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从秦时开始长生

第22章 游子归

时间转眼来到秦王嬴稷五十二年末,白秋霜在雪衣堡足足停留了大半年。

天枢在白秋霜把交易谈妥之后便离开了,白起则每天安心养老,毕竟也没他什么事情。

一个月前,雪衣侯诈死,白亦非名正言顺地继承爵位。

之后,白秋霜这边用了一些手段,将雪衣侯的信息从韩国的典籍之中抹除。

这也就是仅比七国弟中弟燕国强一点的韩国,不然这种事情还真不好办。

虽然这样说,但燕国那块还有个墨家,所以综合起来对比,到底谁弟中弟还不好说。

而此时的三人,已经走在了山道上。

看着前面赶路速度逐渐降下来的白秋霜,白起调侃道:“霜小子,你这算啥,近乡情怯吗?怎么越往山里走你这走的越慢,这可不像你。”

“下山前老头子跟我讲,等我回来打断我的腿。

为了我的人生安全着想,慢点就慢点吧,多体验一下能正常走路的日子。”白秋霜解释道。

虽然他比较心虚的并不是这个,等老头子感应到他回来,估计先劈头盖脸一顿暴打,脑子里已经有画面了。

他比较心虚的是,把雪衣侯带回来会不会给他带来一点的麻烦,虽然为了日后的人身安全,还是他亲自调整她的武学比较靠谱,但……

“呵~”

“哈~”

……

三刻钟后,三人终于看到了鬼谷小院,此时的他们距离院门还有百丈距离。

就在三人准备再进之时,只见一道剑气从院内疾射而出,直向白秋霜攻来。

“果然被我猜中了,连声招呼都不打就直接上手,真有你的啊,老头子!阴符七术,灵龟养志!”

白秋霜暗叹道,随后双手结印,术力沟通天地元气,化作一个三丈方圆的护罩将三人笼罩在其内。

铮~

一声剑鸣,剑气撞在护罩之上,护罩登时破碎,剑气亦被震散。

“哼,臭小子!一走就是几年,还知道回来啊!”只见鬼谷子从院内走出,一挥手又是一道剑气攻来,“来,让老子看看你的长进。”

虽然鬼谷子对于自家崽回来心里还是很开心的,但是这不妨碍他先把这臭小子打一顿的想法。

“来就来,看谁叫谁老子。”

天斩化现而出,白秋霜挥手一刀将剑气劈散。

“没大没小。”

鬼谷子运使轻功,一步十丈,直攻而来。

“一大把年纪了就别这么暴躁了吧。”

白秋霜亦运使轻功向前冲去。

“哼!”

转眼之间,鬼谷子已杀至眼前,白秋霜横刀仓促格挡间,就算有气双流削弱攻势,亦被震退数丈。

“呵,进招来,让老子看看,你这段时间有没有长进。”

白秋霜缓住退势,立刀于地,双手结印,正是

“阴符七术,五龙盛神!”

龙啸声起,赤、青、白三道龙气飞腾奔蹿,灌入术者体内,加成根基,白秋霜周身真气充盈,功力暴升。

纳真神诀同步运转,提刀再攻。

“纵横诀,银鞍照白马!”

鬼谷子不闪不避,以剑指接招,至沉刀法在兵刃、内功、术法的三重加持之下,竟未使鬼谷子挪动分毫。

鬼谷子屈指一弹将刀刃震退,再往刀身一弹将其打偏,随后一掌盖在白秋霜胸口将其震退。

“是比下山前强了那么一点。”

在百脉俱通的前提下,三道龙气的五龙盛神,配合全力运转的纳真神诀,足以将白秋霜的根基暂时拔高至宗师极限。

虽然考虑到肉身承受力的问题,只能持续数招,但宗师不论怎么强,毕竟还是宗师,在资深的大宗师眼里还是差了点。

白秋霜退而再进,横扫,纵劈,刀势数变,均被鬼谷子行云流水间闪避,未能近其身分毫。

“纵横诀,吴钩霜雪明!”

变式再现,寒意化飞雪,笼罩四周方圆,白秋霜气走八脉,森寒刀气裹挟着飞雪,进逼而上。

然而鬼谷子巍然不动,左手化剑指止住长刀再进之势,随后侧身进逼,右手化掌再度将白秋霜击退。

随即再度欺身上前,双掌缠住刀身,一带一搅,随后一掌拍在白秋霜手腕上。

白秋霜只感右手一麻,长刀顿时脱手,被鬼谷子拿捏住刀背。

……

与此同时,数十丈外。

白起看着交锋的两人,说道:“我当时就猜霜小子肯定藏了一手,没想到还是低估了。”

“宗师极限,确实有点不讲道理了,当时与我切磋时也才正常宗师的根基。”雪衣侯...此时的她应该叫雪衣了,看着交锋的两人,也感概道。

“这还只是三道龙气,加上他身体不能久战。”

“以先生的作风,未必不能施展五道龙气,可能是因为身体承受不住吧,光看外貌谁能想到他竟还未束发。”

“啧,老赵还是谦虚了。”作为过来人,白起明白,要想安安稳稳地行走江湖,根基、武学、经验缺一不可。

而此时不再保留的白秋霜,在其天资堪称妖孽的同时,搏斗经验亦是极其丰富,甚至他年幼的身体还影响了他的发挥。

……

战圈内,白秋霜趁鬼谷子未运护身气罩,以近身缠斗搭配寒冰真气,拳掌指爪,奇招妙式尽显,终将长刀夺回。

“臭小子,给你的机会有够多了,你自己不中用啊。”

鬼谷子挥手一摄,一支木剑从院内飞出,落入其手。

“借口,不就是想按着我打一顿吗!”

二人兵刃不断交击,刀剑之气在地上犁出一道又一道长痕,数棵大树被拦腰斩断,向后倒去。

“还有没有什么新招,使出来让老子看看。”

“老头子你不会怕了吧,怎么用真元把剑护住了~”

铛~

两人一击即分,鬼谷子呛声道。

“老子会怕你?你哪来的自信!”

“注意来!”

只见白秋霜以刀气刺激几大要穴,进一步激发自身功体,天斩在握,刀起纵横,无形无相,无可名状,正是接无可接的一刀

“纵横诀,千里不……”

“臭小子,胡闹!”

眼见白秋霜欲要强行突破承受上限,鬼谷子心下一急。

随后不再收敛,径自丢去木剑疾冲而上,将大宗师的实力发挥的淋漓尽致。

一记掌刀将其打昏过去,随后剑指连点,将其体内多余真气泄出。

“简直胡闹!老子...唉....老白!别搁那看杵着了,带着那丫头跟我进来。”

鬼谷子将白秋霜横抱起后对着远处的白起喊道。

“行,咱们进去吧。”白起对旁边的雪衣说道:“啧,这家伙,脾气也不能改改,得亏是没几个打得过他的,这要换个人走江湖估计没个三天就入土为安了。”

这也是他当时,不太愿意一诈死就来鬼谷的原因。

大家是几十年的交情没错,但是就这样,每天高强度呛声,谁都顶不住。

都一把年纪了,也不知道修生养性。

雪衣对此也只是听听,并不太敢表达什么意见。

…………

天允山下的骨灰

作家的话
一更一段时间,准备前期剧情的收尾,还有下一卷的内容也要准备。本来打算下一卷写金光,然后仙骨狂tlak还没更完,先缓缓。下一卷先去苦境玩。
感谢各位大佬的收藏和推荐,老板大气!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