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限之异形进化

第83章 获取

看着底下的小人满脸严肃,闫言打了个哈哈,总感觉现在的气氛很不对劲。

好像有人在插旗一样……

“别说那么绝对,凡事皆有万一。”

闫言的回答在面前凝聚,窦军摇了摇头:“没有那么多万一,除非现在将门摧毁,断绝鬼族的入侵通道。”

这句话,令闫言的兽脸上露出了一丝无奈,还有对自己的无力。

对呀,说的是现在关闭,但门是把双刃剑,兔国可以借此威胁其他国家,像掌握核弹。

但如果彻底摧毁,其他两巨头都不会同意,即使毛熊与兔国在统一战线。

当初清剿此地的鬼族,可是多国派人力物力一点点杀,而不是动用重火力。

对三圣山脉的淡水储蓄污染先不谈,更重要的是,门要完好无损。

如若兔国要摧毁门,那就必须拿出三分之二个星球的资源,当初的协定,已经瓜分完鬼族人了。

一想到这里,闫言就想骂人,这个协定,就像兔国因为不能拿出那么多资源,所以不能拿出那么多资源。

放屁么这不是!

在一颗星球那么大的诱惑下,想要他们放弃,就像期盼寒国不偷,霓虹不抢一样搞笑。

最根本的原因,还是贪婪在作祟,就像尼克弗瑞没有停止对魔方的开发,导致被入侵。

站在他的角度上,是为了保护人类,所以要开发出自保,甚至反入侵的武器。

站在外星的角度上,这是人类已经做好接受星际战争的信号,所以,他们来了。

现在,也是同理,其他两国不摧毁门,还不是想要入侵对面的星球。

谁错了?谁都没错。

尼克与两国是为了拥有自保能力,兔国是为了保护现在的人类。

不论起点,他们的终点都是为了人类,这就令人很纠结了。

闫言忽然明白,为何道德制高点就是绝对的正义了,因为他们就是“正义”本身。

人类,始终拎不清自己的分量,又或者,他们被利益蒙蔽了双眼。

因为掌控人类未来与命运的上层,都是这种沙雕玩意儿,所以。

闫言……绝望了。

“猪队友,带不动。”

异形坐在海底,看着面前呆立的女王,默默的叹了口气。

他从太平洋中心向着婆罗洲前进,期间遇到了无数的族群,仔细算一算的话,大概有……上百万。

两个月,能繁衍到这种程度已经很惊人了,毕竟异形的种族不是虫族,而是需要宿主。

至于数字为何如此模糊,还是异形忘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下位种们的智商都不高。

她们能理解一加一,精通猎杀技巧,可是没有脑子,只有服从命令的本能。

对于蜂巢式的物种来说,这是优点,异形也能通过群体网络了解大概。

但大海对异形很不满,于是他的族群网络经常掉点,作为点位的下位种不是被杀,就是被杀。

很蛋疼,异形为此非常头痛,只能亲自去没有网络的地方大概数一下,然后就马不停蹄赶下一个场。

要两次从太平洋中心,硬生生游回婆罗洲,异形已经感觉自己快嗝屁了。

即使系统与本能能接管一段时间,但主要还是他,毕竟这是异形自己的身体。

[原主异形王有话说……即使没有灵魂,但这也是人家的身体。]

看热闹的系统凑过来后,停在了头顶,看着异形忙到头痛欲裂。

“你再说话,现在就滚去休眠。”

异形将脑袋跟面前的女王分离,抬手敲了敲自己的脑壳,意图缓解疼痛。

老毛病了,灵肉排斥的后果不止会掉线,还会体现在肉体上。

[切。]

面板消散,系统回到空间中,异形也从海底站起身,挥手让女王退下。

一望无际的黑暗中,异形那高大身影如同消失一般,仿佛并不存在。

即使他的体型已经到达了二十米,在那吸收光芒的磨砂外壳下,异形就像获得了天然隐身。

代价就是,他现在只能在白天出现。

不然晚上就是真正的隐形,路人只能看到四排灰绿色的牙齿在路上飘。

[所以你为什么要在大街上裸奔,还tm吐舌头,大家都看见了啊,是四排牙。]

异形:(눈_눈)………

“所以你什么时候能去死?”

[那要看你什么时候能去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系统在脑海中发出阵阵狂笑,异形无神的坐在海底,开始陷入对自己深深的反思中。

自己,为什么要把系统做出来?

