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限之异形进化

第36章 你,女孩子要爱干净。

掀开地上的盖子,异形带着蟒卫进入其中。

低头环顾着周围的一切,异形只能看到被清理干净的墙上,逐渐向外蔓延的巢穴物质。

也就是下位种们用口水混杂出来的坚硬物质,保暖与隔音是一绝,外加极其的…

呕。

即使不嫌弃自己的巢穴,但异形还是没有忘记原著中的东西,这玩意儿可是口水。

一点点看过去,巢穴的改造只能到墙壁与地面,头顶都没有,不过考虑到只有一个人在干活,异形也没啥想法。

毕竟他也不是什么恶魔。

看着异形一步步的前进,系统撮了口能量,仔细想想,蟒卫算是他手底下唯一没被榨干的了。

这货在九头蛇里踩死了无数队友,但他这个队长却是步步高升。

庞大的体型踩在地面上,咔嚓咔嚓的碎裂声不断从异形的脚底传来。

真不结实,亏他刚才夸了那么久。

异形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

在他面前,是一大片被清理干净的洞窟,不过除了远处被堆积起来的血肉,异形在这里,没有看到一点被打扫的痕迹,也没有被巢穴覆盖。

这…

异形瞥了眼蟒卫,后者只是一副无辜的呆样,仿佛没有看懂他的眼神。

他想骂人。

女孩子家家的,连自己住的房间都不打扫,成何体统。

放出感知,异形“看”到了这地方的全貌,所有的东西都没变,只是角落里多了一座肉山。

还有整座地窟里血兰的所有枝条全部消失,只留下中间那个不断耸动的肉团。

继续向前,异形居高临下的看着这个肉团,心中有了答案。

嗯…只有三米高,但从包裹全身的枝叶来看,说是肉团也不合适,除了颜色外,更应该叫做…

搓着下巴,异形思考良久,但还是没有想到合适的名字。

“系统。”

[风滚草怎么样?]

“也…行。”

虽说叫做风滚草,但,异形还是挪动脚步,慢慢远离了这个东西。

刚才远看没什么,毕竟只是大概,现在靠近之后仔细看,实在是有点掉san值。

全身蜕变为鲜血红色的一根根枝条缠绕在一起,不断颤抖。

但怎么看都像是一大群血管缠在一起,中间有个被拨皮的人。

而且遍体覆盖的零星外骨骼也让她看起来更加恶心,毕竟她的外骨骼,是黄绿色的。

这让血兰的总体形象又下一层楼,可以想象一下,那是一块块卡在嗓子里的大【数据消除】。

“蟒卫能忍这么长时间也是牛叉了。”

看了这么久,异形有点反胃,他见过屠宰场,但这是纯粹的恶心,说真的,自己长的也就是恐怖了点,但这造型实在是在自己的那啥上跳舞。

[感染后会长成这样?大卫的笔记上也没记载啊?还有,蟒卫不是人,人家只有自己王后至高无上的想法。

无论王后长什么样。]

空间中,系统面板上的数据跳动。

不过在搜寻无果后也是对着异形摇了摇脑袋,表示大卫并没有写出这方面的知识,而不是异形无法明白。

你需要充值智商[jpg]

似乎感受到了异形的到来,底下的血兰一阵颤动,从表面伸出来了一根鲜红的触须。

[快,上她。]

“我拒绝。”

异形并不想伸手,他只是俯下身,将头靠近血兰,放出了自己的精神力。

一股纯黑色的不可视触手从异形的头顶探出,但在座的各位只有蟒卫一脸懵逼,触手与触须相互纠缠,虚拟与现实之间相互衔接。

“吱…”

一声细小的叫声从血兰内部传出,异形摊出一副死人脸,默默的感受着血兰的思想。

刹那间,一股混沌的思想铺面而来,充斥着混乱与死亡,还有无数的食欲。

粘稠的血液与触须挥舞,扎根于残破的血肉之上,无数的骸骨耸立着,那些灵魂的碎片,在哀嚎。

在整片场地的中心,一颗血肉之树屹立其上,而在上面的不是枝叶,是一块块的甲壳与触须。

异形一脸惊悚的放开触须,躲进系统空间。脑中的想法只有尽快远离这位重量级的小弟。

“系统,你来交流试试。”

[???]

