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凰途之庶难从命

江山凰途之庶难从命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9章 49.侯府秘闻

不过,当她回到寿昌侯府时,侯府内的气氛很奇怪。

侯府下人严阵以待守在外面,主子们守在里面。

杨韶元好奇极了,面上淡定,先去了一趟厅堂。

大厅

杨迁与丘氏正襟危坐,一左一右,下首跪着一秀丽妇女,却见她头发凌乱,妆容惨淡,神色紧张。

杨韶元过来时,杨迁压根没有抬头看她,只是目不转睛地瞪着秀丽妇女。

被禁足的杨芸玲也出现在此地,她双目含泪地看着秀丽妇女,言语恳切地祈求杨迁,“父亲,姨娘她怎么会做出这种事呢,父亲是不是查错了?”

“查错了?”

杨迁从牙齿缝里蹦出几个字,“她骗得我好苦!”

下跪的秀丽妇女就是杨芸玲杨芸怡的生母张姨娘。张姨娘是杨迁十分疼宠的女人,在后宅的地位丝毫不亚于侯夫人丘氏。

张姨娘得宠,她的孩子自然地位非同凡响,杨芸玲这么嚣张,也是因为张姨娘和杨迁宠溺的缘故。

有了张姨娘,丘氏和徐姨娘、华姨娘、秋燕等等,都变成可怜兮兮的背景板,别说争宠,能否被杨迁记得有这号人物还是个谜题。

徐姨娘有个儿子杨平度,杨迁好歹重视一点,可怜华姨娘秋燕这些没有子女的小妾通房,完完全全就是透明人。

本来大家都已经习惯了张姨娘被杨迁当做珍宝重视的样子,不过现在杨迁一副恨不得千刀万剐的神态,简直钓足了胃口。

被叫过来的人,无一不是侯府中有点地位的主子。杨平宇杨平度两位公子哥年纪小,杨迁丘氏没有把他们留下来的道理,小姐姨娘们倒是全部到齐了。

杨芸玲脖子一缩,杨迁那冷嗖嗖的目光让她扛不住,含刀夹恨。

曾几何时,杨迁面对杨芸玲这个女儿,那是恨不得摘星星摘月亮给她,宠溺不已,而如今呢?差不多把对方当做生死仇人了。

到底是接受不了这个反差,杨芸玲嘤嘤嘤地哭泣了。

那副惨兮兮的模样落入各色人眼里,反应不一。

杨韶元心里冷笑,单纯只是哭还不足以解恨,要知道,她的一条命是死在杨芸玲的手里。

今日,绝对要让杨芸玲元气大伤。

丘氏皱了皱眉,很不悦地呵斥杨芸玲,“三小姐,张姨娘还未死,别在这里哭哭啼啼的,成何体统?”

早年张姨娘母女得宠已让丘氏记恨上了,再加上杨芸玲不知死活地要破坏杨芸晴的婚事,丘氏没有立即手撕了张姨娘母女,已经算是涵养好了。

被丘氏训斥,杨芸玲继续抽泣着,眼泪汪汪,活脱脱得像个被抛弃的小狗狗,楚楚可怜。

丘氏见状愈发不耐烦,干脆向杨迁请求,“侯爷,这三小姐于众人面前失礼,规矩不好,妾身觉得应该得给三小姐找个嬷嬷教教她,嬷嬷在她身边提醒她,也算是体面。等到三小姐什么时候懂了规矩这嬷嬷就不需要再教了。”

丘氏此招可谓是杀人不见血,照这样下去,杨芸玲预估以后都不用出门了,就等着被人嘲笑规矩不好吧。

杨芸玲肯定是接受不了的,当即停止了继续哭泣的举动,恨恨地看着丘氏,咬牙切齿,“母亲,女儿的规矩很好,之前姨娘就教过女儿了,母亲不必浪费力气再找嬷嬷。”

张姨娘被杨迁的人死死地看着,杨芸玲失去了以往的聪明劲,什么话都敢往外说。

杨芸玲的话立即被丘氏大做文章,“区区姨娘,懂什么规矩?莫非侯爷的夫人,还能是她张姨娘不成?张姨娘不过是姨娘,不是侯府的主人,寿昌侯府的规矩,由不得她说了算。”

身为小妾,目无主母,已经算是很严重的罪名了。

丘氏的话听在杨迁的耳朵里,等于是再度提醒了他张姨娘背地里的勾当,脸色阴沉如六月雷雨天,语气冰冷,“三小姐规矩不佳,有劳夫人好好给三小姐找个教养嬷嬷了。侯府的小姐,绝对不能被卑贱之人带坏。”

“是,侯爷。”

丘氏满意地笑了,张姨娘那贱女人没想到也有今天,敢在侯府里兴风作浪,甚至……

张姨娘面色一白,她苦心孤诣筹谋多年,为的就是将来有一天不被他人轻易践踏,获得荣华富贵,她为了今日这一切,牺牲了所有。

两个女儿是她的心头肉,为什么……为什么要被侯爷发现这一切呢?

