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域:Ritter

第3章

起始之镇。

辛卡收到了南宫正诚的信息:

“安排人员给起始之镇所有玩家发放一份信封,也就是遗书。他们写下自己的遗言后,将所有遗书统一保管,尤其是公会成员要先写,起带头作用。公会成员最好在遗书留下真实姓名和地址,只是建议但不强制。”

辛卡刚了解到前线发生的事情,他明白了南宫正诚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了鼓励给还活着的人,留下一丝希望,让剩下的人不至于自抛自弃。

目前起始之镇因为接受不了朋友死亡的事实,而自杀的玩家不在少数。

辛卡回复南宫正诚:“我安排下去了。另外有件事要通知你,克莱因和桐人也在迷宫区附近。”

看完辛卡的信息,南宫正诚感慨道:“真不愧是主角!”

南宫正诚回复辛卡:“你通知他们我在迷宫,等我找到BOOS房间后,在托尔巴纳的中央广场汇合。”

遗迹区域。

战斗声不停在遗迹中回响。

“桐人,切换。”克莱因道。

桐人从克莱因一旁出现,使用剑技,补上输出,石像鬼化作碎片消散在空中。

克莱因点开窗口,查看消息,是辛卡发过来的信息。

“桐人,辛卡说南宫现在在迷宫,他找到BOSS房间之后,让我们在托尔巴纳的中央广场和他汇合”

桐人点了点头,桐人明显感觉到自己和克莱因他们的差距,在不断缩小。

卡鲁他们向桐人他们走去。

卡鲁道:“克莱因,听说南宫的公会火焰纹章,前线有人牺牲了?”

克莱因打断了卡鲁的发言,道:“嗯,不过我们先管好自己吧。”

“好的。”卡鲁道。

克莱因问:“桐人,我们继续练级吗?”

桐人沉思了一会,道:“继续吧。”

克莱因喊道:“听见没有,桐人说继续。”

“桐人小弟,你被威胁了,就吱一声。”卡鲁调侃道。

克莱因赶忙道:“喂喂喂,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风林火山集体道:“意思就是你太菜了,根本就无法和桐人比。”

克莱因笑道:“我很强好吧,只是没习惯而已,你说是吧,桐人。”

站在一旁的桐人,也跟着笑着说:“克莱因,你好像确实有点菜。”

“你看桐人小弟都反言了,还嘴硬。”风林火山众人。

“我哪里菜了……桐人!”克莱因反驳道。

然而克莱因的反驳身被风林火山全员无视了。

克莱因见自己反驳无效,准备用武力强势压迫众人。

“兄弟们,克莱因准备造反了,我们该怎么办?”卡鲁道。

“当然是让他知道社会的险恶。”众人附议。

风林火山的日常,欺负克莱因。

托尔巴纳。

暗夜疾风低头看着桌上的食物,对暗黑说:“我想加入南宫的队伍。”

暗黑平淡回复道:“哦……”

暗夜疾风问:“你就不觉得惊讶吗?”

暗黑反问暗夜疾风的,道:“我们认识多久了?”

暗夜疾风简单算了一下时间,回道:“六年。”

暗黑道:“六年时间足够看清一个人了,你如果不提这件事,我才觉得奇怪。”

暗夜疾风问:“那你什么看法?”

暗黑道:“当然是支持你。”

暗夜疾风问:“除了支持就没有其他了吗?”

暗黑道:“没有。”

暗夜疾风重复问:“真的没有其他吗?”

暗黑坚定回复道:“没有,你别想拉我入水。”

暗夜疾风笑道:“暴露了啊。”

暗黑道:“我还不了解你。”

暗夜疾风激动地说:“你都不愿意陪我一下,你这算什么好朋友!”

暗黑道:“激将法没用,你还是换一个方式吧!”

暗夜疾风也没有太坚持,接着说道:“你和我一起参加的话,回去之后,我将我妹妹介绍给你!”

暗黑喝了一水,淡定道:“真依,有你这样的哥哥真倒霉。”

暗夜疾风笑着说:“你就说,你愿不愿意?”

暗黑沉声说道:“不许反悔!”

暗夜疾风道:“我的人品你还不相信吗?”

暗黑道:“正因为是你的人品,我才不相信好吧!”

暗夜疾风拍拍胸脯,信誓旦旦道:“回去之后,我肯定将我妹妹介绍给你。”

暗黑道:“一言为定?”

暗夜疾风道:“一言为定!”

东京某住宅区。

中野真依突然打了很响的喷嚏,惊动了厨房里一位看起来只有三十几岁的妇女

“真依,你感冒了吗?”妇女从厨房伸头看着客厅问。

“妈妈,我没事。我感觉到一股冷意,所以才打喷嚏的。”中野真依解释道。

“没事就好。等下我们一起去医院看望你哥哥。”中野真依的妈妈说道。

“我知道了,妈妈。我现在就去准备。”中野真依回应道。

中野真依转身走向二楼房间,嘴上呢喃道:“肯定是笨蛋老哥在背后说我坏话……”

十一月十七日。

山谷间吹来的清风,清新的空气,明媚的阳光。

这一切都在告诉南宫正诚,他已经离开迷宫。

南宫正诚整理下不会皱褶的衣服,背靠直通天际的巨塔,向托尔巴纳前进。

正午。

高挂风车塔上巨大时钟,响起高亢的钟鸣声。

托尔巴纳中的所有玩家纷纷停下手中的动作,扭头看向风车塔,会议开始的时间。

“走吧,克莱因。”桐人深吸口气,对克莱因说道。

“嗯。”克莱因一本正经道。

“还不走快点,约定的时间都到了,你还想不想去。”暗黑催促道。

“你怎么比还我着急?放心好吧,迟到的肯定不止我们。”暗夜疾风不慌不忙。

“既然都决定要去,干脆一点不行吗?”暗黑道。

“是是是,我知道了。我快点还不行吗?”暗夜疾风果断放弃反驳,不然自己又被大道理洗礼了。

羽雪调整好装备,站在门外,看着空荡荡的房间,轻声道:“我出发了。”

托尔巴纳喷水广场。

夕颜站在广场高墙上,问:“阿尔戈,你觉得有多少人会来?”

兜帽之下阿尔戈,道:“不知道,我希望可以多一点,那样风险会小很多。”

夕颜盯着广场中央的人影,道:“因为他吗?”

阿尔戈笑着说:“你不是因为他才出现在这里的吗?”

夕颜大大方方承认道:“我确实是因为他,但是你呢?因为自己是封测玩家?还是说因为南宫帮你们封测玩家扛雷的愧疚?”

阿尔戈道:“你说得都有,但主要还是个人原因。”

夕颜问:“什么个人原因?你对他起兴趣了吗?”

阿尔戈没有回答夕颜的问题,而是说道“看那边,有人来了。”

夕颜顺势看向下方,她看见了羽雪,惊讶道:“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

阿尔戈问:“熟人?”

