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宿主又被攻略了

快穿之宿主又被攻略了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8章 踏春归(4)

“没有哭。”江临月忍住眼泪,别过脑袋。

沧溟叹口气道:“阿凝,我也喜欢你,可是边疆战事紧急,我害怕我一不小心,回不……”

江临月踮起脚尖,用手捂住了沧溟的最,摇头道:“你别说后面的话。”

“还有,我以为什么事呢,原来是因为这个,沧溟不论你怎样,我都不会改变对你喜欢的事实的。”

她的脸高高抬起,露出一副不服输的样子。

沧溟笑了笑,将她那双冰冷的手放入自己手心,暖了一会道:“我知道,所以你放心,我会安全回来的。”

“待我回来之时,我定要娶你回家,好不好。”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

两天后,沧溟将要出征。

前一天,他约了江临月出来,带她出门踏青,两人又来到了那块初见的草坪处。

他教她放风筝,给她买糖葫芦吃,还带她骑着马看风景。

“乱花渐欲迷人眼,浅草才能没马蹄。”这句诗,正适合这阳春三月。

晚上,他带着她坐在屋顶上看着星空。

“你看,北斗七星!”江临月指着天上的北斗七星,对沧溟说:“如果找不到方向了,你就抬头看看天空,找到北斗七星,就能找到方向。”

沧溟看着她,眼神柔和,“好,我答应你。”

“对了,你看到月亮旁边的那咳小星星了吗?”江临月又指向那颗小而亮的星星。

“你想了我的话,就把那颗星星当做是我吧。”

“好。”

沧溟将她揽入怀中,两人心知肚明,都是在做任务,可是这股爱意,真的挡不住。

像是积攒了已久的情感,在这一夜瞬间爆发开来,江临月从未感觉到,她会这么喜欢一个人。

“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沧溟说。

江临月笑笑,问他道:“什么?”

“我不是沧溟,我叫林星燃,是个和你一样的人。”他全部都说给了她听。

江临月趴在他的肩膀上,亮亮的眼睛,对他说:“我也告诉你一个秘密。”

“我不是暮凝,我叫江临月,但你也可以叫我阿凝,也只有你一个人能叫我阿凝。”

“爹娘都叫我小四,因为我是我们家最小的一个,也是第四个孩子。”

看着他一本正经地给自己科普,沧溟笑着点点头,他都知道,知道一切。

“明天你就要走了,我要给你个东西!”江临月从怀中掏出来一个平安福,递给了他。

“咳咳。”她清了清嗓子,对沧溟说:“这是我亲手做的,你……你带着吧。”

“虽然,看起来不是太好,但是我的心意,都在里面了。”说完,她害羞的脸都红了。

沧溟接过来,借着月光看着这个平安福,红色的平安福上,刺着两个黑色的平安二字。

平安二字的对面,是沧溟两个字,合在一起就是“沧溟平安”的意思。

“好,我会好好带在身边的。”沧溟将平安福放在怀中,手心里像变魔术一般,拿出了一块玉佩。

“这个给你。”

江临月接过来,玉佩上面刻着“溟”字,“这是你的玉佩?”

沧溟点头道:“对,现在它归你了,你可要替我好好保存,等我回来。”

“好,我替你保存,你也要平平安安地给我回来,知道了吗?”

“遵命!”

……

第二天一早,沧溟出征了,皇帝亲自给他摆了酒宴,祈求他能平安归来。

大街上,观看出征队伍的人群,将大街两侧围的水泄不通,不留一丝缝隙。

江临月使劲往里边挤,挤了半天终于给挤了进去,看到了出征队伍的最后一面。

沧溟走了,江临月就每天盼着日子什么时候,能过得快点。

暮果见她这几个月,变得消瘦了不少,心疼死了。

为了让她多吃点,每天想着法子的研究新菜式,但她还是吃的很少。

一晃眼八月了,江临月坐在院子地石凳上,看着飘落泛黄的叶子,忍不住叹气。

“哎,八月……边疆应该下雪了吧,不知道他有没有棉袄穿,会不会被冻着……”

她自言自语道,眼角不禁泛出几滴泪来。

……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这句诗,写的正是边疆的八月。

一夜之间,整个边疆都变成了白色,一眼望去,根本看不到其他的颜色。

沧溟坐在帐篷中,看着行军图和战略图,一脸严肃认真,他对沧临说:“传下去,今天必须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匈奴就等着我们放松,然后轻而易举地就攻进来。”

沧临点头,领了命令,出了帐子。

发布完任务,沧溟整个人都松了口气,拿出那个被绣的歪歪扭扭的平安福。

“阿凝,我会平安回来的,你还好吗?我很想你,真的很想……”他叹了口气,又将平安福装了回去。

起身出了帐篷,将士们需要他的鼓励和支持……

……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春天又来了。

江临月和暮果出门,她又来到了这片草地上,已经一年了,她看着周围。

一年前,少年骑马来到她的身边,鲜衣怒马,好不风光。

而现在,竟已物是人非,她连他的消息,都不知道。

江临月坐在草坪上,双手抱着膝盖,看着已经长出来的花,发着呆。

“阿凝,我回来了。”一个熟悉又带着些低沉的声音,在她头顶响起。

江临月抬起头,逆着光看他,问道:“你是真的沧溟吗?”

“是,我是……”他蹲下来,擦掉她的眼泪,“阿凝,我平安回来了……”

江临月咬住嘴唇,眼泪不听话地往下掉,她好担心他,好担心他回不来了。

她伸出手,去抱他,却只迎来了一只胳膊的回应。

“你的胳膊……”她摸着空荡荡的袖子,皱紧了眉头。

沧溟笑笑,“没事……就是,挺对不起你的,以后只能用一只胳膊抱你了。”

“你!什么嘛!”江临月抱住他,“干嘛道歉,我不介意,我真的一点都不介意。”

“你活着回来,我就已经很高兴了,真的。”

“嗯,以后我再也不用去打仗了,每天都陪着你,好不好?”

“嗯,你还要娶我呢!”

“我马上就去和皇上说,来你家提亲。”

“好。”

累了man

作家的话
这个故事完结了,好耶!?????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