祈你平安

祈你平安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0章 错沦月光

挂断电话后,江厌烁抽了根烟。

从口中喷出的烟雾里,他看到了尚俞那凄惨的未来。

他早就看穿了尚俞对江吟安的情感,不是喜欢入骨到想结婚的,而是单纯在那次江家宴席对她惊艳的美貌和气质的一见钟情,全部都是围绕新鲜感得来的。

他没有兴趣见过周祈眼里的江吟安会是什么样,总之成天在尚俞身边就看得出来那傻子是纯有新鲜感的。

表面上装得跟个深情货,实际都在忌惮她身上的特别点。

不过遂了他的意,他本来就没有想让尚俞成为自己姐夫的打算,而且对江家发展也不好。

看起来像是多个盟友多个亲,尚家在江家身边苟活这么久,每次献殷勤都是他们家最积极,对江家财务也不知道垂涎欲滴了多久。

倘若尚家真的跟江家联姻,以后到江家倒台时他们肯定逃不掉罪名,况且依附分封出来的势力也会多到不敢想象。

他们到时候都可能会暗地瓜分掉江家的权势,自己就可以凭借瓜分来的只手遮天,甚至把江家踩在脚底。

虽说只是江厌烁想像的,但他相信他们的野心并不止如此。

江厌烁确实不喜欢读书,整天面对那些密密麻麻想得头晕的文字更不喜欢。可不代表他没有思想和看透的心眼。

其实平时看起来活泼的尚俞,背地里也不知道会是个怎样的多面人格特工。

周祈赶来得很快,在路上他脑子里全是江厌烁绑架他姐的画面情景,手搭在方向盘都是颤的。

周祈知道他做不出来的,而且江吟安就算被绑架怎么可能会就此罢休。

即将入冬的天总是黑得快,恍惚间都找不到一点星光,过桥时风刮得很大,公路上树叶也掉得零乱。

他走到江厌烁面前时,那个人已经把烟头丢在地上踩了脚,抬起眼神情慵懒。

“人呢?”周祈差点想抓起他的衣领大吼,却并没有这么做。

“不急,在那。”

周祈朝江厌烁扬下巴的方向望过去,路灯下两个人影成为了视线焦点,好在他们的距离不近。

江厌烁回过头看着周祈呆滞的神情不禁轻笑:“怎么样?没骗你,他们就在约会聊天呢。”

话音一落,他抬起脚朝尚俞走去时背着身挑衅道:“忘了告诉你,那个人可是从大老远买机票飞过来的,这会聊得脸都红大片。”

他的话语声消失在静谧的空气中,周祈那边离路灯下有点远,昏暗的环境正好又被遮得黑漆漆。

江厌烁前一秒还在周祈面前得意洋洋炫耀着,走到路中他的神情开始绷紧,目光落到尚俞身上很冷漠,甚至透出股质疑陌生感。

周祈看着他将手搭在尚俞肩上,下一秒就勾起脖子往自己身边拽过去,嘴上还慵懒地笑着提醒道:“兄弟,该回家了。”人家男朋友可来抓奸了。

动作毫无温柔可言,强硬把人拽着走到小巷尽头直至没了踪迹……

这可能就是最冷暴力的一种方式,即便是对自己的兄弟也好不到哪去。

江吟安也盯着小巷尽头看得出神,她浑然不知自己刚才是怎么逃脱出尚俞牌“紧箍咒”的。

对于尚俞的一连串聊天,江吟安想嫌弃却又无法拒绝,她开始后悔当初体谅他的感受。

路灯下只剩一个黑影,光圈把江吟安的身体打照得单薄,身上的酒红色风衣被磨灭了火热。

她出来时就披了件酒红色风衣在外面,打底则是高领麻花质的米白色毛衣,下身奶茶色针织高腰裙配了条肉色丝袜,碎钻高跟鞋闪得刺眼。

她依旧披散着头发,成熟间又透露股神秘温馨居家。

周祈承认,她回眸一笑肯定会错乱他的心,陷入月光中隐约还有痕迹。

这辈子无语的是,他好像爱上个沾花惹草的女人。

她的美貌征服着周祈的心,紧抓不放,使他一步步只好走向沦陷。

违心的是,明明看到江吟安跟尚俞在路灯下聊天他真的酸得不行。可回眸朝他笑时,周祈又意外被溶解。

江吟安转头看到周祈时,她已经做好要被诬陷的准备了,毕竟人赃并获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周祈大步走进光圈里,近距离接触江吟安依旧没有恐慌,反而坚定地看着他。

“解释下?”周祈气不起来。

“待客之道,恭于远迎。”

“约会就不用说得这么有文化,我大学留过学肚子有墨水的。”周祈似笑非笑地挑起眉,脸上写满想让她给解释的想法。

他知道这样会让她尴尬,也绝对信任她不会做出这种事情,因为大家都是成年人,难不成做事还会像小孩一样没有头脑?

