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荡红尘惊鸿客

第5章 片甲不留

跪下!

说话的正是刀锋岭的彭寨主。

在刀锋寨中央聚义厅内,彭寨主坐在虎皮椅上,大声呵斥!

彭楚玉也不敢不从,老老实实的跪在地上。

聚义厅内,众土匪宾列两旁,目光全部聚在彭楚玉身上。

孙铁树连忙上前要把彭楚玉扶起来,孙铁树道:“大哥!,这是干嘛呀?”。

彭寨主怒道:“铁树,你走开!,这个混小子饶了你的婚事!,罪不可恕!”。

随即彭寨主站起身来,大声说道:“来人!,取我挫骨鞭!”。

随后一名土匪把挫骨鞭,交到彭寨主手里,彭寨主拿着鞭子,就要鞭打彭楚玉。

孙铁树连忙上前阻拦,口中忙说道:“哎呀……,不就跑了一个娘们儿吗?!,就算她不跑?,也不就是这一宿的事儿吗?!,我只是这一夜没发泄!,又他妈憋不死!”。

两旁土匪一听此话,哈哈大笑,可彭寨主一个眼神,就吓的众位土匪纷纷闭上了嘴。

彭寨主道:“铁树!,你别护着他!,这个混账东西,今天我要不打他五十鞭!,难解我心头之恨!”。

孙铁树急忙道:“楚玉这孩子是我看着长大的!,你要打他,我能不心疼吗?,这破鞭子带尖带棱,别伤了楚玉,此事就算了,大哥! ”。

彭寨主大怒道:“算什么!,不能算!”,随后一掌推开孙铁树,一鞭子下去,只听“啊”一声惨叫响彻刀锋岭。

彭寨主定目一观瞧,发现彭楚玉身上无半点伤痕,这一鞭子的力量,全部打在了挡在彭楚玉身前的孙铁树。

这鞭子名为挫骨鞭,一鞭下去,孙铁树挨了个结结实实,后背流血不止,皮肉尽烂,如若再加上几鞭,非要见了骨头不可。

彭楚玉抱住孙铁树激动的大喊:“二叔!”。

彭寨主心里更为生气,扬起鞭子怒道:“你这逆子!”,便要再一次挥鞭。

可受重伤的孙铁树,再一次恳求道:“大哥!,这一鞭子我扛啦!,求大哥放过楚玉吧!,他还是个孩子! ”。

彭寨主扔下鞭子,转过身来,冷冷的说道:“彭楚玉!,我今日不用挫骨鞭打你!,全依你二叔的面子上!,但是此事不能这么算啦!”。

彭寨主怒声道:“来人!,把彭楚玉关押后山黑屋中,三天三夜,任何人不可送饭送水!,带走!”。

众土匪接到命令,便把彭楚玉拉到后山,关在黑屋之中。

刀锋岭,本就阴森恐怖,此时黑夜乌云遮月,刀锋岭的后山,更是伸手不见五指,黑屋之中又没有火烛,彭楚玉就感觉自己掉在了黑暗深渊之中一般。

彭楚玉坐在床上,一边心里在心疼二叔的伤势,一边又觉得自己所做之事,还是没错。

大概过了一个时辰,彭楚玉只听门外有人说话。

“这他妈后山!,真他妈黑!,楚玉!,你在哪儿呢? ”。

彭楚玉一听,正是孙铁树的声音,彭楚玉连忙透着黑屋的窗户说道:“二叔,我在这里!”。

孙铁树顺着声音来到了,小黑屋旁,门前有俩守卫,孙铁树让二人用钥匙,开了门,用火折子点上了灯。

彭楚玉看到孙铁树惊喜的说道:“二叔!,你没事啦!”。

孙铁树嘿嘿一笑说道:“混小子!,你二叔什么体格你还不知道吗?,我涂上金枪药啦!,放心,我没事儿!”。

孙铁树双手一提,嘿嘿一笑说道:“楚玉!,你看这是什么?,烧鸡!,竹叶青!,来陪二叔喝一口! ”。

孙铁树把烧鸡和美酒放在桌上,又从怀中掏出两个碗来,二人坐在桌前开始斟酌美酒。

二人干了一大碗,彭楚玉定了定神,缓缓说道:“二叔!,咱们以后别做坏事了,行吗?!,二叔,你想想看!,如果土匪下了山被抢劫的是我们!,所被奸的女子,皆是我们之妻,之女!,难道咱们不心痛吗? ”。

