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若愚的元宇宙

第13章 沙漠上的和尚

狂风散去,尘埃落,那把断刀,那把硬矛也随风化作数据飘散。

寒山寺下的叶瓣已无刀,太湖船上的顾苏也无矛,君子拳也收了手,并未取二人性命,终究还是没破这世人所取的名号。

但那些埋伏在远处的人,看到这一幕时都摇了摇头。

“走吧!”

“为啥呀?”

“你认为你比断刀和硬矛更强?!”

那人沉默了一会儿,他虽然不认为自己比断刀和硬矛强,但对方可是君子拳,就算输了也不损失什么。

“那是他未出招之前。”

“如今他已出招,龙炎吐息所增益的拳意,你有办法破解?”

“没办法。”

的确之前在姬无颜的命令下,无余只能用普通攻击与人对战,那时的他们还算能勉强承受一击带有拳意的直拳。

而如今那,龙炎吐息附上了火灼之术,就算依然是那普通的直拳,但这点燃效果会持续消耗,消耗他们濒死时那少的可怜的生命值。

但与无余同境界的中级元灵却不同,他们已经属性点加成了很多,而且都有自己专属的道护体,就算濒死状态,不受致命一击也并无大碍。

所以那些初级元灵的玩家都默默的撤走了,还是老老实实的去打怪做任务吧,提升等级才是王道,这种投机取巧的事还是留给有准备的人吧。

“这下路上算清净了些了。”姬无颜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无余在慢慢的成长,身法,拳法,拳意以及力度的拿捏都在变得强大。

或许再过段时间,无余就会赶上自己了,那时候若非生死搏命,他还真不一定有八成的胜算。

无余自然也很高兴,虽然自己才初入中级元灵没多久,但比那些靠元币和任务堆出来的中级元灵已经强大不少。

千机变有点还不开心,因为如今只有她还是初级元灵,但又很安心,这一路并未遇到什么特别凶险的地方,但下次她一定得先出手。

姬无颜右手一挥,面前的沙土消散,四匹兽骨烈马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无余心想完了完了,这法爷又强大了,原本弯个身挖个土,才出两匹马,如今挥手间便有四匹马出现,那再挥挥手是不是自己的小命也就没了。

