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做英雄的我有什么错

第79章 场外求助

『混迹于食草动物之间,以同类的血肉为食,人们将其称为怪物。』

每天晚上都要听到妈妈讲的故事,自己才能安静地睡去,记忆中没有哪一天自己熟睡的时候,身边是没有妈妈的。

所以当她流着泪说她以后不能和自己一起的时候,假装早熟的自己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和她一起流出了眼泪。

无法动弹的自己,在这片黑暗之中呆了多久呢?

明明答应了自己要买好看的衣服来着,明明答应了自己要带自己去吃鸡腿来着,明明答应了自己,要陪自己去玩游戏来着....

噗通!噗通!噗通!

富有节奏感的声音在自己的胸腔内响起,在这片异常安静的地方显得十分突兀,自己还能够再一次熟睡吗?

滴嘟....滴嘟....滴嘟....

“呼!病人抢救成功,多亏了你进行了这种冒险的做法,否则这孩子就和她妈妈一样了。”

「和妈妈...一样?」

耳边响起了似乎在哪里听到过的“滴嘟”声,让疲惫不堪的宓颜睁开了眼睛,她的意识正在慢慢恢复。

“妈...妈?”

“小宓颜,你醒了吗?”

“.....大哥哥?”

想要转动自己的身体,不过对于才刚刚做完手术,已经昏睡过去十多个小时的宓颜来说,这个行为根本无法做到。

“我....怎么了?”

“你还记得多少呢,小宓颜?”

“商场....然后....”

滴嘟...滴嘟...滴嘟...滴嘟...

突然床头柜上的心电监测仪急切地响了起来,这让李森道马上有些无语于自己刚才的反问。

“啊,抱歉小宓颜,你还很累吧?医生说你还需要休息,等你下次醒来我会给你准备好好吃的!”

“下次醒...来?”

根本没有把李森道的话完全听进去的宓颜,还没有说完一整句话,就再一次昏睡了过去。

只不过这样反而让李森道松了一口气,因为宓颜能够醒过来,那就代表了对方不会一直昏睡,而是会缓慢地恢复了。

「这样的话我也能稍微抽点时间出来了。」

宓颜的家庭情况很不好,她只有一个离异的母亲在身边,其他家人都不在伤城,因此李森道直接把所有打电话来想让自己离开的人,全都怼了一个遍。

不论是公家的人还是自己的熟人,不论是义正言辞地要求自己去报告也好,还是要来换班的人也好,全都被李森道拒绝了。

即使是被动地、无可奈何地、他人所干扰所造成的情况,宓颜也的确是被她的父亲给抛弃了,现在她的母亲也....

所以不论如何,在宓颜情况才刚刚稳定的时候,李森道是绝对不能让对方再次体会到类似被所有人抛弃的感觉。

“话又说回来了,虽说并不是很难打听到,但你是怎么让医生放你进来的?”

“假装是你的女朋友。”

“.....你这样做从很多方面上来说都很危险。”

看着坐在病房墙边的椅子上,完全不把她自己当外人的宇文邺绮,李森道有些无语。

“先不说你身份的问题,你手机里究竟有什么东西,值得你那么固执地缠着我?”

“嗯?你想要不赔给我?”

“不,只是觉得你的‘坚持’非常了不起,所以有些好奇手机里的内容是什么。”

“.....世间最伟大的秘密。”

“噗!那是什么?哪一部樱花省的新动漫?”

被宇文邺绮的解释,弄得差点没喘过气的李森道,立刻将对方当成了如同自己妹妹那样的中二宅女,这么一想对方那一头粉色的头发就不难理解了。

“总而言之,我要去准备一点让小宓颜恢复精神的东西,你能代替我帮我照看一下她吗?”

“....我不会做饭。”

“才不要让你做饭啊!是让你注意一下她的心跳还有医生来了听一下情况啊!”

“....我不是你女朋友。”

“我也没让你当我女朋友啊!让你照顾一下和这个有必然的关系吗?”

“....我不会照顾人。”

“没让你帮她换衣服或者洗澡啊!只是让你稍微注意下啊!”

“病房里不要大声喧哗。”

“你以为是谁的错啊?”

