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神:女娲宫上香,镇压准提

封神:女娲宫上香,镇压准提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9章 阐教得手

“下面还有几个道人,劳烦你也一同送走他们吧。”

捡了一件无主灵宝之后,帝辛心情大好,转过身冲着孔宣努了努嘴:

“圣人门下,你懂的。”

“你还真是会给我找麻烦,西方的刚打发走,东方的又惹上了。”

孔宣嘴角肉眼可见的抽了抽,他知道自己上了一条贼船,却没想到这条贼船专打劫惹不起的人。

“我觉得你活不长了。”

“诶,我!”

帝辛刚想继续说道说道,孔宣已经化作一道神光直冲而下。

这劫难,就我最可怜最无辜了好吧。

等帝辛骂骂咧咧的回到庭院之中,孔宣一道神光已经将文殊送去给赤精子做了伴。

“师兄,你可知他来历?”

慈航瞄了一眼远去的文殊,便将注意力放在了孔宣身上,眼中神光闪烁,以望气之法而观。

“这是?凤族!”

孔宣大大方方,毫不遮掩,目光倨傲,语气平淡:

“我也不欺尔等小辈,速速离去,莫要在此扰我清净。”

凤祖与鸿钧乃是同辈,他又是凤祖之子,虽然紫霄宫听道他未赶上,但也算是同那三千紫霄宫中客一个辈分,所以才称广成子,慈航道人为小辈。

至于面对弥勒不自称,嘿嘿,他也怕称了之后,强行与西方圣人有缘。

“至少是准圣存在,身上还有那种级别神通。师弟,替师兄挡一下。”

“好!”

慈航点了点头,广成子一步踏出,手中一轮洁白法印浮现,一身战意骤然升腾。

“这位前辈,广成子不才,还请赐教。”

让我来看看,与老师同在紫霄宫听道的存在,到底有多么强大吧。

“不错的态度,攻来就是。”

孔宣右手一摆,身后五色神光现而不发,广成子明刀明枪的挑战,他又自认前辈,自然不会先手。

“喝!前辈小心了,番天印!”

广成子运转纵地金光,身化金光,毫不留手,手中番天印突然涌现一股无上的威压,让人望而生畏,不敢与其对抗!

“好手段!接我一计五色神光!”

孔宣哈哈一笑,面对盘古威压反而昂首挺胸,姿态张狂!

五色神光腾空而起,一举托住番天印,硬撼这半截不周山,任凭广成子如何涌动法力都不降下一丝。

“师弟!”

“玉净瓶,着!”

慈航趁机唤出法宝,先天灵宝玉净瓶,一瓶砸出,沉如一海,与不周山一般,都是以强硬的蛮力砸人的存在。

玉净瓶配合番天印,瞬间将五色神光压下三丈,孔宣眼中闪过一丝怒气,一道神光再度从其背后升腾:

“圣人门下,也如此不要面皮!那就别怪我孔宣下手不留情面了!”

“喝!”

见孔宣再次运转神通,广成子一声暴喝,头顶出现一诡异小钟,仅仅是看上一眼便让人脑袋昏沉,仿佛灵魂即将离体一般。

先天灵宝,落魄钟!

广成子一口仙气喷出,趁孔宣运转神通之时,落魄钟极速晃动,叮当乱响!一股特殊的大道波动顷刻间将孔宣笼罩在内!

“师弟,还不速速动手!”

慈航闻言法诀一变,玉净瓶中一株绿柳生长而出,却不是攻击五色神光,而是卷着广成子空间穿梭,瞬间出现在神农鼎之外。

另一边,孔宣只觉得脑袋一沉,一股特殊的力量直入大脑,攻击其元神,令其昏昏入睡!

“区区伎俩,也敢出来卖弄!”

五色神光朝自身元神刷来,诡异道则被一扫而空,孔宣顷刻之间便已清醒,看到广成子越过自己更是勃然大怒,五色神光再出,却是毫不留情!

刷!

番天印失去广成子的法力加持,瞬间被五色神光刷飞,神光一卷之下,就连慈航道人也没有逃脱,毫无反手之力便被神光刷走!

刷!

第二道神光,直冲广成子而去!

“不愧是紫霄宫中客,真是难缠!”

广成子一咬牙,身上功德涌现,一股纯粹无比的人族气运被其放出,瞬间融入殷商气运之中,隔断神农鼎印记与殷商气运的接口!

下一秒,五色神光刷来,广成子运转神通,一袖击飞神农鼎,卷起殷洪,金吒,木吒,黄天禄四人,被五色神光刷去九霄之外!

“还敢拿人!”

被广成子得手之后,孔宣更是怒极,一步踏出就要追击广成子而去,却被帝辛拦了下来:

“随他们去吧,再动手,你也会折进去的。”

“你是故意的?”

孔宣一扭头,眉头紧皱,若他所看不错,那四个娃娃中的一个,与他有血脉联系。

“子嗣都不要了,你到底在搞什么?”

“父王,父王,二弟他被抓走了,你快去救救二弟!”

神农鼎印记消散,防护消失,殷郊飞一般的冲了过来,抱着帝辛的大腿哭喊。

“郊儿,冷静一点。”

帝辛语气平静,见殷郊还是哭喊,右手竖直成刀。

——嘭!

“恶来,带他们去休息,我有事要与孔阁主谈。”

将手中儿子递给恶来,帝辛留下一具分身后,便于孔宣一同回了王宫之中。

“现在可以说说你的打算了吧。”

孔宣坐在一旁,自顾自的饮起了酒,姿态优雅,态度从容,完全没有一点暴怒的痕迹。

“大劫起于我人族,自然会落在我殷商头顶。”

帝辛从人种袋中拿出水火铎,放在了玉桌之上:

“这样的话,那六位的态度自然就要重视起来。

女娲娘娘乃我人族圣母,态度自然不用我说;西方教已经在北海动乱我殷商根基,是敌。

而三教之中,人教无为,猜不透,试不出,也问不到;截教之人,我殷商朝中有些不少,态度已然明显,是友。

那最后的,就剩这阐教之人,不过如今也是明了了。”

“确实明了了。”

孔宣眼中精光一闪,这帝辛,怕是在招揽自己之前就已经想到了这些。

“这就是你连自己亲儿子都不要的理由?”

“这次是意外,这几个娃娃根骨奇佳,我原本想在他们灵魂刻上我殷商的气运,这样不管以后谁收他们为徒都会与我殷商牵扯上因果。只是,没想到阐教的人居然一举出来了四个大罗!

这局势,比我想象中的还要艰难啊!”

称孤做寡,心自然要硬一些!

孤寒不冷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