一脸懵逼的看向异形,系统没说话,只是等着异形给出理由。

“我说不出来…你来试试就知道了。”

捂着脑袋,异形脸色难看的蹲在那里。

我nm,这是个什么玩意儿。

异形感觉自己受到了污染,他不干净了。

系统懵逼的接管异形的身体,系统的位置则坐上了异形。

现实里,[异形]还是蹲在原地,只是脑中不可见的黑色触手再次伸出,与那根触须交叉在一起。

三秒后。

[嘶……]

[异形]倒吸一口冷气,这股思想,真tm混乱,跟异形穿越世界后差不多。

“这玩意儿活了这么久,从表现的形象来看,估计是她杀的东西的残留。”

“不过…”

异形重回身体,将脑中的触须收回后站起身,疑问道:“这算真牛叉,她能有自己的思想简直是奇迹。”

在于血兰的思想交流后,异形得知了她现在还在幼生期,而且在这次改造后,她积攒下来的能量基本消耗一空。

具体表现,就是之前高大的身体只剩下如今只有三米的树桩。

当然,也有异形的问题,酸血腐蚀的太狠,直接让她烂了腰。

血兰已经出生,接下来…

异形将脑壳扭向,他上次并未探索的黑暗之地,是一个洞口,一个高十米,宽五米,明显有人类活动痕迹的洞口。

“嘶。”收缩根部,我们在这里待不了多长时间。

对着血兰发出指令,异形带着蟒卫,走向那个黑漆漆的洞,同时呼唤系统,让它释放脉冲。

“嗡。”

行走之间,异形的身上释放出一股波动,成扇形不断扩散而出。

蓝色荧光在面前汇聚成型,异形站在洞口,等待着地图加载完成。同时伸出利爪,骨质与岩石碰撞,一丝丝石屑不断落下。

这地方,明显是人类弄出来的,别问异形怎么知道的,大自然会在地下用规整的石块搭地道?

[有可能的,例如…啪。]

异形面无表情的伸手,在蟒卫身上擦干净手上的蓝色荧光,随后将构建中的地图拉近,观看着构成。

很快,一张淡蓝色的立体地图构建完成,整体形象…倾向于一个神庙。

[不,更像一个四边形的金字塔。]

从地图上来看,这地下的神庙,足足有三十米高,而四边的柱子支撑着。

从上俯视,这玩意儿的占地图形是一个“凸”字,后面有个台,上面是棺材。而在神庙的最后,有一个小房间,十米高,十米宽。

关于里面有什么,地图没显示,但毕竟提供了个思路。

将地图拨开,异形看着黑漆漆的通道思考片刻,然后看向了身旁的蟒卫。

蟒卫:(o ω o)?

“嘶。”滚去探路。

“嘶。”

蟒卫庞大的身躯游入其中,异形跟在身后,远远的看着她的前进。

不怪他谨慎,这地方真是让异形想起了上辈子,地下的守门小怪是血兰,过了就是boss房,然后异形被头顶落下的boss一套连招带走。

虽然在地图里他没看到有什么强大的能量波动,但小心使得万年船。

还有,古人类真牛批,地下建造一个神庙,还不塌。

通道中覆盖着血兰早已枯萎的枝叶,但在异形触碰以前,便已化作飞灰。

头顶的独角擦过通道顶,一缕缕石灰落下,让异形仿佛被雪覆盖。

或者,白头?

[孙贼,你老了。]

“滚。”

跟着蟒卫走过这段通道,异形来到了神庙内部,面前只有一片空旷的大厅。

咔嚓。

踩碎脚底的碎石,顺带一家子甲壳虫,异形环顾四周,他站在神庙的门口,大厅中只有懵逼的蟒卫。

她不知道朝哪边走了。

“嘶。”直走,前面有门。

小心翼翼的沿着蟒卫走过的路经过整个大厅,异形来到了凸字的最后段,那个小口处。

蟒卫呆立在原地,等待着下一个命令,异形则站在棺材前,看着面前十米高的石墙……上面的壁画。

一群人跪在地上,供奉着天上的太阳。

他看不懂,但那并不重要。

在系统的地图中,这里应该有一扇门。

放大手上的地图,异形拍碎石棺,另一只爪子敲了敲石墙,根据回声确定厚度。

咔咔两声后,异形收回手,厚度足有一米多,难怪…他要是没有地图估计也会把这当成一面墙。

放出感知,异形察觉到,这地方没有一个地方有机关,也没有一个隐藏通道。

淦,这石墙高十米宽十米,厚一米多,没机关怎么打开?

[估计是永久封存,做出来就没考虑过给后人打开。]

荧光汇聚,系统给出了建议。

一,一点点挖。

二,异形浪费点,将手爪上覆盖空间乱流,直接一刀劈开。

看着系统的方法,异形没说话。

他能说他两个都不想选吗?

先不说挖出一个高度足够他通过的洞要多长时间,而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就废掉一只手,太亏了。

[所以,你想怎么办?]

“让蟒卫挖?”

蟒卫:(o ω o)?

[这是人能干出来的?]

“嘶。”发什么呆,上去干活。

“嘶。”

一巴掌呼在她的脑袋上,异形转身就走,他要回去补觉,让员工们自己加工,还是不发加班费的那种。

对,他就是恶魔。

[不,你应该已经选个路灯。]

“系统你tm…”

木舍淼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