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来自母系社会,混成第一女将军

她来自母系社会,混成第一女将军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46章

走过屏风,掀开帘子,祝九歌心跳忽的停了半瞬,掌心被掐得沁血。

祝老太太躺在床上,面容苍老如枯木,与半月前的硬朗模样截然相反。

“祖母。”

她故作镇定走到床前,“我今日做了素包,您尝尝味道如何?”

手腕忽的被抓住,低头望去,那只手瘦弱不堪,手背青筋凸显,被一张薄薄的皮肉覆盖,力道却出其的大。

“九丫头,你坐下,祖母有话同你说。”

心里涌起不好的预感,她咬了咬唇,笑得极其勉强。

“祖母,有什么话等会儿再说,再耽搁包子该冷了。”

祝老太太哪里吃得下包子,明知没有力气同孙女拉扯,还是用尽全力将她拽着坐下。

“咳咳......”

见她面色越发苍白,祝九歌终是妥协,“好,祖母,我坐下就是。”

将餐盒放置一旁,坐到床边拉着老太太的手,手上一点肉也没有,叫她瞬间泛红了眼眶。

“祖母,您有什么话......”

“九丫头。”祝老太太打断她,期间不断咳嗽,仿佛下一秒就会闭眼而去,祝九歌更是不敢打断她。

“九丫头,祖母问你,你和那胡人......”

“仇人,此生不共戴天!”祝九歌斩钉截铁回答,心里亦是如此回答。

祝老太太深深叹了一口气:“孽缘啊,这事还得从你爹在显阳读书时说起,那时胡人常来犯,你爹学了点武艺,杀了不少胡人,取了胡人将军头颅,颇得当时的马将军赏识,先皇知晓此事后,对你爹极为关注......可他千不该万不该留下那孩子的性命,到头来害了自己和一大家子啊!”

说到此处,祝老太太急促喘气,祝九歌紧紧捏着她的手,眉头吃痛:“祖母......”

她知道祖母说的孩子是谁,她很庆幸自己的直觉没有错,母亲能选择父亲做丈夫,父亲一定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而非萧野口中那般恶毒不堪。

“我没事。”祝老太太缓了一口气,继续道:“咳咳,你爹见那孩子可怜,就想着给他个安生之所,京中萧家只有一子,是年少成名的将军,常年戍守边疆不回家,家中父母思念孩子,就留下那胡人将军遗孤。”

“你在京中这些年,也看到了萧家是如何对他的?”

祝九歌点头,可她却疑惑,萧大人高贵,却能容了一个胡人遗孤,为何不能认下三夫人这个远方亲戚?

其中,是否另有隐情?

可她现在已经不想去想,也不敢去想,斯人已去。

“祖母,不提他了,包子......”

祝老太太歪开头,缓缓抽回手,“你幼时颇为调皮,祖母训你斥你,总是怕你有一日去到京中会吃亏,没成想你油盐不进......两年前一家出事,你就在小院里闭门不出,祖母怕你把自己憋死,所以才想着法的让你去给苏先生送东西,咳咳咳咳......”

祝九歌揪着一颗心,“祖母,不舒服就不要说话了,我去叫大夫。”

说着就要起身,被祖母拦住,一双经历过许多事的苍老眸子,一双是清澈稚嫩的目光,饱含泪光。

“九丫头,祖母就要走了,日后留你一人,你不要恨祖母。”

热泪从祝老太太眼眶滑落,化成一把冰刀插进祝九歌心上,疼得她喘不过气。

“祖母,就是一点小病而已,周王殿下的军医医术高明,我把他请来......”

“傻丫头,祖母自己的身体,自己最是清楚了。”祝老太太覆上她的手,眼神清亮:“祖母不望你大富大贵有所作为,亦不希望你为了报仇牺牲自己,祖母只望你平安顺遂。”

刹那间,一阵阵呜咽哽咽传出屏风。

“祖母,不要,不要走,不要留我一个人......”

“祖母!!!”

帘中一阵绝望惊呼,长孙寒面色骤变,不顾得一切冲了进去,一把将她捞入怀中。

祖母的手渐渐失去余温,后背的手却滚烫无比。

喉头一哽,她挣扎着起身,“师父,我去找大夫,去找军医,什么代价都可以,只要能救回祖母。”

“九歌!”

长孙寒说不出任何话来,祝老太太身上染了瘟疫,只能将她快速带离此处。

“来人!”

定鄯和丫鬟第一时间走了进来,见着此番场景,心里已经明白了大概。

祝九歌第一次在众人面前失态,仿佛被抽空理智,疯了一般挣脱,“定鄯,阿莲,去叫大夫,不,我去请,我自己去请......”

定鄯捏紧剑柄,忽的一揖,“殿下先带九小姐离开,属下定会处理妥当。”

再待下去,九小姐怕是要疯掉。

嗯了一声,长孙寒将人打晕,人儿瞬间软在他怀里,脱掉外衫将她盖了个严实,打横抱走。

正午时分祝九歌醒来,她又回到私宅,丫鬟撑在床边半步不离的守着。

她想开口说话,却发现嗓子沙哑生疼,发不出声音。

祖母!

心被狠狠刺了一刀,祝九歌慌忙起身,不料还是起了动静,丫鬟清醒后第一时间跑了出去。

“启禀殿下,九小姐醒了。”

祝九歌:“......”

脖子隐隐作痛,应该就是长孙寒打的。

刚走到门口,焦急的脚步声顿足,祝九歌抬头,撞上一双漆黑的眸子,或许是想起同一件事,蓦地相对无言。

丫鬟见情形不对,立刻行礼退下。

“奴婢先退下。”

长孙寒挥了下衣袖,目光却始终落在祝九歌脸上,眼睛红肿,像只受伤的小猫,惹人怜爱。

“师父。”

终是她忍不住开口,依旧没有声音。

她失声了?

长孙寒上前抚住她的脖颈,低头细细查看,祝九歌吞咽口水,疼得她倒吸一口冷气。

长孙寒指尖一点,轻声道:“说话。”

“师父。”祝九歌紧接着开口,果然有了声音,“师父,我要去陪祖母......”

话音未落,长孙寒的眼神极为压抑,仿佛在控制着什么情绪。

祝九歌脑海里忽的想起城外那冲天的浓烟......

眼眶再度泛红,焦躁着出门,踉跄之下往前摔去,长孙寒长臂一捞,轻而易举将人接住。

太瘦了,身上一点肉也没有。

怀里传来低低的呜咽声:“师父,师父......”

那声轻飘飘钻进他的皮肉,令他甘之如饴。

“九歌,别怕,有我在。”

“求求你,我想见祖母最后一面,不想让祖母独自一人离开。”

他揉着她的发,亲吻着安慰:“来不及了,九歌,来不及了。”

祝老太太染了瘟疫,为了城内百姓安危,以免胡人有机可趁,必须当即焚烧。

只是可怜了祖孙分离,终是没见上一面。

“师父,你为何不让我留在府衙?”她狠狠咬上他的手臂,发泄怒火一般不知轻重。

长孙寒任她撕咬,依旧温润如风。

“九歌,听话,这是你祖母的遗愿。”

再度经历亲人死去的痛苦,祝老太太怕她像两年前一样走不出来,前一日便托了周王将她带走,只不过长孙寒还是将她带去见了最后一面。

几春风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