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秦公子复仇记

第85章 温泉疗养院

硫磺温泉能够治疗蜕皮病的事情,扶苏并不打算瞒着其他野人部落,将温泉乡据为自有,成为私人领地。

这是道德问题,和利益无关,只有鹿儿岛一个部族,是没办法消灭这波疫情的,而且扶苏也不希望其余的野人部落在这波汹涌的疫情面前消失殆尽。

一个没有人的东瀛列岛有什么价值?扶苏要的是一个可以作为累似殖民地的地方,而不是无人区。

所以温泉乡迟早是要作为公共资源与所有部落共享的。

但是什么时候开放共享,如何共享,这其中就有很大可操作的空间。

当温泉乡的营地初步建立起来,一些轻症的蜕皮病人已经痊愈,且具备了一定的免疫能力后。扶苏开始以这些族人为基础,配备一定数量的士兵,组成十支“巡查队”,开始扫荡周围的原始森林。

扫荡的目标不是寻找野生动物,而是野人,那些身患蜕皮病的野人。

鹿儿岛之外对待“蜕皮人”的态度非常简单粗暴,只要有皮肤溃烂迹象的野人,会立即被赶出部落领地,在野外自生自灭。

当疫情不严重的时候,这种直接切除传染源的方式的确能起到控制疫情呃效果,但是对于潜伏期长达一个月的蜕皮病,这种暴力驱离患病族人的方式不仅显得冷血无情,而且收效甚微。

但是如果换一个角度看事情,那就是现在的野外森林充满被部族抛弃的、对原部落心亏意冷的、孤苦无依处于绝望中的流浪野人。

没有比现在更适合抄底的时候了,巡查队在森林内搜寻这些被部族抛弃的流浪野人,集中起来后统一带到温泉乡接受治疗救助。

这些治疗救助当然不是免费的,接受治疗的野人必须与鹿儿岛签订三年的雇佣契约,为鹿儿岛提供无偿的劳动,以偿还这笔“治疗费用”。

这就有点无良资本家剥削穷苦劳动人民的意思,但是这些流浪野人想都不想就在契约上按下了手印。

死都快死了,还有什么理由去挑的?现在有机会接受治疗,还管饭,还有什么理由拒绝呢?

况且五年而已,五年之后契约解除恢复了自由,想做什么不还是可以自己选吗?

在鹿儿岛工作五年,就一定比在原来的部族工作五年辛苦吗?况且还吃不饱。

这些流浪野人来了,游龙带着水族抓来的大鱼也有了更好的去向,大泽里的野鱼过了一年无忧无虑的日子,正是最肥美的时候。

鱼类的繁盛也导致了大泽里鳄鱼数量的剧烈增长。大泽的沼泽环境非常适合鳄鱼生存,被鱼群吸引来的鳄鱼统治了大泽,别的野兽动物就不敢靠近这里。

现在水族回来了,大泽真正的统治者回来了,这些鳄鱼就遭了殃,扶苏就亲眼看见一个十二三岁的水族孩子,在水里紧紧地贴附在鳄鱼背上,双手抱死了鳄鱼脖子,活生生地将一条鳄鱼在水中弄窒息。

鳄鱼全身都是宝,鳄鱼肉经过厨师的烹饪是一道美味,鸡肉味,鳄鱼皮可以用来制造手套、靴子和皮甲,鳄鱼皮在皮甲中是高端货,防御效果比牛皮还要好。

扶苏现在不允许族人到外面狩猎,因为他不确定吃了患病的野生动物会有什么后果,所以族人在野外见了野鹿、野驴、野羊什么的,也当做视而不见。

这反而激起了野生动物的好奇心,族人不去惹它们,它们反而就不断靠过来。

到了后来,大泽里的鳄鱼要么被水族抓光了要么逃到了别的地方,于是温泉乡的池子就挤满了各种各样的动物。

一开始的时候是最不怕人的猴子,和族人一起大眼瞪小眼地在同一个池子里泡温泉,后来野鹿、野羊、野驴什么的也加入了进来,最显著的表现就是温泉池子里的小鱼变得越发的肥美了,从一寸长变得有两指来粗。

