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秦公子复仇记

第57章 第五十七 家庭的起源

羊过带着红翎来见扶苏相当于是见家长的意思,也就是说他们即将成亲。

这件事对韩鸮的打击很大,虽然韩鸮对于红翎并没有产生多少情愫,更谈不上喜不喜欢,但是这并不影响韩鸮受到一万点伤害。

一个本来是自己的小迷妹,一个是自己经常鄙视挖苦的老狗,怎么就成为一对儿?

而且红翎的这个选择,等于是从侧面指明羊过要比韩鸮更有吸引人的魅力的事实,也正是这一点,让韩大将军的自信心第一次受到严重打击。

韩鸮喝了一天的闷酒,扶苏觉得很心疼。

“你能不能别喝了?这些果酒很珍贵的。”扶苏很心疼这些果子酒。

徐福从大秦带过来的米酒在救治小水猴子,现在叫游龙的时候早就用完了。这些果酒是扶苏使用野外采摘回来的浆果酿造的。

现在还不是野果成熟的季节,能在野外采摘到的果子非常有限,酿造出来的果酒分量也有限,更显珍贵。

就连徐福和羊过每天也只被允许喝小半杯,韩鸮现在却拿来当水喝。

“反正你又不喜欢红翎,现在这样不是很好么?羊过替你把任务完成了。”扶苏一把夺过韩鸮手中的酒坛子,怒道,“还有,你是想用借酒消愁的借口骗我的酒喝是不是?”

果酒的酒精含量极低,味道是甜的,根本就不可能喝醉。

“公子。”韩鸮被看穿小心思,脸色一红说道,“我是对红翎没感觉,她找到喜欢的人我也提她高兴。但我就是气不过,为啥是老羊啊?我不能理解!”

“老羊哪里差了?就凭他一条独臂能生存到现在,他就比绝大部分野人有本事!说是野人中的佼佼者一点也不为过。”扶苏拍了韩鸮后脑勺一巴掌说道,“还有,别喝了!这些果酒我是要留到老羊的成亲仪式上用的。”

“公子,你真要在这里举行一场婚宴?”韩鸮说到这里也觉得好奇,“公子,野人根本就没有‘夫妻’的概念,飞鸟部还好一些,其他的野人部落连‘夫妻’和‘家’是什么都不知道。”

“所以我要让他们知道!”扶苏目光炯炯地看着远处的海。

如果野人世界连家庭的观念都没有,是没办法进一步发展的。

鹿儿岛有相对于其他野人部落更为先进的文化理念和知识体系,但是为了让吸纳的野人接受家庭的理念,扶苏也是煞费苦心。

在这以前,野人“子不知父,父不知子是常态”,基本上就和群居的动物差不多。

飞鸟部因为以女为尊,依靠母系关系,可以维系着一套基础的家庭关系,毕竟即便再乱,谁是自己母亲这一点还是可以确定的。

水族则因为人口数量较少,互相之间都比较熟悉,也建立了一套稳定的伦理关系。

而如果连伦理关系都拎不清,野人世界的生产力就很难有所发展。在刚开始接纳野人的时候,鹿儿岛也遇到了同样的问题。

为了方便管理,扶苏决定人为粗暴地在野人中建立家庭关系,最突出的做法就是“包办婚姻”,对吸纳的野人,直接指定他们的丈夫、妻子、儿子、女儿分别是谁,由此为基础组成家庭在鹿儿岛生活。

这样做的好处是可以以家庭为单位对野人进行管理,极大地降低了难度,但是问题也接踵而来,其中最突出一点就是野人没有礼义廉耻的概念,经常夜里跑到别的野人的家里去偷别人老婆。

而奇葩的是,被偷的男性野人似乎觉得这没有什么大不了,还是睡觉要紧,竟在可以旁边继续呼呼大睡。

被偷的人也经常去偷别人的,这样一想,就能理解野人的脑回路。但是发生过几起野人想偷摸进来秦户的家中,最后被打成猪头扔出来的情况后,扶苏开始大力整顿鹿儿岛内的秩序。

比如规定鹿儿岛到了晚上实施针对野人的宵禁,除因工作需要晚上加班的之外,都有野人都回家和老婆暖炕头,不允许外出活动。

所有成年野人,特别是男性野人,都必须在晚上到专门的夜校上课,先把最基础的礼义廉耻学起来。

经过半年以来孜孜不倦的教诲,成效初显,至少男性野人不会再晚上偷偷摸摸去翻别家的墙。女野人也知道遇到陌生男野人喊“非礼”,而不是两腿一伸傻乎乎地啥都不说。作为丈夫的男性野人也有了妻子是自己的私人财产的观念,还知道揍一顿翻墙进来的野人。

为了让鹿儿岛野人对于家庭的概念根深蒂固,扶苏希望通过一场隆重的成亲仪式,将“丈夫”“妻子”“家庭”的概念铭刻在族人的思想里。

家国天下。

要想再回到大秦,逐鹿中原,俾睨天下就得把家先建立起来,让鹿儿岛发展起来,为日后的王者归来积蓄力量。

“我的王。”不知何时,羊过从楼梯上来露台,满脸红光地正对着扶苏鞠躬,“唤我来不知有何吩咐?”

“噢,你这新郎官呀,现在想见你一回不容易。”扶苏笑道,“成亲日子选好了吗?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尽管说,现在你最大!”

“选好了,就在大后天。”羊过笑吟吟地回答,“满园春色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正是一年春日最好的时光。”

“别念了,你这诗不太吉利。”扶苏有些无语,但是羊过就要当新郎官了,就忍住没有揍他,“宴会场地准备好了吗?食物够不够?其他的都能缺,但是食物这一点绝对不能少!”

“足够了!”羊过笑眯眯地说道,“徐老已经开了粮仓,还有飞鸟部送来的珍禽,熊本族猎来的异兽,水族收获的咸鱼,宴会的食物已经足够丰富。”

“厨师和仆妇已经提前三天在处理食材,阅鹿书院的学生用书法字画布置宴会场,就连未入学的小孩儿也在帮着用鲜花布置餐桌。”

“足够了,真的足够了。”羊过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同时眼中也蕴含着感动的泪。

作为一个被部落抛弃的老野人,一个失去一条手臂的残疾人,羊过真的觉得经过这几天,就算就此死去,他也认为自己这一辈子活到这份上,已经值了。

但是他也很害怕就此死去,因为这种幸福生活,他觉得怎么都过不够。

羊过清楚地记得扶苏说过,他至少还可以活三十个春秋,也就是说,他这辈子才过了一半,每每想到这里,羊过就对未来的生活充满希望。

“感谢我王一直以来的厚爱!感谢韩将军一直以来的照顾!”

羊过突然跪下朝着两人砰砰砰地磕起头来。

“别啊!”

扶苏和韩鸮急了,赶紧一人一边扶羊过起来。

“别突然就煽情起来啊,这不是老羊你的风格。”

“老羊,我平时虽然有些埋汰你,但我是一直把你当自家兄弟的!”

“感谢我王,感谢韩将军。”羊过擦擦眼角泪水,说道,“羊过还有一个不情之请,还望我王和韩将军答应。”

“说吧,我刚才已经说了,老羊你现在最大。”

“我也没问题,只要我能做到。”

“太好了!”羊过欣喜道,“老羊无父无母,希望我王当我证婚人……”

扶苏想了一下:“这个没问题,应该的。”

“还有。”羊过看着韩鸮,“希望韩将军当我的伴郎。”

韩鸮:“……”

青灵菌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