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凰途之庶难从命

江山凰途之庶难从命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20章 120.岑氏雁冰

去了哪里,丘珊珊没有说。

常远伯冷笑,“孽障,你偷偷跑出去,那就是不安于室,私奔为妾了。我们丘家,万万留不得你这样的孽畜败坏门风。”

接着就对身边的婆子嬷嬷吩咐,“把小姐带去后院,不准让她踏出房门半步。”

相当于软禁了,常远伯已经不打算承认丘珊珊,有意让她“病逝”。

“且慢!”伯夫人站了起来,用前所未有的态度对常远伯大声喊道,“她是我的孩子,明明是一不小心被人劫走,女儿回来了,你这个当爹的竟然要置她于死地,天底下哪有这样的道理?”

伯夫人只得一子一女,丘珊珊是长女,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独占常远伯夫妻的疼爱。

不过,常远伯学了老伯爷的坏毛病,沾染了风流花心的习性,在后院里,没有多少丫鬟没有被常远伯碰过。

常远伯花心又薄情,对丘珊珊也就是基于第一个孩子的感情和将来联姻的用处,才疼爱丘珊珊。

丘珊珊从小被宠到大,还被亲姑姑丘氏带到寿昌侯府几番照顾,要不然,她也不会在寿昌侯府和常远伯府里耀武扬威了。

丘氏疼这个侄女,反而是有几分重感情,伯夫人感情复杂,当年因为这个孩子,导致她一段时间里被小妾压了一头,如果不是幸运地生下儿子,预估伯夫人也只能一辈子看小妾的脸色过日子。

不过,丘珊珊到底是伯夫人的亲生骨肉,感情上谁也不能分开她们。眼下常远伯因家族脸面怒而软禁丘珊珊,伯夫人自然不服气。

常远伯大家长脾气惯了,大拍桌子,开口便是,“伯府我说了算,这个孽女,留不得!”

一时之间,气氛紧张到极点,厅堂内所有仆人皆屏息静气,不敢出声。

丘珊珊笑了,笑得很大声,她半哭半笑,“这就是我的好爹爹,女儿平安归来,想到的却是家族清誉,要除了我。好一个感天动地的父亲!”

说完,她望向自己后面的两个莽汉,“想必,主人叫我回来,应该是为了这一刻吧。我丘珊珊,远不如主人。”

丘珊珊是话只听得人云里雾里,什么主人呢?谁是主人?

常远伯反而倒打一耙,“果然,你在外面有了别的男人,才不惜一切逃跑了,现在还好意思回来,我们丘家没有你这样不知廉耻的荡妇!”

一口一个荡妇,差点没让丘珊珊当场爆发。

她不是荡妇,她还是黄花大闺女,可是她的父亲,常远伯完全不想听她这番解释,一心一意只想着铲除她这个家族“败类”,还丘家一个清白民声。

伯夫人立刻指着常远伯破口大骂,“好你个老头子,我的女儿好好的,就变成荡妇了,你忒不要脸。珊珊是我们的孩子,珊珊发生了什么,我们都不知道,你凭什么骂她荡妇?珊珊平日里最为守礼了,她不可能跟别的男人在一起。”

伯夫人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情绪激动之下,身体有点不舒服。

“你三妻四妾就可以,女儿失踪你骂她荡妇,你对得起自己吗?”

一语惊醒梦中人,无愧是后宅混出来的。

丘珊珊倒是此时保持了沉默,她背后的两个莽汉跳了出来,不阴不阳地对着常远伯夫妻说道:“令爱三年前坐马车有意去寺庙祈福,路上遇上劫匪,是主子偶然经过,救了她。令爱为了报答主子,特意留在主子身边三年。三年期满,主子特意命令在下等护送这位小姐回来。”

丘珊珊的日子其实过得一点也不好。之前她被纪韶元落了面子,满心眼想着报复回去,坐着马车去寺庙,也是丘珊珊特意去散心的,毕竟寺庙是佛门清净之地,还不至于藏污纳垢。

结果,可能是伯府人马太少,或太不堪一击,三下五除二被劫匪全部杀光。丘珊珊一个水灵灵的小姑娘,何尝见过这种场景?当即晕死了。

说来讽刺,丘珊珊的贴身丫鬟为了保命,毅然决然推了丘珊珊去送死,自己则是驾车逃离,后面这个丫鬟也难逃一死,为劫匪所杀。

丘珊珊晕死,劫匪干脆把她带走了,还搜刮走一大批金银珠宝,堂堂伯府不至于寒酸到油水太少,劫匪做惯人命买卖,才懒得管这个伯府千金多么多么珍贵,到了他的地盘,那就只能等死了。