他只是想试探江吟安会怎么跟他解释,撒娇和直白他已经暗自有了两种不同的答案。

江吟安静静地微仰头,解释得很直白:“我跟他没有半分污染,要怎么解释你才相信呢?”

“那要看你的能力,”周祈忍不住靠上前用手抵住她的下巴抬起,“关于安全感,我彻底给了你,你貌似没有全部给我。”

“是吗?”江吟安也慢慢被带入到他所想的氛围里,高傲勾唇不断贴近脸,空气间弥漫起灼热的呼吸声。

她贴得比平常的极限还近,唇间的距离诱惑得周祈失了神。

光是粉红泡泡在他脑子里冒得还不够,两唇的距离一近就会让人产生许多想法,瞳孔也收缩迅速。

周祈恍然回过神,叹了口气刚想将她送回家就被江吟安拉回来,深邃的眸中倒映着坚信。

周围此时还刮着大风,地上的树叶被吹得很响。

入冬将至,谁也没想到的是

江吟安的初吻交付给了在光圈下的少年,错沦月光中埋藏起来。

她踮起脚吻周祈片刻后就变为少年绅士地弯腰低头,他那时温柔得像个骑士。

炽烈热吻下,冷风必经的路灯擦出了火花,灼烫在心底满是暖意。

她睁眼看到了周祈早已烫红的耳朵上,那颗黑钻石闪出光泽,高贵又傲慢。

他会永远记得,入冬那晚江吟安献出的初吻,炽烈而浪漫。

缓过来后,周祈满眼惊喜地看着她,沙哑着声:“江吟安。”

“嗯?”他们紧扣着十指,晃在路灯下耀眼。

“以后别那么鲁莽,好吗?”

无论是忽然被人约到这么静寂的地方还是那个初吻,都别鲁莽了。

她乖巧地点了点头,清澈的眼眸在他的眼中闪出光,细腻得让人无法自拔。

“好。”

他的耳边贯入那阵成熟带磁性的声音,暖化了他心底的所有冰凉。

“我送你回家吧,明天还要去上班。”周祈紧扣着她的手想继续抬脚离开。

天色渐晚,他想离开这个寂静悚人的地方,周围黑漆漆的地方也被晚风贯穿,小巷两边都摸不见底。

这时江吟安抬起眼挑衅道:“不生气了?”

“我本来就没有生气。”周祈似乎绷起脸,语气委屈道,“只是看到那一幕难免有些心酸。”

她轻笑声接尾,学着视频里那些大姐姐安慰弟弟一样,抬手揉了揉他的头发:“好了,我的初吻都交给你还忌惮什么?”

她以后再也不会犯错了,

什么错?让小阿祈吃醋的错。

周祈很是配合,内心甘愿地弯腰靠在她的锁骨上嗷呜撒娇,奶得不像话。

“姐姐。”他睁眼看着她细瘦的脖子轻唤。

“嗯?”江吟安也偏个目光注视他。

“你会后悔吗?”少年的语气没了玩笑,满腹认真地询问,心底还是很担心江吟安的回答。

“如果我说会,你又怎么做?”江吟安逐渐喜欢上挑逗,目光看向他又有了几分认真。

“那我不会辜负你的牺牲,以后会认真待你,绝对不会给委屈腾位置。”

“跟现在不一样吗?”

“一个是对牺牲的负责,另一个是对爱的肯定与交付。”周祈舔了舔唇,有丝甜味弥漫在口腔许久。

月光与路灯的照熠下,他说:“江吟安,你是我这辈子最心爱的姑娘。”

大概是晚风的轻袭,少年的告白被渲染得冰凉,银杏叶也不忍地飘落而下。

江吟安羞涩地泛红了脸颊,毫不犹豫地将炽热激昂的吻又落在他侧脸颊上,动作顿下就不再冰冷。

如果这时候下雪该多好啊!

他们就可以在雪的到来前落下个深情而炽烈的吻。

是纪念和见证最好的收纳品。

滚烫如热潮的心尖,耳边恍惚间听到江吟安语气坚定地说:

“不后悔,

因为——周祈,我爱你。”

如若可以,她宁愿一辈子都不知道周祈的全名,这样就可以叫三个月阿祈了。

透过黑暗的那瞬间,光也曾堕落下神坛。荣幸的是她被自己救赎的少年带回了神坛,从此都不会再孤独。

这辈子人生漫漫,在车水马龙的人间她遇到了他,小巷边依旧保留着当初的两个影子。

她很早就想承认了,自己跟周祈重逢的第三面她已经动心爱上少年,直至不远的以后都会不忘初心。

那周祈呢?

他呀,就比她早些沦陷。

当初他也像尚俞那样喜欢上江吟安美貌和气质的新鲜感。

只不过到后来——

他才发现那是一见倾心。

唯韵yn

作家的话
小巷初遇.
家宴重逢.
梵城街头.
音乐相犀.
……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