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光墨家同人之琉璃血染

金光墨家同人之琉璃血染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1章 螳螂捕蝉

汲星纬被赐婚一事很快便响喻苗疆,有人真心为其祝贺,自然也有有心人在揣测永康孤鸣的圣意。

汲星纬代表的是苗疆的神权,永康孤鸣将自己麾下的王族亲卫赐下,可以说是信任汲星纬,但更明显的,是他王权神权两手都要抓。

不过距离汲星纬的婚期还有一段时间,最近的却是长孙王子天阙孤鸣的弥月宴。

相对于一个月前的喜宴来说,少了永康孤鸣与汲星纬两人,也未显得冷清。

很大原因还要归功于越泽孤鸣放出要选侧妃的消息,故而不少部族都想方设法为自己的女儿谋得踏入大王子府贺喜的门槛。

赴宴的姑娘们很多,大厅却不见越泽孤鸣身影。

鉴于汲星纬一个月前给出的谶言诗,越泽孤鸣已然不满天阙孤鸣,做得虽不明显,却不似先前喜宴一般事无巨细。王子府上的下人也见人下筷,大王子妃任波罕·芷昭还未出月子,却也不得不亲自操办这满月宴。

越泽孤鸣与其他王族兄弟简单寒暄过后,一个人提着酒壶迈入后花园。

岁至晚秋,后花园中本该飘落满地的桂叶早被下人仔细扫去,唯留精心照料的晚菊不合时宜地盛开,清香满园。

园中,一位清丽佳人正弯腰俯首,拨弄指尖晚菊,低眉蹙目,似在惋惜逐渐零落的晚菊。

越泽孤鸣靠在走廊长柱旁,就着酒壶饮下,目光似有似无地落到园中女子身上。

那女子名为赫蒙婉儿,出身苗疆有名的军旅世家。倒也真是人如其名,赫蒙婉儿没受家族太大影响,反倒像个十足的闺秀。

赫蒙婉儿在此地赏花的目的一目了然,越泽孤鸣也不拆穿,正巧他也看中了她的背景,故而只静静看着。

越泽孤鸣要纳侧妃的消息传了有一段时间,期间他一方面在考察各方人选,一方面则是在安抚任波罕·芷昭。

毕竟任波罕·芷昭母族夜族历代护卫王族,声望不可谓不低。若是任波罕·芷昭存心要闹,永康孤鸣虽不会反对他纳侧妃,恐也会心生不满,责怪他处理不好后院之事,难堪大任。故而越泽孤鸣只能徐徐图之,为姑娘们创造机会。

而赫蒙婉儿就是他挑中的候选人之一。

赫蒙家族主外部征伐,夜族主内部护卫,职责范围并不一致,平日井水不犯河水,赫蒙婉儿此举如果是家族授意,那背后立意便值得越泽孤鸣深思了。

瞧得越泽孤鸣过来,赫蒙婉儿掩面垂首,羞怯道:“惊扰了大王子,是我之过。”

而在此时,尚贤宫内,一片静默。

已为嵇颢岑安葬好的樊皇幽面色冷漠,一语不发。

司寇为与羿鸿志甚至还光明正大地回来了。

太叔明奕看了眼众人的脸色,许久,才缓缓开口:“钜子,这与说好的不一样。”

在此之前,浥雨寒几次三番说自己不愿以杀戮作为结束手段,先前逼杀嵇颢岑的举动,墨家还有不少人认为只是做戏,没想浥雨寒竟真下了手,一时流言四起。

对此,浥雨寒只道:“勾结魔族,此为错一;暴露墨家,错二;劝而未改,携罪潜逃,错三。”

“终究……罪不至死。”奚弘顿了顿,没忍住说道。

“阿弥陀佛。”笑尘缘叹了声佛号,同样表态。

“非也非也。”司寇为笑道,“钜子这不是在震慑宵小吗?”

“老大,你跟老三阳奉阴违,还有立场讲这些?”奚弘不满道。

“诛魔是每个墨家子弟该为的义务。”司寇为耸肩道,“老夫的行动并未违反墨家经义。”

“那青羽夫人现在何处?”浥雨寒抬眸,随口问道。

“约莫是死了吧。”司寇为道,“倒是中原朝廷还在搜寻老二的尸身。”

“老大是在怪我?”樊皇幽不禁笑了。

“老四你只是顾念同门情谊,替他收检,我等也不是不能理解。”羿鸿志轻摇折扇,打了个圆场。

樊皇幽可不领羿鸿志的情,直接说道:“老二让墨家暴露,现在中原已经派人在查了。”

“你不是也主张墨家重新现于人前么?”羿鸿志并不在乎樊皇幽对自己的态度,继续道,“这是个好机会。”

“一个人人喊打的墨家?”樊皇幽忍不住嗤笑一声,“老二不是蠢货,他来自墨家的消息暴露,必然是他亲自授意。现在他死了,墨家在中原的名声也开始败坏,倒是打得好算计。就算马上声明老二是墨家叛徒,也得不偿失。”

“时间可以抹平一切。”太叔明奕忽然说道。

司寇为冷哼一声,没有说话。

司寇为与羿鸿志向来主张将墨家浮于台面,嵇颢岑这突来一着,让他们暂时只能偃旗息鼓。

“逝者已矣,诸位,到此为止吧。”笑尘缘无奈叹道。

浥雨寒看了眼司寇为与羿鸿志,才对樊皇幽问道:“老二葬于何处?”