夕颜点头道:“我的朋友。”

阿尔戈道:“既然是朋友,她为什么会现在这里,你应该比其他人更加清楚。”

夕颜道:“我大概能猜到是因为什么,为什么偏偏出现在这,如果她出了什么事,我怎么跟叔叔阿姨交代。”

见状,阿尔戈沉默不语,将目光投到下方,因为又有人进入了广场。

南宫正诚也注意到羽雪,暗黑,暗夜疾风的到来,点头示意了一下。

盯着窗口上的时间,到现在为止,南宫正诚还没有看见桐人的身影。

南宫正诚心想:“桐人还没有来吗?”

刚刚冒出这样的想法,桐人和克莱因出现在南宫正诚的视野之中。

“终于来了吗?”

南宫正诚心中悬着的石头降低了一点高度。

“喂,桐人。站在那里的人是南宫吗?”克莱因指着广场中央的南宫正诚道。

“变化有点大,不过确实是南宫。”桐人仔细观察一番南宫正诚后道。

“他这么变成这样子?”克莱因嘴里不停念叨。

“要不你去问问,我也想知道。”桐人道。

此前身穿黑衣的南宫正诚像深不见底的潭水,那么现在的南宫正诚就如炽热的太阳。

体型修长,外貌俊美,笑容阳光的南宫正诚身穿金色铠甲,原本漆黑的头发也通过染色道具染成金色。

南宫正诚嘹亮清晰,极具穿透力的声音响遍广场:“各位请往前坐。”

玩家三三两两开始向前挪动。

二十七人。

这是站在南宫正诚面前的所有玩家。

第一层BOSS房间人数限制是四十八人。

SAO小队最大人数为六人,而集结八支小队,可以组成最多四十八人的联队。

从阿尔戈的情报来看,想要无伤亡通关第一层BOSS的话,需要两支联队轮流进行战斗,也就是九十六人。

南宫正诚面对众人的目光,露出阳光的笑容,说道:“有人认识我,也有人不认识我。所以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南宫正诚,你们叫我南宫就好。首先非常感谢各位能够来到这里,对此在这里我为各位献上最高的尊重。”

南宫正诚突如其来的鞠躬让众人一瞬间不知所措。

因为这里并不是全员都抱着自我牺牲的精神,还有人抱着自责,不安等情绪,哪怕这里的所有人都有死的觉悟。

“我召集各位的理由很简单也很残酷,那就是攻略第一层。”南宫正诚道

人群中出现了这样的声音:“可我们不知道BOSS房间,怎么攻略?”

南宫正诚继续说道:“就如召集各位前,说好的一样,我已经找到了BOSS房间位置。只要我们攻略第一层。”

闻言,玩家们开始议论起来,他们目前也只到达十二阶层,前八个阶层地图还是从道具屋中获得的。

人群中传出“这是真的还是假的”的声音。

南宫正诚笑着回应道:“当然说真的,而且我已经将地图放到道具屋了。”

惊讶声四起。

惊讶归惊讶,众人想起另外一件事,他们这么多人可以成功攻略BOSS吗?

南宫正诚看出众人的慌张道:“大家是怕失败吗?”

原本嘈杂的广场瞬间安静了下来。

南宫正诚继续述说:“大家怕失败,其实我也怕失败。但我们不得不去啊!可现在不是我们犹豫不前的时候。现在位于黑铁宫生命之碑上,已经超过四百名玩家的名字被划上横线,这个数字还在不断增加,他们不是死在怪物手中,而是自杀!因为对攻略游戏不抱希望,所以他们选择了自杀。打倒BOSS,到达第二层。将SAO可以被攻略的希望传达给这里的所有玩家。”

南宫正诚道:“人终有一死,而有的人死了就只是死,无人问津,被人遗忘在脑海。有的人虽然死了却会永远活在别人脑海中。SAO已经成为游戏历史上永远不会消失的一件事。诸位,无论成功与否,我们都在历史上添上了,属于自己的一笔。”

人群中传出欢呼声,其他人跟着拍起手来。

南宫正诚演讲十分精彩,应该给予他热烈的掌声。

“等等,我们有话要说!”

就在此时,一阵声音从人群传了出来。

欢呼声立即停了下来,前方的人群左右散开,露出足够的空隙。

空隙中站着的一位个头稍微有些小的男子,背着一把稍大的单手剑,留着一副仙人掌般的茶色头发。

另外一位是体型修长,身体四处都穿戴着闪着光泽的金属防具的单手剑士,外表漂亮的脸,脸颊两侧如同波浪一般的染成青色的鲜艳长发。

以及身后几位南宫正诚没有印象的剑士。

原来牙王和迪亚贝尔认识吗?

对于这突如其来的情况,南宫正诚的表情没有任何改变。从容说道:“有意见可以提出来,不过请能否先介绍自己。”

倒刺头搓了搓硕大的鼻子,向前再次迈出一两步,来到喷水池前,说:“我叫牙王。”

听起来十分勇猛的角色名的仙人掌头单手剑士,散出犀利的光芒的小眼睛,巡视着广场上的所有玩家,在看到桐人的瞬间停顿了一会。

经过了一阵时间巡视后,牙王用他那沉闷的声音说:

“封测过来的玩家,从游戏开始的那天开始,就离开起始之镇,将大约九千几百名新手给抛弃了。他们将好的猎场与回报丰厚的任务都独自占有。如果不是他们愿意帮助我们,或者将情报共享的话,根本就不会有这么多玩家牺牲。”

牙王用憎恨的语气说:“这里边也应该有几个吧,隐藏自己封测玩家身份的人。如果那些家伙不出来下跪谢罪,我是不可能把那些人当成可以托付性命的队友的!”

这透不过气的气氛中,只有NPC乐团奏出的音乐在静静地流淌。不管是谁,都不想说话,怕自己被当成其中的一位。

众人只得咬紧牙关,屏住呼吸,保持沉默。

沉默的气氛中,牙王转身指着南宫正诚道:“尤其是这位,我仅仅怀疑他是封测玩家,而且这家伙还声称自己是过分人员,参加过游戏机的设计!”

南宫正诚冷静确认道:“你要得说就这么多?”

牙王不屑地哼了一声。

南宫正诚再次确认道:“就这么多?”

牙王大义凛然道:“除非下跪道歉,不然我是不会加入BOSS战斗的!”

南宫正诚早就从阿尔戈那里得知现SAO中原封测玩家的大概人数。——今年夏天召集的SAO封测玩家,大约只有一千人左右。他们全员都被赋予了优先购买正式版软件的权利,从测试后期的登录情况来看,我想应该没有一千人登陆了这个正式版服务器。但大概也有七八百人。

南宫正诚一脸平静道:“如果没有其他,你可以滚了,麻烦顺便带上你们身后的几位。”

面对这南宫正诚强势的气场,牙王不禁向后退了一步,大叫道:“你说我滚?”

