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光墨家同人之琉璃血染

金光墨家同人之琉璃血染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3章 苍雨梦溪

昔日肃穆的尚贤宫,已然崩毁,屏幕、墙壁歪倒一片,地上鲜血蔓延,汩汩流淌。

废墟之中,蓟弘站在钜子庄池身前,手中掐诀,道道术法展现人前。

蓟弘纵为天下第一术,也吃不消九算的拼死反击,额上汗珠滑落,气息萎靡,同样受了重伤。

而在两人对面,站着的只剩下一个头发花白的妇人,正是羿鸿志的师尊,欧莺。

虽然已经年过半百,欧莺双眼仍然十分有神,岁月并没有在她身上留下太多痕迹,哪怕肩膀鲜血淋漓,依旧不减半分风采。

“钜子,难得你这般大费周章。”欧莺给自己止了血,嘲讽道,“你今夜将我们一网打尽,可想过浥雨寒未来的处境?”

隔着杀师之仇,九算传人哪个敢真心信服浥雨寒?不想着将他杀了便是念墨家的职责了。

蓟弘却道:“这就不劳你们这些叛逆分子费心了。”

“叛逆分子?”欧莺不禁笑了,“你是说老九吗?”

欧莺口中的老九,指的就是寄涵心。

寄涵心不比她,毫无武学傍身,面对那般爆炸威力,当场身亡。身上鲜血与灰尘杂糅在一起,染满衣裙,看着便怵目惊心,让人不禁感叹钜子的狠绝。

九算当中,确有野心勃勃之辈,然而说如寄涵心之流是叛逆分子那便是天大的笑话。

“本心而论,我很敬佩她。”庄池只道,“可惜,她不该让墨家浮于台面。”

寄涵心一直以来,都在大肆宣扬墨学,他已容忍许久,今夜出手,是察觉其他九算勾结,意图夺权,干脆先一步将九算一网打尽,让一切阴谋胎死腹中。

“至于浥雨寒,他若处理不了这些,便不是我的传人。”

“不愧是绝心绝情的钜子。”

就在这时,一道强抑愤怒的声音突然从钜子身后传来,裹挟着磅礴剑意与凛然杀机。

“误春晖?你倒提前来了?”庄池见到误春晖有些惊讶,挑了挑眉。

误春晖看了眼被压在废墟下已然血肉模糊的寄涵心尸身,浑身止不住地颤抖,纵使再愤怒,他也知现在不是为寄涵心收检的时候。

不过瞬息,一柄通体蓝色的剑已然出现于误春晖之手。

伴随着一声剑吟,凌厉寒光扫过庄池面门,庄池面色不改,只道:“果然,你野心不小。”

“杀了你,我便是下一任钜子。”误春晖毅然出手,快如闪电,让人避之不及,“更是让你为师尊偿命!”

庄池身为墨家武魁,武力自不可小觑,同样取出墨狂,及时应招。

两人出招都很快,不过片刻,便已交手数十招,庄池原本淡定的面容也终于添上一抹凝重。

“你倒是隐藏不少。”

误春晖丝毫不理会庄池的话语,一心攻击,全然不带半点守势,一副完完全全的搏命姿态。

“钜子……”一侧的蓟弘面色慢慢难看下来。

原以为他二人设伏,九算必然全军覆没,没想误春晖竟然暗中跟来。

昔年寄涵心游走中原时,庄池也派了不少墨者去解决寄涵心,无一例外全被误春晖打回。

蓟弘自认对误春晖的实力已经高估,到了今日,他才知晓自己仍是低估了。

“颢岑……”念及此处,蓟弘面色微变。

他制定的计划中,包含嵇颢岑对误春晖出手一项。

但现在看来,嵇颢岑恐怕完全不是误春晖的对手。

蓟弘看了眼捂着肩膀,在旁调息的欧莺,见其没有插手意思,同样加入战局。

“哈,钜子,师叔,你们是要齐上吗?”误春晖还不忘嘲讽一句,“倒是以大欺小、以多欺少,占了个齐全。”

庄池哪会在乎误春晖这点挑衅,墨狂攻势不减半分。

他与蓟弘同门多年,配合有度,招来招往,默契十足,不知不觉,误春晖渐落下风,鲜血染满衣襟。

观战许久的欧莺忍不住攥了攥拳,随时准备出手。

“止戈流对上非魔族,只是二流剑法。”误春晖不顾自身伤势,与两人拉开距离后,手指徐徐抹过剑身,饮了掌心血,手中苍雨梦溪气息再度攀升,霎时,漫天涛光凭空出现,化作无穷水汽,将三人重重包围,杀机四溢。

“碧海听涛!”