完全被宇文邺绮这种...莫名其妙脑回路搞了一波之后,李森道非常担心将宓颜一个人交给对方照看的结果。

于是他思索再三,脑子里不断地用排除法删除各种条件之后,李森道黑着脸拿出了手机。

“摩西摩西,是亚美前辈吗?”

“.....虽然我承认我们的关系并不是陌生人,但请不要忽略我的姓氏可以吗,李君?还有前辈是什么?在武道上比我强的你才是前辈才对吧?”

电话那头的人是不久之前,和某个没有安全感就会智商上线的会长,一起“潜入”了地下黑拳赛场的春日亚美。

“而且你是怎么知道我的手机号码的?”

“调查了一下就知道了,那个...虽然很突然,但是能不能请亚美前辈来伤城市第一人民医院一趟呢?我需要一点帮助。”

“都说不要叫前辈了,你被子艺打飞了?”

“不,她还没有这种力量....至少现在没有,具体情况能请亚美前...学姐先过来一趟我再解释可以吗?现在能够让我放心将这件事托付的人,只有学姐你了。”

“....这可是很沉重的要求啊,你确定自己没有其它选择了?”

“时间和情况上来说的话,是的,很不幸我没有其它选择了。”

身为学生会会长的杨子艺不能成为对象...照顾宓颜的对象,原因就是不靠谱。

身为档案室管理员的梁紫杉也不行,看起来对方明事理,并且经验似乎比较多,但对方相比较和人打交道更擅长照看“死物”,所以Pass。

编外成员安利勇和自己的小姨王伊也不行,前者是不信任,后者是事情多外加....有点不信任。

至于自己最信任最能交付的人....要么在远方,要么在更远方。

“亚美学姐,可以吗?如果不行的话只能....”

“好吧,我答应了,大概二十分钟左右就到。”

“太好了,谢谢亚美学姐!”

“所以给我加上姓氏啊。”

“好的前辈,请到了医院之后给我电话,我就恭候你的到来了。”

“....我知道了。”

将电话挂断并将手机盖关闭后,春日亚美抬头看向了坐在自己对面,正不断用“我很好奇”眼神盯着自己的某人。

“是你朝思暮想的那个人打来的,看起来你被抛弃了。”

“谁朝思暮想啊!你语文不及格吗?!”

“我的母语是樱花语,不好意思我忘记你有间歇性失忆症了。”

“那是什么症状啊!”

“无可救药的症状。”

虽说更多地是对于某人的打趣,想要看看对方抓狂的样子,不过在嘲讽了对方两句之后,春日亚美也知道没时间这么悠闲了。

“李君让我去帮他的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还不清楚,但应该不是一个小问题,所以.....你要和我一起去吗,子艺?”

“....那为什么他没有给我打电话?”

“大概是觉得你靠不住吧。”

“你说谁靠不住啊!”

“你。”

“你想要再试一次魔女的力量吗?!”

“所以你去还是不去呢?”

“我.....不知道。”

偶然来学校剑道部收取保护费...呸!来收取剑道部维护费用的杨子艺,听到春日亚美的冷静提问之后,原本嚣张的气焰一下子就没了。

“亚美,我....该怎么做才好?”

“你是笨蛋吗?”

“诶?”

“这又不是让你择偶,只是问你要不要去医院帮忙,你纠结那么多做什么?”

“可我....”

“八字都没有一撇呢,你在那里瞎想什么?”

“刚刚你不是说自己不懂成语吗?”

“那是你说的,我只是说自己的出生地。”

“怪不得你朋友那么少。”

“不是有你吗?”

“。。。。。。。。。”

不知道今天是第几次被对方的话语暴击,杨子艺十分好奇春日亚美究竟是怎么做到脸色不红就说出这种话的。

“所以.....是他需要你的帮助,对吧?”

“听起来是这样的。”

“那么身为朋友我应该去帮他!”

“帮他捅我两刀?”

“嘶...呼!我不生气...我不生气...你只是个胸大的女人。”

“所以你承认了?”

“我决定了!来决一胜负吧!春日亚美!”

凡人的针扎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