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身斗篷

第23章 报复

乌娃现在每见到一人都会重复说,“不是我,真的不是我。”可没有一个人愿意听她的解释。赛熊也会说几句话,“阿姨都不跟我玩了,我好无聊。”

乌娃抱着他说,“那妈妈跟你玩。”

这一日清晨,早餐时,乌娃从自己的饭中吃出一只死蟑螂,而赛熊的饭菜中居然有两只,她知道这是女犯人故意扔进他们碗里的。特别是一名叫凯茜的中年妇女,她对乌娃母子真是恨到骨子里,因为这人就是那位被加刑五年的女人。乌娃当然不会去计较,她只是把蟑螂悄悄拿出来,然后装进自己口袋里。赛熊太小,蟑螂被泡的变形,他没能认出来,以为是好吃的,放进嘴里就咬,没两下就把它吞到肚子里。一位叫贝茨的女犯人看到赛熊吃下蟑螂,恶心的把饭全吐出来。赛熊看她吐的到处都是,拿起碗走过去说,“阿姨吐地上多浪费,吐在我碗里吧!”

贝茨果真接过他的碗,抬头正好看到赛熊嘴角还留有一只蟑螂腿,又想吐了,这次全吐到接过的碗里。赛熊笑呵呵拿起就喝,周围的人看到他惊奇的表演后“哇!”一声全吐了。乌娃急忙跑过去拉住他说,“赛熊,这个是不能喝的!”

“可我还是没吃饱啊!”赛熊怪叫一声。

乌娃最近每次都只敢吃一半,要留一半给赛熊吃,小孩食量太大,老是喊饿。以前有监狱的犯人帮她,每人分一点过来就够儿子吃的。现在这种福利已没有,她只能靠自己。当天下午,那些被赛熊恶心吐的女犯人准备联合起来教训一下他,贝茨较为善良,她不忍道,“这样不好吧!赛熊是无意的,他那么小知道什么。”

中年妇女凯茜反驳说,“他可是喝了你吐的东西才恶心到我们,你也要负责。”

“那你们去做,我不参与。”贝茨说完就走,她想去提醒一下乌娃。乌娃此时正在洗衣服,并不是用手洗,而是放进一台大型洗衣机中。赛熊也在帮忙,他把所有的衣服用一辆小车推到洗衣机这边来。乌娃会把衣服分类,外套和内衣裤是分开洗的。这时贝茨走进来,她看到母子二人在忙,走到乌娃身边小声说,“有人想教训赛熊,你要看着他,不要让他乱跑。”

乌娃心存感激回答,“谢谢你的提醒,我一定会注意的。”

贝茨从怀中掏出一块面包,递给乌娃,“这个给赛熊吃。”

乌娃看着贝茨远去的背影,口中喃喃自语,“这世上还是有好心人的!”

她分好衣裤后,却发现赛熊还是没来,一般他十分钟左右就会回来一趟才对。又等一会时间,还是没见人来,她着急了,走出洗衣房去寻找。穿过长长的走廊,她来到平时犯人们活动的操场,刚踏进就听到叫闹声,她抬头看去,发现赛熊被黑布蒙着眼一个人在乱追,他口中叫着,“快出来!我一定会抓住你们。”

乌娃到时,他一下抱住,狂喜叫,“你逃不掉了。”

“赛熊你一个人在追什么?”乌娃问。

赛熊脱下黑布看是乌娃,“妈妈,你也参加进来了?”

乌娃也不再问,“走!回去洗衣服,这次不能再乱跑了。”接着她又拿出贝茨给的面包,递给身边的赛熊,“吃吧!”

赛熊拿过来没几下就吃光,“妈妈还有吗?”

“没有了,好不好吃?”

赛熊低着头没说话,二人回到洗衣房接着干活,这次乌娃不让赛熊离开自己的视线,只让他在这里帮忙把衣服扔进洗衣机里。又过数日,有一名女人跑来跟乌娃说,“警官让我通知你,你可以出去了。”

乌娃听后吃惊问道,“真的吗?可我的时间没到啊!”

女人脸露诡异神情,笑着说,“当然是真的,我是不会骗你的。”接着又递给她一张纸条用来证明。乌娃不认得字,只是看到纸张觉得更可信。如果她认得字,就会知道上面写着,“你是一个笨蛋,生了一个只会吃的小笨蛋。”

自从和监狱中的人闹出矛盾后,这里对乌娃来说已没有以前那样有吸引力。现在也没人跟她说话,每个人都在孤立她,连最喜欢看的电视也不敢再去,上次去过一次,大家都拿眼狠狠瞪着。她人虽然笨,但还是能感受到别人的恶意。这次听说能出去,心里还是很高兴的。出去后就带着儿子躲到山上去生活,这样就可以远离人群。送走来人,她就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出狱,“赛熊我们就要出去了,你高兴吧!”

“出去就有吃的吗?这里我总吃不饱。”

“只要我们勤快点就会有吃的了!”

赛熊听后恨不能立刻出去,“那我们赶快走吧!”

总算收拾好了,乌娃带上随身衣物,拉着儿子的手就向外走去。二人走过一间间狱室,很多人都捂着嘴笑,乌娃也笑着跟她们打招呼,她心想,“这些人为我出狱而高兴,看来他们都是好人。”

一直走到监狱大门口,一名小脑袋警卫拦住他们说,“干什么?还不回去。”

乌娃忙解释说,“警官今天我们出狱了,请你打开门。”

“出狱?没听说这件事啊!你有证明吗?”

乌娃掏出那纸张,小脑袋接过一看怒道,“你是不是昏头了?敢作弄我,快滚回去!”

赛熊就想快点出去找吃的,走过来一把抱住小脑袋把他扔到一边,小脑袋被摔在地,羞得满脸通红。另外几名警卫看他狼狈模样哈哈大笑,小脑袋脸上挂不住,掏出手枪对着赛熊的胸口“砰!”就是一枪,赛熊身体强壮,过好一会才捂着胸口倒下,鲜血瞬间染红他的衣衫。乌娃吓一跳,没料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她急忙蹲下抱起赛熊往医务室跑。监狱中的医生只会处理简单的伤口,从没给病人做过手术,他们看赛熊失血过多晕迷,立即联系了救护车。大概半个钟头,救护车才到达。乌娃本想跟过去,可是狱中的工作人员坚决不同意,她也只好放弃。又回到八十六号单人间,如今只剩下她一人,望着空荡荡的房间,她感到前所未有的孤独。

运动裤船长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