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限之异形进化

第48章 死神来了

提了一下对自己来说长的离谱的狙击枪,佐洛蒂回到了队伍里。

扭头看去,只有扬蒂斯与马拉尼塔还在吵,而旁边勒博恩与马拉尼塔一个扭头,另一个面带微笑。

面无表情的走到队长旁边,佐洛蒂没说话,而勒博恩看着自己的队员。

心累。

突击手与暗杀手有矛盾,暗杀手与后勤有矛暗杀手与后勤有矛盾,后勤是腹黑拱火,狙击手不理所有人。

自己还因为扬蒂斯是自己女朋友而不好骂,导致其他人每天屁事没有,全过来吃瓜。

内心心里深吸一口气,勒博恩捂着脸。

这队伍没救了。

尽管全部都听话,但是自己总感觉仿佛丢了什么,但情绪不表于外,勒博恩转过身,不让队员们看到自己的脸。

“停,准备出发,”

不情不愿的停下嘴,扬蒂斯瞪了巴斯特多一眼,随后蹦蹦跳跳的跟上自己队长的步伐。

马拉尼塔看着远处的一对情侣,脸上的微笑从未停止。

队长是个有威严的,但女友让他威严尽失,这也导致,队伍里除了他们俩都是单身狗。

佐洛蒂是单纯的冷,他跟巴斯特多是单纯的不想变成被吃瓜,而大家也没有恶意,只是单纯的想当个损友。

“笑个屁,走了。”

巴斯特多端起枪,略过原地站着的马拉尼塔。

马拉尼塔的笑容僵住了,但他没说话。

这家伙哪里来的脸说他?

先把你脸上猖狂的笑容收起来好吗?!

是夜,覆盖着白雪的树下,零散的火星从地上升起,面前的火炉上冒着腾腾热气。

伸手搅拌一下面前的压缩饼干加牛肉罐头汤,勒博恩收回汤匙,规划着地图。

此次任务,主要目的地为血兰主根是否存活,其次便是,清理掉已经没有用处的泰多等人。

敲着炉边,勒博恩…顺手用汤匙打开扬蒂斯伸来偷吃的手。

话说…实验室已经培育出血兰的下位种,并且大量投入生产,为何还要每年都派人确认主根的存活?

思考半天,勒博恩发现自己无法理解上面人的脑洞,索性放弃思考,因为这事儿没有逻辑。

毕竟小说需要逻辑,而现实并不需要,你永远不知道会有多扯淡。

例如前段时间的新闻,一男子失恋跳楼,结果因为会飞在天上边飞边哭,虽说很奇葩,但注射药剂后获得念动力,真的能让人飞起来。

“勒博恩,咱们究竟还有多久能到。”

目光看去,扬蒂斯瘫倒在树上,一身纯白作战服融入环境,只能看到一个脑袋在树上挂着。

“从地图与定位器来看,大概在一星期左右,毕竟洞窟在丛林深处。”

“唉…不想跑那么远…。”

一点点的滑落至树下,扬蒂斯的一只手垫着脑袋,看着漆黑一片的天空。

没有星星,没有月亮,还下着小雪,这鬼地方,要不是凑巧小队离得近,她才不想跟着勒博恩过来。

无聊的生活…

翻个身,扬蒂斯偏过脑袋,不去看这个只知道接任务的钢铁直男。

这时,扬蒂斯头顶传来了一声阴冷至极的声音。

“天这么黑,怕鬼吗?”

“咿呀!”

铛!

又是一阵手忙脚乱,扬蒂斯抱着勒博恩的胳膊,怒气冲冲的看着慢悠悠收起甩棍的马拉尼塔。

推了下脸上的眼镜,马拉尼塔面带笑容,慢慢走近道:2“所以说,你为何会这么激动,这世界上又没有鬼。”

“大晚上突然有个人在背后来问我怕不怕黑,老娘tmd怕的是你啊!”

一阵破口大骂,扬蒂斯拉了拉过来看热闹勒博恩,让他替自己说两句。

但勒博恩只是看了看扬蒂斯,又看了看马拉尼塔。

“布置好了?”

“没有遗漏。”

相互点了点头,勒博恩捏着扬蒂斯的脖子,回到了火炉前。

“呀,勒博恩你说句话啊!管管他!”

怀里的女人在咬自己的手腕,勒博恩没说话,只是叹了口气,随后将其抱成一团,窝卷进自己怀里揉着脑袋。

话说,这次的狼人合剂后遗症因人而异,放大自身情绪也不会如此失控,他自己也只是更加冷淡。

在注射之前,扬蒂斯只是算有点跳脱的高级杀手,就比自己差一线。

现在直接变成一个神经……算了。

怀中的挣扎逐渐消退后,勒博恩看向一旁看热闹的马拉尼塔,冰冷的目光里掺杂着一些其他的东西。

看个屁,干活去。

是。

利用目光回复了队长,马拉尼塔离开火堆,走向了远处的帐篷,准备联络外出的两人。

一个在远处架着狙击枪观察周围,一个和他一样,去远处布置警戒,一共放置三个火堆,六个铃铛。

当然,这种极其苟的方法是勒博恩提出的,他这人已经慎重到一定境界了。

按上耳麦,马拉尼塔抬起左手看了眼时间,右手在连接佐洛蒂。

“准备回来换班,还有,看到这一出闹剧,你有什么想法没?”