南宫正诚道:“我不介意再重复一遍,给你们最后一点尊严,现在滚出去!”

牙王慌乱一下,很快就调整姿势道:“你有什么权利这么做?”

南宫正诚道:“听清楚我不在要求,而是命令,如果你还想站着走出这里的话,就闭上你的嘴。”

“我能发言吗?”极富张力的男中音,响彻广场。

朝人群左端望去,一道身影从中人群走了出来,身材魁梧,身高超过一米八零。但挂在身后的巨而粗犷的双手战斧,光头,巧克力色的肌肤,轮廓清晰的面容,那粗犷的外形意外合适。(拟体的尺寸说不会影响玩家自身的参数)

喷水池旁走出的肌肉巨汉,对玩家们,南宫正诚微微点了点头,道:“我叫艾基尔。牙王君,照你的说法就是——新手的大量死亡都是因为封测玩家的见死不救,所以你是想要他们负起这个责任,是这样吧?”

南宫正诚点头表示:“你随意。”

“是……是的!”牙王用发出亮光的小眼睛凝视着艾基尔的斧战士,大叫道:“就是他们见死不救,才会死了这么多人!那帮笨蛋封测玩家,如果愿意帮助我们的话,我想根本就不会有这么多死亡,或许此时已经突破了第一层!”

“牙王君,这个攻略本,你应该也有吧,毕竟从起始之镇到托尔巴纳的道具屋内都能免费得到的。”

“是有这个。那又怎么了。”牙王的刺耳声,

艾基尔将攻略本取出,并举了起来,说道:“这攻略本,是我每到一个新的村落或者街道,必然会在道具屋得到的东西。你们也是如此吧,情报如此之快,让人无法想象。”

封面上画着一只圆圆的耳朵,根据封面上的标记,这就是情报商阿尔戈制作的攻略本。

“所以,就算快那又怎么了?”

“将以上记载的怪兽以及地图信息提供给情报商的,除了原封测玩家外,你认为还会有谁呢?”

玩家们一时纷纷都议论起来。牙王也闭上了嘴。

艾基尔望向所有人,用洪亮的男中音,说:“听好了,情报已经有了。不过,还是有很多玩家死了。这其中的理由就是,他们总认为自己是MMO游戏的老手玩家。将这个SAO游戏与其他游戏相提并论,才会犯下了本应可以避免的失误。所以现在,并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我们自身的命运,都将被这次会议所影响,我是这么认为的。”

艾基尔的双手斧战士的态度十分正派,论点也很严谨,因此找不到一丝破绽的牙王只能在一旁咬牙切齿。

假如是南宫正诚说出同样这番话,牙王恐怕会用“你就是原封测玩家”来进行反驳,但他现在愤怒地看着艾基尔。

一言不发进行对峙的两人,依然站在阶梯上的迪亚贝尔,开口说道:“牙王君,你说得大家也明白,艾基尔也说得对。不过我们现在必须得看着前方?为了攻略BOSS是必须得要原封测的战力,如果排除他们,导致攻略失败的话,那就什么意义都没有了,我们现在应该就是集合大家的力量攻破来第一层。”

说完之后,迪亚贝尔目光定格在南宫正诚身上,道:“你说是吧,南宫君。”

“不简单的人。”南宫正诚心中感叹,脸上笑着说:“我非常欢迎你们的加入。”

牙王承受着迪亚贝尔的目光,但还是用鼻子哼了一声,并低声说道:“这次就按你说的做。但是BOSS战结束后,我一定要和他们决一胜负。”

锁子甲发出唰啦的声响,站在最前列的牙王回到走到了队伍中。

艾基尔也没什么要说的,向南宫正诚点头之后,也回到了原来的位置。

中央广场。

会议虽然因为牙王的话语耽误了一些时间,但依然进行下去了。

“那么,现在真正的攻略作战会议吧。”南宫正诚极具感染力的声音响起。

广场上玩家陆续点头。

“首先大家先看一下封测时期BOSS的数据。”南宫正诚取出二十七份BOOS攻略,走到最近距离玩家面前道:“麻烦传一下。”

三层羊皮纸穿在一起的比起书本更像是小册子的东西,这就是阿尔戈制作的第一层BOSS攻略本。

做得非常好,就算南宫正诚来写,内容也和阿尔戈写得差不多。

内容详细到武器的攻击间隔和剑速都有,更不用说所谓血量,伤害值,使用的剑技。

合上攻略的封底处,依然用红色的字体写了一行字——该情报都是SAO封测时期的东西,排除现行版会作出修正。

南宫正诚看到这本攻略本的时候,不得不感慨命运的强大。

阿尔戈终究没有逃过命运的安排。

这一行红色字体写得警告文字,读了此内容的大部分玩家,应该都会怀疑阿尔戈就是原封测玩家啊。

如果新手玩家与封测玩家的矛盾激化时,她无疑会站在风口浪尖之上。

二十七份攻略很快就人手一份。

广场上的众人开始翻阅攻略本,其他不乏早就知道BOSS数据的人。

众人翻阅的同时,南宫正诚开始解说:“第一层BOSS是只身高近两米的巨型Kobold,也就是狗头人。全名叫(Fiang the Kobold lord),也就是狗头人首领,四管血条,主武器是巨大的弯刀(Talwar),手持单手圆盾。周围还聚集着身穿金属铠甲,手持斧枪的(RuinKobold-Sentinel)狗头人哨兵三只。狗头人首领每减少一管血条,会召唤三只狗头人哨兵。”

众人边听边翻阅着攻略本。

南宫正诚的声音继续响起:“如果SAO公测时狗头人首领的数据没进行调整的话,正常MMO游戏的中,玩家靠人海战术平均级别在三级左右就可以攻略。”

众人仔细查看着狗头人首领的数据,技能和数据并不算很华丽。

南宫正诚低沉道:“但人海战术并不适合现在的SAO。但是我有很多可以无伤击败狗头人首领的办法,当时前提你们足够信任我,相信队友。”

就在这里迪亚贝尔举手说道:“我在论坛看见有人说过,想要无伤通关攻略第一层BOSS,至少想要两个联队。所以我想你知道是怎么安排的。”

闻言,桐人心中一凉,自己好像在论坛发过这样的信息。

南宫正诚自信道:“别拿我和封测时的那群废物,攻略不靠脑子,全靠人数堆。”