孙铁树听到此话,冷笑一声,但好像又憋不住笑,又呵呵笑了两声,仿佛在嘲笑面前这个傻小子,孙铁树把上好的竹叶青倒在酒碗之中,直倒半碗,孙铁树拿起酒碗,一饮而尽。

孙铁树放下酒碗,看着面前的彭楚玉口中说道:“听我说完,你也许就明白了!”。

孙铁树深叹一口气说道:“其实当年!,你还有个三叔,四叔,五叔!,这三位再加上我和你爹,称为秋岭五侠!

我们五人心怀壮志下了秋岭,行侠仗义,惩奸除恶,匡扶正义,还配合晋源的金蛇教,除过外来敌寇!,一时间声名远播”。

孙铁树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往事不必再提!,当年你二叔我……,吃了女人的亏,害死了你三叔!,你四叔貌似忠良,却叛了变,害死了你五叔,又重伤了你爹,你应该注意到,你爹脖子旁有一道巨大伤疤,至今没有消退!”。

彭楚玉仔细想了想,确实彭寨主右边脖子有一道伤疤!,随后彭楚玉点了点头!。

孙铁树提起往事,眼眶渐渐湿润,但是强忍泪水说道:“随后我又亲手杀了你四叔!,我和你爹都受了重伤!,武功尽废!,到如今才恢复个两三成!,如若当年功力还在!,一定能把你小子调教成个武林高手!。

随后我和你爹隐退江湖,江湖上再也没有秋岭五侠!,我和你爹老老实实回归田园,当起了农夫!。

你爹也娶了你娘,生下了你!,可谁知苍天不长眼,突然来了一伙强盗,害死了全村的人,也害死了你娘!

如若不是我和你爹带着你,去集市上置办东西,恐怕也会命丧强盗之手!。

我和你爹感受到了这世间冷酷的人情冷暖,世态炎凉!,所以落草为寇!,当了响马!”。

这一番话听的彭楚玉脑中直犯迷糊。

孙铁树又饮了一碗酒,起身说道:“楚玉!,你记住!这个世界没有绝对的公平可言,谁是好人?,谁又是坏人?,你不去杀他!,他便会来杀你!,你不奸他的妻子,女儿,他便会来奸你的妻子,女儿!”。

“花枝招展,美貌绝伦的女子,心肠最为恶毒!,貌似忠良的男人,背后却有一颗猛虎恶狼之心!,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阴阳善恶,皆在一念之间!”。

孙铁树又喝了一碗酒,对彭楚玉说道:“时候不早啦!,我先回去了!,放心!,这几天我会偷偷给你送饭送水!,放心吧!”。

彭楚玉此时呆呆的一句话也不说,直到孙铁树走后一炷香时间,彭楚玉口中才慢慢吐出几句话。

“此生!,我不负我一人之命即可!”。

同一时辰,王映雪,凤冠已落下,脸上红妆已乱,黑发飘扬,凌乱,王映雪此时妆容甚是落魄。

此时的枣红马嘴里已经浮现白沫,但依旧马不停蹄的向前飞奔,王映雪在马上大声喊道:“小红马!,小红马!,咱们不知出了刀峰岭千里、万里远啦!,别再跑啦!”。

可枣红马,根本不听王映雪口中指令,飞速向前奔跑!,这枣红马是天下难寻的宝马良驹。

脚力之快,恐怕整个陵川,任何一匹马都不可比拟。

那枣红马一刻也不敢停歇,自从在刀峰岭开始奔跑那刻,枣红马就再也没有停过,一直滴水未进,半颗草也未入腹。

直到东方金乌慢慢绽放光芒,那枣红马才停住了马蹄,但枣红马并非是停住的!,而是枣红马体力不支,燃烧了最后一丝生命之力,摔在地上的。

王映雪,被甩出了一丈之远,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向前滚翻许久才停下。

那枣红马,无力的躺在地上,只有呼气,没有进气,但是眼睛迟迟没有闭上,眼神中似乎透露出未知,枣红马用尽全身力气,甩了一下脖子,向后看去,发现身后早已没有刀锋岭半点影子,这才心满意足的闭上了眼睛,完成了主人交给它的任务!,枣红马也光荣的完成了它的使命。