没有族人会去伤害这些可爱的小生灵,扶苏也曾经尝试过捕捞了一些温泉小鱼,尝试着可不可以将这些温泉小鱼移植到鹿儿岛内饲养,这样就可以在鹿儿岛内建立自己的“疗养院”。

但是难度非常高,多次尝试都失败了,这些温泉小鱼对于温度的要求非常苛刻,高了不行,低了不行,温度变化太频繁了也不行。

扶苏猜测这些温泉小鱼的生存温度应该在一个非常狭小的区间,所以只在温泉口附近能看到这些小鱼。

如果从别的地方取来水,加热到和温泉一样的温度,也不行,温泉小鱼一会就翻肚子,这就说明温泉小鱼对水体的要求也非常苛刻,这样扶苏彻底放弃了人工饲养温泉小鱼的想法,计划中的“疗养院”,看来也只能建在温泉乡。

每隔一个星期左右,痊愈的蜕皮病人就会分批前往鹿儿岛,履行他们的五年劳动合同。

在前往鹿儿岛的路上,这些流浪野人显得非常的平静,甚至是有些期待,对于被部族抛弃了的他们来说,现在有个地方愿意收留他们,免于在野外遭受野兽的袭扰,简直是梦寐以求的事情。

鹿儿岛的富庶在野人当中多少都有耳闻,所以对这个神奇之地充满期待。

更何况现在这个神奇之地的还将他们从疾病的痛苦之中拯救出来,给他们吃美味的食物,那么别说是卖身五年,即便是卖一辈子,他们也觉得还不了这份恩情。

野人世界也会有勾心斗角,但是那仅限于部落首领之类的上层统治阶级,在扶苏眼里,普通的野人虽然愚昧,但都是吃苦耐劳、任劳任怨、付出得多、索取得少的可爱劳动者。

这样的野人,鹿儿岛无限欢迎。

一个月之后,温泉乡送走了第十批流浪野人,巡查队就停止了外出搜寻流浪野人,不是外面没有流浪野人了,事实上依旧有不少野人被长崎、佐贺、福冈、大名这些部落赶出来。

但是以鹿儿岛现在的承载能力,一万人口已经是上限,在收获下一季秋粮之前,只能维持一万人口的粮食供应。

长崎部的小野人已经好起来,能下床自由活动了,新长出来的皮肤嫩红嫩红的,就像新生的婴儿一样。

在棠梨的带领下,小野人匍匐在地给扶苏磕头。

“公子哥哥,小野人在长崎部是孤儿,你给他取个名字好不好?”棠梨满怀期待地看着扶苏。

棠梨知道扶苏会给一些小野人取名字,比如飞鸿,比如游龙,她希望小野人也能加入这些少年的行列。

经过这段时间以来的相处,棠梨已经把这个和自己失散的弟弟同龄的小野人看成了自己的亲弟弟。

小野人之前虽然一直昏迷,但是并非没有意识,他已经将这个在病床边无微不至照顾自己的姐姐当成了亲姐姐。

在小野人心里,他的命是姐姐给的,姐姐要他做任何事情,他都会去做,更何况只是磕头这么简单的事情。

扶苏无奈地笑了笑,他知道如果自己不取这名字,小野人是一直磕头不起来了。

“赤练,你以后就叫赤练吧。”扶苏想了一下就说道,“起来吧,男儿膝下有黄金,以后不要随便对人下跪。”

“赤练,快起来!”棠梨心满意足地将小野人扶起来,擦去他额头的泥渍,“你以后就叫赤练,不再是小野人了,记得以后要听公子的话。”

“赤练!”赤练站起来开心地咧开嘴傻乎乎地笑了。

“棠梨,我现在有个任务要交给你。”扶苏看着这俩傻笑的姐弟,知道他们可一点也不傻,简单一个小动作就让赤练在鹿儿岛的族人中,拥有了和飞鸿和游龙一样的起点。

但是能不能成为和飞鸿游龙一样的人,还需要经过扶苏给他们的考验。

“公子哥哥,您请说。”棠梨倒是表现得落落大方。

一个能在长崎部独自生存六年的女子,如果还把她看做普通的弱女子,那这个人一定是瞎了眼。

“你回去把温泉乡的消息带给长崎部,这件事情由你们来做最合适。”扶苏说着就伸出手摸摸赤练的头,“也最有说服力。”

“遵命!”

青灵菌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