桐人瞪大眼睛看着南宫正诚,他很清楚狗头人首领的实力,他不明白南宫正诚为什么自信。但他不敢开口,一旦现在开口告诉南宫正诚,就等于告诉所有人他是封测玩家。

南宫正诚也注意到了桐人,大概知道了桐人现在的心情,接着说道:“我观察过狗头人首领的房间,房间是正方形的。只需要满编肉盾两支加一支六人剑士小队就可以无伤攻略,前提是不出现失误。两支肉盾队用仇恨将狗头人首领房间南边,剩下六人分成二人一队,清理完哨兵之后,集火狗头人首领,待狗头人哨兵刷新之后,重复之前的行为,这个计划的缺点就是剑士玩家的水平要高,肉盾玩家听从指挥,会卡血量就能胜任。这是考虑平均水平玩家情况下的无伤攻略,只需要十八人。而这里加上我一共有二十八名,完全可以无伤攻略狗头人首领。”

南宫正诚继续道:“考虑到均衡问题和配合问题,请大家按照属性组成五人坦克两队,五人高输出两队,长武器五人支援队一支,剩下的两人组成一队。我劝各位不要因为和谁关系好就跟谁一队,这不是游戏而是战斗,出现任何失误都有可能导致你或者你的伙伴死亡。至于配合问题?队伍组成会提前试验配合的,真的配合不了再继续调整。那么请各位开始吧。”

众人按照南宫正诚的指示,很快就组成五支五人小队。

迪亚贝尔和牙王分别组成了一支高输出队,艾基尔和暗夜疾风分别组成了一支坦克队。暗黑则集合了剩下的四人组成支援队。

内心很感慨的克莱因,思考了一会儿,爽朗大笑道:“桐人,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了,刚好组成一队。”

听到克莱因的话,桐人尴尬的心情瞬间小了不少,赶忙同意了克莱因的要求,转头看向远处的女骑士。

作为会议中唯一的女玩家,桐人本能多看几眼,特别是南宫正诚说加上自己二十八的时候,因为加上远处的女骑士一共有二十九人。

南宫正诚没有提,众人也没有提,大家潜意识将这名女玩家忽略了,整个托尔巴纳的女玩家不超过五人。

羽雪如黄莺出谷的声音响起:“我呢?你是不是把我忘了,南宫君。”

羽雪的声音瞬间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他们将目光放在羽雪和南宫正诚身上反复横跳。

她好像和南宫正诚关系很好的样子?

众人听见了自己心碎的声音,自己恋爱还没开始就结束了。

众人期待南宫正诚如何回答的时候,南宫正诚像是没有听见羽雪说话一样,继续说道:“既然队伍已经组好,接下来请各位上前说一下自己大概属性和学习技能,我根据具体情况调整队伍安排。”

南宫正诚对羽雪如此冷漠的态度,让众人八卦之心熊熊燃烧。

众人很好奇南宫正诚和这位女剑士,但谁也被想当出头鸟。

“南宫君,你听见没有?”羽雪以为南宫正诚没听到,又重复一遍。

“你们在想什么!赶紧过来!”

羽雪这时也明白过来不是南宫正诚没有听到,而是他不理自己。

“南宫君,我是来参加BOSS攻略的,你不是欢迎每一个加入攻略战的人吗?”羽雪走出人群,站在南宫正诚面前严肃问道。

剑拔弩张的气氛弥漫在羽雪和南宫正诚四周。

众人此时做好了打起来和吃瓜的准备下,南宫正诚露出阳光,正诚的笑容道:“原来是羽雪啊,抱歉,你能再重复一遍刚才的话吗?我没听清。”

“我是来参加……”羽雪话说到一半,被迫停住了。

脖子上的一丝凉意,羽雪视线下视,不知何时南宫正诚的剑横在自己脖子上。

南宫正诚横剑笑着说:“可以再说一遍吗?”

羽雪上下吞咽,因此来缓解自己的紧张。

一众玩家张大了嘴巴,虽然能感觉到南宫正诚和这位女生有矛盾,但是没想到已经到了动剑的地方。

高墙之上的夕颜也注意到了南宫正诚的动作,道:“羽雪到底说了什么?这家伙居然动剑了?”

夕颜刚准备下去查看,就阿尔戈拉住了胳膊,她扭头问:“阿尔戈,你这是?”

阿尔戈道:“除了PK,圈内战斗是不会掉血的。”

夕颜道:“你的意思让我再看一看?”

阿尔戈微微点头。

夕颜看一眼下方的南宫正诚和羽雪,又看一眼阿尔戈,道:“我知道了,你放手吧。”

闻言,阿尔戈松开了手。

另外一边,克莱因劝说道:“南宫,放下剑吧,有话好好说。”

迪亚贝尔说道:“南宫,虽然不知道你们发生了,但动手还是不太好。”

其他人也纷纷上前劝说。

桐人本也想上前劝一下南宫正诚,可不擅长待人接物的他不知道在众人下自己应该说什么,另外一方面他隐约感觉到南宫正诚和这位女剑士的矛盾和之前跟在南宫正诚身后的长枪使双叶有关。

南宫正诚和双叶关系很好,如果南宫正诚参加BOSS攻略的话,在桐人看来,双叶绝对会跟在南宫正诚一起的。

而从开始到现在,他根本没有看到双叶的踪影,虽然相处时间不长,但南宫正诚的剑中,他能感觉到南宫正诚是一个善良和非常有目的性的人,他不可能莫名其妙对人动剑。

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验证了桐人的猜想。

南宫正诚看着众人道:“你们想知道为什么?”

硬要说的话肯定想知道原因,但现在情况下,他们主动询问好像有点不好,这毕竟是南宫正诚和羽雪之间的事情。

沉默许久之后。

桐人在众人的目光下,出声道:“你这么跟双叶有关吗?”

克莱因脑海中浮现出一副笑容很甜的面容,道:“双叶?桐人你说这和双叶小姐有关吗?真的假的?南宫。”

南宫正诚还没有开口说话,羽雪先回答了克莱因:“来到之前,我只是怀疑和双叶小姐有关,但现在确定了。”

众人感觉自己吃的瓜越来越大,越来越好奇。

这莫非是三角恋?

南宫正诚笑着说:“确实有关,但你觉得我会同意你加入吗?”

羽雪也笑了起来:“南宫君,我觉得你会。”

南宫正诚笑道:“可惜,回答错误。”

随着话音落下,羽雪双脚离地,向后方飞去。

“南宫!你在做什么?”克莱因大喊道。

暗黑和暗夜疾风互相交流一下眼神,退后一步。

桐人和艾基尔站在一旁,陷入沉思。

迪亚贝尔带着牙王一群来到羽雪身边,迪亚贝尔扶起羽雪,温柔问道:“没事吧?”

羽雪坐在地上,双眼盯着南宫正诚,回复道:“谢谢,我没事。”

南宫正诚目视着羽雪身旁的众人道:“让开!”

迪亚贝尔问:“我们让开之后,你打算怎么处理她。”

南宫正诚道:“打到她同意离开。”

迪亚贝尔道:“我不能同意你的做法,所以我是不会让开的。”

南宫正诚问其他人:“你们呢?”

