦春鹏的女儿,秦鸢,Z大的校花,Z大论坛能找到她的照片。】

【目前,我并没有查到有关于筱筱掉下楼的事情,冒着三天不能继续寄信的风险,我还是决定让过去的我,也就是你去救她。】

【因为,她的父亲能够查到很多事情。】

【去吧,我们今后也需要用到他的人脉。】

【未来的我。】

【2021.9.12】

三天不能寄信。

也就是说,他那边的未来三天,和自己这边的未来三天,时间很有可能是交错的。

并不是重叠在一起的。

但他现在也管不上了。

他知道,他要做的,不仅是要救下叶筱筱。

更重要的是,查清楚她掉下去的原因。

“喂?何铭,你等会在大堂等着。”

傅言开口说道。

“你要做什么?”

还在洗澡的何铭好奇的问道。

“我要出去一趟。”

傅言神情十分认真。

“好,我知道了。”

何铭对于他现在的要求只能有求必应。

可不能反着来。

万一这小祖宗突然病发,这边可没有熟人。

根本无法治疗。

距离十点钟,还差半个多小时。

“师傅,去旬阳路。”

傅言开口道。

“好的,小哥是第一次来吧。”

司机笑着问道。

“是的,我是第一次来,不认识路。”

傅言点头道。

“原来是这样,这里距离旬阳路也就二十分钟。”

这一路上,司机就是个话痨。

傅言也不能剥夺人家的说话权利。

只能敷衍的应付着。

到了旬阳路之后。

傅言下了车。

站在了路口等着。

还有十分钟。

傅言深深吸了一口气。

安静的等着。

“还没来吗?”

别说,他真的有点着急。

“来了。”

这时候,他忽然看到了几个带着口罩的男人走了过来。

只是淡淡地看了他一眼之后,就没有继续理会了。

但是,他们一样和他一样,站在了路口位置。

他距离这几个男人就差几步。

他不太确定这几个人是不是劫匪。

他现在只能等到事件的发生,才能够出手。

又过了五分钟之后。

一个女孩子走了出来。

傅言掏出手机。

看了一下照片。

果然,这女生就是他等的人。

他没有动作。

毕竟,劫匪还没有出手。

在那秦鸢走后,刚才的那几个男人就跟了上去。

傅言在他们走了大约五步的距离后,他也跟着走上去。

但是始终保持着安全的距离。

秦鸢根本不知道后面有人跟着她。

她还在一边走着一边回信息。

傅言看到了那几个人忽然看了他一眼。

他若无其事的走快了几步。

几个人对着自己的人摇了摇头。

傅言走到了一个拐角处的时候,停了下来。

接着。

啊!

一声尖叫传来。

傅言走了出去。

“你,你们想要做什么?”

秦鸢感觉自己真的是要疯了。

跟男朋友回个消息,居然被人堵了。

“啧啧啧,不愧是Z大的校花,就是好看,大哥,这妞,不如就给我吧。”

一个男人笑着说道。

“去你么的,你知道她是谁吗?”

那个被叫大哥的人,冷声问道。

“大,大哥,你说的什么啊?”

那人咽了咽口水。

“秦小姐,别担心,我们就是缺钱了,想要找你的父亲要点钱花花。”

那男人冷笑着说道。

就在他们几个人要上的时候。

一道不和谐的声音传到耳朵里面。

“我说,你们几个,这青天白日,额,不对,这夜黑风高的,绑架,不好吧?”

傅言走了出来。

他淡淡地看了一眼秦鸢。

他还真没想到,这姑娘居然会是地下皇帝的女儿。

这完全就是一个傻白甜的模样。

“小子,你特么找死吗?”

两个直接走了上来。

“特么的,什么人都想要英雄救美?”

咻!

拳头划破空气,直面冲来。

傅言看似随意的歪了下脑袋。

随后。

噗!

一脚踹了过去。

他从小被欺负到大的人。

很多都已经成为了身体的本能。

如果他真的被这几个人给打倒了。

他以前的日子就白过了。

“艹,点子扎手,兄弟们,上。”

一个人怒吼道。

直接冲了上来。

傅言嘴角勾起了淡淡的冷笑。

沙包大的拳头不要命的落在了对方的要害部位。

根本就不是在打架,而是在搏命。

砰!

傅言一拳砸碎了一个人的鼻梁后。

晃了晃身子。

“报警吧。”

他淡淡地和秦鸢说道。

这幅平静的模样,好像刚才疯狂的人不是他一样。

吐!

傅言吐出了一口血。

“你,你没事吧?”

秦鸢紧张着问道。

她已经报警了。

刚才的事情,可把她吓到了。

“我没事,一个女生,晚上走路还是小心点好,先走了。”

说完,也不给秦鸢机会。

直接就走了。

“哎!”

秦鸢原本还想要问的,结果对方根本不搭理她。

看着他的背影。

秦鸢拿起手机,大喊一声:“喂!”

傅言听闻,转身。

咔嚓!

闪光灯闪了傅言一下。

路灯下,傅言露出了笑容。

他,善于攻心。

不然心理学也不会这么的出色。

一曲长刀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