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里红妆三世劫

第92章 今世不能

出了雪蛊洞,望着凤灵殿,夜冥寒心里再次沉重。这一时之间,她知道了所有,明白了所有,又好像被强迫长大了,欢乐不在,悲伤涌来。

“娄夙杉,此仇不报,我枉为夜冥寒!”

“想要冷夜与季语成婚...”夜冥寒嘴角一笑:“呵,妄想!我定不会让你如意!”

“小师妹。”高阳云清一身白袍衣长白发出现,雪花消去,他缓缓走来。

“二师兄?”夜冥寒有些惊喜的笑了一笑,又冷下脸:“不,你不是二师兄,你只是云清。”

“冥寒是不愿做我的小师妹了?”高阳云清有些失落。

“冥寒可以永远是云清的冥寒,但冥寒,不想与青游山有任何瓜葛。”

高阳云清这才笑脸起来:“好,那我永远是冥寒的云清,不再是你的二师兄,云清与冥寒一样,永远退出青游山!”

“那冥寒唤你哥哥可好?”夜冥寒问。

高阳云清犹豫了会,夜冥寒有些失落,问:“你不愿...也是,我有魔煞,近我者都不得好下场...我不怪你。”

话落,夜冥寒伤心的离开了。然而这时,高阳云清在身后喊道:“我不做你的哥哥可好?我想做你的,夫君...”

夜冥寒猛的转过身来,一脸惊呆后,又冷静下来:“我们这一世...”

“三生石不是真的!”高阳云清靠近夜冥寒,与她对视着:“三生石上,并非是真的!”

夜冥寒咽了咽:“三生石不会有假。”

“三生石是不会有假,可三生石上,你与陌冷夜那行,不是真的对不对!”高阳云清抓着夜冥寒的手臂,激动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三生石上,怎会有假。”夜冥寒挣脱开高阳云清:“三生石,不会有假!”

“独孤凡都一一告知本君了!”见夜冥寒有所动,高阳云清接着道:“我用我的一生,与独孤凡做了交易,我都知道了,你瞒不了我。”

“三生石上,陌冷夜与你,都是假的。雪天丝破损那日,你体内魔息逃出,篡改你与冷夜,待你回到青游山,那丝魔息,才从回你的体内。”高阳云清看着夜冥寒:“我说的,可对?”

夜冥寒也红了眼:“为了我,你这样做,真的值得吗?”

“我原本就欠他的,只不过仅剩这身躯壳,若这身躯壳能换来与你在一起,便是生生世世换,也值。”高阳云清望着夜冥寒,这是他前所未有的高兴,也是前所未有的心痛。

“若有来生,冥寒愿永远陪云清,愿做云清妻子,可...今生不能。”

听着,高阳云清一脸的绝望,眼角终于忍不住落下一滴长泪。他咬牙忍耐着心里传来的疼痛,问道:“为何?”

“冥寒要报仇...”

“我可以帮你!”

“不,我要自己亲手杀了她,不借任何人的手!我要毁了娄夙杉最在意的所有...我要替代季语,嫁给陌冷夜。”

“我不准!”高阳云清呐吼着:“我不准!本君绝对不会让你嫁给他,嫁给一个你不爱之人!”

“我这就去杀了他!杀了娄夙杉!”

“不许去!你若敢去,我就死在你面前!”夜冥寒哭喊着,高阳云清也终于止住脚不再往前。

看着他的背影,夜冥寒感觉到云清的难过,难过到颤抖着:“你若杀了她,我更无法苟活于世!她是我一生的恨,若我不亲手杀了她,我这一世,便永远不得安宁。”

“冷夜他是无辜的,嫁于他,也是为了救他...他是个好人,我不能,因为恨,而滥杀无辜。”

“那我呢?谁救本君?你若嫁于他,我!”突然,夜冥寒抱住云清,在他怀里哭泣着。高阳云清一时愕住,后面的话全咽回肚里。

“对不起...可我只能如此,我必须如此...云清,对不起...”

“我只要你。”高阳云清闭目流泪,心疼得让他难以呼吸。

“我要让娄夙杉亲眼看着她的心愿,被我一点一点的踩烂,我要她尝尝失去的滋味!我要替我母亲,报仇雪恨...所以,我们不能。便是不嫁冷夜,我们也不能。”夜冥寒松开高阳云清,又擦干泪水看着他。

“你是雪魔,我乃雪蛊,虽同雪系,可我这魔息,乃上古雪魔仅存。哪天魔息全然唤醒,我便不会是我,我将控制不了自己,若杀光了所有人,若杀了你...我,更不会原谅自己。”

“本君不怕,本君唯独怕的,是失去你。”

“可我怕,我怕我会痛苦一生。因为我,他们已经死了,我不能再让任何人,因为我而死!我要给她们报仇,我必须为她们报仇,我更得保护好,我在乎的所有人。”夜冥寒望着高阳云清:“若娄夙杉死,而我未被魔息所控,我定第一时间去寻你,可好?”

“说了这么多,你还是不愿。本君知道了。”高阳云清的拿开夜冥寒的手,满脸失落离去。

他需要冷静,让他的心,冷静。

夜冥寒目送高阳云清离去,自己也抹净了泪,孤身离去。

......

雪魔殿。

高阳云清回至雪魔山,却又在雪魔殿前摔落,他捂着心口,满眼红丝。

“本君终究,爱而不得。”高阳云清撑着身子咬牙站起,望着天,突然吐血而出。

血沾白袍格外夺目,高阳云清却看着看着笑了起来:“爱而,不得...血染红衣。”

一声落下,高阳云清突往后倒去,他躺平了身,笑道:“红衣,披着的,却不是你。”

“云清!”高阳云楼在殿内便知道云清归来,可云清却迟迟未进殿内,故而云楼这才出来。

“哥哥...我输了,我还是输了哈哈哈...”

“你,你这又是何苦!”见云清笑着笑着哭了,高阳云楼是满脸的心疼。

“这便是天命,天命难违,而弟弟却还妄想,改天命。可笑至极。可笑至极。”

“莫再说了,哥哥为你疗伤,哥哥这就为你疗伤。”高阳云楼速速抱起云清化雪飞去。

可心病,他高阳云楼又怎会医治...

无道九姑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