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后公主命犯桃花

第20章 恨他一辈子

迄今为止她算是了解清楚了,这个今安应该是个臭名昭著的人物,不然,不会人人敬而远之。

绿绮机械性的把话重复了一遍,要是眼前有个地洞,她想钻进去,不想做公主和萧公子之间的夹心饼,实在太难受了。

萧墨宸心平气静的说道:“他倒是想做驸马,不过最好换一位公主,他还想活得更长一点。”

“你什么意思?”苏今安一听这话就跳了起来,想到自己不能跟他说话,一说话就会变小狗。

甩着衣袖坐下,平了平心中的怒气,带着些许骄傲说道:“那是,他可配不起本公主。”

这次绿绮还来不及传话。就听见门外的萧墨宸接话道:“那是,配得起公主的人都没出生呢。”

他用最平静的声音说出最狠毒的话。

苏今安冷冷的回怼:“对,本公主的驸马还没有出生,等到他出生之后,本公主亲自教导他如何做一个善解人意的驸马。不像某些人想做本公主的驸马都没门,绿绮,给我传话。”

“是。”绿绮还没有开口说话,就听见屋外的萧墨宸冷嘲热讽之:“好像迄今为止没有人愿意做今安公主的驸马吧。”

萧墨宸还真是古今第一直男,怼起苏今安来完全不留情面。

王八蛋!他不怼死她不甘心,今安撸起袖子准备出去干架,却被悄悄进来的红袖一拉住:“公主,冷战,冷战。”

“什么冷战,谁跟他冷战,他也配。”苏今安气得不能自己。若不是绿绮红袖一把拉住她,她的衣袖也撸不起来,她真想冲出去跟他打一架。

他只是一个手不提肩不能扛的文弱书生而已,她前世好歹是个游泳健将,还跑了好多年的龙套,练就一身花拳绣腿的工夫,打倒他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

哪怕真打不过,咬一口总能一泄心头之恨吧。

“公主,属下不配。”

萧墨宸才不惯着她的坏脾气,咄咄逼人的说道:“你若再这样无理取闹,蒋玉安的事情咱们就不谈了,明日让他去告状。”

说着,就真的拂手而去了。

这个人还真是一定点儿面子都不给苏今安,她气得胃都痛了,直接拿起桌子的杯子顺势要砸。

两个丫头急忙劝阻:“公主,不可啊,那可是你最喜欢的青花瓷啊。”

她死死的握着,慢慢的放了下来,两个婢女眼看着公主就要消气,谁知道她却突然举起杯子往地上狠狠一摔。

啪!上好的青花瓷五马分尸散落各处。

公主抚着胸口一脸痛快的说道:“不就是一个青花瓷嘛,我摔的高兴。”

脸上却没有半分高兴的神情,严肃的表情,咬着嘴唇,像一个生气的孩子坐在那里。

两个丫头吓得大气都不敢出一声,面面相觑之后,决定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两个人相互搀扶着刚脚底抹油到门口。

苏今安突然叫道:“红袖。”

红袖的心顿时提到嗓子眼上来了,公主现在的火气就像一个已经点燃还没有爆炸的炸弹。

耳边似乎能听到滋滋的火苗声,就等找一个人来做炮灰。

刚刚是她最心爱的青花瓷杯子,现在不会轮到自己了吧。

她抓着绿绮的手,就像汪洋大海里抓着一个浮木。

可惜这块浮木自身难保,为了摆脱她,直接上嘴咬,吓得红袖赶紧松开手。

绿绮撩着裙摆夺门而出,开玩笑,公主发起火来就等同房子要塌方,在里面的人无一幸免,她可不愿意缺胳膊少腿做个残疾人。

“把地扫一下。”苏今安有气无力吩咐道。然后转身走到床上,随意的一趟,扯过被子蒙着头。

红袖看到主子这样闷闷不乐心又软了下来,冒着生命危险去安慰她:“公主,萧公子不是故意的。”

“他怎么不是故意的,他就是故意的,他害我摔了一个青花瓷杯子,我恨他一辈子。”苏今安在被子里闷闷不乐的说道。

红袖看着地上杯子碎片,很想替萧墨宸叫屈,又不敢,怕得罪公主。只得转移话题:“公主要不要吃点东西?”

“你出去吧,我想休息一下。”苏今安兴趣缺缺的说道。她摔了她最心爱的青花瓷杯,她还哪有心思吃东西,心都快痛死了。

她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反省自己的行为,不知道自己心里这股子气是从哪里来?

可就是心里有气,那个人也不讨好自己一下,别说讨好了,就连一句软话都不说,不气才怪,没气死他已经算是命大。

亦日,外面下着小雨,人在府里无所事事无聊的很。

一个人衣食住行都有人伺候的日子也没有那么好过,简直比废物还废物。若不是每天上厕所要走上一百步,她都可以直接盖上盖子做挺尸。

不行,她还还不知道要过多久这样的日子,她得找个事情打发一下她枯燥的生命。

她现在是有钱又有闲,还不缺时间,若是开个店铺不知道怎么样,她得找个人商量一下。

“红袖。”她是个行动快于思考的人,想到什么就立刻开始实施。

红袖跑过来问:“公主有何吩咐?”

“萧墨宸的人呢?”

红袖愣了一下,小心翼翼的回答道:“你不是说这几天不见他吗?”

苏今安理直气壮的反问:“不见他,他就应该不出现在我面前吗?别忘记了,我还是他的顶头上司,去,把他给我找来。”

“是。”红袖转身要走。

苏今安又叫住她:“等等。”

“公主还有什么吩咐?”

今安说:“别说是我让他来的。”她好歹也是个公主,面子还是要的。

“是。”红袖抿了一下嘴,匆匆忙忙的去萧墨宸,等一会儿若是找晚了,她家公主又要大发雷霆了。

萧墨宸正在会客,他会的不是别人,正在崔殊,崔殊请求他救救自己那个铁齿铜牙的父亲,他那一口钢牙咬到了皇上的痛处,皇上现在要降罪于他。

谏官这个职业很不好做,主要负主要负责监督与上谏,上怼天子,下骂朝臣是他们的本职工作,权力极大。

使得人人都礼让三分,若是有朝一日落了难,就像过街老鼠一样人人喊打。

这次他的老父亲崔植谏了柳妃,说皇上太过宠爱柳妃,让柳妃一家势力作大危害朝廷。

柳氏一族现在遍布朝廷,哥哥柳复是御前带刀侍卫,替皇上统管御林军。

父亲柳丰现在又觊觎镇国大将军之位,整个皇朝的兵权几乎全部落入柳家人之手。

现在朝中上下巴结他们的人就像苍蝇见了屎,恨不得把他供在自己家祖宗牌位旁边。

害怕他的人避之为恐不及,谁也不恨说真话。

那真话总得有人说吧,为了朝廷,为了江山社稷,言官只能冒死进谏。

皇上本来就生性多疑,自打生病之后更是喜怒无常,自打得了柳妃,除了君王经常不早朝之外,就是见不得有人说他爱妃的坏话。

前几个说柳皇妃坏话的人已经处理了,处理的比较轻,也算是杀鸡给猴看。

这次言官直言不讳的说出这些事实,皇上老脸挂不住,只好翻脸了。

苏维安安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