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凰途之庶难从命

江山凰途之庶难从命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00章 100.夺嫡之事

寿昌侯府的大公子,纪韶元曾经的兄弟杨平宇出现在竹林里不得不说是极为震撼的事情。

纪韶元神色未变,纳兰世萍却做不到这么淡定,她望着杨平宇,有点紧张地询问,“大公子,你多久了?”

“也没多久,你们对话开始,我就在。”

杨平宇淡淡说道。

自从侯府中毫不起眼的六小姐摇身一变,成为襄黎公主后,不少人都在盯着寿昌侯府。

丘氏待杨迁已然不复早年的尊重,顶破天是客客气气的,她对杨迁隐瞒她这么大一件事是感到愤怒的。

不过,丘氏忌讳纪韶元之前在侯府里长时间被人漠视欺辱的日子,连她何尝给过纪韶元一个好脸色看呢?心里畏惧纪韶元有朝一日秋后算账,每日的心情一天比一天憔悴凝重。

当然,纪韶元不会那么无聊,特意寻寿昌侯府的麻烦,虽然隆泰帝给了杨迁很多金银珠宝作为奖赏但在丘氏眼里,相当于是催命符。

隆泰帝赏赐又不升官,那不就是怀恨在心吗?

丘氏是越想越担心寿昌侯府的前程,反而是杨平宇旁观者清,知道隆泰帝纪韶元不至于搞寿昌侯府,最多选择无视。

无视远比记恨更好。

无论如何,杨平宇在国子监的学习生活那是精彩绝伦,国子监祭酒待他越来越亲切不提,一块在国子监求学的权贵子弟、宗亲贵胄,一看见杨平宇,那态度堪比见到了财神爷。

他们态度之前也很好,但还没有夸张到热情巴结的地步。这一切的变化,还不就是纪韶元待过侯府一段时间吗?

杨平宇摇摇头,襄黎公主既是金枝玉叶,又在京城里掌握着一定的权势——开府置官赐卫队,一般的公主怎么可能会拥有?

而且,升平大长公主对纪韶元十分重视喜欢,怎么想,大家都认为,襄黎公主可真真是不能得罪的顶级权贵。

有金大腿不抱,那是傻子。

说白了,杨平宇是鸡犬升天,沾了光,才被如此逢迎。

他是看得清楚其中的关窍,心态坦然,该努力的依旧努力,绝不做些不三不四的事惹人嫌。不过他是真没想到,纳兰家高高在上的二小姐纳兰世萍竟对自己情根深种,还非闹着嫁给他不可。

杨平宇别提多头疼了。这段时间国子监那帮学子打趣他艳福不浅,即将成为纳兰丞相家的乘龙快婿,感觉他被纳兰世萍看上,是他至高无上的福气。

因纪韶元身世大白,杨平宇平日不得而知的一些隐秘,杨迁也有意无意地透露了不少。

纳兰一族与隆泰帝有生死大仇,还牵扯进夺嫡纷争,之前寿昌侯府隐瞒纪韶元身世,硬生生让昭德皇后的女儿活在他们眼皮子底下十四年都不得而知,这个举动激怒了纳兰志鹏。

纳兰丞相与昭德皇后,呵,陈年旧怨,母子四人的命,纳兰丞相的手何尝干净了?

如此一来,寿昌侯府哪里不被纳兰志鹏针对?也亏得杨迁平常甚少得罪人,才能平平却不监守自盗,纳兰丞相找不到把柄,也唯有时不时地阴阳怪气几句了。

纳兰一族的小姐,好端端的看上寿昌侯府大公子谁相信?

纳兰世萍泪光一闪,咬了咬下唇,“大公子,世萍待公子是一片真心,你与我天造地设,情投意合……”

“二小姐,我想你误会了,”杨平宇二话不说赶紧还自己一个清白,“我和你见面不超过十次,如何情根深种两情相悦了?”

“我……”

纳兰世萍却吸了吸鼻子,眼眶红红的,好一个楚楚可怜的美人落泪,如若此景为外人所瞧见,那岂非惹得一众怜香惜玉的公子哥对杨平宇口诛笔伐?

杨平宇面色一正,“二小姐,你我并不合适。你有更好的人去匹配,我不过是区区侯府公子,配不得当朝丞相的掌上明珠。”

纳兰丞相有意联姻,也绝对不会寻找他这个乳臭未干的小伙子。

按照纳兰世萍的家室背景,多的是世家贵族乐意娶她为妻。

纳兰世萍一听此话,泪水再也忍不住,顺着脸颊滑落,滴落到地,溅起灰尘。

“我问你,多年前你可曾记得一个被你给了一支糖葫芦的小女孩?”

