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遮天变成女妖的那些年

在遮天变成女妖的那些年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86章 跟谁学的?

“凝心,小橘,好久不见…”

亓官婉儿欣喜的上前拉起了琥凝心的手。

琥凝心嘴角掀起笑容,她与亓官婉儿近距离相对,鼻间传来亓官婉儿身上的阵阵幽香,芬芳醉人,令琥凝心不自禁的有些恍惚。

看着她们宛如老情人见面一般,琥小橘斜瞟了她俩一眼,红唇勾起一抹玩味的笑容,道:“能不能别那么肉麻,大庭广众之下拉拉扯扯成何体统。”

闻言,

亓官婉儿脸色稍红,松开琥凝心的手,轻灵的向后退了几步。

感受着那温软如玉、柔若无骨、肤如凝脂的纤纤玉手离自己的掌心而去,琥凝心顿感可惜。

不由得狠狠的瞪了自家臭妹妹一眼。

琥小橘若无其事的扭头吹哨。

亓官婉儿脸色恢复正常,之后在她的示意下,几名白衣少女如翩扁蝴蝶,踏波而来,从蓝宝石舫的小湖中取出百块石料,一字排开,摆在岸边。

百块石料,最大的能有两千斤重,最小的不过巴掌大,看起来很普通,并没有出奇之处。

“诸位可上前,细看这些石料有何特异之处。”

亓官婉儿的声音平缓,如天籁般动听,似暖风吹进人的心田,打动人的心弦,有一股奇异的魔力。

闻言,很多人向前走去,观察那些石料,都想看个明白。

百块石料颜色暗淡,虽然是从湖泊中捞上来的,但却带着一些土气,像是刚刚采掘出没多久。

所谓石料,

琥凝心她们对这两字并不陌生,她们以前在北域闯荡的时候,没少出去买石料来赌石。

源脉生出的石材非常特别,修士也难以看透,无论是神念还是神力,都无法探清其内部,唯有真正切开,才能明晓里面是否有源。

基于此,赌石行业极其兴盛!

这处瑶池仙坊,便是瑶池在昆云城开的一处赌石坊…

赌石其实很简单,没有什么规则,讲究的就是一个赌字。

买石料,然后切开,里面的源多于你买石料用的源,就算赢。

有时候,赌中了,一夜暴富;赌输了,就可能倾家荡产…

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衣!赌石,无外乎这三种结果。

凡人会对赌博抱有侥幸心理,修士也一样。

在北域闯荡的那几年,

琥凝心见过太多人因为赌源而暴富,也见过太多因赌源,而落得一个成为他人奴仆的下场…

………

摇光圣子和摇光圣女走了过来,他们纤尘不染,可净化凡尘,步履轻盈,带出一道道仙气,真如神祗一般。

有些人不刻意去表现,随意一个动作,就可以看出他的不凡,毫无疑问,摇光圣子就是这种人,头角峥嵘,如鹤立鸡群,超凡脱俗。

而姚曦则美的让人窒息,更加的风采绝尘,如一轮神月悬空,流光溢彩,她的每寸肌肤都仿佛不属于凡尘,晶莹点点,仿佛带着仙界的气息。

“殿下好久不见,一向可好?”吴中天笑着向大夏皇子打招呼。

大夏皇子客气的回应着。

摇光圣子虽与小土匪他们是死敌,但也依旧笑如春风,不想在瑶池的地盘大打出手。

几个小土匪到了近前,围绕着九块石料观察良久。

大嘴巴涂飞问道:“瑶池的仙子,我若是说出个所以然来,你们有何作各奖励吗?”

“自然有厚礼…”瑶池圣地的一位白衣女弟子回应道。

“那可否让我带一个瑶池的仙子媳妇回去,我爷爷一直念叨着让我娶个媳妇回家。”涂飞笑嘻嘻的道。

“你们这些个小土匪是来捣乱的吗?”一道老妪的声音从远处阁楼内传出。

闻言,众多小土匪缩了缩脖子,退后几步。

“我们不是来捣乱的,只是来看看。”众小土匪摇头,异口同声道,摇头的动作亦十分整齐…

涂飞更是小声逼逼道:“我爷爷说了,让我向您老人家请安。”

“那就老实本分一些,莫要在这里闹事。”远处楼阁内传出这样的声音后,便再无声息了。

“好嘞,我们绝对不闹事!”x5

五小土匪动作整齐划一,异口同声道。

见此,

琥凝心挑了挑眉,她没猜错的话,刚才的那道声音应该是瑶池的一位大能级的太上长老,是西王母给亓官婉儿安排的保镖,不然这些小土匪不可能怂成这样…

就在这时,

大夏皇子气宇轩昂,九道龙气绕身,似天神下凡,龙行虎步的走过来道:

“我选出了这块两石料。”

他指了指最大的那两块重达千斤的石料。

“殿下生具慧眼,这其中有一块已被证实内蕴神秀。”亓官婉儿微笑着点了点头。

大夏皇子很谦逊,道:“侥幸而已,我所修习的皇道龙气天生可感应一些特殊的源。”

“《太皇经》不愧名为中州最强的四部古经之一,果然有神鬼莫测之能。”亓官婉儿红唇微启,声音悦耳,如优美的音乐在弹奏。

周围,其他人闻听全都动容,议论纷纷。

“《太皇经》乃是中州最富盛名的古经,威力之强绝,无以伦比,惊天动地,让人难以想象,尤以攻击力见长,号称可破尽世间万法。”

“中州四大‘帝经’之一,自然不可比拟,是古来少的有无上秘典,非奇才不能修炼,对天赋的要求极高。这位大夏皇子深不可测,真正实力不可预料,同代的人,恐怕少有人与之比肩。”

通过在场众人的议论,纵然不了解此古经的人,都得悉了它的可怕。

一个年轻人还是有些不解,道:“《太皇经》真的如此神秘与强大吗,皇道龙气可感应源,这未免太不可思议了。”

一个老翁既是赌石人,也是修士,看起来身份不一般,反问道:“这可是帝经,你说呢?”

“有什么可炫耀的?嘁~他不是选了两块石料吗?只中一块,有什么可吹的…”琥小橘无聊的打了个哈欠。

“再说了,谁知道他是不是瞎猫碰到死耗子?”

闻言,

周围顿时一静。

一时间居然不知道该怎么接话,毕竟两方都不简单…

躲在大夏皇子身后的萝莉小尼姑,则是皱了皱小鼻子,愤愤的向琥小橘挥了挥小拳头。

“一鸣哥哥才没有瞎猫碰见死耗子呢!”这是萝莉小尼姑第一次开口,声音如黄莺鸣唱一般悦耳动听。

“呦呵,小尼姑妹妹还不服气呢?那要不要赌一把如何?”

琥小橘红唇勾起一抹轻佻的微笑,歪着头,有些挑衅的看着大夏皇子-夏一鸣的妹妹-夏一琳。

旁边的琥凝心蹙了蹙眉,不由得斜瞟了琥小橘一眼,这货怎么老想欺负别人家的妹妹?还专挑这种十五六岁的小萝莉!

上次的姬紫月也是如此,

这次又把目标指向一个萝莉小尼姑…

这到底跟谁学的呀?!

百影合二号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