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武大郎,被潘金莲偷听心声

穿成武大郎,被潘金莲偷听心声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69章 花荣你个逆徒,说的是人话吗?

花荣使出浑身解数,就是不能拉动满那弓。

怎么回事?

我明明看见武植那厮,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就拉动弓箭的。

为何我使出浑身解数,就是不能拉动宝弓分毫。

难道我比武植那小贼,竟然差那么多?

“拿来吧你!还小李广花荣。”武植一把抓回弓箭。

他两只手就那么一拉,弓就开了。

武植用弓指着花荣,明明没有箭,时迁却吓的不清。

他刚刚得到的娈童,可别一时间愤怒了师父,被射死了。

“师父,都是徒儿不好,您要杀,就杀我吧!”

时迁说着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

花荣却满脸通红,他没有想到他拼了命也没有拉开的迫弓。

武植这贼人,却可以一下拉满。

但是他恼怒这个男人,毁她清白。

把他嫁给一个猥琐的男人。

所以他内心一点都不服:“不就是有一膀子力气,有什么了不起?”

时迁的脸都绿了,我拼命要保全你,却想着怎么作死。

他跪趴在武植腿上,不停的磕头:“师父,都是弟子管教不严,你要罚就罚我吧!”

在场其他人也是纷纷指责花荣,说他不知好歹。

但是花荣的内心,他们谁明白?

“够了一个大男人,被另一个猥琐男人搂在怀里凌辱,是什么感觉。”

时迁的脸都绿了,他站起来指着花荣骂道:

“这三个月我为你掏心掏肺,感情是看不上我啊!”

“谁能看得上你?尖嘴猴腮…”

时迁崩溃了,气的浑身哆嗦:“那你说,谁配得上你!”

男儿有泪不轻弹,花荣这些天受尽折磨和侮辱。

他也不顾形象了,眼泪忍不住就往下流:

“我输给了武植,任打任罚。你为何拿时迁这猥琐男,羞辱我!”

众人看那时迁,确实是尖嘴猴腮。

而花荣却是气宇轩昂,一表人才。

他们在一起,花荣确实是委屈了。

“我不活了!”时迁委屈的哭了。

三个月来,他为这个男人掏心掏肺,就是不能挽回他的心。

花子虚看师弟哭的稀里哗啦,作为大师兄不得不出手:

“那你说谁配得上你?”

事到如今,花荣啜泣着说:“我输给武植,他要收了我,我自然无话可说…”

说了半天,他是打师父老人家的主意!

花子虚和李瓶儿看向武植。

这几个月,师父老人家返老还童一般。

他不仅越活越年轻了,身体还长高了很多。

却是比猥琐的时迁强多了,只是他老人家什么身份?

那看得上你?

他三个姨太太都忙不过来,和有精力分给你?

武植还没有说话,他的妻妾不乐意了。

“好啊!你个逆徒,闹了半天,你打师父的主意?”

“总共就一个大官人,我们排队,也排不过来,何况是你!”

“你吃猪油焖了心。”

三个小媳妇你一言,我一语。要用口水把花荣给淹死。

花荣也不客气:“你们都吃大官人半年了,也该分我一口了。”

三个人听到花荣的话,又是轮流轮流轰炸。

她们不光动嘴,手上也没闲着,对着花荣一顿挠。

武植看着三女一男,为他打的不可开交,无奈的摇摇头。

“我真的有那么好吗?”

这就是男人的魅力!

作为男人,谁不想女的为了他打架?

沐雨农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