众人虽然南宫正诚和羽雪之间的矛盾,但南宫正诚处理的方式他们也觉得不好。但他们也不好插嘴。

笑着说:“我知道答案了,原来是你们也想起舞吗?”

南宫正诚从众人脸上读出这样的信息:

起舞?他在说什么?

南宫正诚无奈苦笑了一下,心中叹道:“没人懂吗?”

南宫正诚道:“既然你们想介入我们之间的矛盾,我可以给你们两全其美的选择,你们把我当BOSS打一场,刚好我也想确认一下你们的配合,如果你们赢了,我同意她加入并向她道歉。如果我赢了,你们让我们自己处理我们之间的矛盾。”

南宫正诚道:“羽雪,你也想知道真相不是吗?”

羽雪站起身,道:“我同意你的要求,不过我希望你不要难为其他人。”

“这位小姐,你是不是说错话了,他难为我们?你以为我们这么多打不过他吗?”牙王大声反驳道。

迪亚贝尔道:“南宫君,我希望你说话算话。”

说完之后,迪亚贝尔对身边所有人道:“大家听见没有,愿意站在羽雪小姐身边的人请留下,愿意站在南宫君那边的可以站到南宫君身边边。”

克莱因问桐人:“你准备站在那一边?”

桐人道:“我保持中立。”

克莱因道:“那我也保持中立吧。”

暗黑问暗夜疾风:“我们怎么说?”

暗夜疾风道:“肯定是加入羽雪小姐这边了,我感觉我恋爱了!”

暗黑:“……”

艾基尔与桐人擦肩而过,也站到羽雪一边。

很快,广场中的人群就分成三种势力。

南宫正诚一人,羽雪一众人,中立态度的桐人和克莱因。

桐人见其他人选择完之后,对克莱因道:“我们坐在一旁观战吧,我想很快就会结束。”

克莱因道:“南宫会很快就输吗?”

桐人严肃道:“不,是南宫正诚会很快就赢!”

克莱因惊讶道:“真的假的?”

桐人没有回答克莱因的问题,而是聚精会神看着下方。

阿尔戈道:“你要下去帮忙吗?”

夕颜道:“我下去,也赢不了。”

一场一对二十六人的战斗就此开始。

迪亚贝尔对众人道:“那么我们按南宫君之前的布置做吧,羽雪小姐先加入我的队伍可以吗?”

面对着散发着现充气息的迪亚贝尔,众人点了点头。

羽雪见事已至此,也不好再拒绝道:“那就这样吧。”

“全部交给我吧,羽雪小姐。”迪亚贝尔轻声对羽雪说完后,大声对前方的南宫正诚道:“南宫君,我们准备好了,你准备好了吗?”

南宫正诚看着手中的剑,低沉的声音响起:“开始吧。”

南宫正诚提剑冲向众人,人少打人多的最好的方式就是乱战。

侧身躲过剑技,以左脚为轴,挥剑旋转。

右脚用力踏地,收剑,突击而出。

玩家正面举盾准备抵挡南宫正诚的刺击,可预想的突击并没有到来,移盾查看,南宫正诚居然出现在他下方。

南宫正诚左脚用力踢出,玩家重心不稳到底。

南宫正诚起身继续向羽雪方向前进,途中玩家向南宫正诚攻来。

弯膝躲过来着头部的攻击,伸手抓住玩家手臂,此时腰,腿,肩,腕融为一体将玩家摔到背后。

“大家小心,他力量属性很高。”

其他玩家来不及过多惊讶,因为南宫正诚的突击来了。

南宫正诚穿越过众人,随手向羽雪砍去,羽雪瞬间反应过来举盾挡住了南宫正诚的进攻。

南宫正诚剑砍到盾牌的瞬间,手臂一沉,羽雪感觉自己受到了不可承受的重击,不得以用全身力气来挡住南宫正诚的攻击。

剑被盾抵挡的瞬间,南宫正诚双侧的玩家带着闪烁的剑光向他袭来。

余光观察周围的人群,南宫正诚忽然泄力转身,来到羽雪背后。

羽雪脸色变了,赶忙转身举盾。

南宫正诚笑了起来,没有挥剑劈向羽雪,而是面朝羽雪快步后退。

后退得时间时间中,玩家向南宫正诚包围过来。

南宫正诚顺势击退一名玩家,道:“告诉各位一件事,当被包围的时候比其他时候更好处理,因为你的周围都是敌人。”

“大家不要急着上,坦克玩家向顶上,其他人准备好剑技,随时准备交换。”迪亚贝尔见大家配合明显默契度不高,于是高喊道。

这时众人才想起来配合,除了坦克玩家纷纷后退了几步,面色凝重,交手时间不长,但众人能感受到南宫正诚可怕之处。

暗夜疾风大喊一声:“我先上了,暗黑准备好时间切换。”

暗黑微微笑道:“时刻准备着。”

这样的话语不停出现在队伍之中,

此刻无序的玩家们开始变团结起来。

南宫正诚仰天大笑,道:“这才有意思。”

银光一闪,剑穿过人群,直击羽雪面门。

来不及举盾了,可以躲开吗?不行,剑速度太快了!这一击我就要败了吗?

即将被击中,羽雪脑海中闪过无数想法。

铿锵一声,空中飞行的剑被迪亚贝尔挥剑砍落。

迪亚贝尔来不及回头查看羽雪的状况,大声道:“他已经没有武器了,就是现在!”

瞬间,南宫正诚被剑光笼罩,眼神却没有一丝慌乱,目光冷得像剑。

侧身,弯腰,仰身,歪头,南宫正诚以最小的身体动作躲过众人的攻击并反击回去。

众人的攻击下,南宫正诚显得游刃有余,甚至有空操作系统窗口。

随着系统音效响起,一柄长枪出现在众人面前。

南宫正诚右手握紧枪柄,横扫一击。

几名玩家因躲闪不及时,飞了出去。

转身,横扫变成当头一击。

又一名玩家倒地。

倒地瞬间,南宫正诚左手持枪,右手握枪,向羽雪突击而去。

迪亚贝尔也反应过来道:“大家,他的目标是羽雪!”

剩下的玩家瞬间集合在羽雪身前。

羽雪抬头看着盛气凌人的南宫正诚,平时的南宫正诚一直使用着剑,这是她第一次看见南宫正诚使用长枪。

用剑的南宫正诚如温文儒雅的侠客,用枪的南宫正诚如战场之上,杀气腾腾的将军。

螳臂当车。

实力的差距让玩家组成的防线瞬间崩溃。

很快一众玩家躺在地上看着广场之中。

南宫正诚侧身右手持枪,冰冷的枪尖顶着羽雪的眉心,道:“看看周围,本不应该倒在地上的他们,因为你倒在了地上。你有什么话要说?”