纳兰世萍忽然问道。

她对杨平宇是痴心不改,只可惜,对方全然忘记了她,甚至郎心似铁。

杨平宇皱起眉毛,“多年前,我确实给过一个小姑娘一支糖葫芦,不过那小姑娘脸蛋脏兮兮的,浑身破破烂烂,不像是富贵人家出来的。二小姐应该不会和我说这个小姑娘就是你吧。”

“是我,就是我。”

世事无常,很多事就是如此奇妙,纳兰世萍被外人所知的身份是纳兰家二小姐,可实际上,她是纳兰丞相的长子在外面的私生女。

私生子女一向被人轻视欺辱,纳兰世萍虽然很小的时候被放在纳兰家抚养了,不过她不得宠,毕竟生母只不过是父亲喝多了酒不小心拉上床宠幸的,姿容平平。

母亲是一个小丫鬟,还是父亲在外风流时特意安置府中的小丫鬟。

等生下纳兰世萍时,纳兰家经历着一场前所未有的大风波,纳兰世萍的父亲无暇顾及这对母女,就这样遗忘了好几年。

纳兰世萍的母亲去世了,临终前托付纳兰世萍务必到平京寻找到她的父亲,她是当朝丞相的孙女。

纳兰世萍踏上了漫漫寻亲路,一路上并不是十分太平的,纳兰世萍差点被拐卖、被卖入青楼,也几乎一命呜呼——纨绔子弟看上了她的脸,有意纳进门,她还这么小,那纨绔子弟比她大了一轮不止,一去就是死路。

她拼命地挣扎逃跑,才终于来到京城。由于她一路上只顾着逃亡,无暇洗漱,不少人误以为她是乞丐婆,理也不理她。当时,是出门的杨平宇偶然见纳兰世萍望着冰糖葫芦那渴望的眼神,心生怜悯下,才给了纳兰世萍一支糖葫芦。

这样,杨平宇进入了纳兰世萍的心,直到今天。

纳兰世萍说完那段经历后,泪眼朦胧,“大公子,你是我的恩人,世萍……无以回报。”

纪韶元挑了挑眉,好家伙,小时候的恩情,长大了寻机会报答。纳兰世萍是二小姐,杨平宇是大公子,论权势地位,自然是纳兰丞相胜于寿昌侯府。

杨平宇比纳兰世萍大了两三岁,男小女大不多见。

杨平宇依旧婉拒,“二小姐,恩归恩,爱归爱,二者不可混淆。”

反正,杨平宇是没有喜欢纳兰世萍的,最起码目前来说是这样的。

纳兰世萍整个身形摇摇欲坠,顿觉晴天霹雳,“为什么……我是纳兰家的千金,可以帮你的……”

“道不同不相为谋,告辞了。”

杨平宇冲着纪韶元作揖,潇洒地转身告辞。

纪韶元凝视着杨平宇的背影,再看看一脸灰败的纳兰世萍,心里一叹,摇摇头,“你们纳兰家和本公主有着不共戴天之仇,无论如何,寿昌侯府的大公子都不可能选择与虎谋皮的。”

虽然她有意引来纳兰世萍一顿敲打,使她打消对杨平宇的念头但是,杨平宇的断然拒绝,实在出人意料。

杨平宇小小年纪,却懂得好多。

但凡寿昌侯府未曾和纪韶元扯上关系,那么纳兰世萍和杨平宇十分有可能在一起。

纳兰世萍只是一边默默流泪,没有说话。

纪韶元见状,兴致缺缺,唤来碧月紫嫣,也走了。

留下纳兰世萍那阴鸷恐怖的神情不断地变幻着。

走出竹林后纪韶元和碧月谈起纳兰家的动静,“余挺刺杀失败,纳兰志鹏有何反应?”

“据虎子禀报,说纳兰志鹏一个人待在书房里,没有出来过。”

碧月和虎子的联系是继续的,虎子他们还不知道纪韶元已然不是过去的身份了,但隐约有所猜测,打探消息比之前更勤快了。

纳兰家枝繁叶茂,纳兰丞相一共得了二子一女,女儿便是纳兰皇后,两个儿子相继被封了一等公爵,领着二品官的俸银,可谓是盛宠不衰。

长房二房子嗣颇多,纳兰世嫣、纳兰世萍、纳兰世芳是长房千金,纳兰世演是长房的独苗苗,纳兰家二房倒是颠倒过来了,公子多,无千金。

纳兰丞相的两个儿子这些年仗着是国舅,兼并土地、私抢民宅、卖官鬻爵等等勾当,都干了不少。纳兰丞相更是如此,如果不是纳兰一族权势滔天,有纳兰皇后撑腰,他们还不会嚣张到这个地步。

既然要对付纳兰一族,那可得挑着弱点去打,人一多,心思就多,滇王党和太子党,难不成还能和睦相处?

乞丐们盯着纳兰家,也是这个目的。

纪韶元似笑非笑,“不出来就以为大家不知道他什么反应吗?指不定,那叫一个恼羞成怒。余挺作为他好不容易拉拢过来的定宣王的部下,偏偏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余挺这下子,只能被纳兰志鹏舍弃了。”

一个棋子,起不到该有的作用,舍了也不心疼。

弦月暮离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