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流2011之不负青春

第7章 童养媳和小丈夫

傅寒宇感觉自己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穿越了,回到了小时候,婴儿状态,就比巴掌大一点!

他似乎听到自己呱呱坠地的哭泣声,听到爷爷奶奶和爸爸手忙脚乱的喜悦声!

当然,还有妈妈那产后虚弱至极的呼吸声!

四周的人正悄悄说着话,他想听清,可是却怎么也听不清!

后来,也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听清了。

外面的那些人都在说妈妈产后大出血,刚刚在鬼门关边上走了一遭!

听到这儿,傅寒宇原本紧闭的双眼有两粒豆大的泪珠顺着眼角终于是掉了下来!

他明白了,什么都明白了!

他不是才重生的,而是在十八年前就已经重生了,只不过一直记不起来而已!

也不知是什么原因,直到现在他才记起所有的记忆,不论前生,还是今世,他全都记得了!

“妈~”

“妈~”

“你快来啊!”

傅寒宇虽然还未睁开眼睛,但是却也听得出来,这是自家“童养媳”陈悠悠的声音。

他以前虽然并未觉醒上辈子的记忆,但凭着重生的本能,也默默的改变了自己家庭原本的命运。

而这陈悠悠,就是其中最大的变数!

那年傅寒宇四岁,家庭正面临重大的转折机遇。

当时因为国家政策,开放矿山、矿洞的承包!

老爸傅元珩的职业是矿工,所以对里面的弯弯绕绕很清楚,知道开矿能搞到钱,但里面的水也很深!

老爸和老妈两人商量正犹豫不决之际,老爸听了自己的童言无忌,彻底下定决心跨出那改变整个家庭人生的重大一步!

借钱开矿!

这在前世是没有的!

前世父母虽然有过商量开矿,但是碍于农民胆小的天性,在商量一番之后,便无疾而终了!

可是这一世不同,有了自己随意的一嘴,让父亲彻底下定了决心!

搏一搏,单车变摩托!

于是父母找亲戚东拼西凑借了十万块钱,去甘县承包了一条矿洞!

那年是1996年,傅寒宇才四岁,正是改革春风吹向整个神州大地的时候,国家的各种政策也是最好的时候!

记得有个名人曾经说过,只要站在风口上,哪怕是一头猪也能飞起来!

况且傅爸也不是猪,那时候能想着开矿山的人,这脑子绝对够用,就看胆子大不大而已!

结果这矿山一开起来,便是一发不可收拾。

从一条矿洞开始,两条,四条,八条,一座山,两座山,四座山……,一直到甘县矿业龙头!

时代的机遇可能就这么一次,恰巧就被傅爸给博到了!

当然,一个伟大企业的崛起,其中难免遇到波折,也有差点倾覆的时候!

其中最困难的时候,傅爸直接将仅仅只有五岁的傅寒宇也压上了赌桌!

那次矿山发生事故,死了一个当地矿工!

这一切都没得说,傅爸也是个仁义人,虽然矿山刚刚起步,没赚几个钱,但好歹也东拼西凑个凑了三万块钱出来赔偿了人家!

对方那边也没什么好说的,毕竟开矿哪有不死人的?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他们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人家老板按照规矩办事就行!

可是,就在赔钱的第二天,一件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

死者的妻子直接卷了这笔钱跟别的野男人跑了!

这一跑可就要了亲命咯!

当地少数民族居多,民风彪悍,格外团结!

那女人卷钱一跑,只剩下死者一个瞎眼母亲和一个仅仅十一岁的小女娃,往后的日子可怎么活啊?

都说穷山恶水出刁民,这句话不管放在什么时候都不假!

结果便是,当天一大堆亲戚又围到了矿场!

这下傅爸是彻底没了办法,刚买了设备,又赔了一大笔钱,手里实在是拿不出那么多钱了!

可是对方却没了前几日的通情达理,一个个闹的不可开交!

要知道,少数民族带刀可是合法的,而死者的亲戚中,就有不少带刀的,倒时候不分好歹给你一刀,你就说你冤不冤?

最后还是傅爸脑子活,看见地上跪着哭泣的陈悠悠,以及那颤颤巍巍坐在地上陈悠悠的奶奶,一咬牙,直接朝陈悠悠的奶奶跪下磕了一个头,说这事他一定会负责到底!

别人问他怎么负责?

然后傅爸就很负责任的将一直躲在妻子怀里的儿子抓了出来,不顾傅寒宇的惊叫声,直接就说,以后老人负责赡养到死,陈悠悠以后就是他傅家的儿媳妇儿,只要有他儿子一口吃的,就绝对少不了自家儿媳妇儿一口吃的!

甘县地处偏远山区,当地民众普遍没什么文化,给他们说道理是完全说不通的。

要么直接爽快给钱,要么就只能按照当地的规矩来!

那时候才1997年,当地还很流行一些老封建活动,并且很有契约精神!

也是因为傅爸来了这么一记出其不意的狠招,终于是勉强说服了这些来闹事的亲戚!

毕竟如果陈悠悠是傅家的媳妇儿,那以后大家不都是亲戚了?

既然是亲戚,那大家还闹个屁哦!

都是自己人!

都说祸福相依,闯过这一关,傅爸靠着儿子强认的这一帮子亲戚,在甘县算是彻底打开了局面,矿场的生意也是越做越大,最终发展到了如今这般规模——甘县矿业龙头!

当然,最近几年,由于矿产开发已经所剩无几,傅家的产业也开始转移到其他领域,比如入门最简单的房地产开发!

在2011年搞房地产开发,只要脚踏实地,哪有不赚钱的道理?

所以傅寒宇家的房地产公司也是赚的盆满钵满!

“悠悠,怎么了?是不是宇儿出事了?”

还来不及多想,傅寒宇耳边又听见了老妈焦急的声音。

只见庞玉容穿着一双拖鞋,急匆匆的就跑进了病房,望向同样有些手足无措的陈悠悠。

“妈~”

陈悠悠指着傅寒宇,脸上有些激动的说道:“小宇他刚才哭了!”

“宇儿哭了?”

庞玉容一听这还得了,就准备去叫医生。

昨天她从公司回来就一直感觉儿子不对劲,没想到今天早上去叫儿子吃饭,却是不管怎么叫也叫不醒!

看着昏睡的儿子,再联想到昨天儿子的不正常,说有些困,不舒服,这下庞玉容慌了神了。

这老公不在家,自己留在家照顾儿子,要是儿子有个三长两短,这可让她这个当妈的以后怎么活啊?

于是乎,庞玉容二话不说,穿着拖鞋就背着儿子就往楼下跑,最后由陈悠悠开车一起送到了医院来。

结果医生一番检查过后,说没什么毛病,就只是劳累过度,睡着了而已!

庸医!

绝对的庸医!

自己儿子都叫不醒了,还说没事?

庞玉容也不废话,就准备找人安排儿子转院!

可就在她打电话的时候,却是听见陈悠悠的叫声,便挂断了电话跑了进来。

结果,陈悠悠告诉她儿子刚刚哭了!

那自己儿子得是有多难受、多痛苦,才会在昏睡中都哭出来啊?

这一哭,可把庞玉容七魄吓掉了三魂!

“妈~”

就在庞玉容即将跨出病房找医生之际,傅寒宇终于睁开了眼睛,并叫住了被自己吓得不清的母亲。

北狱主人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