常远伯府后面派过来寻找的奴仆,也就只能看见遍地狼藉和一堆尸体了,丘珊珊本人不知所踪。

丘珊珊自从被劫持到土匪窝里后,整个人胆战心惊,周遭散发着难闻的一股气味,可能是劫匪杀人灭口时残留下来的一些痕迹。

丘珊珊害怕死了,她从小到大何曾见过这种场景?没有直接吓死都算是大胆了。

劫匪掳走她,奇怪的就是什么都没有做,单纯把她绑起来围观劫匪每天下山抢过来的人和物。

人好多,男女老少皆有,不过他们的下场不如丘珊珊,只有死路一条。

后知后觉的丘珊珊才发现,这群劫匪分明是故意为之,或者说,这群人可能是有心人安排的死士杀手,十之八九来源于江湖组织。

丘珊珊作出这个判断很简单,因为她从来到土匪窝的这一天开始,那群土匪完全对她置之不理,只是各做各的。

这群劫匪说话时偶尔透露出几分对大兴朝廷的不屑,这分明是法外之徒的口吻,每个人的手里都沾满了人命官司。

那群劫匪有意劫走她,还什么都不做,那不是另有目的还能是什么?

不得不说,丘珊珊还是有几分小聪明的。这群劫匪后来就把她引荐给另外一个全身上下披着斗篷的女子面前就离开了。

为什么说是女子?

“你是常远伯府的大小姐叫丘珊珊。”

女子特有的细腻柔软,这一刻忽然响彻在一狭小的房间内,丘珊珊顿觉自己好像走进了一个惊天大圈套里。

女子的话,让她点头承认了自己的身份。

后面的故事就很简单了,斗篷女子把她带走,真名隐去,化名朔一,长达三年的暗无天日的训练栽培下,渐渐的,丘珊珊逐渐蜕变了。

朔一是斗篷女子经常带在身边的人,其他人都不明所以,还以为主人是有什么特殊安排,不曾想,对方只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姑娘,在此之前完全没有动过刀。

来到这个女子身边,还想全身而退?绝对不可能了。

丘珊珊每每以及自己的这些时光,总觉得像一场梦。

主子压根就没有对她做什么但她仍旧过得不如意,那个地方压根就不是人待的。

丘珊珊从一个见血就晕的大家闺秀,变成面不改色的冷血杀手,这里面的心血努力,应该说常远伯夫妻肯定是不能理解的。

伯夫人的话立刻引得常远伯的愤怒,他厉声下令要关押丘珊珊,任何人都不能见她。

丘珊珊摆手,“不必了,这次过来,我是和你们道别的。”

常远伯府的这场风波,绘声绘色地被碧月形容给纪韶元知道。

纪韶元点了点头,“不枉我煞费苦心找到丘珊珊啊。”

丘珊珊在哪里,她的确不知道,不过她有心调查,还能有什么不为人知的?

丘珊珊这三年的经历,纪韶元已然全部了解,她只能对劫走丘珊珊的主子大为佩服了。

把一个娇滴滴的千金小姐训练成江湖杀手一般人也不敢想啊,更重要的就是这些千金小姐的家族实在不能得罪,遇见个正面硬杠杠的,有哪几个人受得了?

丘珊珊的主子刚好就受得了,而且她很有心机地选择了一些门第不算高、长辈亲人均非良善的有天赋的大家闺秀,这些小姑娘一旦无缘无故失踪,对于重视脸面体统的大家族来说,无疑是耻辱,那些小姑娘的结局到外面清一色都是“暴毙”。

丘珊珊被挑中,也不知是幸运,又或者另一种不幸运了。她根本就不知道,她的主子不是一般人,正是多年前撺掇汉王叛乱的一个江湖鬼医——秋霞仙子。

秋霞仙子去世了,她的女儿接班,成为了秋霞阁的主子。

秋霞阁这些年动作频频,图的是什么,纪韶元猜也猜得到。

秋霞的女儿岑雁冰说起来和易白三姐妹有过一段过去,但是嘛,岑雁冰眼下和栖霞寨是不死不休了。

锦华当铺里售卖的消息,好多人过问最多的就是秋霞阁,栖霞山庄和栖霞商行的据点一直插不入秋霞阁。

秋霞阁的实力很强,易白提过只字片语,奈何……

纪韶元收起纸条,“纳兰皇后中毒,这美人泪可是秋霞阁提供的,购买者是胡明轩,胡明轩刚好是曲家的管家。”

此言一出,惊动四周。

“殿下,谋害皇后……”紫嫣作出了一个杀人的动作。

纪韶元笑容满面,“谁说是曲家害皇后的?背后不还是有滇王吗?”

纳兰皇后中毒,受益者无非就那几个,恪妃母子嫌疑最大。

只是没想到,滇王胆子真大,授意曲家去秋霞阁购买美人泪。

弦月暮离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