祈你平安

祈你平安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68章 尚家重权

“听说你姐姐最近很忙?”

房间里,江厌烁和尚俞正在打游戏,过了会便坐在椅子上聊天。

江厌烁撇了撇嘴,抬手咬了口苹果说:“可不是嘛,他们大人都在忙公司的事,连我爸都没空管我了。”

“江叔叔工作忙这个我知道,可你姐姐她忙什么啊?”

江厌烁白了他一眼:“怎么?又惦记上了?”

“才没有,”他摆摆手笑了笑,“既然我是你兄弟,你姐不就是等于我半个姐?这么说姐弟之间关心一下总行吧!”

他就抓准最近带江厌烁出去疯玩的那点恩德,想让江厌烁用她的行程消息打发。

江厌烁经过上次那件事过后,知道尚俞铁了心要抓着江吟安不放手的,想着顺他的意随便打发几句就行了,谁知道他当真了。

“不就是工作上那点小事咯,什么商业界市场更变幅度大,我爸都熬到差点头秃,她估计也彼此彼此吧!”

“头秃?商业市场变化?”尚俞紧盯着他追问,显然已经当真。

“你爸没跟你说啊?”

“讲了,他最近也在忙那什么商业市场的事情,我差点以为他是要去买菜。”尚俞拿起玻璃杯喝了口又说,“想不到你姐姐也在忙这个。”

江厌烁朝他哼了声:“胡说!我姐才不是去买菜!”

“我又没说她是去买菜,你急什么?”尚俞连忙笑着讨好。

“况且,那个什么商业市场真的有那么让人苦恼吗?”尚俞仍是放心不下。

前几天尚家老爷放纵尚俞去玩耍,他问佣人也只是简单打听到那么几句,好像就是商业市场多变的事情。

那时候他还不屑一顾,以为那老头又在杞人忧天白担心他那资产,谁曾想这玩意还真影响到其他人。

尚俞如今后悔至极,早知道这件事会影响到江吟安,不早点让他学好解决方式,好在她面前戏耍一番增增士气。

“这个东西很重要吗?”他又跑到江厌烁跟前问道。

“如果不重要,我们的父亲还会放任我们疯玩这么多天,想想都知道了你!”

江厌烁咬了口苹果,坐在电脑面前正要点开游戏,尚俞却跑过来拉起他的手就往外走。

“死小子,你拉着本少爷去哪!给我松手!”声音渐渐消散,江厌烁依旧苦命挣扎着。

尚俞拉着他的手就是不松开,转眼就上了车:“去看看这个玩意有多么厉害,说不定我们还能学到点经商技巧立大功!”

“有病吧,你自己爱去不去拉着我干嘛!”

“多个人多份力嘛。”

吵吵闹闹眨眼间两人就来到梵城的江氏集团,尚俞作为他们公司合作方儿子的身份是可以进去的,少不了跟江厌烁一通骂而已。

江展此时还在会议室开会,两个小子躲在远处静静往会议室看过去时有些震惊。

“你真的要去?”江厌烁啃起苹果嘲笑道,“别到时候让我爸赶出来就算了还被打一顿。”

小心提醒你,我爸打人很疼的。

上次在宴会上,江厌烁闯祸被江展知道后,他就拉着江厌烁进了卫生间,结果出来江厌烁的脸上就无缘无故多了个红印。

佣人用了许多冰块敷了好几个小时,脸上的红印才消下去的。

这件事情难得让江厌烁记在脑子里抹不去,这么说也是份耻辱。

“谁说我要进去了?”尚俞诧异地看着他,坦定胸怀道,“我只是在外面偷师学艺而已。”

“那么无聊的事情你自己干吧,我还是回去打游戏得了,最近再不打上去新赛季又要掉段位!”江厌烁扫了他一眼,骂骂咧咧就想要走。

“不行啊,你要留下来!”

他又连忙回头抓住江厌烁胳膊。

“我又不想偷师学艺,而且与其跟你在这光等着谁知道他们要开会开到什么时候。”

“应该快了,毕竟看起来他们也没什么要讲的,再等会估计就散场。”