杨芸玲可不领情,直截了当地骂人了,“我姨娘有什么错?都说姨娘是父亲最宠爱的女人,但为什么侯府夫人不是姨娘,偏偏是丘氏这个歹毒妇人?我姨娘温柔善良,知书达理,论出身,还比丘氏的娘家更好,要不是发生了事,姨娘怎么会屈居姨娘之位,成为父亲的宠妾?明明,她可以当正头娘子的!”

这番话一说出来,大家无不被杨芸玲的胆大妄为有了全新的认识,尤其是杨韶元。

前世她死于杨芸玲和曲家之手,到底是她棋差一着,没有提防杨芸玲,而这一世,杨芸玲依旧如此,不管不顾,稍有不如意便破口大骂。

这不,杨芸玲连正头娘子这句话也敢说了,还真是野心勃勃。

张姨娘吓死了,心跳都停止了一瞬,赶紧呵斥自己人女儿,“三小姐,不要再说了。”

她就不应该贪图侯府富贵,想方设法攀上杨迁这棵大树,明明,她之前的日子就很好。

“知书达理?”杨迁凉凉地讽刺道,“真的知书达理,那她的儿子哪里来的?这是知书达理的人可以做出来的事情吗?”

说到最后,怒气已到最高点。

杨迁一生气,大家也不敢多说话,即便是陪伴他多年,很得好心的张姨娘,此时此刻,唯有沉默以对。

丘氏半笑不笑,“张姨娘,你进侯府之前,本来就已经是他人的媳妇了,还有了孩子,幸福的一家三口生活,你不知足,你为了荣华富贵,不惜抛夫弃子,远嫁京城,成为侯爷的宠妾,还有了两位小姐。张姨娘,你如此苦心积虑地攀附侯府,对得起侯爷和你的孩子吗?”

杨芸玲杨芸怡是张姨娘的孩子,若是张姨娘昔日抛夫弃子的丑闻传了出去,别说侯府的声誉了,从此以后,侯府的小姐公子们议亲都很麻烦了。有谁要得起这么一个没心没肺的女人的孩子呢?

丘氏愤怒是真愤怒,高兴也是真高兴,毕竟张姨娘经此一遭,那是彻彻底底“查无此人”了。

张姨娘喃喃自语,“他不是我儿子,不是我儿子,讨债鬼来了,讨债鬼……”

神神叨叨的,张姨娘似乎神志不清了。

不过杨迁并不打算就此放过她,“张氏,你谎称自己父母双亡,寄人篱下,日子凄苦,兄嫂贪图钱财,想把你嫁给一恶霸为妻,你不愿,逃跑了出来。我本以为你贞洁烈女,不为五斗米折腰,却不想……哼!不知廉耻的贱货,有了孩子还敢勾引本侯?若不是念在两位姐儿的份上,张氏,你就等着死吧。”

张姨娘在进侯府之前,本身就有一个丈夫和儿子,丈夫木讷没本事,但对她不错,儿子聪明伶俐乖巧可爱,如果张姨娘一直守着自己的小家庭,等以后儿子长大成人,未必不可出人头地。

只可惜……这一切都是如果了,张姨娘鬼迷心窍,选择抛夫弃子隐姓埋名,毅然决然嫁进京城,凭借恩宠诞下两个小姐,在侯府里俨然就是不能得罪的架势,到头来忽然想念起自己的儿子,跑去认亲,却发现儿子走了歪路,吃喝玩乐样样精通,眠宿花柳,好吃懒做,纨绔子弟的做派他学了十足十。

性子已然难以掰回,丈夫更是她选择离开后没过多久抑郁病逝,只剩下儿子被亲戚和邻居嘲笑欺负,小小年纪不学好,到最后变成了这副人人讨厌的恶霸形象。

心虚愧疚也罢,张姨娘委托了自己的奶娘把儿子放在他们家里生活,然后想方设法和他见面,为的就是接济他。

没想到,这一次见面出了那么大纰漏,被杨迁当场抓住,张姨娘连反驳的余地都没有。

此次,张姨娘没有希望过自己可以全身而退,杨迁眼里容不得沙子,特别是自己抛夫弃子的过去,绝对让他恨之入骨。

只是祈求杨迁可以放过杨芸玲杨芸怡姐妹二人,毕竟是侯府小姐,没道理牵连到她们身上的。

杨芸怡沉默地看着这一切,不管哭天抢地的杨芸玲,杨韶元见此,心底有点同情杨芸怡。

摊上这堆事,杨芸怡也是不容易。

徐姨娘华姨娘秋燕都受过张姨娘的苦头,对张姨娘的倒霉乐见其成,自然不会替她求情。

张姨娘望着无情的杨迁,淡淡道,“妾身但求一死,只求换得两位小姐的安然无恙。”

“你想死?”杨迁开口了,“不,你先去自己的院落好好反省吧,死,是绝对不会让你这么快就死的。把她带下去。”

杨迁的人不由分说就把颓废绝望的张姨娘带走了,哭天抢地的杨芸玲则被杨迁再次下令禁足。

弦月暮离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