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从秦时开始长生

第25章 纠结

在等待剑成的过程中,白秋霜结识了墨家当代巨子,六指黑侠。

有句老话说得好,只有起错的名字,没有叫错的外号。

在交流的过程中白秋霜发现,这位墨家巨子确实对得起他的外号,那心真的不是一般的黑,但也配得上那个侠字,是个人物。

数年前,前代墨家钜子因为不知名原因死于阴阳家之手,之后双方便开始结仇。

六指黑侠受命于危难之际,晋入宗师之境,一扶墨家之将倾,之后数年里,墨家在其手中开始恢复正轨,无愧于当世两大显学之名。

而在双剑到手之后,白秋霜发现自己的血有问题......

坎离对剑在出炉前吸收了他一部分元血,导致其质量比原先估计的要高很多,而后他以血牧剑再次求证,确实是他血的问题。

说起这个问题,他想到了当时自己插阎王翎的时候。

阎王翎是徐福通过特殊的锻造之法,将蛊毒、药理以及术法相结合。

此物刺在肉身,会汲取徐福的记忆以及人格,在刺入新的肉身之后,汲取到的记忆便会侵占覆盖新的肉身,成为另一个徐福,借由不断更换肉体来达到长生不死的目的。

但是随着不断更换肉体,结合了更多的记忆与人格,最后保存下来的只有珍贵的记忆以及那一股信念,属于徐福本身的意识早已在这个过程中散离。

正常情况来说,阎王翎入体,药毒瓦解记忆连接,蛊毒复制人格,术法重建意识。

但白秋霜并没有经历这个过程,来自阎王翎的药毒并没有对他造成伤害。

虽然术法确实完成了“徐福”意识的重建,但在他把战场放在意识空间的当下,阎王翎的人格覆盖对他却没有产生作用,反而是两人意识具现一战。

最后“徐福”被他用拼命的秘术干碎,继承了其遗产,也就是如今安身立命之本。

所以现在,白秋霜推测,自己的身体有问题。徐福研究出的“药人”,其血液能够将亡命水的功效强化百倍有余,且能够无视药物带来的副作用。

然而徐福的预想中最完美的药人,最后因为种种原因难以承受回流的亡命水而自爆,但是同样身负一百零八名高僧千年修为的缺舟却安然无恙,甚至是游刃有余。

与寻常的叛天族不同,缺舟的肉身并没有硬件上的绝症。

不过在大智慧接手肉身之时,肉身的原主人意识已经散离,临终前将肉身托付给了缺舟,这具身体在使用了近千年后,依然没有衰老,同时在身负大智慧不世根基之时,也没有任何不良状况。

同样长寿的齐天寿甲,也是因为绝症恶化的原因,才不得不以特殊方法苟延残喘,而在此之前他已活了数百年,所以白秋霜也同样,没有在意过自己的年岁和寿命,那对叛天族来说并不是什么大事。

但是,当白秋霜发现,双剑吸收他血液之后,发生的不合理变化,他合理的产生了某些怀疑,可惜因为当时人还在徐家的原因,难以求证。

他不知晓自己的血液,是什么时候发生的变化,在此之前除了自己折腾自己,他基本上没流过血,而自己折腾自己流的血,也都被蜕变大法分解后重新吸收,所以一直没机会研究验证。

但是血液所起变化,于他而言是有利的,比如亡命水的研究。

………

剑成数日后,鬼谷子与白秋霜拜别众人,返回鬼谷,出于某种心理,在临行前来,自异界的九算给这位墨家当代巨子,留了那么一点小小的礼物。

回到鬼谷后,白秋霜便着手逆转功体的方案,以及双持的练习,开始自己折腾自己,顺便帮助雪衣修行他留下的那卷武学。

众所周知,一部高等武学,虽然能让武者在前期进步飞快,但越是往高深练,越需要人来辅助指点,不然别说更进一步,就是回头巩固前期修行的部分,也会耗时耗力,事倍倍功半半半。

就比如两名宗师,都处于实力上升的黄金期,一人有名师指导,而另一人只是有些机缘的散修,那么有名师指导的这一位,上限必然是比散修要高的。

这也就是为什么,有的人在四五十岁,甚至五六十岁,实力还在精进,有的人三四十岁,实力就已经定型的原因。

更何况,白秋霜留下的那部天魔真经。此武学是九界武林邪僧血河老人,根据十六天魔舞撰写,乃是前朝武林,三大不世奇功之一。

昔年,绝命司与血河老人打过交道,所以也得到过天魔真经的秘籍。

故而,这种层次的武学,还是需要有人指点的,不然很容易便会走火入魔。

毕竟不是谁,都是那张无忌,人家能看懂九阳神功,那是因为师资力量雄厚,自小接触的,耳濡目染的,都是像金毛狮王、武当七侠、张三丰这种上层高手,但凡换个稍微普通点的人,都直接抓瞎,跟看微积分没区别。

而且,若是本土武学还好,雪衣这种有家族传承的宗师高手,修行起来还是没问题的。

可惜是异界武学,她所修行的蜕变大法,扼制其血脉恶性发展就是极限了,所以像白秋霜这样自己折腾自己试错的方式也不能用。

然后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着,一直到数月后。

这一日,鬼谷老年三人组日常煮茶养老。

“这几天霜小子便要束发了吧,我说你这几个月了都没跟他讲?”

对于自家好友这事,白起都替他着急,平时说话还挺冲的,一到这事上,就开始顾忌这顾忌那了。

“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啊.....”

“老赵啊老赵,过了这几天等他下山,再回来说不定就是数年之后了。

就你这一大把年纪,还有个多少年的时间能熬。”

“唉~”

“师兄,照我说,你跟师侄直接说就行。

就我这段时间,对师侄的了解来看,他不是喜欢绕绕弯弯的人。”看着自家师兄整个人情绪都低落起来,范睢也送上了助攻。

“我都知道,但是......”鬼谷子想说,道理他都懂,但是....对自家崽这种,牺牲父母延续子女血脉的遭遇,他不想揭自己崽的伤口。

对于自己的信息,白秋霜告诉了鬼谷子七八成,除了安身立命的两三成没说,其他都以合适的方式和理由跟他讲了。

情感上来说,鬼谷子是把自己拉扯大的养父,在自己身上投入了真挚的感情,一些不影响自己根本的信息说就说了,无所谓。

从利益上来说,一部分不危害自己根本的信息,换一尊大宗师极限高手的绝对信任,怎么都是稳赚的。

“你自己养大的儿子你自己还不了解?”白起干脆又添了把火。

……

天允山下的骨灰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