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凰途之庶难从命

第40章 40.美人心计

杨韶元的亲事,是蔺姨娘的底线。

在侯府,她可以不受宠,不被重视,但是,她的终身大事绝对不能被侯府中人拿去大做文章。

杨迁皱着眉头,“是不是丘氏拿小六的亲事说什么了?”

隆泰帝先前有意让杨芸茜许配皇子妃的事情,早已经被他们夫妻瞒得水泄不通,最起码没有第三人知道这个消息,包括侯府权威太夫人雷氏。

若雷氏知晓帝王心意,毋庸置疑,早早为杨芸茜定亲是她下意识的反应了。

丘氏戚戚然,短时间内,她是坚决不想把杨芸茜嫁出去的。

纵然拒婚,也得安抚一下隆泰帝的心。

这是一回事,另外,杨韶元在淑顺郡主的生辰宴上大放光彩,丘氏是很不乐意的,毕竟杨韶元是庶女,风头讨论度掩盖住其他小姐的,这令小心眼的丘氏如何受得了?

嫡母不悦,也就只能拿庶女亲事大做文章,敲打警告了。

明面上丘氏做得再大度坦然,但私心里,少不了心生疙瘩与心窝里挠痒痒。

蔺姨娘今早给丘氏请安时就少不了这样一通长篇大道理的“友善提醒”。

“夫人有夫人的定夺,小姐有小姐的路。”

蔺姨娘一改往昔在外人面前的平庸懦弱的外表,一番话说得漫不经心,话里话外很是漠然。

杨迁却听出了另外的意思——不屑。

丘氏身份别人认为是尊贵无比,然而放在蔺姨娘眼里,未免不够看了。

“小六的事情我会和她说明白的。”

杨迁并不想管杨韶元的事情,因为他管不着,管不了啊。

丘氏这些人不明就里,整天拿杨韶元当做头号敌人,只可惜啊……

蔺姨娘却是抬起头,神色平静地问他,“侯爷这次管了,能够一辈子管住夫人?”

杨韶元名义上是侯府小姐,丘氏一日是寿昌侯府夫人,一日就是杨韶元的嫡母。

嫡母过问关心杨韶元的亲事,天经地义。

杨迁是外男,后宅之事不能插手太多,以免外人误解看低,丘氏是人,怎么可能不动呢?

杨迁语噎,被蔺姨娘这个隐藏在太平外衣下的问题呛住了。

丘氏是什么性子,做了这么多年的夫妻会不知道吗?

“以后,小六的亲事转交母亲负责。”

杨迁想了想,决定以毒攻毒,让太夫人雷氏负责杨韶元的亲事。

太夫人于孝理上是丘氏的婆婆,于公上是老侯爷的妻子,但凡丘氏不是得了失心疯,不至于还和蔺姨娘杠杨韶元的终身大事。

蔺姨娘闻言,未置可否,“小姐的事,是我的事,我不能对不起她。”

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她就无颜面对她了。

眼下到底委屈了小姐,不然这些人又如何伤害得了她?

“小六是侯府的人,也是你的骨肉,精打细算是应该的。”

杨迁语气淡淡。

出了一点点差错,他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小六之前在生辰宴上风头太大,要是……”杨迁指了指上空,面色有点恐惧。

在平京当了这么多年的户部侍郎,能够屹立不倒,他并不是一个酒囊饭袋。

“小姐天资聪颖,又贵不可言,难不成,还要装作草包废物吗?”

蔺姨娘这时候倒是笑了。

她的小姐可是万里挑一的贵人,有如此好的天赋,那是正常的。

平平无奇,是绝对不会发生的。

杨迁想起了一件旧事。

当年他还是侯府的小公子时,前去入宫赴宴,远远瞧见那抹倩影,高不可攀,婀娜动人。

那时候,身边不少人议论着那位的卓越风采,话里话外掩盖不了那股欣赏与爱慕之意。

当然,在那位面前,谁也不敢放肆,生怕亵渎了她。

当时他也就一个无忧无虑的小公子罢了,即便侯府重压在身,却还坦然。

物是人非事事休,谁又能想得到?

思绪纷飞,杨迁的脸上露出一丝怀念,蔺姨娘没有打断他,只是静静地看着。

过了一会儿,杨迁回过神来,长叹一声,“等到了时间,你替我烧柱香吧。”

蔺姨娘微怔,后又很快明白了杨迁的意思,颔首表示,“好。”

算算日子,差不多是她的祭日了,那个女人是绝对不允许还出现这种事情,一直以来,很少人知道,今天是她的祭日。

蔺姨娘忽的从心里蔓延出一丝悲凉,阴阳两隔,生死离别,活人不能记得她,死人也未必记得她。

“小六……”

杨迁苦笑,“算了,你负责就好,丘氏那边不成问题,以后我会看着她的。”

“多谢侯爷。”

