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凰途之庶难从命

第360章 360.好心夫人

纪韶元醒来时,身觉处于一柔软的被窝里,周遭烧起的熏香是一般人用不起的云罗香,此香提神醒脑,滋容美颜。

轻轻一嗅,纪韶元便觉得浑身上下充满了力气。

“呀,你醒了,夫人知道了一定很高兴。”一未施粉黛的朱红衣小女孩推开了房门,端来饭菜,见纪韶元已苏醒,不禁浅笑。

纪韶元摸了摸自己的头,她昏迷前没见过这个人,她是……

小姑娘似是心有所感,急忙介绍说,“你的坐骑把你一路驮到我们这边来,刚好我路过,就让它跟我走了。它很通人性的。”

原来是飞燕,纪韶元心中一叹,以往她与飞燕相处得多,飞燕这孩子懂事听话,未料到,它关键时刻救了她。

“哎,不多说了。”她不好意思地拍了拍头,紧接着说,“这是夫人熬煮的紫米粥,吃完后,你和你的孩子都会没事的。”

说到这里,小姑娘眨了眨眼。

这个穷乡僻野都有紫米粥,看这样子,此屋的主人非同凡响。

纪韶元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我一路奔波,他都没事,我还以为,他会……”

到底是第一个孩子,感情上有点舍不得,如果流产了,纪韶元会心疼好久的。

闻言,小姑娘噗嗤一笑,“小姐,你运气不错,遇见了我家夫人。夫人的医术,她说第二,就没有人敢认第一,即便是名扬天下的卢百川,也不如夫人。”

话里话外,尽是为夫人感到骄傲与自豪。

纪韶元眼皮一跳,“卢百川都不如吗?”

按照她当时的情况,可以护住她与孩子平安已然是洪福齐天了,那位夫人的本事,非同一般啊。

小姑娘点了点头,“那是自然,你遇见夫人,是你的造化,命中注定,你与你腹中的孩子命不该绝。”

小姑娘说话滴水不漏,不仅称赞了夫人的绝妙医术,同时想到了纪韶元的心理,一并夸奖了。

纪韶元喃喃自语,“命不该绝,我不会死的。”

既然得人相救,那她自得好好活下去。

“小姐,赶紧吃了这碗粥吧,凉了就没有味道了。”

小姑娘不忘提醒纪韶元及时享用紫米粥。

纪韶元一听,嘴角一勾,“好,我会的,你叫什么名字啊?”

总不至于,救命恩人的大名她都一无所知吧。

小姑娘一笑,“我叫凤鸾。”

“凤姑娘,辛苦你了。大恩不言谢,在此我先给你一枚玉佩,以作答谢。”从自己的衣服里掏出一块成色极好的青玉佩,准备赠予凤鸾。

凤鸾一双圆溜溜的眼睛顿时睁大,后拒绝,“这可不行。小姐,你是客人,我不能收下你的礼物。”

凤鸾不愁吃不愁穿,就她身上穿的这身行头,放到外面那几乎是一农户人家十辈子都吃不来的价钱。

换句话说,救了纪韶元的人,那是有钱人,还是豪富。

纪韶元摇头,“玉佩留给你,以后你有事,或者你的后人有难,可以凭借此玉佩去求助,这是我给你的承诺。”

用金银珠宝,难免太俗了,但用玉佩相赠,不但体现了诚意,同时也给了凤鸾一个面子——

小姑娘人小,有主意,贸贸然送过于昂贵的东西给她,人家不会收,还不如赠送玉佩当人情了。

凤鸾听完后,若有所思,“后人?是说我的孩子吗?”

“对,即便不是你的孩子,只是你的好友亲属,一样可以凭借此玉佩,换来一个人情。”

纪韶元解释道。萧越赠送给她墨玉佩,又有衡字木牌,相当于她能够自由去卢氏医馆与明风楼了。

眼下这块青玉佩是她作为栖霞商行的当家的信物,日后用了这块玉佩,等于到栖霞商行求助。

凤鸾一脸天真道,“但我没有父母,也没有兄弟姐妹啊,我只有一个人。”

此话一出,气氛微妙。

纪韶元没想到凤鸾是孤女,不禁羞惭地道歉,“抱歉,是我不好,没有考虑到你的心情。这块玉佩你可以收着,反正你用不着,也可以赠送他人,当做是人情了。别忘了,你夫人救了我和孩子一命,而你又救了我与飞燕,恩情如山,我又怎能不报答?玉佩,你酌情收下,你就当做是满足我的一个愿望吧。”

凤鸾看上去稚嫩天真,但心底也有自己敏感的心思。

纪韶元出手阔绰,衣着华丽,明显是出身大户人家,凤鸾也是存了心试探试探纪韶元,看看她是否居心叵测,不怀好意。

毕竟,她夫人的情况,不容她不小心。

想到这里,凤鸾盈盈一笑,“那好吧,我收下了,用得着时,我一定会拿玉佩去见你的。”

“嗯。”纪韶元松了一口气,“此玉佩可以到锦华当铺或栖霞商行使用,那里的人会认识的。”

“栖霞商行?”凤鸾惊呼,“小姐与栖霞商行很熟?”