“………”

佐洛蒂没有说话,耳麦对面只有一丝衣物摩擦的声音传来。

“啊,对对对,确实,我也忍不了她那性格,但药剂因人而异。”

“………”

“雀食。”

在一阵听不懂的对话里,马拉尼塔松开了耳麦,摸索一阵后切换到了巴斯特多的频道。

“巴斯特多,干完没有?回来吃饭。”

“你敢不敢回头?还有…”

没有管巴斯特多剩下来的话,马拉尼塔在得到回应后便挂断了耳麦。

死在外面才好,不出任务的时候只知道去酒吧,队里只有你跟扬蒂斯是毒瘤。

转过身,马拉尼塔抬起左手,看了眼时间,现在临近十点,还有几分钟,在佐洛蒂吃完饭后就该换巴斯特多去警戒。

火堆旁,马拉尼塔看到从黑暗里慢慢走来的巴斯特多,身后跟着的是扛着狙击枪的佐洛蒂。

看着到来的队员们,勒博恩放下手里的药剂介绍,捏了捏眉头,看向了扬蒂斯。

“去,接位。”

怀里喝着汤的扬蒂斯被一把丢出来,接过佐洛蒂的狙击枪,蹦蹦跳跳的消失在远处的黑暗中。

坐回火堆旁,勒博恩给在座的人分发了晚餐,随后继续闭目养神,尽管如此,但所有人都能感觉到队长的情绪有些…那啥。

所以在场的跟着佐洛蒂,所有人都是一副不关我事的模样静静吃饭。

巴斯特多看向比自己早回来的马拉尼塔,正在挤眉弄眼。

“发生什么事了?”

“我不道啊。”

平静的吃完了晚饭,巴斯特多站起身,走向了黑暗中,远处是自己的接班的那棵树。

走在路上,借着药剂带来的夜视效果,巴斯特多看清了佐洛蒂做的标记后,随手扔过去一枚石子。

“扬蒂斯?”

远处,只有一片寂静传来,巴斯特多心中一惊,扭头看向了自己的火堆放置的地方。

两块熊熊燃烧的火焰在远处闪耀着,没有铃铛声,但巴斯特多丝毫没有放松抬手放在腰间上的手枪。他慢慢走向那棵树。

“扬蒂斯?”

没有回应。

瞬间,身后火堆旁的三人全部站起,成三角之势分离,互相距离三米左右,手上的枪械闪烁着寒芒。

这阵型,既预防大威力爆炸物的伤害,也避免被一枪穿二。

“巴斯特多!”

身后,勒博恩那边飞过来了一个黑影,跨越数十米,精确的落到了巴斯特多的手中。

卡蹦一声脆响,巴斯特多打开了强光手电,照向了扬蒂斯藏身的那颗树。

空无一物。

巴斯特多慢慢退后,手中的枪对准周围,预防着突然袭击,而背后的三人慢慢移动,一点点的回到了帐篷周围。

只见佐洛蒂弯下腰,一把拉开帐篷上的拉链。

划啦

口开了,但里面放着的最后两发火箭弹与两把突击步枪不翼而飞,只有一个被撕开的大洞呼呼的露着风。

在瞥了一眼后,三人更加警惕,这次不是巨蟒,是人类。

相比于人类,勒博恩他们更倾向于无智的巨兽,起码不会死上一堆脑细胞,在三角形的一边,马拉尼塔从背包中一阵翻找,很快拿出一个圆筒装的东西。

啪!

黑暗中,一颗拳头大小的石头飞出,打落一片白雪,直冲他们身旁的火堆。

“放!”

勒博恩一声令下,马拉尼塔拉开手上的拉环,一道耀眼的白光从四人中升起。

滋!

果不其然,在照明弹升空的瞬间,一颗闪耀着红光的火箭弹从反方向迅速飞来。

四人瞬间分开卧倒,避免对面飞来一个火箭弹后直接一锅端。

“敌人大概两个,还有一发火箭弹与二百发左右的子弹!”

怒吼出声,马拉尼塔给队友提供着情报,他的东西可是自己最清楚。

“七点钟方位!还有两点钟。”

以自身为中心,勒博恩迅速报点,手中的枪瞄准着石块发出的方向。

彭!

天空中,一道光芒滑落,但勒博恩在爆炸声中,听到了与众不同的声音。

树枝被折断了!

扭头看去,一道瘦弱的黑影直扑佐洛蒂而去,勒博恩当即一阵扫射,怒吼道:“佐洛蒂!逃!”

木舍淼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