羽雪坐在地上环顾四周,目光巡视的时候,地上的玩家纷纷露出尴尬的笑容,她的脸色沉了下去,咬牙切齿怒吼道:“我想知道真相,我有错吗?”

“想知道真相没错,错在没有自知之明,而且这里的任何都一个人都你强!”南宫正诚淡淡说道。

“我不信!他们都不我强,我这么多剑白练了吗?”羽雪不觉得这群网瘾少年能打长年学习剑技的自己。

“这么理解也没错,没有强大的内心,再强的技术确实是白练。他们有死的觉悟,而你有吗?尊贵的大小姐?”南宫正诚冷冷说道。

“我有!”羽雪坚定道。

“真得没有吗?”南宫正诚道。

“……”羽雪没有反驳南宫正诚的话。

“你自己也很清楚自己不是吗?你要么安全区老实呆着要么随便一个地方去死,我唯一的要求就是不要死在我眼里,听明白没有?听明白就离开。”南宫正诚道。

“是我输了。我知道了,我这就离开。”羽雪落魄得道。

闻言,南宫正诚打开系统将长枪变为无主之物,然后把长枪扔给了羽雪。

羽雪抬头看着南宫正诚,好奇道:“这个是?”

南宫正诚冷漠道:“就如你所想,这就是双叶留下的遗物。”

“为什么交给我?”羽雪问。

南宫正诚道:“这就是你要的真相,这就是你恩人的遗物。”

羽雪小心翼翼捡起了长枪,抱在怀中,无声落泪。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因为流泪,只是觉得心里很难受,很堵。

暗夜疾风再一次听见双叶的字音,靠在暗黑身边小声说道:“双叶这个名字,我好像听南宫君提过。冰城牺牲的森林哪里?”

暗黑道:“你没听错了。”

暗夜疾风惊讶道:“这么说的话,羽雪小姐就是南宫君朋友保护的人吗?”

暗夜疾风的话声音虽然不大,但这气氛尴尬安静的现在,显得格外响亮。

“您知道什么?麻烦告诉我?”羽雪留下着泪跑到暗夜疾风面前问。

南宫正诚满着羽雪肯定是有他自己的原因,现在却因为自己面临着暴露的风险。

面对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的羽雪,暗夜疾风扭头看向南宫正诚,发现一脸平静,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

究竟是让自己说还是不让。

见状,一旁的暗黑解释说:“我们什么都不知道。”

羽雪坚定道:“骗人,你们在骗我,我刚才听见了!”

暗黑重复道:“我们知道什么都不知道,你问我不如问南宫君。”

羽雪低头道:“可他不愿意告诉我。”

暗黑道:“那我们也没办法。”

羽雪道:“……”

“你就这么想知道真相吗?”南宫正诚站在羽雪身后道。

羽雪眼神坚毅道:“是的。”

南宫正诚道:“哪怕受伤?”

羽雪道:“是的。”

南宫正诚道:“既然你这么想,我告诉当时发生了什么。”

羽雪道:“嗯……”

南宫正诚淡淡道:“当时在迷宫区,你和夕颜突然陷入昏迷了,双叶为了保护你们,死在怪物手中了。”

羽雪:“……”

虽然早就猜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但南宫正诚亲口承认之后,她一时间还是有点接受不了这样的现实。

许久之后,羽雪问:“你对我这种态度是因为双叶小姐的死吗?”

南宫正诚道:“很小一部分。”

羽雪道:“那是因为什么?”

南宫正诚道:“双叶拜托我,让你们远离战斗。”

羽雪道:“为什么?”

南宫正诚道:“因为你们不适合战斗。”

羽雪道:“双叶小姐说得吗?”

南宫正诚道:“是的,不过我也注意到了,我当时提出来的。我不应该就你们带到迷宫区,是我问题的。只要你无法克服对死亡恐惧,你就不适合前线战斗。现在还能勉强压抑,只要压抑不住,你很容易死。”

羽雪道:“那夕颜为什么不适合?”

南宫正诚道:“她比较多愁善感,情感比较丰富。一旦伙伴出现危险,她就会慌乱,失去理智地判断。你和夕颜都性格如果在现实中确实没有什么问题,但在这里,只要有一点失误都是致命。”

羽雪道:“双叶小姐还说了什么?”

南宫正诚道:“她一共就拜托我两件事,在你们改变之前让你们退出前线战斗,另外一件事让我笑一笑。”

羽雪:“我知道了,我不参加这次boss攻略……”

南宫正诚道:“双叶的死你们不必太愧疚,她最后是笑着离开的。”

羽雪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看着南宫正诚,道:“这是真的吗?”

南宫正诚道:“是真的,她因为自己能保护好你们而感到高兴。”

羽雪道:“为什么?”

南宫正诚道:“就算不因保护你们而死,双叶也会在不久后自然死亡。”

羽雪道:“怎么回事?”

南宫正诚道:“白血病,医生说最多还有6个月。”

众人闻言心中一颤,此刻终于明白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

最后羽雪一言不发,抱着双叶的长枪离开了。

南宫正诚捡起之前扔出的单手剑,面对众人道:“整理一下,我出现安排一下队伍任务和人员。”

听到南宫正诚的声音,桐人站傻傻地看着看着南宫正诚。

第一天败给南宫正诚时,桐人就感觉南宫正诚在藏拙。

再次见到南宫正诚的战斗后,桐人意识到自己之前对南宫正诚的评价低了。

强,太强了。

单纯强这一个词可能已经无法形容了但他实在想不到其他词来形容南宫正诚。

各种各样精炼的动作,感觉力量与速度都超越了现在的极限,让人感觉是达到了另一个次元。

南宫正诚的战斗中没有任何多余动作,以最小幅度的动作躲过攻击并进行反击。

南宫正诚的剑技也不是在由系统辅助下完成的,桐人可以敢肯定那完全借由身体意念来完成剑技的。

这项系统外技能,攻击会变得十分强力,同时也会带来很大的风险。

因为动作稍有所失误反而会被系统辅助所阻碍,让剑技在中途停止。

通过几个月的练习,桐人深知自己勉强能做十五次左右,再往上剑技就会中途终止,现在南宫正诚使用剑技次数已经远远超过十五次了。

可以说不是南宫正诚使用剑技,而是南宫正诚的动作使剑技被迫触发。

全员集合后,南宫正诚将六只队伍进行了标注和细微调整。

斧战士艾基尔分担任坦克一队队长,剑士暗夜疾风担任坦克二队队长,暗黑担任支援队队长,牙王担任输出队二队长,负责的是歼灭周遭狗头人。迪亚贝尔则负责副指挥兼输出一队队长。

桐人和克莱因则是负责支援全队。

作为主指挥的南宫正诚,负责一个人牵着狗头人领主,若南宫正诚出现失误,阵亡之后。队伍转为原方案,指挥由迪亚贝尔负责。

若主指挥和副指挥都阵亡之后,由桐人负责指挥全队撤退。

南宫正诚大声道:“各位,你们对这样分配有其他意见吗?”