“止戈流·鬼破!”

纵使诛魔之利并未完成,庄池也绝非易与之辈。他与蓟弘诛杀九算,还能够完好无损地站在这里便是最好的证明。

倒是蓟弘在先前对战九算的过程中耗费大量心力,此刻靠着重伤之躯援手庄池,又要忌惮欧莺,是最明显不过的目标。

眼见误春晖再度聚水汽于剑身,撼天动地的磅礴剑芒直逼蓟弘,庄池眉头一皱,欲要驰援。

墨狂刚刚挡住苍雨梦溪,庄池便见身侧蓟弘面色渐渐惊恐,再一垂首,一道白色剑身的虚影已经穿过他的丹田。

“我似乎从来没有说过,苍雨梦溪只有一柄剑。”

误春晖大手一挥,无形之剑自庄池身上透体而出。

原先的剑势也全部不落,被庄池一一承受。

庄池闷哼一声,撞上尚贤宫的断壁残垣,后腰再度添上一道伤口。

“以伤换伤,故意示弱,是我小瞧你了。”庄池撑着墨狂,重重喘息。

这是他第二回这般狼狈。

上一次,还是在铸心接受传承的时候。

“是我错了,我最先应该解决的,不是九算,而是你。”庄池再度呕出一口鲜血,也不知误春晖那另一柄无形之剑是什么材质打造,他的伤口竟然没法止血,更有剑意沿着伤口侵入体内,不断肆虐,催折经脉。

“你是错了,你以为你可以用武力摆平一切,最后打败你的,也是武力。”误春晖身形同样晃了晃,他为了蒙蔽庄池,先前受的伤也是不轻。

苍雨梦溪是双剑之名,有形苍雨,无形梦溪。

早年误春晖游走江湖,遇到的对手都是小角色,连苍雨都少有动用。

更别说,梦溪是他游历结束,回返海境成婚后发妻根据他的功体量身打造,从未现于人前。

庄池低估他也是必然。

距离一开始的爆炸已经过去了不短时间,驻守在附近的墨者纷纷赶来,见到如此惨状,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反应过来后,诸多墨者立刻拿出武器,将误春晖重重包围。

“正好,今日就将你解决。”蓟弘平息翻涌不止的气息,冷冷说道。

若不除去误春晖这个变数,他留给嵇颢岑的计划恐怕难以施行。

面对如此险境,误春晖心中愈发冷静,双手同时挽出一个剑花,有形无形,墨涛无相。

“幻海潮升!”

只一剑,眼前墨者身形尽皆一顿,突陷幻海。

蓟弘第一时间察觉,同样出手。

然而蓟弘毕竟重伤在身,只拦得片刻,便再度呕出一口鲜血,只能眼睁睁看着误春晖在人群中快速穿行腾挪。

“啊——”

不过眨眼,周围的墨者同时倒地,除却嘴角血迹,再无一道伤口,在这半塌的尚贤宫中,凄清月色照耀下,更显诡异。

这一招同样废了误春晖不少内力,方才的伤口处鲜血不止,立在原处调息少许,估摸着外出执行任务的墨者还要一段时间才能赶来后,误春晖苍雨梦溪双剑合二为一,一步步走向沉着脸的庄池。

普普通通的蓝白双色剑身,其上却有看不透的湖光跳跃,瑰丽美景之下,是误春晖愈加攀升的杀机。

“钜子,看来今日,是真的不能善了了。”蓟弘勉强地笑了笑,努力站稳身形。

误春晖实力强得超乎他们的认知,即使以一人之力屠杀除他们三人外的众多墨者,仍有提剑的能为。

不论是杀庄池自己上位,还是为寄涵心报仇,误春晖都有杀庄池的充足理由。

他也确确实实这样做了。

庄池先前只是对误春晖的苍雨梦溪没有足够的防备,如今见到误春晖的底牌,全然没有欺负晚辈的自觉,与蓟弘联手应招。

误春晖虚耗太多,以一敌二,亦是难为。

就在三人打得火热之际,一颗断云石突兀从地底钻出,击中误春晖腰腹。

庄池也趁机再度与误春晖拉开距离,若非欧莺方才那一击,此际他已成误春晖剑下亡魂。

“是要三挑一吗?”误春晖靠着苍雨梦溪稳住身形,再吐新红,看向欧莺的眼神中多了分说不出的意味。

欧莺却摇了摇头,道:“再不走,你会死在这里。”

这么大的动静,外出做任务的墨者也该收到方才那些墨者的传信了。

以误春晖现在的身体状态,恐怕难以冲出到时候的包围圈。

“足够我杀死他,成为新一任钜子。”误春晖深吸一口气,略有不甘。

“你走不了,诛魔之利就会在你死后自动传承到与你血缘最亲近的人身上。”欧莺毫不犹豫打破误春晖的谋算,“你死在这里,然后让你的儿子继位,是个不错的想法。可他现在,承受得了钜子之位吗?”

