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限之异形进化

第34章 去

生活比小说更扯淡,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

异形从出生至今已经七岁了,他悟出的很多人生道理。

例如,你如果不能远离一个每天在你耳边气你的神经病,那就不要理他,让他自己无聊死。

“对不对,系统”

异形抬起头,但头顶除了正在分解的光粒外,什么东西都没有。

“系统?”

无人回应,异形只感觉非常蛋疼。

一阵抓耳挠腮过后,还是没有能够救助自己的方法出来,异形已经绝望了。

系统这狗货还不理自己,但看刚才那着急的样子就知道,它肚子里啥也没有。

两个小时后……

异形泡在河里,像具死尸似的一动不动,身下游过来撕咬的小鱼,对他来说只是刮痧。

生活不易,异形叹气。

系统已经休眠,和他一起在资料库里找了将近一个小时,最后败兴而归。

异形心态炸了。

现在看着自己的死期逐渐逼近,异形有种当初待在宇宙之间的感觉。

魔力,他需要巨量的魔力,灵气,查克拉,斗气,什么都可以,只要先适应过后就成重塑身体。

即使治标不治本,那也可以先顶上一段时间。

但现在更换身体已经来不及了,他是有空间刃,但灵魂出来就蒸发的世界,他也无能无力。

而且灵魂被无数空间刃挤压切割的感受,他也不想体验第二遍。

“………”

“活着真累。”

异形关闭了感知,爱咋咋滴,自己的族群等着她们王驾崩吧。

…………

早晨

异形蹲坐在河边,手里拿着马桶刷子跟红桶。

他在刷牙。

“噗。”

一口白沫吐出,异形喝了口水,将马桶刷子涮干净后收回空间。

只见他站起身,从空间中拿出面落地镜拿在手中,开始扣出自己身上沾染的骨渣与血肉。

昨天晚上洗过澡了,只剩下这些东西没没弄下来,而淡蓝色的面板在头顶盘旋,时不时的拍两张照片。

收拾完毕,异形从空间中拿出三卷纯白色的窗帘,还有一根被他钻了洞的钢筋,外加一卷登山绳。

将面板召回,异形看着上面的数据后,又拉出一块面板,开始计算自己的尺寸。

一点点的按照自己的体型画完以后,异形拿出了从黑豹身上得来的爪刃后,将窗帘平铺在草地上,开始裁剪。

[别忘了帽子。]

“……,用王冠凑合凑合得了。”

将窗帘上切出四个对称的洞口,还有一个靠在下面的大洞,随后异形在边角装上切好的木棍。

忙碌了两个小时,异师傅开始从空间中取出墨水,然后将已经成型的衣服翻转过来。

在系统(为什么字能写的这么丑?)的注视下,一个狂草的字样出现在衣服的脊背上。

写完以后,异形从空间中取出被制好的一双鞋子,放在了自己面前。

现在,以系统的视角来看,地上衣服已经制造完成。

而且因为异形的体型一直在疯长,所以这件衣服留有很大的空余,足以让十几米高的异形穿的下。

满意的点了点头,异形收起手上的工具,看着面前的衣服。

温暖的阳光照在大地上,越过一片片树叶,正好照上衣服脊背上的字样。

一个十分霸气的。

寿。

正面他没写,主要是看起来帅气,一身白衣飘飘,而只要背过去身。就能震慑对面。

谁不从心一个大半夜的白衣飘在你面前,还是一只十几米高的巨兽。

异形做了一早上,终于把自己的寿衣做出来,他终于可以安心入土了。

但考虑到自己如果在战斗中灵肉排斥,应该会死的七零八落这方面,他并没有给自己制备棺木。

而只是希望小弟们将自己穿上衣服送走,毕竟捡尸块很费劲。

最好在自己的坟头上有一群下位种跳热舞,全都要不穿衣服的那种,乌鸦逆种也要,他要放纵一把。

我tm沙了一辈子人了,现在就不能享受享受吗?!

[不,不要不穿衣服的,要有朦胧美。]

系统从天上窜了出来,顺便将地上的寿衣收进空间。

“那穿什么?”