蔺姨娘福了福身,潇洒离去。

杨迁望着窗外,一夜无眠。

……

杨韶元自是不知蔺姨娘半夜去书房与杨迁谈话的事情,要不然的话,丘氏可得恨不得把她们母女二人生吞活剥了。

不过,现在也差不离了,因为杨迁有令,因太夫人实在喜爱六小姐,特意将六小姐的大小事一应过问了,包括终身大事。

换句话说,太夫人将全权负责六小姐的亲事。

这样一来,丘氏从今以后便也不能再拿捏住杨韶元了。

面对丘氏近乎喷火的目光,杨韶元神色淡然,微微一笑。

得亏杨芸玲被禁足了,暂时不知这个消息,否则少不了一顿唇枪舌剑。

杨芸茜这帮姐妹就没有丘氏的复杂心情了,反而清一色是惊讶与羡慕。

“全靠祖母抬爱,才有韶元的今天。”

杨韶元是真心实意感谢太夫人的,没有太夫人的宠爱,她还真的一直是侯府不起眼的六小姐,而非现在人人畏惧的六小姐。

有了太夫人帮忙,她相信,前世的老路,她应该不会重蹈覆辙了。

丘氏皮笑肉不笑地说道,“既然是老夫人看重你,就应该谨言慎行,不要丢了侯府的脸面,别整天尽做出一些不三不四的事情出来,没有大家闺秀的样子。”

“是,谨听母亲教诲。”

杨韶元自然把丘氏这一冷嘲热讽的话语左耳进右耳出了,不会当回事。

杨韶元一直是笑眯眯的反应,搞得丘氏都兴致缺缺了,挥了挥手,将那群碍眼的庶出小姐们赶走了,只留下杨芸茜。

“母亲,六妹好端端的怎么就被祖母看中了?”

杨芸茜不至于嫉妒杨韶元的狗屎运,但心里还是好奇,一向严肃不近人情的太夫人,为什么对杨韶元这般特殊?

丘氏冷哼一声,“还能如何?肯定是蔺氏那个上不得台面的女人跑去和你父亲说了什么,你父亲才和太夫人去说,不然,六小姐样样不出众,单凭琴艺就能让老夫人看上她?笑话。”

太夫人雷氏,不单单只是侯府的权威,而且在当今即位之前的动荡日子里,是她带领侯府众人一心一意支持隆泰帝的。

隆泰帝登基后,投桃报李,提拔了杨迁,也封赏了太夫人超一品秦国夫人的诰命封号。

在大兴,爵位与诰命封赏是有一起的,妻随丈夫,丈夫什么品级,妻子就是什么品级,太夫人先前是一品侯爵夫人,算是很高了,眼下还再加封超一品,这品级放眼整个大兴也是少之又少。

最起码丘氏的诰命是随了杨迁的,只是三品,太夫人雷氏品级压过了她,还于辈分上狠狠压制她。

这样一尊大佛,丘氏不认为压力太大才奇了怪了。战战兢兢伺候了一辈子,太夫人也少给她好脸色看,她不敢反抗,只能愈发小心,不落人口舌。

如此的大人物,偏偏对杨韶元这个庶女额外欣赏,丘氏的滋味,愈发不好受了。

“这……”

杨芸茜不太相信。

蔺姨娘失宠多年,之前杨韶元被杨芸玲推下落水生病那些日子里,都不见杨迁有过一丝半点的关心举动。

怎么可能会是丘氏口中所说的跑去求情,杨迁就去管的样子?

丘氏似是看出了杨芸茜的不以为然,似笑非笑,“是啊,多少人以为你的爹爹喜爱张姨娘那对母女多于喜欢蔺姨娘母女,张姨娘母女春风得意,蔺姨娘母女失意极了。可是,我比谁都看得清楚,你的父亲分明对蔺姨娘母女在意得很。张姨娘母女,不过是幌子。”

咬牙切齿,又极度愤恨,在无人的时候,丘氏才可发泄一通积压在内心的不满与恨意。

“母亲……”杨芸茜的话被丘氏打断,“蔺姨娘当初是民女,起初救了你父亲,然后怀了六小姐这个丫头,才可以一朝入侯府,侯爷对人是这样说的,我还真的信了,以为蔺姨娘母女只是一个恩情,他完全不喜欢。”

丘氏继续道,“后来我才发现,只要侯府缺了六小姐什么吃的什么穿的,他都会过问一句,而且还会罚了下人,连我也被他呵斥过。并且他把六小姐安置在芳华院,离他主院最近的地方,呵,这么深的算计,我怎么忘记了?”

现在看来,从头到尾,杨迁对杨韶元并不是完全无视的态度,与之相反,他比大多数人想象中还要更在意杨韶元,生怕她出了岔子小心翼翼极了。

“可是,父亲为什么那么多年都不怎么亲近六妹呢?”

弦月暮离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