原计划虽然很简单,但破绽却很少,是个很好的作战策略。

经过调整后的计划,保留原计划的稳定,增加了另外一种可能性,唯一不确定因素就是南宫正诚能抗多久的问题,但这问题也刚才得到了验证。

一人打败了他们二十六人的实力,他们不得不认可南宫正诚的实力,而且这也是值得尝试的计划。

众人思考了一会,无人反对南宫正诚的安排。

至于掉落物品的分配原则是,金钱按照人数自动分成二十八份,道具则是谁捡到归谁。

因为SAO没有设置了摇骰子的功能,也就是用骰子的方法在想要该道具的玩家中选出中标者。所以道具会突然落到谁的储藏格中,其他人完全不知道。

只能通过得到道具的玩家自己主动站出来,这是极其考验意志力的事情。

因为人是有贪欲的。

为了避免发生矛盾,南宫正诚才采用了动漫中出现的规矩,因为那是经过时间考验的。

下午十三点。

第一次BOSS会议结束了。

南宫正诚让大家回去准备一下,换装备,补充回复药,整理一下情绪也行,没有过多要求。

南宫正诚说完解散之后,玩家成群地离开了广场。

紧张的气氛结束后,暗黑和暗夜疾风默契地长叹了一口气。

刚准备离开,南宫正诚叫住了他们。

暗夜疾风回头,看着南宫正诚问道:“怎么了?有其他事吗?”

南宫正诚微点一下头,道:“是的。”

暗黑一旁道:“你直说就行了,我们也不知道能不能帮到你?”

暗夜疾风:“就是,就直说吧。”

南宫正诚笑着说:“因为你们能办到,所以我才叫住你们。我拜托你们将明天攻略BOSS的消息在托尔巴纳附近的玩家,另外通知他们一件事,麻烦他们帮忙清理一下通往BOSS路上的小怪,公会的玩家我自己来通知。可以吗?”

暗黑沉声道:“可以是可以,但只是拜托吗?他们不帮忙怎么办?”

暗夜疾风道:“这不是小事吗?反正他们都要练级,只是换了一个地方而已。”

暗黑露出一副我不知道这家伙的态度。

暗夜疾风也注意到暗黑行为,重复道:“本来就是小事啊。”

“不愿意帮忙也没关系,通知到位就可以。”南宫正诚给出了解释。

暗黑道:“行,我们知道了。还有其他事吗?”

“没有了。”南宫正诚道。

暗夜疾风上前问道:“南宫君,羽雪小姐好像对你有意思。”

南宫正诚还没有回答,暗黑伸手抓住暗夜疾风背后的衣领,道:“我们先走了。”

暗黑不顾暗夜疾风的挣扎,就这样拖着暗夜疾风离开了。

“关系真好。”南宫正诚低语道,他看得出来,暗黑虽然很嫌弃暗夜疾风却一直为他着想,暗夜疾风也完全相信和保护着暗黑。

系统消息音效响起,辛卡将在托尔巴纳的公会玩家名单发给了南宫正诚。

南宫正诚根据辛卡提供的信息很快就通知名单上的玩家,得到的却是一样的回答——让我考虑一下。

南宫正诚苦笑了起来:“皇帝不急太监急吗?”

锻造店。

南宫正诚取出之前怪物的武器“白剑”放在矮人店家柜台。

“你好,客人有什么可以帮助你的?”

“强化武器。”南宫正诚道。

“客人,你要强化什么属性?”

“三次重量和闪次锋利度。”南宫正诚道。

SAO游戏内的武器强化系统相对简单的。

强化参数有锋利度(sharpness)、速度(quickness)、精准度(accuracy)、重量(heaviness)、耐久度(durablity)五种类型,

玩家可以委托NPC或者是锻造职人的玩家随意进行强化。强化需要提供强化参数的强化素材,当然强化和其他游戏一样,有着一定几率的失败风险。

而不管是强化了哪一项参数,装备模型上的道具名都会加上+1,+2的数字字样,若不直接点开武器查看属性,是无法得知强化属性的。

玩家间进行武器买卖时,一般都会注明强化属性,例如“精准度+1重量+2”这样的字样。

由于注明强化属性会很麻烦的,因此玩家们开始使用简写法,例如武器+3的含义是精准度1重量2的话,会简写成(1A2H)。

“一共需要二十个钢板,需要添加素材吗?”

SAO中的强化素材分为基本素材和添加素材,基础素材可以进行基础强化但不保证强化成功,添加素材则可以提高强化成功率。

“需要。”南宫正诚道。

“重量需要二十野猪牙齿,锋利度需要二十狼爪。”

“请稍等。”矮人NPC说完后,便开始举起锤子开始强化白剑。

南宫正诚看着矮人NPC的锤子上亮起技能的特效,这样场景出现了六次之后。

矮人NPC将强化后的白剑,摆在南宫正诚面前,道:“强化六次,成功五次,锋利度失败一次。”

南宫正诚付钱取回白剑之后,又将身上的其他装备简单进行了强化。

锻造店出来的时候,南宫正诚身上的装备最低也强化了二次。

南宫正诚又去武器店一趟,将储物柜中杂物全部卖给武器店的NPC,他没有时间更好的去那些素材。

中途南宫正诚收到阿尔戈的消息,说有事要找他。

南宫正诚拉出窗口:“什么地方见面?”

阿尔戈:“你住得地方。”

南宫正诚将坐标发给了阿尔戈后,便关上了窗口。

阿尔戈收到南宫正诚发过来的坐标,调戏道:“夕颜,原来你们住在一起啊。”

夕颜冷冷道:“钱已经付过了,不住就浪费了。”

阿尔戈意味深长道:“真的是这样吗?”

夕颜反问道:“你找南宫有什么事?”

阿尔戈道:“我找他肯定有我自己的理由,你呢,到时候你要和南宫见面吗?”

夕颜冷漠道:“倒时候再说。”

托尔巴纳东部的一处农家。

羽雪将房门推开,简单扫视了一下房间,脸越发黯淡,最后又关上房门。

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打开房门,但是同样得是南宫正诚和夕颜依然没有回来。

临近傍晚,站在窗户遥望的羽雪,远远看见了南宫正诚的身影,思考片刻后,赶忙离开窗户,躲在墙壁之后。

南宫正诚本能抬头看了一眼窗户,继续前进。

南宫正诚与热情的老爷爷NPC打完招呼后,走上二楼,打开房门,进入了自己房间。

南宫正诚坐在椅子上,取出羊皮纸,一边等待着阿尔戈一边开始分析狗头人领主的数据。

咚,咚咚带着间隔的敲门声响起。

南宫正诚走上前打开了房门,迎面看见了穿着斗篷的阿尔戈和夕颜。

见到夕颜的瞬间南宫正诚有些惊讶,不是因为见到她,而是因为她和阿尔戈站在一起,还穿着一样的斗篷。

阿尔戈见迟迟没有让开看见的南宫正诚,道:“不方便还是不欢迎?”