误春晖深深看了欧莺一眼,不得不承认她说的确实是事实,又注视着寄涵心的尸身半晌,而后毅然决然离开。

“你倒是果决。”庄池与蓟弘同样没有余力,仅仅靠尚贤宫的断壁残垣撑着。

欧莺毫不在意已然被废的左手,右手微抬,神秘的断云石在掌中一圈又一圈转着。

“我不会杀你。”欧莺话音一落,断云石顷刻飞出,夺走了蓟弘的最后一口气息。

庄池呼吸一滞,抓着墨狂的手瞬息白了指尖,面色却是不改:“你毕竟是墨家九算。”

欧莺是墨家九算,所以不会放任重伤的误春晖或者同样重伤的自己杀死庄池,让墨家陷入内乱。

欧莺是庄池眼中的野心家,所以她适时为误春晖背下罪名。

杀死蓟弘的是她,给予庄池最后一击的也是她。

欧莺低头看着穿透庄池胸口的断云石,道:“为了诛魔之利能够顺利传承,我给你留了一句话的机会。”

那一句话说完,庄池的最后一口生气便会就此溢散。

欧莺给误春晖那一击不是毫无根由的。

误春晖身上伤势的来源来过明显,日后浥雨寒若是要清算,误春晖逃不了。

她的断云石,让误春晖即便暴露今夜参与了大清洗,也是站在庄池一方。

欧莺知道自己逃不了,所以她干脆没逃,眼睁睁看着赶来的浥雨寒与一众墨者将她团团包围。

“师尊!”浥雨寒甫一见此惨状,面色满是震惊,连忙将庄池扶起,手中动作不停,欲要为庄池疗伤。

庄池却是摇了摇头,将墨狂交给了浥雨寒。

浥雨寒明白庄池的意思,但他如何下得了手?

欧莺忍不住道:“好师侄,你若不杀了他,诛魔之利就此断绝。”

而在尚贤宫外,及时离开的误春晖并未遭到墨者堵截。

误春晖一路向东,钻进一个罕有人迹的小村庄。

这个村庄看似再寻常不过,内中却是藏有人世与海境的第二条通道——龙涎口。

误春晖穿过龙涎口,避过水下重重危险暗流,很快就进入海境的一处荒芜地界。

循着记忆,误春晖不顾满身水渍,捂着伤口跌跌撞撞地向深处行去。

最后终于在昏迷前见到了一座小木屋,以及,坐在木屋前一脸沧桑、似乎即将死去的白发老者。

“欲青奚……”

老者扶住误春晖,面上愁容更添几分苦涩:“欲青奚已死,我是青奚宣。”

(未完待续……)

何夜生光

作家的话
本章为回忆章节
本章已公布角色:
庄池:前任钜子,已故。
欧莺:前任九算,羿鸿志师尊,死于大清洗。
星霜不负·误春晖:
身份:墨家六师者,海境帝师
诗号:帘幕风轻慵镜抚,霞袖燃香,困倚东风语。一片丹心空寄处,梦迷错把春晖误。拚却平生心已许,无计留春,杜宇穿朱户。玉砌雕栏栖凤梧,楼高不见华胥路。
初登场:《琉璃血染》第二章
根据地:帝师府
武器:苍雨梦溪(双剑,苍雨有形,自带水汽,于鲛人而言是作战利器;梦溪无形,具有让伤者无法止血之效,兼带幻术效果,为误春晖发妻所铸;双剑合二为一方为完整姿态)
所有物:香炉、蓝鲤伞(已归还欲青宣)、九算令牌(已传误明曦)
妻子:未解锁
姐姐:未解锁
儿子:误明曦
外甥:砚文山
师尊:寄涵心
上司:北冥泽安
同门:浥雨寒、司寇为、羿鸿志、樊皇幽、笑尘缘、汲星纬、太叔明奕、奚弘
同僚:覆天骄、欲青宣
学生:北冥泽安、砚文山、欲徽明
其他:欲青奚(青奚宣)
武学:碧海听涛、幻海潮升、潮舞月迎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