栖霞商行发展壮大,俨然是大兴数一数二的天王老品牌。如今,一落难的女子随便拿出与栖霞商行关系匪浅的玉佩送人,这是不是意味着,她的身份并不一般?

纪韶元挑了挑眉,栖霞商行名头很大,凤鸾都认识,看样子,她得寻个由头圆回去。

“那可不?我家与栖霞商行的当家有点合作关系,彼此来往多一点,那个栖霞商行的当家便赠给我这枚玉佩了,让我以后有事能凭此去栖霞商行求救。”

纪韶元脸不红心不跳地扯起大谎,她当然不算骗人,毕竟栖霞商行的当家的确认识她啊,而且,也是易白赠给她作为信物的。

听完纪韶元的话后,凤鸾恍然大悟,“难怪小姐出手阔绰,气度不凡。果然是大有来头。这样吧,玉佩我收了,将来有什么事,我再用。”

三言两语,凤鸾就把玉佩的使用规划好了。

纪韶元眸光一闪,还真是一个机灵伶俐的丫头,看样子,夫人的来头不小啊。

思及此,纪韶元不由得有点怀念萧越了,不知道他在干嘛,在哪里,能否寻找到她。

或许是见纪韶元精神惆怅,凤鸾悄悄地退下了。

那碗紫米粥,纪韶元很快便吃完了,味道不错,既不会甜腻得使人牙疼,亦不会寡淡得食之无味。二者调和,甜度适中,里面不知是否放了山药,很有养胃的滋味。

纪韶元从塌上一起,跑到梳妆台前,青铜镜中的自己青春靓丽,脖子上的伤口已消失,可能是用药涂抹了,往上一抹,隐约可见其痕迹。

纪韶元稍微理了理凌乱的头发,整个人便脱胎换骨了。

恢复了少许精神,纪韶元打开窗户往外一看,美丽的天空,一朵朵白云,大雁飞翔,院子新栽的树苗生根发芽,茁壮成长,透出嫩绿的枝叶。

纪韶元猛吸一口气,真好啊,她好好的,空气清新。

简单走了一会路,纪韶元便觉精神不济,大概是孕中的妇人易犯困,不似以往的精神抖擞,纪韶元哈欠连连,唯有上床睡觉了。

她不知道的是,凤鸾走后并没有去忙药田的活,而是去见一个人。

发间一根玉簪插着,一双冷清如霜的眼睛令人不敢直视,五官端正,衣裳修着大红的花,衬着那腾飞的云鹤,浑身上下一股雍容华贵的气质。

凤鸾的双腿跑得快,而女子的眼睛更快,她声音不含一点感情道,“她没事吧?”这个她指的是纪韶元。

纪韶元被凤鸾发现并带回来时,情况是非常糟糕的,即便她提前服用了百养丸,可面对如此之大的刺激,腹中的孩子是很难保得住的,更别提她自己精神高度紧张,这种情况下,又滴水未进,很容易发生一尸两命的事情。

是以,夫人才会用了自己珍藏调配的药丸,来给纪韶元服用。

——素昧平生的陌生人,她从未这般认真对待。

凤鸾一本正经地回答,“小姐没事,应该是恢复了元气。”

“接下来让她好好歇息,吃点我调配的药丸,她和孩子会脱离危险。这段时间,她不宜经常下床,只能静卧。她的一应大小事,就麻烦鸾儿去照顾了。”

夫人谈起此事时,神情不知不觉中柔和了。

凤鸾见状,吓了一跳,夫人素来冷若冰霜,她医术超群却声名不显的原因,主要就是夫人冷心冷肺,对医病救人一事兴致缺缺,对人对事都冷冷淡淡的。

如今,一个未见过面的女子却得到夫人这般的温情,实在是出人意料。

“是,夫人。”凤鸾低头应答。

“她送给你的玉佩你收着吧,以后大有用处。”夫人不是瞎子哪能看不见凤鸾腰间佩戴的玉佩呢?

凤鸾一听到这句话,顿时表示,“夫人,那小姐是什么出身啊?随随便便就能给人一块栖霞商行的玉佩,她是不是栖霞商行的人?”

小姑娘好奇心重,尤其对方长相秀丽,出手阔绰,好奇心更大了。

孰知,夫人横眉冷对,“不该你问的事,别多嘴。多嘴的人活不到明天。”

很普通的问题,却换来夫人的斥责。凤鸾唯有道歉,“是鸾儿不好,求夫人惩罚。”

弦月暮离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