强,太强了!无余心中念道。

而姬无颜只是看了他一眼,似乎在对他发笑,让他刚有的那小小的骄傲又瓦解的稀碎。

将玄天棺绑在一匹骨马上后,三人各拉一匹骨马便上路了,离沙漠边境那座城越来越近了,百变无常的天气,也渐渐的变得有了规律。

但当他们看到那抹绿色时,还看到了一个身穿朴素袈裟,头戴棉纱斗笠,手持金环杵杖的和尚立在路中间。

他的斗笠和袈裟上已经满是沙土,似乎在这边站了很久,等了很久。

“劳烦大师借个道呗。”千机变美人狐面,带着醉人的微笑说道,若是那些城里的阿宅必要撤身让道,俯身相送。

然而那和尚却是不言不语也不动。

“大师是特地等我们的?”姬无颜拉着骨马缰绳的手缓缓的垂下,眼睛看向那个神秘的和尚,余光却谨慎的扫描着周边,防止和尚同伙的偷袭。

“阿弥陀佛!”和尚轻念一声佛号,似乎在回答他的问题。

“哼!臭和尚也要劫棺材,为做法式圈钱吗?”千机变知道此人来意,立刻变脸开怼。

“和尚不缺钱。”和尚缓缓的摇了摇头,尘土慢慢从斗笠上如水般撒落。

“和尚你太闲!”千机变说完这句,便在地上插上一面原始天幡-火龙幡,火龙幡朝着和尚喷去熊熊烈火。

和尚并未躲,也未挡,任那一团团火焰为他洗去身上的凡尘。

“金光照!”姬无颜认得这个元术,是佛门内较难习得的元术之一。

千机变见自己的火龙幡奈何不了和尚,气的直跺脚,毛茸茸的大尾巴尖上的毛都气炸了。

随即撤回火龙幡,在无余面前插上了金刚幡和神行幡,示意该上打手了。

无余二话未说,踏着骨马朝前飞去,龙炎吐息包裹着青木拳套,随着爆裂声起,一个直拳便朝向和尚斗笠面纱而去。

拳意刚猛,伴随着烈焰拳风,将那面纱吹起,露出一副怒目金刚般的法相。

“不好!”姬无颜已经猜到了对方身份,而无余这一拳也的确轻敌了,随即手掌一翻青光白芒就在和尚脚底乍现。

“喝!”和尚怒吼一声,金环杵杖向外打去,金环叮当响,一杖胜百杖。

姬无颜的八方骨剑已经从和尚脚下刺出,这一击可破金光罩,同时也逼得和尚只能收回半式棍意,退了开来。

然而就这半式棍意就打的无余在空中翻了好几个跟头,若是结结实实吃上这一棍,定要破防丧命。

“好一个降魔杵-法严!”姬无颜有些震惊,一向与世无争的报恩寺竟然也出动了。

报恩寺虽是小门小派中的小门派,但人数不多实力却是惊人,尤其这面前的法严大师更是堪比各大门派的首席弟子。

而这口玄天棺便是报恩寺的主持打造,只是姬无颜怎么也没想到,报恩寺会派人来劫棺。

这棺里有什么秘密,这报恩寺的人难道不知道吗?他们劫棺的目的倒地是什么?

然而姬无颜正在思考之际,法严已经身动,大步流星朝着千机变袭杀而去,斗笠飘动,怒目而视,尽显除魔破戒的杀伐之气。

青木盾与骨盾双重多重叠加,依旧难挡法严大师的降魔杵一击,在降魔杵所到之时纷纷震碎。

不过量胜于质,最终还是减缓了法严的攻势,才让姬无颜有机会带着千机变退到一旁,避开了这愤怒一击。

然而法严并未收势,降魔杵击碎最后一块骨盾后,直接朝着后面的一匹骨马和玄天棺砸去。

“不可!”姬无颜大喊一声,没想打法严竟然要砸掉玄天棺,这是极其危险的事。

“噹!”降魔杵砸碎了玄天棺,发出了一声震天声响。

风云变动间,玄天棺中玄光照耀,一个金发碧眼的人从中飘了出来,棺材中睡得不是安详的老人,而是一个妖异的少年。

法严被那破棺之力震得连退十步,虎口撕裂般的火辣刺痛。

而那金发碧眼的长相妖异的少年,只是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看了看脚下的破棺,又看了看在场的四个陌生人,而这一眼便要叫人沦陷。

只见那法严向后一个空翻,便朝着面前挥出一击又一击的杵杖,而另一边姬无颜也是手持骨剑朝前劈砍着。

从无余的角度看去他们二人眼神涣散,仿佛梦游之人分不清现实与梦幻。

“咦?!”那少年惊疑一声,眼神又一阵变换,变换的更为妖异,使得无余只感到这眼睛真美,美得令人头疼。

然而这少年已经朝他踏步而来,几乎刹那间便来到了他的身边。

金发妖异的少年,敞胸红杉的少年,就这么近在咫尺四目相对,无余只感觉脸颊发热,心跳加速。

不过没多久,他就感觉自己被提了起来,下一刻他又看到千机变也被提了起来,这金发少年仿佛抓着小猫小狗般,提着他们二人御空飞行。

无余不敢言语,他知道这个少年有些强,不!是强得离谱,竟然一眼便制住了大和尚和姬无颜,而此时更是带着他们两人御空飞行。

这是什么级别的元灵,无余猜测,肯定不是中级元灵,因为姬无颜已经是中级元灵后期或者高级元灵初期了。

而面前的这个金发少年,至少是高级元灵后期,甚至更高的级别,或许已经到了无余他目前所不知的境界了。

只是这位高手少年,提他们的方式有些太随意了,他被领着裤头,而千机变直接被抓着大尾巴,看着都疼。

但千机变仿佛毫不在意,也没了平时的气焰,搁平日里无余若摸一摸那大尾巴,她都得开骂或者下黑手。

可如今呢,无余只感叹一句:“女人心海底针。”

御空飞行不知多少里后,在一处青翠的山林中金发少年终于落了下来,他站在半山的水池边,望着那被挡在林外的无垠沙漠,又望向不远处绿洲后面的苍茫大海。

“你们的朋友没事。”金发少年仿佛看出了无余的担心。

“我走后的那一刻起,他们就能靠自己退出幻境了。”

“为什么我们没有中招?”无余继续问道,但感觉这问的不够精准,看千机变这样子,似乎只有他一人没中幻术。

“我这元术名为宇外-天魔眼。”

“唯有心思单纯和天真无邪之人,方能抵挡它所产生的幻术,也就像你们二人这样的。”

这是夸我还是骂我呢,无余一时有些尴尬,但千机变心直口快到挺符合他的描述的。

“你是在骂我是傻大妞吗?”千机变坐在那少年脚边,抱着尾巴,遮着美人狐面只露出一双水灵的大眼睛温柔问道。

“但我为什么不生气呢,讨厌!”

千机变呵呵一笑,笑的有点痴狂,正打算伸手去轻锤那少年衣襟,却不曾想对方已经飘然到了池面上。

离她远远的。

人参种银鱼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