江展在会议室里开会的这段时间,江厌烁和尚俞不知道在外面玩了多少无聊的游戏,什么老鹰捉小鸡和猜拳都勉强用上。

尚俞时而分心,眼神呆滞像是在想什么揪心的事情。

江厌烁瞧见也不想拆穿,虽说江吟安光是容貌上就特别讨喜,但尚家怎么说都是不行。

江家这时候已经差点分裂,为着这点亲情才勉强能对头吃顿饭,要是以后分裂后指不定连血缘关系都断了。

那时候再想见到江吟安可就难了,不光自己见面难,到时候还要拖上这么个难缠的尚俞,岂不是更加烦恼。

他这时突然间希望周祈能早点回来解决这件繁杂的事情,毕竟还有四年。

四年…那岂不是让尚俞早就得逞,然后孩子都会打酱油了。

尚家这几天也在跟江展一样重视起这场风波,他不仅是为了明正帮扶江家,也是暗地里为增长势力找人。

尚老头觉得尚俞还小,什么时候还没有定论的时候先打算瞒着他,等以后找个好时机再告诉自己儿子。

商业界现在所有人都知道堪江那边即将要倒,他们承继顶峰位置的光景也不远,倘若这次他们联络在一起攻击堪江,推一把就将他踩在脚底,那么前耻大辱就可以报复。

他们恐怕还要上演“秦扫六国”这场戏,通过联合灭掉堪江后就想去一起攻打江展那边,到时候乾坤还未定……

江展工作经验比他们丰富得多,智慧上自然是他们比不过的,如果他们敢这么做当然也有方法扫了他们。

那时候就要看看江吟安翻不翻得过身了。

乾坤未定,一切都还是混乱。

过了几天,尚家老头突然让尚俞回家,说是有事商量。

尚俞以为自己即将接受尚家公司了,乐呵呵跑回去结果看到神情严肃的尚老头。

“爸,出什么事了?”

“儿子,现在商业市场的事情你应该知道点,趁着局势混乱跟父亲说说你的看法。”

“您让我回来就为了说这些?”合着自己成了军师。

“不然呢?”尚老头有些不解地皱起眉。

“我还以为您同意要继续教我经商,等来的却是这件事。”

尚俞哼了声,起身就坐在办公桌上偏过头不愿意看他,眼神中的情绪却深不见底。

尚家老头是十分宠溺独子的,况且尚俞又跟江厌烁玩得好,自然他认为见江吟安的机会也不会少,利用价值也增多起来。

至于子承家业本就是好事,尚家老头何不希望他会想这么开。

只不过现在局势紧逼,在堪江被压制得喘不过气、梵江势力也在逐步递减,他们这些常年被压迫在底层的老狐狸自然就蠢蠢欲动起来。

他们太想坐上那个高层位置享受底层人民的贡献,更想将那些曾经在高层无视自己的顶峰人物踩在脚下报复他们,让他们也尝尝自己的不容易。

尚家待在江家身边时间长,借机得到的利益和势力也多,借此他们的野心欲望比其他人还强烈。

尚俞也许可能就想要江家的江吟安,尚家老头要的就是整个江家,接连就是用自己苦心经营多年的尚家去吞并那个曾经在顶峰闪闪发光的世家。

这时候他才不管自己儿子干什么,就算是要江吟安都不会阻碍他,毕竟自己的欲望也实现了。

“经商的事情以后父亲再慢慢教你,但这次的变动是千载难逢击垮江家的好机会啊!”尚家老头走到尚俞身边劝慰道,“有了江家,想要什么岂不是容易?”

“你就除了要那些金钱权势,还会要什么?”他可从来不奢望自己父亲这只老狐狸会怜香惜玉。

“傻孩子,父亲这还不是为了你的将来嘛。”

不说也知道,这几天看尚俞神情放空都知道肯定陷入情局,况且眼下市场变动大,什么女孩会让他在这么紧要的时候紧张?

除了江吟安,没有别人。

“我的将来不就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谁家小子这么傻的?”

“尚家的少爷呗!”尚俞抱起臂转过另一边,仍是副不愿意接受父亲高傲的样子。

“呸呸呸!”尚家老头这时候好说话得很,经过几番谈话淡解了严厉,“你是我尚家独子,以后娶的肯定是你喜欢的。”

尚俞这时候满脸喜悦,连忙又转过身惊喜地看着他,刚想要开口就被打断。

“但是,”尚家老头又绷着脸对上他的视线,“既要心爱又要是门当户对,底层人跟高层人不尽般配的。”

尚俞哭丧着脸,垂下眼眸叹了口气,嘴里五味杂陈。

他这时候倒不希望自己父亲能反叛成功,江吟安还在高层时他可从来没有那么多想法要求的,随口一说就是同意。

夜晚,尚俞做了个梦。

梦里的他重新回到了那时第一次见到江吟安的宴会上。

江吟安仍是穿着那条黑色开叉紧身裙,腰部凹进去的线条好看到急眼,气质上浑身散发出光芒。

宴会上参席的人很多,在她身上多看几眼都沦陷不已。

她站在黑暗中像光芒万丈的星星般耀眼,缓缓从黑暗中走出来又想救赎人于世间的白月光。

多年过后,他依旧也会沦陷。

唯韵yn

作家的话
野玫瑰会重新崛起的。
瞧瞧剧透:【堪江后面被周祈收购了!】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