[齐X小短裙,不穿内内的那种。]

听着系统的回答,这俩狗货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嘿嘿嘿嘿嘿嘿嘿嘿。]

………………

吱…

一只手爪压到了雪面上,低下的巨大头颅不断刺激着周围生灵的精神。

它们当时害怕极了。

蟒卫抬起头,长条状的身体在雪地上画出一道痕迹。

她在觅食,地窟中的血兰早已出生,单凭王留下的肉食已经撑不了多长时间了。

即使她特意在户外带待了很长时间,让大雪裹满自己,那内在的黑暗还是掩盖不住。

但漆黑的身体还是在雪地中无比醒目。

不过,她基本不凭借偷袭猎杀了,庞大的身躯改变了她的战斗方式。

被冰冻的太阳散发不出任何的热量,但对蟒卫没有任何影响。

现在,靠近河流了,但这里早已没有了食物聚集在此喝水。

“哦,克伦特,拿些酒过来,快,让我们两个暖暖身子。”

船舱中,一个壮汉裹着棉被,待在船舱里瑟瑟发抖,旁边坐着的男人与他是同样的姿势。

“大罗,如果你再让一个开船的拿酒过来,我就拿枪崩了你的屁股。”

舱门开启,一个男人很快骂骂咧咧的走出来,将手里的两瓶酒丢在坐着的两人身上。

“克伦特,不至于,等会我们就过去替班了。”

大罗旁边的男人开口了,但掀开被子拿酒显然让他又一次被冷风侵蚀。

“别说那些没用的,泰多那家伙说过,早点找到那两个该上绞刑架的家伙再说。”

大罗灌下一口酒,怒气冲冲的裹紧被子,仿佛这就是他们。

泰多那老家伙在迟迟没有消息的时候派出了他们三个,但谁愿意在这个气候异常的地方出去找人。

而且泰多最近的心情越来越不好了,鬼知道他每天都在急什么,一天天的就知道等电话。

要不是他给的钱多,迟早反了他,自己当家做主。

“泰多老大也不容易,毕竟气候异常的地方又不少,我们这里又不像是兔子那里,沙漠遍地,还有杀不干净的狼人。”

咕咚灌下一口酒,但莱用被子擦了擦嘴,然后用鄙夷的眼光看向了大罗。

这家伙就是个养不熟的白眼狼,这种地方讨生活本来就不容易,还不停抱怨。

全世界从一百年前开始,可是狼人四起,兔子最凶,欧洲各国其次,最后才是南北两级。

那些大公司只知道开发保险,他们鹰酱这里就一个大公司有良心,知道保护人民,其他的都应该拉去兔子那里喂狼人。

而像他们这里这种除了冷点也没什么不好的净土,那可是少之又少,只不过没人来就是了。

“好了,别吵了,你俩快点,我先去前面。”

克伦特裹紧身上的棉衣,关上门走了出去,只留下船舱里两人瑟瑟发抖。

“咔嚓。”

一声碎冰声响起,从舱尾传至两人耳中。

但两人并不在意,因为克伦特一直在前面碎冰,现在又开始了而已。

没什么好担心的。

“咔嚓。”

………………

嗡…

淡蓝色的裂缝被一双手爪撕开,异形从其中走出,感受着周围吹来的冷冽寒风。

“这鬼地方又冷了。”

嘟囔一句,异形离开了这里,身后的长尾封闭了裂缝,只在雪地上留下一道没有来处的脚印。

如果有侦探在此,恐怕只能评定成为灵异事件了。

当然,不排除无人机上挂鞋子。

毕竟国外还有人踩鞋套装大脚怪呢。

[快喊你的后宫吧,万一被灭了才蛋疼呢。]

“丧气话。”

即使不屑于系统的话,但异形还是深吸了一口气,对着下着雪的天空抬起头。

“嘶!”

一声尖锐的嘶吼从异形口中传出,伴随着他的威压蔓延百米。

十分钟后…

异形站在原地,周围满是被他震下的雪块,天上的雪,越发大了。

无人应答。

砰!

一声巨响从异形的右方传出,雪花飞舞,那漆黑的健壮骨尾从断裂的树干中慢慢抬起。

“嘶…”

异形那贴近人类的身型在逐渐弯下,越发接近正版异形的形态。

第二次了…

系统看着底下的异形,面板上显示的东西不知道该不该说。

庞大的威压慢慢释放,但比起上一次来说,覆盖的范围只有不到七十米。

压缩。

强度在提升,异形已经完全趴在地面上,土壤在被压实,他那纯黑色的面甲上看不出任何表情。

但周围不断被损毁的树木,却现出了异形现在的心情,并不平静。

“嘶!”

一股白色的蒸汽从嘴角喷出,异形的气息愈发狂暴,生灵退却,冬眠中的各种动物纷纷惊醒,但被留在原地。

“弄死他们…”

[那个…来了。]

“嘶。”

一声不大的嘶吼从远处传来,异形那狂暴的气势猛然一顿。

只见巨兽扭过头颅,一道平静的杀意渗了过来。

“哈?!”

木舍淼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