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宗皇帝成长计划

第25章 (改)

南荣姝咬着牙,手紧紧捂着腰间,白皙修长的指缝之间,不断有鲜血渗出,滴落在地面之上。

萧承身形飘然,不远不近地坠在身后,为她掩去遗留踪迹。

铁先生到底也是七阶高手,盛怒之余投出的一枪,实在不好应对。

她此时腰间伤势,还残存着的内劲,正趁着她内力不存,肆无忌惮地侵扰五脏六腑。

越是强撑,她气息便越是衰弱一分,还不等走上几步,便脸色苍白,身形摇摇欲坠,几要跌倒。

萧承看着她这幅模样,眉头直皱。

本只是想探查一番的,却不想搞出了这么大的动静。局势,已然超出了萧承的掌控。

若是就此一走了之,南荣姝必然不可能逃出禁军围剿。

其实南荣姝,本就是潜藏深宫,居心不轨之人,萧承本不该在在意。但萧承这个时候,却是动了救人的心思。

在金手指的帮助之下,南荣姝及其背后势力,已然被萧承摸清了一部分。

有心算无心之下,倒是也不用怕她们坏事。

最重要的是,留下她们,反倒是能够搅浑这水,吸引太师府的注意力,方便冯保暗中发展势力。

想到这里,萧承上前一步,作势要揽住南荣姝。

但还不等他上手,南荣姝动作更快,倒退一步,右手抬起,指缝之间的细窄锋刃寒芒闪露。

“你想要干什么!”

南荣姝气息衰弱,显得说话声音不高,面上警惕之色却十分明显,狠狠瞪着萧承,宛若炸毛的猫儿,一副奶凶的模样。

萧承倒退一步,双手举起行法国军礼,无奈道:

“你都伤成这样了,再不管你,你怎么跑得掉!咱们现在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我还想和你一起对付汪晓呢。”

南荣姝听到这话,眼中警惕之色微微散去。却还是一扭头,倔强道:

“不用你,我撑得住!”

萧承望着她越发苍白的面孔,嘴角一撇,上前一步。不待南荣姝反应,剑指探出,于其腰间连点数下。

南荣姝先是一愣,旋即倒退数步,又惊又怒道:

“你、你干什么!”

萧承望着反应极大的南荣姝,嘴唇抽动,看着南荣姝,翻了个白眼,道:

“干什么?治伤!”

废了老鼻子劲带出来的人,可别再因为留血过多没命了,那可就白费功夫了。

南荣姝看了看腰间的伤势,刚刚还不断流淌的血液,此时已然止住了。

萧承的一阳指,直接封住了伤势四周的经脉血肉。

“好了,我还有事呢,你能不能别浪费时间了!你在宫中势力不小,有没有什么地方暂时安置自己的?”萧承不待南荣姝反应,便一把将其抱在怀中道。

南荣姝身形一僵,浑身的不自在。

不过她也知道,此时二人毕竟只是暂时摆脱了风险,实在不是矫情的时候,便强忍不适,抬手指向前方,道:

“朝那边。”

萧承看着她一副很是嫌弃自己的模样,不由得撇了撇嘴,脚下一点,身躯径直而起,朝南荣姝所指方向而去快速掠去。

深宫大院,表面之上看是繁华至极,但内里难免有阴暗破旧之所。

顺着她所指的路,萧承七转八拐,便来到了一处狭长隐蔽,又杂草丛生的破旧院子之中。

这处院子,想来应当是南荣姝背后势力所做的布置。

院子夹在了两座宫墙之间,中间并无通向外面的门户。又加上地处,某间宫苑的角落,若不是站在宫墙之上,只怕绝对想不到,这宫墙之间,竟然还隐藏着一座院子。

别看从外面看,这里似乎破旧至极,但里面倒是被人提前收拾好了,还备下了清水吃食,甚至还有各类应急丹药药物。

萧承打量了四周,不由得咂嘴道:

“你们倒是准备得周全!”

南荣姝闻言,脸色阴沉,沉默着在各类药物之中翻找着自己如今所需的。

“出去!”她突然扭过头,冷冷地回道。

“干什么啊,好歹救你一命,不带这么卸磨杀驴的……来都来了,好歹客气一下,让我喝口水啊!”萧承有些不乐意道。

南荣姝看向萧承,面上不免带着一丝无奈,咬牙道:

“出去,我要上药!”

萧承闻言,当即住了嘴,耸了耸肩,转身朝外走去。

但他还没走上两步,便又折身回来,走到南荣姝身边,一把抢过她手中的药物,道:

“我帮你。”

听闻此言,南荣姝脸上一片愕然,然后脸色迅速涨红,神情略微有些激动道:

“滚出去!”

她的伤势,是在后腰。如此敏感的位置,岂是能够随意让人看到的?

萧承见状,微微皱眉,道:

“后腰处,你上得了药吗?都什么时候了,鬼知道接下来汪晓的人如何搜查宫中!若是出了点事情,坏了你背后势力的谋划,折损你们的人手也就罢了,万一连累到了我呢!”

南荣姝闻言,顿时哑口无言。

自己宫中族人的安危,她总是记挂在心的。

萧承见南荣姝不再说话,一把将她抱起,放在一旁的床榻之上,然后右手剑指伸出一划,她腰间衣裳便立时割裂开来,露出纤细修长的腰身。

嘿,你还别说,真白!

只是此时这纤细白皙的腰肢之上,自右侧后腰延伸之腰侧,足有两三寸长,血肉横飞的伤势,流出鲜红血液,遮住了纤腰原本白皙之色,着实是有些触目惊心。

南荣姝伏在床榻之上,只觉敏感腰身被人触动,浑身顿时泛起一阵鸡皮疙瘩。但这种异样感,很快便被伤口被触及的痛感遮住,让她忍不住发出一声痛呼。

萧承上药的手,顿时一顿,然后突然笑了一声,嘲讽道:

“这一枪,是那个姓铁的盛怒出手,投射而出,准头自然谈不上好。你好歹是八阶修为的高手,怎么就被这么不长心呢!”

听到萧承嘲讽的语气,南荣姝老毛病又犯了,皱眉道:

“并非是我躲不掉,只是恰好那是脚下借力的瓦片滑动,脚下失了借力,这才没来得及闪身。”

趁着她注意力转移,萧承洒下金疮药粉,然后手上再次一顿,嗤笑道:

“是是是,你只是不小心!”

萧承嘴上敷衍,心中却是想起了刚刚那突然出现,汇聚在南荣姝身上的那道隐晦气息。

听到萧承嘲弄的语气,南荣姝不由皱眉,再次强调道:

“并非不小心……嘶!并非不小心,而是运气不好!”

萧承拿起一旁的白色绷带,为她包扎起伤痕。

大手拿着绷带,掠过她平坦白皙的腹部,他人触碰所产生的异样的感觉,让她极不适应。

她忍不住侧过脸,看着萧承毫无波澜的眼神,想起他刚刚他刚刚上药时故意转移话题,倒是让她心中生出几分好感来。

眼前之人,倒也没有那般讨厌了。

萧承感受到她在看着自己,微微扭头,看向南荣姝,嘴唇一弯,似是嘲讽,微微摇头,用着极为调侃且欠揍的语气道:

“是吗?我不信!”

一瞬间,南荣姝只觉手心发痒。

云绕半山腰

作家的话
又改了一遍,一个剧情写过两遍,就会有一个问题,就是你明明记得有些东西交代了,但实际上就是没有!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