这家伙的毒舌,到底跟谁学的?

还有,什么时候能宰了这崽种?

「太平洋:未知海域。」

“要变天了…”

一位身穿深棕色外套的男人站在甲板上,发出了这声感叹。

“皮希里尔,不要这么垂头丧气,只是会来场大雨罢了。”

在男人的背后,伸过来一杯啤酒,而杯子主人的另一只手,则搭在了栏杆上。

“这,倒也是。”

皮希里尔接过啤酒,苦笑两声,看着远处的云层沉默不语。

远处,虽然是黄昏,天还亮着,但浓密的云层仿佛将整个天空都覆盖侵蚀。

喝了口手中的啤酒,甲板上的船长招呼着船员们将船速降低,大雨将近,海上的天气变换无常,他可不想沉船。

在海上待了二十多年,他还是弄不明白这大海的脾气,毕竟,大海是女人,脸色的变换怎么可能让人知道。

“好了,我先回去了,这次的旅途可是不短呢。”

跟船长摆了摆手,皮希里尔拿着啤酒,回头向着船舱走去。

这次是一次远航,基本上是横跨半个太平洋,而皮希里尔是他在货口接到的,当时的接头人不过是说他没赶上船。

但为什么,会有人会坐货轮?明明等上一天,就能有下一艘,而皮希里尔当时的脸色,并不算很急。

看着海面上那二十年都不变的风景,船长喝了口酒,虽然疑惑没有放下,不过也不是什么大事。

“船长!有情况!”

在船长日常摸鱼看黄昏之时,后方的驾驶室里冲出来了一个不断挥着手的船员。

“急什么。”船长无奈的摇了摇头,对船员的紧张表示失望:“大雨要来了,出什么事都不离奇。”

船员喘了口气,递给了船长刚才打印好的雷达图道:“有着一大块不明的黑影向着我们游过来了。”

随手接过图纸,船长喝了口酒,嗤笑一声,并没有将其当回事,

“要下雨了,这很正常,它的聚合并不紧密,不用看就知道,是一大块鱼群,等你多干几年就明白了。”

说到这里,船长想起了自己的从前,当年的他,也是这样惊慌,总以为出行会遇上泰坦。

但在发现人家根本不稀罕自己后,也就无所谓了,而且这次运载的货物可是手机,哪只泰坦会来抢这东西?

至于目的地,自然是玻利维亚。

「水下」

“系统,系统,我是你爹,我是你爹,听到请回话,听到请回话。”

异形口中的气泡不断冒出,头顶是整张面板都变成黑蓝色的系统。

[你tm……]

系统想骂人,但是忍住了。

因为在场的所有生命体与程序里,没有一个人,除了异形还有点人类的思想。

含人量极低!

从上向下看,异形坐在一只寄生于鲸鱼的下位种头上,但因为体型太大,导致完全坐不稳。

向前看去,大部队早已消失,只留下异形自己在跟坐骑较劲。

“还有我想说一下,什么时候能把她头冠上的尖角给去了,好硌屁股。”

异形在努力调整着坐姿,但身下的下位种出生时间也不长,所以并未发育的太好。

现在的情形,更像是骑狗出行。

[成年鲸鱼体型是三十多米,人家寄生后成长,到现在也才接近四十米。

你高二十多米,没压死她就不错了。]

系统看着异形只顾自己的屁股,自己的话一点都没听进去,只能叹口气回到系统空间,开始查看地图。

在一天前,自己日常散发脉冲,捕捉到了信号,发现是电子产品,于是……

自己叫上了异形,异形叫上了女王,女王叫上了族群,族群叫上了其他族群,开始追杀之路。

只为异形想要个手机。

额……异形作为一个穿越者,理应拥有征服世界,开后宫的大志向,应该不这么low的。

准确的来说,是联系外界的东西,与了解这个世界,不然只能被人类过来拍死。

但系统低下头,瞥了眼正在不知为何嘿嘿傻笑的异形,由线条组成的嘴角抽了抽。

没救了,等死吧。

身处外界的异形,看不到系统的无奈,他只能想到自己的美好以后。

例如整天宅在家里,宅在家里,宅在家里………还有没事骂系统什么的。

[………]

系统:真tm谢谢你嗷。

木舍淼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