王映雪艰难的爬起来,趴在枣红马身上,大声的呼喊着:“小红马!,小红马!”,王映雪,以为自己的眼泪早已流干,但是看到枣红马毙命,眼泪又止不住的涌了出来。

王映雪此时虚弱无比,舔了舔干裂的嘴唇,手里头握着彭楚玉,送给她的荷花包,无力的向前走着。

王映雪不知自己来到了哪里,自己也不知该去哪里,只是迷茫而无力的向前,虚弱的走着。

可怜的王映雪,她怎么会知道,他和枣红马,已经从陵川,来到了青州。

王映雪向前走着,看到不远处有一石碑,王映雪临近石碑后,看见上刻四个大字“东莱剑宗”。

王映雪刚刚从嘴里吐出这四个字,便无力的倒在了石碑前。

而此时的陵川知府,张钰,此时见到儿子和女儿没有回来,心生着急,便亲自带领官兵寻找。

终于在被燃烧的不像样的青酒村,发现了张小姐和张公子的尸体,张钰,抱着自己儿子和女儿的尸体在地上痛哭。

张钰也明白这是遭了土匪,自己的姑娘,儿子,来到这里游玩惨遭毒手,张钰在陵川,已经连任多年的知府,张钰目光环绕清酒村,心中一想,最近的土匪窝子,就是刀锋岭。

张钰握紧拳头自言道:“姓彭的!,你这些年所做之事!,我挣一只眼,闭一只眼!,你我井水不犯河水!,可是如今你却冒犯在我老张的头上,我一定要叫你死无葬身之地!”。

张钰回身对自己手下官兵咬牙切齿的说道:“以刀锋岭众响马之血,以告慰我儿子和女儿的在天之灵”。

张钰一句话,让手下官兵心领神会。

天蒙蒙亮,刀锋岭便被团团围住,重兵埋伏四方,刀锋岭虽然极具天险,进可攻,退可守,但是官兵也不是吃素的,何况趁着早晨,打他们个措手不及。

官兵上山一个时辰之后,杀声震天,后山小黑屋里的彭楚玉,地处偏僻,但也才刚刚听见,彭楚玉心中慌乱,忙问门前两位守卫,但守卫也不见踪影。

彭楚玉,心内焦急破门而出,奔赴前山,发现血流成河,尸体遍野,彭楚玉瞪大了眼睛,似乎不相信眼前的一切。

彭楚玉慌乱的喊道:“爹!,二叔!”。

彭楚玉手忙脚乱,慌乱的寻找着,终于在不远处,看到了躺在地上的孙铁树和彭寨主的尸体。

彭楚玉虽然不明所以,但是心内悲伤, 奔涌而现,跪在地上大哭喊道:“爹!,二叔!”。孙铁树还没有完全咽气,慢慢睁开双眼,看到了彭楚玉,孙铁树用尽最后一口气说道:“楚玉……,快…跑…”。

彭楚玉顿时泪如雨下,惊慌失措。

就在此时,上山的官兵还没有下山,领头的官兵看到了彭楚玉,口中大骂道:“他娘的!,居然还有一个!,给我杀!”。

彭楚玉也明白了此时刀锋岭尸横遍野的真正原因,彭楚玉受了巨大的刺激,还没有反应过来。

此时的彭寨主,也并非完全死去,睁开眼看到,官兵一枪刺向彭楚玉,彭寨主用尽最后一次力气,挡在了彭楚玉面前。

铁枪头贯穿了彭寨主的身体,彭寨主不顾疼痛连忙说道:“快跑!”。

彭楚玉也来不及给自己爹磕个头,便回头擦干眼泪,慌忙逃窜。

官兵忙追,但是彭楚玉从小便生活在刀锋岭,官兵因地势不熟悉,没有追上彭楚玉。

官兵大怒,便放火烧山,一把火烧了刀锋岭。

熊熊烈火,燃烧了刀锋岭任何一处的一花一草,可以说是片甲不留。

彭楚玉抄了近道,此时早已下了山,彭楚玉对着刀锋岭的方向,双膝跪地,眼含热泪,口中悲伤说道:“爹!,二叔!,楚玉给你们磕头啦!”。

随后,彭楚玉在地上狠狠的磕了三个响头。

何为英雄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