南宫正诚向右挪了一步,道:“进来吧。”

闻言,阿尔戈迈着平然的步伐走进房内,坐在南宫正诚刚才坐的椅子上,夕颜紧跟着坐在阿尔戈旁边的椅子。

南宫正诚关上了门。

“很少有啊,你会来到我的房间。”南宫正诚随口说道,他不觉得或者说他不想愿意去想夕颜是和阿尔戈一起的。

“我是来陪她的。”夕颜冷冷道。

阿尔戈画着胡须的脸顿时摆出无奈的表情,耸了耸肩回应:“是我拜托她的。”

“说吧,什么事?”南宫正诚道。

阿尔戈拍拿起桌上的玻璃杯,一饮而尽,点头说道:“关于攻略的事。”

“缺钱?那为什么不选择收费。”南宫正诚道。

这不是官方免费,玩家自己制作的攻略需要大量金钱。

“还行。”阿尔戈低语,免费发放是阿尔戈作为原封测者觉得自己应该履行的义务。

瞬间气氛变得凝重起来。

阿尔戈拨了下金褐色的卷发,转移话题道:“话说你的头发和发型怎么变成这样了。”

“十万珂尔。”南宫正诚道。

阿尔戈浮现出惊讶的表情,道:“南宫君,你很会哦……”

“彼此彼此。”南宫正诚道。

两个人默契地笑了起来,一旁的夕颜看见了两个“精明商家”的崛起。

阿尔戈收起笑容,余光看见桌子上的羊皮纸,严肃道:“我希望你过几天再攻略BOSS。”

“理由?”南宫正诚道。

阿尔戈道:“几天后这里的玩家会越来越多,我想愿意参加BOSS攻略的玩家也会增加。以现在的人数去攻略BOSS风险太高了。”

“你知道起始之镇玩家现在的状态吗?”

“知道。”

“我可以等,但起始之镇的玩家等不了。”

阿尔戈重申道:“以目前的人数想要无伤BOSS太难了。”

“大家已经做好了死亡的准备。明天不去攻略BOSS,你让我怎么面对他们?”

阿尔戈一时间做不到话去反驳南宫正诚。

“还是你对我没有信心吗?”

“不是。”

“你觉得我怎么样?”

“佷强。”

“可一个人的强大救了不了所有人,想要拯救所有人,那么首先他们得自己站起来,这可能只需要一个小小的契机,而我认为成功攻略第一层就是这个契机。”

“说不定还有其他方式?”

“现在已经很多玩家死了,和你与我都有关系?”

阿尔戈用力拍了一下桌子,道:“那件事!”

“是的。现在已经死了玩家中,除去从一开始就离开的213名玩家,剩下的大部分玩家都是封测玩家。”

“小看了这个世界,对自己过分自信,最后他们死了。这里面就可能有你认识却没有通知到玩家,阿尔戈。”

“你终究是什么人?”

“我认真地告诉你,我不是封测玩家,另外也不是官方人员。”

“什么!你居然不是官方人员,”阿尔戈张大了嘴巴,转口又问:“那你是怎么知道SAO会变成死亡游戏的。”

“什么!”夕颜惊讶地叫出了声。

阿尔戈和南宫正诚转头看着夕颜,夕颜露出一丝尴尬,道:“你们继续。”

“因为我是穿越者。”

阿尔戈:“……”

夕颜:“……”

阿尔戈道:“不想说就算了,麻烦下次找一个更好的谎言。”

南宫正诚摆手无奈道:“我说得是真的,你为什么不信呢?”

阿尔戈敷衍道:“行,我知道了,我信。”

南宫正诚与阿尔戈真诚对视,道:“请相信我。”

“我知道了。另外和你一件事。”阿尔戈示意夕颜站起来。

“关于她的?”南宫正诚将目光放在站起来的夕颜的身上。

“嗯,她想当情报商,目前跟在我身边学习。”

“这是她的自由,目标必要刻意通知我。”

阿尔戈托头看向夕颜面无表情,这件事是夕颜是拜托她的,她说自己不好和南宫正诚开口。

夕颜道:“我们走吧,已经没有继续待着这里的理由了。”

阿尔戈道:“那我们走了。”

南宫正诚道:“我送你们一段路,刚好我也准备离开。”

夕颜道:“随便你。”

南宫正诚道:“那走吧。”

一起走过一段路后。

“就在这里分开吧。”南宫正诚道。

“嗯。”

南宫正诚向东北方向的迷宫区前进,阿尔戈和夕颜则向西白北方向前进。

走到一半,夕颜突然回头。

阿尔戈也停下脚步,道:“怎么了,担心他?”

夕颜直言道:“不是。”

阿尔戈道:“口是心非的家伙,你现在去追还来不及,要去吗?”

夕颜少见道:“不了。现在的我根本没有资格站在他身边。”

十一月十八日,上午十点。晴天。

营造液体环境是NervGear不擅长的领域,所以SAO中很少有雨天的存在。

距离游戏开始已经整整过去了两个星期,却迟迟没有踏上第二层,以正常游戏的平均速度来讲,这是不正常的,但对现在的SAO来讲,这很正常。

大量玩家集中在起始之镇待机,少量玩家在进行升级,不仅如此因为地域庞大,还需要大量时间去探索新地域,开放新地图。

托尔巴纳,喷水广场。

二十八名玩家在此集结。

南宫正诚仔细分析过BOSS狗头人领主的数据,以现在玩家的人数,等级,装备想要零伤亡打倒BOSS也并非难事。

唯一确定的就是,关乎性命的战斗下,大家能否保持冷静战斗到最后一刻。

南宫正诚站在了喷水池上,大声地说。“全员二十八人,无人缺席。说实话我很意外,原本我以为今天会有人缺席,现在看来是我小看你们,你们远比我想象中要好,我很高兴。话不多说,我对各位保证,以后你们绝对不会后悔参加这一次攻略。”

众人各怀心思集结在这里,南宫正诚没有空去关心他们的情绪,因为这一战不仅仅要赢,还要赢得漂亮,一个好的开头至关重要。

万一这支部队全灭或者半数毁灭,当这件事情传到起始之镇的时候,SAO无法攻略的绝望念头便会遍及整个第一层。第二次的攻略部队的编成就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我们将全胜归来!”南宫正诚拔剑道。

战前鼓励南宫正诚不得不说,因为对这些一直神经紧绷的玩家来说是件好事。

“全胜归来!”

广场之后,响起的巨大呐喊声。

南宫七兮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