“荒郊野岭,无名孤坟。”樊皇幽嘲道,“怎的?你要去祭拜吗?”

“只是确认你有没有留下不该留的痕迹。”浥雨寒头也未抬,平静回答。

气得樊皇幽直接拂袖离开。

樊皇幽没走多久,就有墨者前来禀报汲星纬被赐婚一事。

闻言,羿鸿志不禁道:“老七倒是不声不响干了件大事。”

“老七的位置真是越来越危险了。”笑尘缘也道,“需要派墨者去苗疆一探吗?”

等众人互相换过眼神,首座之上,浥雨寒才缓缓开口:“不必,让中原尽快忘记墨家才是首要。各位接下来可要保护好自己的羽毛,老二就是前车之鉴。”

“老二的位置,总该找人替补。”太叔明奕道,“国师府那些人,都是朝廷所属。我看,还是从尚贤宫直属墨者中挑选。”

太叔明奕常年留守尚贤宫,继任九算后墨家弟子的统一培养事宜也多是由他与樊皇幽负责,故而此时他提议如此,众人并不意外。

“其他人先散了,老八留下。”

众人面不改色,只看了浥雨寒与太叔明奕一眼,没有说话,各自离开。

等到众人身影消失,太叔明奕才道:“钜子,经过我的考察,有能力接任老二的弟子有……”

只不过,太叔明奕话还未说完,浥雨寒就打断道:“此事不急。”

“那钜子是另有安排?”太叔明奕不动声色,问道,“单独谈话是要防着老大、老三?”

“我是想问——”浥雨寒静静看着太叔明奕,本不该出现多余神色,却不可避免有些失望,“你的……目的。”

“钜子是怀疑我与老大、老三同流合污?”太叔明奕平静问道,看不出什么情绪。

太叔明奕没有承认,浥雨寒也是意料之中,只解释道:“原本我怀疑的是老五,直到老二死前的刻意提醒。”

嵇颢岑不惜暴露计划的存在,也要提醒他幕后之人的身份,只能说明那人真正让他意料不到。

“钜子倒学会开玩笑了。”太叔明奕忍不住笑道。

“只是我在想,你从中得到了什么好处?离间我与九算?但青羽夫人与你也并无冤仇。”浥雨寒自顾自道,“真是百思不得其解啊。”

“盲目的推测。”太叔明奕提醒道,“钜子,你就没想过直面凶手的后果?”

“你可以说是老五假扮你,可以说老二陷害你,还可以说你只是太过卖力,不愿让老二这个‘叛徒’脱逃,才暗中帮忙。”浥雨寒平静道,“都无所谓,我不在乎。”

“所以呢?”太叔明奕问道,“钜子打算对我这个嫌疑人如何处置?”

“就罚你监视老三吧。”

浥雨寒拿不出太叔明奕暗中操手的证据,但对方既然选择此时动作,必是有其用意。

太叔明奕不是司寇为之流,没有发展自己的势力,更未觊觎钜子之位,其目的不在钱权,剩下的,便只在墨家隐藏于历史之下的真相。

倘若真是太叔明奕无误,对方这些年来主动留守尚贤宫的目的就值得深思。

让其监视羿鸿志,正合理调离太叔明奕。

“少了老二,你剩下的路,难走了。”太叔明奕只道。

浥雨寒太过怀柔,没了嵇颢岑帮衬,恐怕步履维艰。

如果浥雨寒像当初庄池一般,察觉不对就联合嵇颢岑火速出手,以铁血手段解决掉司寇为、羿鸿志两人,也不至于如此。

现在让他监视羿鸿志,一方面是知晓放心他不会与司寇为、羿鸿志联合,另一方面,仍是浥雨寒太过心软。

对于太叔明奕的提醒,浥雨寒复杂地笑了声,没有回答。

等到太叔明奕也离开,浥雨寒沉默半晌,走向原本属于嵇颢岑的第二道屏幕。

看似空无一物。

在浥雨寒拿出染了嵇颢岑鲜血的青色铜镜之时,阵纹倏动,泛起几不可见的浅浅亮光。

而后,一封密信自屏幕中缓缓浮出。

密信落入浥雨寒手中,阵法真正消失不见,再无一点迹象。

那信封没有留名,浥雨寒打开一看,内中果然是嵇颢岑的笔迹。

(未完待续……)

何夜生光

作家的话
本章已公布角色:
任波罕·芷昭:别名夜芷,出自世代守护孤鸣王室的夜族,苗疆大王子越泽孤鸣正妃,天阙孤鸣之母
赫蒙婉儿:出自军旅世家赫蒙家族,越泽孤鸣侧妃(恩,颢穹孤鸣和千雪孤鸣的妈妈)
接下来主讲海境线,辅以墨家线和苗疆线
本文群像,多线并行,男角女角都很多,没有傻白甜,请放心食用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